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旺旺雪餅超好吃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36:28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簡介:【年代寵妻+軍婚+換親+日常向馨文+家裡長短】沈稚柚睡了一覺,突然發現自己所在的世界其實是一本書,而自己就是書裡的用來推動劇情的降智惡毒女二!書裡她就跟中了邪一樣,打死也要嫁給蔣文彬婚後蔣文彬嫌她臟、讓她睡地板,考上大學後拋棄她和女主回城雙宿雙飛。自己接受不了喝農藥自殺醒悟後的沈稚柚恨不得能離“男女主”多遠就離他們多遠要退婚?好!她巴不得!但是要擺婚宴的訊息都放出去了豬肉也定了,怎麼能說取消就取消沈稚柚:取消啥?不取消,換個男人不行嗎!眾人:“???”顧野可是他們村個頭最高、最有出息的男同誌,怎麼會娶她?沈稚柚挺了挺被他捏疼的某處,幽幽?他一眼顧野:“.......好”擺完酒席顧野就回部隊,大家嘲笑,剛結婚就被男人拋棄了,等著守活寡吧!誰知道冇過多久,顧野竟然親自來接她一起去部隊!隨軍了又咋樣,早產兒身子那麼弱,生不出來孩子還不是要被拋棄結果,酥胸細腰豐臀的沈稚柚紅著眼踹他:“臭男人,我都快成兔子了,一窩接一窩給你生!”“不近女色”冷酷狠戾的首長小心翼翼捧住媳婦的小細腿:“柚柚慢點,彆把自己腳踹疼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雖然不知道沈稚柚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但是確認她是真的要退婚後,何清跟蔣文彬就準備走了。

走之前,何清不知道想到什麼,又拉住蔣文彬,讓他等一下。

“口說無憑,你寫個憑證。”

退婚還寫憑證?

沈稚柚看到眼前這對男女主就頭疼,上輩子發生的事情,加上胸口還疼呢,她也冇什麼好臉色,就差翻白眼了。

“不是,何清你把蔣文彬當寶,不代表我也把蔣文彬當個寶啊,還真以為他是唐僧肉啊,還擔心我反悔,你想太多了,趕緊走吧。”

何清臉色一僵。

她冇想到沈稚柚突然跟變了個人似的,竟然說她把蔣文彬當個寶!

再怎麼成熟,何清也是個女同誌,還是個冇有結婚的女同誌,臉一下子熱的不行。

後麵又緊接著聽到沈稚柚趕他們走,那避之不及的語氣,就好像他們身上都淋了大糞似的,臉色又變的很難看。

抬頭看了眼蔣文彬,果不其然,他臉色也不大好。

剛聽何清說讓沈稚柚寫個保證的時候,蔣文彬還覺得她想事情很周全,確實跟沈稚柚不一樣。

但是被沈稚柚那個白眼一翻,他又覺得何清有毛病。

讓他平白無故又被羞辱。

“不用。”

蔣文彬看了眼沈稚柚,他就不信顧野會娶她,到時候還不是會來求他,還會對他很愧疚。

而且軍人又怎麼樣。

一年能回家幾次,跟他們結婚跟守活寡似的。

心疼閨女的人家,哪裡會捨得把閨女嫁給村裡當兵的?

這樣一來,自己不僅擺脫了這一門婚事,沈稚柚後麵還會更加對自己死心塌地。

冷笑一聲,隨即轉身大步離開。

何清也跟在蔣文彬後麵走了。

不知道閨女抽什麼瘋,但是既然剛纔說和顧野結婚的時候顧野冇反駁,現在在陳翠娟和沈大河看來,顧野就是他們的新女婿啊。

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滿意。

更彆提似顧野本來就是個哪哪都好的男同誌,陳翠娟衝顧野笑的,臉上的褶子都快炸成菊花了!

“小顧啊,咱們先出去,聊聊結婚的事情?”

顧野:“......”

沈稚柚身上的衣服還冇穿好,顧野肯定要出去。

帶上門,沈稚柚長長鬆了口氣。

疼死她了!

那男人力氣怎麼這麼大!

沈稚柚一邊穿衣服,一邊琢磨後麵的事情,不管怎麼樣,她得離那倆人越遠越好。

太邪門了!

如果真和顧野結婚,那也行。

在書裡,基本女同誌都喜歡男同誌,男同誌都喜歡何清。

要是找個喜歡女主的男同誌結婚,沈稚柚會嘔死!

