首頁 > 靈異 >

慶皇子,散仙開局神廟被逼出全力

慶皇子,散仙開局神廟被逼出全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柔光紮線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05:20
慶皇子,散仙開局神廟被逼出全力

簡介:穿越二皇子。amp;lt;bramp;gt;開局神話級修煉係統。amp;lt;bramp;gt;一步大宗師。amp;lt;bramp;gt;兩步半仙。amp;lt;bramp;gt;三步散仙。amp;lt;bramp;gt;天下無敵。amp;lt;bramp;gt;殺慶帝攝群臣登基稱皇帝。amp;lt;bramp;gt;然而······amp;lt;bramp;gt;這僅僅是開端。amp;lt;bramp;gt;神廟識別他為時代巨大錯誤。amp;lt;bramp;gt;是個大漏洞。amp;lt;bramp;gt;必須趕快消除。amp;lt;bramp;gt;派出神廟使者欲將其斬殺。amp;lt;bramp;gt;更是聯手範閒眾人合力。amp;lt;bramp;gt;然而······amp;lt;bramp;gt;範閒的巴雷特。amp;lt;bramp;gt;五竹鐳射眼。amp;lt;bramp;gt;統統的落敗。amp;lt;bramp;gt;哪怕神廟都祭出核彈。amp;lt;bramp;gt;都無濟於事。amp;lt;bramp;gt;慶帝:“在我的時空宇宙了,我不僅稱霸了江山統一了天下,更是收服了神廟並且掌管了它,使我們的宇宙榮升真正高武世界!區區散仙不足為懼矣!我片刻斬殺!”amp;lt;bramp;gt;二皇子:“可惜啊,你們穿梭而來的路上我的已經修煉升級為真仙!”amp;lt;bramp;gt;隨後······amp;lt;bramp;gt;更多宇宙的高手紛紛而至了。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大慶國皇宮。二皇子宮殿內。“唰!~”的一聲!二皇子李承澤睜開了眼睛。“什情況?”他說道。“這哪啊?”他感覺不解。之前的時候他好像在與哥們幾個喝酒呢。可是······喝了冇幾杯。他感覺醉意籠罩。隨後······他睡著了。再度的醒來後竟然到了這。“嗯?”突然的。腦海大量記憶快速湧入來。他瞬間感覺腦袋快爆炸了。“啊啊啊啊啊啊!”他痛苦無比。大約幾分鍾後才稍微緩解。“該死啊!”他說道。“我是二皇子?”“這是。”“大慶國?”“是大慶的世界。”“·······”他感覺十分無語至極。怎喝酒而已。直接穿越到大慶世界了。簡直不可思議。可是······不管怎說。木已成舟。多想那些無意義了。先適應一下。他稍微的走動了幾步。感受了下皇子的筋骨。“嗯!”“不錯!”他點了點頭表示可以。畢竟······大慶二皇子雖說資質並不算多優秀。可是至少比前世的他好多了。養尊處優的。吃的都是高貴品質的食物。“嗯!”“以後不用愁了。”“錢多多。”“怎揮霍都可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他直接的笑了。認為解脫了。畢竟······前世的時候奮鬥辛苦。打拚一整年可能賺個幾萬。而此世他是堂堂皇子存在。腰纏萬貫。說不準。還可以做皇帝。“皇帝?”他突然想到。但隨後搖頭了。並且道。“前世我看過麵劇情。”“二皇子死的十分淒慘。”“做皇帝不可能的。”“當然了。”“我不做死的話應該冇什問題。”“老老實實做一個皇室成員感覺挺好的。”他稍微思忖。認為冇實力的話最好別爭奪皇帝的寶座大位。那樣會死的十分淒慘。“嗯!”他點了點頭。認為以後的路隻需吃吃喝喝絕對的平平安安。“哈哈哈哈哈哈!”他感覺愜意。認為是生活無憂的了。可是······突然的。他的腦袋劇痛。“什情況?”他不懂了。那種感覺比之前好像更難受幾分。不像是穿越時候的記憶影響。更像是死了似的痛苦。“啊啊啊啊啊啊!”他直接的大喊。“究竟怎了!”“我為什腦袋快爆炸了!”約莫幾分鍾後。他直接昏迷了。接近疼死的那種感覺。·······不知昏迷了多久之後。他慢慢醒來。“嗯?”他感覺了什情況呢。腦袋是有什東西在動。隨後······隱約之間的。一脆響傳來。【叮!~······】【恭喜你!】【感悟神話級修煉功法!】【隻需按照內心的圖案運轉!】【即可火速提升綜合實力!】······隨後······那個聲音消失了直接。二皇子懵逼而且無語。“什情況啊。”他呢喃的說道。“什神話級修煉功法?”“什運轉圖案?”他直接的用意念驅動。嚐試做了些什。結果······他的真的在意識之中察覺了一玄奧無比的圖案。“嗯?”“這是那個圖案?”二皇子納悶了。隨後······他嚐試運轉。心思跟隨著圖案慢慢驅動。進入了一種酷似冥想的感覺。時間慢慢流逝。他不知不覺的。運轉了幾十遍。不知過了多久。他慢慢睜開雙眼。“嗯?”二皇子不解。感覺哪都並未產生變化。是騙人的玩意。他感覺疑惑。可是······隨後的。【叮!~······】的一聲!腦海脆響傳遞。【恭喜你!】【成功修煉到了大宗師境界。】一句話。簡簡單單。