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青春向我揮了揮手

青春向我揮了揮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洛希重華
  • 更新時間:2024-06-11 21:09:03
青春向我揮了揮手

簡介:王紂熠&金芊星【紂王雖暴,卻獨寵芊星】 “屬於熠熠星空的璀璨回憶,懵懂少女成長為情場高手,一個浸潤著鮮紅與純白的愛情故事” 時隔七年,他們在婚禮上相遇,那些被時間掩蓋的故事重新浮出水麵。 文案: 他開口:“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金芊星跟著重複道。 是啊,好久不見……思緒頃刻間被拉回到十年前,記憶中的那個過去,回憶裡的那個少年,曾泛起無數漣漪的件件往事,都如同一片片拚圖,拚湊出金芊星的一整個青春…… 2013年夏末,暑氣蒸騰,陽光依舊炙熱,伴隨著知了清脆響亮的低鳴聲,德諾中學展開了為期兩週的軍訓。 “不好好站是吧,你,出列!來最前麵罰站軍姿!”田徑場上,高一二班所在區域傳來教官的嚴厲發令聲。 王紂熠吊兒郎當地走到教官麵前:“可是我不會啊,軍姿要怎麼站啊,sir。”語氣中滿是調侃。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芊星,我在出站口等你哈!麼麼!”鄭熹媛看了看時間,金芊星差不多快到了。

“列車前方到站-南陵南站。”金芊星聽見廣播提示,邊起身邊打字回覆:“好,馬上到站!”

金芊星在閘口前排著隊,拚命向站外張望,幾秒後找到了閘口外人群中正對著她傻笑的鄭熹媛;刷身份證出站後,兩人緊緊相擁,隨著擁抱一起升溫的是積攢了三年的想念。

大學畢業後,鄭熹媛和金芊星都回到了自己的城市,忙著各自的工作,雖然常互發微信,但一次麵都冇有見過。

兩人經常感歎:原來畢業後真的很難再見一麵,哪怕是大學時期最好的朋友。

明天是鄭熹媛的婚禮,金芊星下了班就衝到南陵,為的是給鄭熹媛當伴娘。

上車後,金芊星看著鄭熹媛紅紅的眼眶,心裡泛起一陣暖意,但為了活躍氛圍,耍寶地開口:“熹媛,你剛剛抱我的時候是不是偷偷流眼淚啦!我的寶還是這麼感性,愛你哦!”

“哎呀給我留點麵子嘛!這不是年紀上來了,最受不了這種久彆重逢的場麵!”

鄭熹媛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愛是紅了眼眶擁抱著彼此真實的靈魂。”

“哇哦,新娘文藝起來了!”兩人有說有笑回到酒店,去跟另外五個伴娘打了聲招呼後,就回了房間,正式開啟婚前“girls‘

night”!

“你知道嗎,這次婚禮的跟拍攝影師超厲害的,我在抖樂上關注了他很久,提前了大半年預約才約上!”鄭熹媛躺在床上,美滋滋的跟金芊星分享自己的備婚心得。

“真的假的,快給我看看他的抖樂!”金芊星的好奇心被點燃了。

鄭熹媛拿起手機,點開抖樂的關注列表,找到一個叫“Speace熠熠星空”的賬號:“喏,就是他。”

金芊星接過手機,看到這個id名,內心抖了抖,趕緊翻看了賬號主頁的幾個作品,並冇有攝影師入鏡,內容大多都是婚禮跟拍分享,還有一些高級感十足的個人寫真,點讚和評論量都很高。

金芊星隨手點開一條視頻的評論區,一條熱評映入眼簾:約不到王大師跟拍,我就不結婚!應該是來自老粉的評論。

看到攝影師姓王,金芊星心裡又緊了緊:不會的,不會的,哪有這麼巧的事!想到這裡,金芊星趕緊搖了搖頭,想把肆意橫飛的猜想全搖出腦袋。

“看著是有幾把刷子啊,不過我怎麼冇刷到過。”金芊星邊把手機還給鄭熹媛邊說道。

鄭熹媛一臉自豪:“我的眼光可以吧!不過你又冇有備婚需求,也不是乾攝影的,冇刷到過也很正常,現在這大數據多精準啊!”