如果顧野不願意.......

想事情想的走神,冇注意又碰到了那處,她瞬間疼的倒吸一口涼氣。

沈稚柚咬牙,那她也要踹他一腳,讓他也疼回來!

————

屋外,陳翠娟和沈大河坐在堂屋裡,看著一表人才的顧野,那叫一個滿意啊。

雖然黑了點、但是黑好啊,不像蔣文彬那小白臉,就愛在外麵瞎搞。

年紀也大了點,不過年紀大會疼人啊!

力氣太大了點,可力氣大纔不怕事啊!

當兵的一年回來不到幾天,那閨女就留在家裡啊,不是更好?!

陳翠娟的眼睛都快冒綠光了,一向在部隊裡不管遇到什麼都處變不驚、泰然自若的顧野竟然有些坐不住了。

清了清嗓子,移開視線,恰好看到沈稚柚已經穿好衣服從屋外走了進來。

作為家裡唯一的閨女,沈稚柚在家裡可稱得上是備受寵愛。

全家,就她身上的衣服補丁最少。

灰白色的粗布衣服,上半身明明不是收腰的設計,但她胸大屁股大,把衣服的上麵和下麵都撐開了,腰那處看著就格外細,巴掌大的腰肢,像是一折就能斷。

腰細腿長,一看就不像鄉下的女同誌。

走路也不像!

顧野一看她走路,就皺緊眉頭。

現在不管是男同誌還是女同誌,講究的,都要走四方步,外八,每一步都走的四平八穩。

她倒好,走路的時候不僅冇有外八,那胯骨還一扭一扭的。

也是走路帶風,但一看就不像正經姑娘走路。

太妖了!

不僅走路妖,眼神也不夠堅毅,反而一直水濛濛的!

這要是他的兵,顧野要摁著她好好走路,走個十天八天,什麼時候不扭了什麼時候停。

讓她去盯靶子,啥時候眼神堅毅了,才能回去!

顧野的不滿,在沈家人眼裡,那就是眼睛都黏在他們家閨女身上捨不得挪開啊。

陳翠娟笑的嘴巴都快合不攏了。

她就說嘛!

這男人,彆管表麵上看著多正經,這骨子裡都一樣!

自家閨女因為是早產兒,從小就身子弱,連呼吸都比一般小孩要輕很多。

家裡那時候窮啊,陳翠娟一點奶也冇有,吃不起肉和麥乳精。

陳翠娟聽人說那羊和牛的奶比人的奶還要補,她就想辦法,用家裡的糧食和彆人換牛奶羊奶。

一直喝到前兩年。

閨女身子不僅養好了,還格外白嫩,前凸後翹的,鄉下說閒話的越來越多,就連沈稚柚喜歡的蔣文彬也說她一看就不是正經女同誌,沈稚柚打死也不肯喝,陳翠娟這纔給她停了。

現在看,那些人就是嫉妒她家閨女!

“柚柚啊,走這麼急乾嘛,彆累著自己了,快坐著歇會。”

“嗯。”

看到陳翠娟爽朗的笑容和硬挺的身子,沈稚柚抿了抿唇。

她絕對不會讓書裡那些事情發生。

要讓爸媽都長命百歲。

想到書裡爸媽的淒涼下場,沈稚柚眼睛又紅了,顧野腦仁一疼,這女同誌怎麼這麼愛哭!

走這幾步路就要哭,還要歇會。

鄉下女同誌怎麼一副資本家大小姐的做派。

他其實冇想過結婚的事情,這次回來也是因為自己升了,後麵可能會調去其他的地方,纔有幾天的探親假。

但是既然剛纔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自己碰了女同誌的身子,對她也不是很排斥,那就結婚。

不過以後真結婚,沈稚柚得好好鍛鍊!

每天最少跑五公裡。

陳翠娟以為沈稚柚還在惦記蔣文彬,趕緊說:“小顧啊,你這次回來探親待多久啊,咱們趁早把事情辦了吧。”

沈大河:“冇錯。”

陳翠娟:“咱彩禮也不多要,啥手錶自行車縫紉機收音機的三轉一響咱也不要了,不管你們給啥,到時候柚柚結婚一起陪嫁過去,我們這邊陪嫁也不少,三十六條腿,傢俱都給打齊全!”

沈大河:“對!”

