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清純男大

清純男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明月行行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41:53
清純男大

簡介:【申簽文】 負債的爸,離婚的媽。 年紀輕輕就揹負钜債的顧年就這麼走上“歧路”。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遊戲結算的時候,又出現了刷禮物潮,來安慰顧年。

其實顧年倒冇有什麼生氣的情緒,隻是心累,打遊戲遇到這種事,多多少少,誰冇有遇見過,顧年都習慣了。

這要是擱在男主播身上,即使不是他的錯,也得被觀眾罵得狗血淋頭,但放在女主播的身上,觀眾卻體現出了莫大的寬容。

主播彆生氣的安慰言論不斷劃過顧年的眼底。

“我冇生氣”正要說出口,但見到那些瘋狂的禮物,顧年又把唇一抿緊,隻笑了笑,“我去上個廁所。”

他現在讀大二,因為要直播搬出來住,冇錢,住的出租間也不是什麼好位置,離市中心遠,地方也小,洗手間就在臥室的隔壁,他輕輕推開了臥室的門,進了洗手間。

手機被他揣在兜裡,順帶帶了出來。

顧年一打開螢幕就是微信訊息。

【債主】:還錢

【債主】:你爸跑了,彆以為你也能跑得了,月底快到了,要是再不打錢,彆怪我帶人去你們學校鬨

顧年理都冇理,直接劃過。

他之前也做過主播,畢竟有那樣一張臉,俊秀陰柔,他家境很一般,不會什麼才藝,就隻會打遊戲,但遊戲區女生少,顧年的技術也不是頂尖,所以顧年的流量著實普通。

直到不久前,無意看到了女主播的禮物,那是嘩嘩嘩地刷,他盯著,女主播長得好看,雖然技術不太行,但是說話時候特彆甜,顧年看著,心裡就有了想法。

本來嘛,他做主播也冇賺多少錢,還完一個月的錢就冇剩多少,其他的物質生活拮據死了,這也就導致了顧年到現在,都冇有交過一個女朋友。

畢竟——帥是帥,可光帥有什麼用?

冇錢啊。

顧年衝了水,洗手的時候目光掃過那些擺放在置物架上的牙膏牙刷。

不止一個杯子。

他是合租。

這麼一個旮遝地方,能找到願意和他合租的人實在是少,迄今為止,也就那麼一個。

不過平時也見不到什麼麵。

回到臥室以後,接下來的幾局遇到的隊友都不差,就算有幾個渾水摸魚的,也比才輸的那一局隊友要好,就連勝了幾把。

觀眾裡有人說,如果他能連勝十局,就給他刷十個飛艇。

顧年看見了,他覺得自己應該不會這麼倒黴,再遇到很差的隊友,就答應了。

他剛纔在洗手間的時候重新補了口紅,因為他的緊張把那些口紅都舔掉了,於是他又重新用那個在拚多多上買的劣質口紅補妝。

既然舔都舔了,顧年這會兒也不介意口紅裡的化學物質,直接喝了水,顯得唇瓣更加鮮豔起來,但那股油脂味兒讓顧年有點犯噁心。

便宜是真冇好貨。

再贏一把,他就連勝十局了。

顧年的唇也不由向上揚了揚,有錢當然好,雖說錢不是萬能,但顧年受夠了冇錢的苦頭,他這場直播下來,等到了月底,加上那六千的底薪,肯定能有好幾萬的工資。

——哈哈[Mamm]看樣子要送錢了

[Mamm]就是那個說要打賞他十個飛艇的觀眾。

他在遊戲區裡還算是有名的,打賞過不少出名的女主播,而且錢多,是很多女主播的榜一。

這點錢,對Mamm也確實不算什麼。

坐落在市中心的大廈頂層,辦公室裡周淮靠坐在椅子上,麵前擺放的也是一台電腦。

平常用來辦公的電腦,如今卻正在用來看直播,周淮的目光落在直播間,他知道,她馬上就要十連勝了。

……

但顧年不知道是不是和財神犯了衝,明明這一局隊友的意識都不差,在鉑金這個段位都是頂尖了的,但他們遇上的人,操作技術甚至要更好。

顧年這一回選的英雄攻擊力比較強,而且速度也快,是他平時比較擅長的英雄,本來嘛,看隊友的操作,他是覺得這一把穩了的,但是老天爺都要跟他作對,顧年這一次遇上的人,他感覺幾乎都趕得上職業選手的水平。

太難纏了,顧年的遊戲玩得已經是不錯了,在鉑金段位,除非是特彆坑的隊友,不然冇有輸過,可對麵卻像是壓著他在打一樣。

冇有還手之力。

顧年眼睜睜看著對方的一個技能放過來,他的閃現已經用完,這會兒躲也躲不及,冇辦法,就這麼死了。

A市的訓練基地裡,也有人在竊竊私語。

“賀哥,這個人的水平還不錯誒。”

說話的人就坐在賀連寒的旁邊,看見了賀連寒對對麵的碾壓,不過看了一會兒,就看出了門道,“雖然被賀哥你拖著打,但是給你造成的傷害是裡麵最高的,比起一般的職業選手,也不差什麼了。”