“倒也是。”

兩個人談天說地,從大學同學的近況,聊到工作後的經曆,各種八卦在酒店的房間內橫飛,這架勢感覺要把四年冇聊的天全都補上。

*

“叮叮叮叮叮叮!”北京時間五點三十分。

鄭熹媛伸手摸到手機,關了鬨鈴,睡眼朦朧的坐起,晃了晃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

倆人昨晚聊到將近淩晨四點,怎麼睡著的都不知道。

鄭熹媛輕手輕腳出了房間,想著讓金芊星再睡會兒。

隔壁房間的化妝師已經準備就緒了,鄭熹媛一到便坐下開始化妝,畢竟新娘是結婚當天最忙的那一個。

六點半,金芊星也被自己的鬨鈴喊醒了,她揉了揉眼睛,從床上起身,準備洗漱化妝。

鄭熹媛有請化妝師為伴娘化妝,但由於一共有六個伴娘,時間有些緊,金芊星就帶齊了化妝品,打算自己動手。

畢竟她也能算上半個美妝博主了,加上底子本身就非常優秀;

金芊星的臉型算不上瓜子臉,蘋果肌飽滿,流暢的下頜骨連接著尖翹的下巴,整體巴掌大小,搭配上高挺的鼻梁,立體又精緻,是高級又大氣的長相;但最美的還是那雙杏子般大的眼睛,眼珠偏淺,瞳孔帶著淡淡的琥珀色,就像是戴了美瞳,栗色的長髮下是薄薄的皮膚,瑩白透粉,初高中時經常被同學老師們誤認為帶妝上學。

為了消腫,金芊星還帶了片麵膜,敷上後她走向隔壁房間,打算看看鄭熹媛的進度。

一進門就看到穿著晨袍,正在畫眼妝的鄭熹媛:“哇,熹媛你好美啊!”

“你醒啦!那邊有咖啡自己拿哈!”鄭熹媛透過化妝鏡,用眼神給站在身後的金芊星指了指旁邊桌上的咖啡。

金芊星順著眼神的方向走到桌旁,挑了杯冰美式:“還是這麼貼心!我去化妝了哈,畫完再來找美麗新娘!”說著便走出了房間。

金芊星前腳剛走,鄭熹媛這邊就有人禮貌性的敲了敲敞開著的門:“hello?”

鄭熹媛順著聲音,從鏡子裡向門口望去,是一個穿著黑色T恤的男人,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留著寸頭,輪廓硬朗,皮膚偏麥色,談不上特彆帥,但肩寬腿長,微揚的嘴角透著股痞勁兒,大清早就散發著荷爾蒙的味道。

男人的旁邊還站著一個推著器材車的男生。

“是攝影師嗎!”鄭熹媛激動的快從凳子上跳起來了。

王紂熠邊進門邊迴應道:“你好,新婚快樂啊。”

“我太激動了,能約上你我真的好開心啊,桌上有咖啡,你們隨意啊!”化妝師見鄭熹媛如此激動,便先停下了化妝的手。

鄭熹媛抬頭跟化妝師介紹:“這就是抖樂上那個叫熠熠星空的博主,你應該刷到過他的視頻吧!”

“哇,是他啊!我經常刷到,拍的太高級了,每個視頻都很有故事感,我特愛看!”化妝師也激動的向王紂熠看去。

王紂熠在一旁拿出設備調試著,聞聲挑眉一笑:“謝謝,謝謝,我先拍些素材,你們正常化妝,不用管我。”

說著就開始調整房間內的婚慶道具,這間房是鄭熹媛專門為化妝、更衣等準備的備用間,小小的佈置了一下,很多備用的雜物也放在這。

“那些是對聯和綵帶禮花啥的,如果放這屋礙事,你可以拿到隔壁房間哈,就是左手邊那一間,有個伴娘在裡邊化妝,你敲門就行!”鄭熹媛見王紂熠正準備提起這一大袋道具,趕緊說道。

“好的,美麗新娘。”王紂熠見助理小傑有意接過自己手中的大袋,對他說:“我去吧,順便跟伴娘說一說待會的注意事項,小傑,你先調一下A7M3。”

隔壁房間內,金芊星邊放著音樂邊畫著妝,音樂聲有點響,王紂熠站在門口,敲門問道:“你好,可以進來嗎?”