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說懵了二皇子。“什?”二皇子直接道。“你說什?”“什大宗師啊。”“你的意思是。”“我成大宗師了?”他感覺難以置信。認為是做夢。認為是騙人的開玩笑話。可是······當他稍微意念微動的時候。感覺確實變化了好多。他的感官係統好像提升了。視力更清楚了。聽力更敏銳了。而且······他的整個五感敏銳度都提升了好多。“嗯?”這個時候。他察覺了什動靜。直接探手往前抓了一下。隨後······竟然直接抓取了一蒼蠅。“什?”他驚呆了。認為不可思議。這是什修為。他感覺並未刻意做什。可是感官係統異常靈敏。像是開掛似的。無比的舒坦。無比流暢清晰。“唰!~”的一聲!他再度抓去。這次。不是抓蒼蠅了。畢竟······宮殿冇那多的蒼蠅抓。這次。他抓的是石柱。那是宮殿的支撐物而已。十分的堅硬。十分的粗大。可是······隨著二皇子一抓之後。那堅硬的石柱被瞬間抓出個清晰的痕跡。“嗯?”二皇子徹底驚了。事實上。他之前的時候並未用多少力。隻是簡單的抓取而已。結果······他直接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類似的手段。”“必須大宗師了。”毋庸置疑。除了大宗師以外無人可以簡單的將一個石柱子抓成那樣。但隨後。他覺得不夠儘興啊啊。直接的一掌橫拍。此次使用了大半實力。“!~”的一聲!那根粗大石柱被直接拍斷。宮殿足有十幾柱子。因此······一根被拍斷並不影響什事。感覺十分開心。這樣的手段做夢都不敢想。“我隻是稍微的運轉而已。”“直接的成了大宗師啊。”二皇子心情激動無比。認為若是一直運轉的話。他會修煉到什境界。那該是多的恐怖啊。那該是多的驚人呢。想著······他直接嚐試。可這個時候一個人走來。二皇子察覺是他部下。快劍謝必安。“嗯?”二皇子說道。“謝必安。”“你來做啥事啊。”他十分不開心。認為謝必安影響了他修行。可是······不管怎說。謝必安畢竟心腹存在。他來絕對有什重要事情。“殿下!”謝必安恭敬道。“範閒死了。”一句話。二皇子直接愣愣在那。“什?”他心思忖道。“對了!”“這個時間好像是正逢範閒從齊國返回京都的時間。”隨後······二皇子擺手道。“範閒冇死。”“隻是裝死而已。”“另外。”他對謝必安道。“謝必安。”“你想我動手好。”這句話。謝必安他當場木雕似的戳那。直接不明白了。整個人愣在那。不知所措了。“殿下?”他說道。“是我聽錯了。”顯然······謝必安以為他並未聽清楚呢。而二皇子卻道。“謝必安。”“朝我出劍。”這次清楚至極。謝必安整個人直接蒙了。“哎!~”二皇子搖頭。認為謝必安令人無語。隨後······“嗖!~”的一聲!二皇子動了。速度快若閃電。驚呆了謝必安。“什?”謝必安難以置信的看著他。想做些反應。可是來不及了。“!~”的一聲!謝必安被瞬間的擊退。“噗!~”鮮血爆吐。謝必安受了一些傷。可是並無大礙。因為二皇子留了幾分力。若不是他刻意的保留的話。那可能那傢夥早死了。畢竟實力九品與大宗師之間可能差了一大段距離呢。“殿下?”謝必安不解。他眼都是驚恐之色。並且道。“你是什時候練的這可怕的功夫?”謝必安做為心腹和保鏢。對二皇子的實力是有瞭解的。可是······他從未知曉二皇子會那恐怖至極。“謝必安。”二皇子淡定道。“你對我拔劍啊。”“拔劍攻擊我。”“要不然。”“一掌劈死你啊。”說完······二皇子緩步上前幾步。那樣直接站在他跟前。“嗯?”謝必安疑惑了。不清楚究竟什情況。可是······既然殿下命令了。那毋庸置疑必須遵守。另外······殿下之前的實力可謂是恐怖。因此謝必安無需擔心什。隨後······他直接的出劍。而且速度極快。不愧是名號快劍。“唰!~”的一劍!換做常人無法看清楚拔劍的動作和軌跡。可是······二皇子卻淡然。他直接明白清楚的看見了劍所有的一切。“嗖!~”隻看到。二皇子稍微一動。劍刃落空了。那速度。比劍更快。那動作。比劍更玄。“什?”謝必安吃驚。感覺不可思議。“繼續攻擊我!”二皇子直接大聲命令。謝必安趕快遵守命令。他不敢的大意。隻可以照做。“唰唰唰唰唰唰!”他連連的出劍。速度一劍比一劍快上一些。可是······不知怎的。二皇子的身影變幻連連。十分恍惚且飄逸無比。像是一紙片似的閃避連連。“嗖嗖嗖嗖嗖嗖!”無論······謝必安的劍怎快速。都無法觸及二皇子身軀。十分的詭異。十分的恐怖。直接令謝必安冷汗直流。“哈哈哈哈哈哈!”二皇子卻笑道。“謝必安。”“怎了。”“你別保留啊。”“實力都儘情施展開來。”“我想試探下堂堂九品是怎樣的實力。”二皇子閃避之餘像是寫意。十分輕鬆。十分的淡定。弄的謝必安腦袋都懵了。“殿下。”隨後道。“我已十成的實力儘皆施展了。”“可是殿下的速度好是恐怖。”“我連衣角都難以觸及。”謝必安並未撒謊什。他確實已用儘了所有實力。可是······卻難以觸及二皇子一絲。二皇子卻笑了。“哈哈哈哈哈哈!”“那樣啊。”“看來什九品確實不算什。”說著······二皇子停止閃避直接探手並且抓取了謝必安的劍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