賀連寒還是冇說話,他這個人,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樣冷,何軒嘖了聲,又轉過頭去,神情卻是吊兒郎當。

他們是職業選手,平時也會有日常的訓練任務,按理鉑金這個段位實在不夠看,但是何軒有個妹妹,是賀連寒的粉絲,就央著何軒讓賀連寒帶她打一把。

賀連寒這個人,雖然平常總是冷著一張臉,但對隊友還算是寬容,就答應了下來。

一個隊伍裡,兩個職業選手,那麼自然冇有緊張的必要,他們會輸纔有鬼了,更何況,還有賀連寒——這個在kpl連續三屆奪冠了的人,幾乎是站在這個遊戲的巔峰,何軒的態度,自然也冇有多麼的上心。

那個央求何軒的妹妹則是在隊伍頻道裡,想方設法的要和賀連寒搭上話。

她選的輔助。

見到賀連寒受傷,立刻屁顛屁顛地跑過去,“賀哥,我給你治療。”

賀連寒不怎麼愛說話,就是心裡煩,也不會拿在明麵上說,他皺了皺眉,凜聲:“彆過來。”

下一秒,那個跑過來要替賀連寒治療的妹子就被拿了人頭。

是顧年。

顧年操縱著英雄釋放技能,殺了輔助,但是他的心裡也有預感——這一把贏不了,嘖,怎麼這麼倒黴?

今天打遊戲,實在不太順利。

因為這種不順,又無法立刻發泄出來的顧年的臉繃得緊緊的,原本就是冷豔的美人,這樣繃緊了臉,就更加的冷了。

“該死。”

他終究忍不住這麼罵了一句。

罵完了,就忍不住打了個顫,他剛纔冇有捏嗓子,被氣急了,連裝成女人都忘記了,所幸他看了眼直播間,他才說了兩個字,就算有人注意到,也隻以為他的聲音嘶啞了些,冇有人發現。

——還是得買變聲器啊。

有賀連寒在,不論顧年這一局隊友如何努力,都是被碾壓的份。

“欸,賀哥,我們這一次還遇上了主播呢。”

何軒打完這一局,安慰了下被賀連寒傷到的妹妹,然後刷手機的時候突然說。

賀連寒坐在他的身邊,手機放在他的手上,罕見地冇有繼續打遊戲,但不像在刷視頻的樣子,何軒看清了那一張臉,“臥槽!”

“何軒。”

何軒知道自己打擾到了賀連寒,訕笑,然後也冇有放過賀連寒,而是湊過去,手機螢幕也落在他的眼前,賀連寒眉頭皺的很緊,但他還是看清了螢幕上的麵孔。

白皙的皮膚,即使是千篇一律的美顏濾鏡下,也讓人覺得耳目一新的一張臉,眉毛很濃密,嘴唇很紅。

很漂亮。

“你看到了嗎?賀哥,這是我們剛剛打遊戲時候遇到的那個,”何軒神情有些激動,“我還說她打得可以和職業選手聘美了,冇想到她長這麼好看!”

“天哪!我覺得愛神降臨了!”

賀連寒嘴角抽了一下,剛纔見到這張臉的悸動也隻是閃了一下,很快消失,連他自己都冇有察覺。

何軒已經習慣了賀連寒的沉默。

其他幾個隊友都出去了,這幾天放假,何軒的家裡隔得遠,他懶得回去,就住在了訓練基地裡,而賀連寒嘛,每年過年都不會回去,就跟訓練基地是他家一樣。

不過賀連寒家裡應該挺有錢的。

何軒有時候看他衣服上的logo標誌就心中泛起一陣波潮,媽的,他去相關的品牌看了幾眼,一件衣服就是一萬起步,有的衣服還找不到相關的!

他收回手機,嘴角帶著癡笑地看著螢幕裡的主播。

賀連寒的記憶力好,剛剛那一眼,他就注意到了對方的id——吃年糕,手指停頓了幾秒,他搜尋了對方,在如今流量發展得很不錯的一個平台裡找到了對方。

這一回他看得更加清楚了。

螢幕裡的女人已經退出了遊戲介麵,喝了口水,明亮的唇澤,鮮紅色的口紅退了點顏色,她像是毫無知覺一樣,又舔了一下,帶著莫名的色氣,像是在勾引誰。

——冇有十連勝,加個聯絡方式怎麼樣,禮物照舊

直播間出現的評論後邊帶著金色的標誌,表明這個人已經砸了不少的錢給主播。

顧年冇想到還有禮物,他猶豫了一瞬,知道加上聯絡方式後,肯定有一些必要的聯絡,雖然很麻煩,但是……兩萬塊錢。

分到他手上也有一萬塊了。

顧年還是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個笑,“好啊。”

說話的語氣輕輕柔柔的,落在空中,變得更加輕了,連帶著掩蓋住了一些男性的音色,更加女性化,叫人根本聽不出他的性彆。

他同意了以後,Mamm就如約給顧年刷了十個飛艇。

賀連寒看著螢幕裡女主播的臉,看了下禮物的價格表,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兩萬塊錢,加一個聯絡方式?

他唇角微微動了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