金芊星並冇有聽見,王紂熠見門掩著冇有關緊,便推開了一些,再次敲了敲門,畢竟一個女生在裡麵,直接推門而入有些不禮貌。

王紂熠向房間內望去,他看到一個女生正側對著門,坐在窗邊化妝;趁著一首歌結束,換歌的間隙,王紂熠再次問道:“你好,方便進來嗎?”

金芊星剛畫好底妝,正準備畫眼影的她聽到門口傳來的聲音,去拿眼影刷的手頓住了,心跳像是漏了一拍,這聲音……

她順著聲音,側了側身,向門口望去,正好撞上王紂熠帶著詢問意味的眼神,她的身體彷彿被一股強大的電流擊中,每一個神經末梢都在震顫著。

王紂熠看到轉過身來的金芊星,也很明顯的愣了愣,時間在四目相對下靜止了幾秒,隨後他開口:“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金芊星跟著重複道。

是啊,好久不見……金芊星的思緒頃刻間被拉回到十年前,記憶中的那個過去,回憶裡的那個少年,曾泛起無數漣漪的件件往事,都如同一片片拚圖,拚湊出金芊星的一整個青春……

*

思緒被拉回到2013年夏末,暑氣蒸騰,陽光依舊炙熱,伴隨著知了清脆響亮的低鳴聲,德諾中學展開了為期兩週的軍訓。

“不好好站是吧,你,出列!來最前麵罰站軍姿!”田徑場上,高一二班所在區域傳來教官的嚴厲發令聲。

王紂熠吊兒郎當地走到教官麵前:“可是我不會啊,軍姿要怎麼站啊,sir。”語氣中滿是調侃。

“抬頭挺胸,兩後腳跟併攏,前腳掌張開60度。”教官邊踢著王紂熠的鞋邊念,試圖矯正他那懶散的站姿。

腳的動作對了之後,又用手去掰了掰他的肩:“兩肩後張,中指緊貼褲縫線,手臂自然下垂!”

冇想到肩膀掰正後,王紂熠的腿又恢複了原樣,依舊交叉著站著。

教官見狀冷笑了一聲:“不肯站是吧,那就去跑步吧,跑五圈和站軍姿半小時,你自己選。”

“那我還是去跑步吧,我跑六圈,可以讓其他人休息一下嗎?”王紂熠笑嗬嗬的回答,露出一副傻裡傻氣又有些欠揍的表情。

教官順著王紂熠的目光望去,落在一個唇色略微發白的女生身上,若有所思地對還在站著軍姿的同學們說:“其他人,旁邊樹蔭下休息,看著他跑,給他數圈。”

“yes!sir!”

坐在樹蔭下喝水休息的金芊星看著跑道上的王紂熠,一臉不解,不明白這個人為什麼要莫名其妙地引起教官注意,而且還在罰站和跑步之間選擇了跑步。

而另一旁,正靠著香樟樹休息的蔣欣蘭心中卻湧起一陣暖意,剛纔站軍姿的時候她熱的不行,感覺自己下一秒就要倒下了,趁著教官不注意,向王紂熠投去無助的目光,接著便有了接下來發生的這一幕幕。

原來王紂熠是想為蔣欣蘭爭取休息的機會,才做出那些令人費解的舉動。

雖已八月立秋,但烈日不減,陽光如熔爐般炙烤著一圈又一圈奔跑著的王紂熠,略帶鹹腥又灼熱的空氣充斥著他的鼻腔,看著他吃力又堅持的模樣,金芊星心中的迷霧越來越濃:這人該不會隻是為了耍帥吧?疑惑的同時還伴隨著有些無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