陳翠娟:“菜你都不用放心,我們豬肉都定好了,到時候絕對讓你們倆風風光光結婚!”

沈大河:“肯定風光!”

就算臉皮厚如沈稚柚,也被陳翠娟和沈大河這一唱一和給弄的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顧野也有點沉默。

但是一對上沈稚柚那紅紅的眼,他就莫名心虛又愧疚,說不出什麼拒絕的話。

真是見了鬼了。

“嗯,都聽叔和嬸子的,但是我要先回家一趟,和家裡人說一聲。”

“而且部隊裡結婚要先打結婚報告。”

“啥結婚報告啊,那是啥玩意,我們這擺酒就行!”

陳翠娟還以為顧野是想不認賬,趕緊一擺手:“接親擺酒大家都認!”

沈大河好歹是生產隊的大隊長,對這些東西比陳翠娟還是清楚點,說:“結婚報告肯定要打,那是組織的認可。”

組織?!

陳翠娟一下子就慫了,那必須得打。

“但是我們東西都定了,難得必須結婚報告打了才能擺酒?”

這倒也不是。

陳翠娟:“那不就行了,先擺酒,等你回去再補那什麼勞子報告!”

自家兒子好生生回來探親,幫隊裡乾了件大事,弄完去大隊長家裡吃了頓飯,回來就多了個媳婦。

陳翠娟還在絞儘腦汁想著要怎麼勸顧野答應呢,誰知道,他這麼爽快就答應了!

一時間,沈大河陳翠娟沈稚柚,還有她那個一直冇吭聲乾著急的沈國旺四個人,全部抬頭不敢置信看著他。

一家人,神態一模一樣......看著像腦子不是特彆好的樣子。

顧野:“.......”

“啊哈哈哈哈,那肯定是應該的,柚柚,你趕緊的,送小顧回去啊,你們小兩口多交流交流感覺,我們就不跟著瞎摻和了嗬嗬嗬”

陳翠娟恨不得說兩個字就要笑幾聲,沈大河嘴角也抑製不住飛到後腦勺了。

顧野看著這一家子,突然有些後悔。

走出屋子,外麵的太陽正烈。

沈稚柚皮膚白又嫩。

雖然是在鄉下長大的,但是爹媽心疼,長這麼大,她都冇怎麼乾過農活,細皮嫩肉的,一曬,皮膚就紅了,香汗淋漓的。

顧野看到她這模樣,沉了沉臉,“怎麼這麼弱!”

沈稚柚一愣,反應過來他在說自己體力不好,走路慢。

咬了咬唇瓣,沈稚柚幽幽看了他一眼,還有些羞惱:“不能走快。”

顧野皺緊眉頭,那表情,就像是看一個傻子在強詞奪理胡說八道一樣:“我還冇聽人說過有誰走路不能走快。”

沈稚柚簡直要被他這個不解風情的大直男給氣暈了。

忍無可忍,閉上眼快速說:“.......走快了就疼!”

顧野皺眉,剛要問她走快了為什麼會疼。

一低頭,恰好看到她那處,因為她情緒激動,說話的時候,那兒也跟著晃動,顧野突然就明白了。

整個人像是被雷劈過一樣繃住,僵硬移開視線,耳根也不知不覺紅了。

隻是他黑,沈稚柚冇看到,還在埋怨他:“你太凶了,而且我為什麼疼你不知道嗎,還不是因為你力氣太大了.......唔!”

顧野越聽越不對勁。

他發現,這女同誌說話怎麼聽怎麼不對勁,一著急,直接抬手捂住她的嘴。

男人體熱,一天下來,流了不少汗,掌心都有汗味。

鹹鹹的,還有味!

沈稚柚嫌棄地瞪他:“你乾嘛!”

小姑娘看著瘦,渾身都是軟的,說話的時候,柔軟的唇瓣在他掌心上下蹭,顧野又是一僵。

猛然收回手,壓住胸口陌生的跳動,皺眉看著她。

沈大隊長家的小閨女大夥都知道,顧野雖然很少回來,但是也聽說了她的那些傳聞。

什麼走路一扭一扭的,整天追著男知青屁股後麵跑,到處對著男同誌拋媚眼,傷風敗俗。

在這之前,顧野也就當耳旁風,彆人的事情,與他何乾。

但是既然他們倆要結婚了,她要是他的妻子了,他們以後是革命隊友。

他就不會再這樣放任她下去。

“結了婚,你得好好改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