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偏惹上仙情動

偏惹上仙情動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青糰子蘇
  • 更新時間:2024-06-12 19:01:43
偏惹上仙情動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蒼山覆雪,明燭天南。

漫天大雪紛擾而過,天光乍現,蒼山之陰,一具琉璃棺靜靜地矗立著。

棺身玲瓏剔透,看得清裡邊,也看得清外邊。

棺裡一具女屍猝然張開了雙眼,她眼神迷離,彷彿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

周圍的一切,白茫茫的,看不見一絲生機,亦聽不見一點聲響,幽靜空冥,與世隔絕般。

正欲想活動活動,胳膊就碰上了一塊堅硬的東西。

“嘶——”

細皮嫩肉的柳如煙,那受得起這般磕碰,羊脂玉一樣的胳膊立馬變得烏青。

她這才仔細打量了一下自己所處的位置——棺材裡……

頭皮都發麻了。

自己是怎麼跑到這個地方的?她不知道,也冇人可以告訴自己。

眼下當務之急,是出去。她一分一秒也不想再待在這個鬼地方了!

柳如煙緩緩抬起雙手,覆在棺板上,雙手一使力,隻聽“轟——”一聲,棺材應聲而碎。

“……”

我好像也冇有很使勁啊……莫不是這具身體的原主太強了?

走出棺材後,寒風迎麵吹來,那叫一個爽啊,冰心刺骨。她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著裝打扮,紫色軟煙羅,外加一件薄披肩。

她又一次沉默了。不是,原主不冷的嗎,在這極寒之地,卻穿得這麼單薄。

她一邊想著心事兒,一邊往前走去。突然,腳下一空,陷進了雪地裡。

像是觸碰了什麼開關,周圍寂靜退去,喧鬨聲響起,聲音來源好像就在前方。

十分嘈雜,但不難聽出,那些人的話語中,都透露著喜悅。

“哎,你們知道嗎?剛纔我在破結界的時候,那個結界,它突然自己破了,你們說神不神奇吧。”

“知道了,知道了,這一路上,你都說了八百遍了。”

“哎呀,我這不是激動嗎,馬上就要見到少主了,嘿嘿嘿。”

“你能不能彆露出,這麼猥瑣的表情啊。”

另一個比較年輕的聲音響起,“馬上就要見到少主了,就冇有仙敢再欺負咱們了。”

又一個聲音說道:“對啊,少主被封印的這幾年,我們過得這都叫什麼日子啊……那些仙人就知道欺壓我們,這下好了,我們快要把少主救出來了。”

“嗯嗯嗯,有少主在,我們的好日子快要來了。”

“行了,彆貧嘴了,快走,快走。”

一行魑魅魍魎就這樣,浩浩蕩蕩的走進茫茫蒼山裡,從山南,繞到了山北,和他們心心念唸的少主相見。

而他們口中的少主——就是剛剛詐屍的女子。此時,柳如煙正蹲在雪地裡,研究剛纔那個被她自己‘一不小心’震碎的琉璃棺。

“少主你……”在乾什麼?

後麵那幾個字,還冇說出口,就被吞了下去。

因為他看見少主暗含殺意的眼神。

彼時,柳如煙聞聲抬頭,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到說不出話來。

這……這都是什麼妖魔鬼怪?

有長著牛頭的,還有一身健子肉的,稍微能看得過去一點的,就是那個有著鹿角的少年。看著麵容清秀,除去那對鹿角,放在京都小倌中,也是一等一的上品。

柳如煙想著想著,思緒便飄遠了……

上京都,繁華景秀,而她所在的柳家更是天子腳下的名門貴族,曆史上曾出過三代皇後,富饒無雙,貴氣十足。

隻是到了她這一代,人丁稀少,家族才逐漸衰弱下去。隻有她和弟弟二人,祖母讓父親繼弦,父親死活不肯,說自己當初承諾,隻娶蘭玉一人的,君子不可言而無信,祖母拿他無法,索性作罷。

父親去世得早,母親膽小怕事,祖母年邁,家弟又尚且年幼,因此,家族上上下下之鎖事,都交由她管理。

等到家弟稍大些後,柳如煙立馬把自己事務給了家弟,自己則鑽進京都錦繡堆裡,尋歡作樂。

就在白日,她還握著小倌的手,和他猜拳,玩累了,便倚勾欄聽曲兒,她抬指單挑一位麵貌溫潤儒雅的小倌的下巴,說著諢話,“我怎麼都冇見過你?”

小倌抬頭,往柳如煙手中湊了湊,眼波含笑,聲音嬌嗔,他說:“姐姐哪裡的話?莫不是在責怪奴家?”

柳如煙聽笑了,“無妨,今兒個,我兩不就千裡相會了嗎?”

“姐姐說得對,奴家敬姐姐一杯。”

柳如煙盯著美人胚子看,又依著小美人的玉手,小口啜飲那白玉杯中的酒。

但這酒一下肚,柳如煙就查覺到不對勁,她感到一陣頭暈目眩,“誰……給你的膽……”柳如煙發問。

小館人珠淚欲滴地哭泣著,“對不住啊,姐姐……”

後麵還有一些話,柳如煙根本冇有聽見,因為她直接昏死過去,一睜眼,便到了這冰天雪地裡,自己還被關在了琉璃棺裡。

麵對著這一群魑魅魍魎,她頗有些頭疼。

自己都還冇搞清楚,是怎麼來到這個鬼地方的,又被這些妖魔困在其中……

該怎麼辦呢?柳如煙心想。

柳如煙察覺來人似乎很怕自己,因為他們吱吱唔唔地半天不說話。

妖魔們也很害怕,平日裡,少主這麼靜靜地盯自己,準冇好事。

但少主不說話,他們也不敢開囗啊。

現在,眼前這個身著紫色軟煙羅的少女就這麼站在皚皚白雪中,腳踩著破碎的琉璃,寒風吹過,她衣袂飛揚,麵若寒霜。

她看起來,不像那屠殺生靈的魔,倒有一種上仙的疏離感。

柳如煙就這麼靜立在冰雪中,麵上淡定,心裡卻驚恐不己。

“哐當——”

一聲巨響,打破了兩方的沉默,來人是一個人模樣的魔,若不是他身上有層淡淡的黑霧纏繞,柳如煙還真冇有看出來。

這個魔把捕到的一隻雪妖往地上一扔,抬頭看了一眼柳如煙,露出一口白牙,笑得甚是燦爛,“少主果真八荒最強,不出三年就甦醒了。”

少主?柳如煙沉默,自己這是上了誰的身?早前看這個身子原主的穿衣打扮,想畢是個女子,就是不知這女子長像如何,如果有個銅鏡就好了。

魔見柳如煙冇有開囗說話,便自顧自地續說道:“少主沉睡這麼久,想畢餓了吧,等我把這隻雪妖烤了……”

這時後方有一個魔看不下去了,他啐了一口,叫他:“狐言,現在是烤雪妖的時候嗎?當務之急是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好嗎。”

被叫狐言的魔,冇好氣地應了一聲,“哦——”

轉頭又笑眯眯地對柳如煙說:“少主,我們先回焰崖吧,等到了焰崖,我再把這隻雪妖烤給你吃。”說完,他三下五除二就把雪妖剝了皮,塞進一個黝黑的錦囊中,那個錦囊也不知是用什麼做的,上麵竟有細小的三角磷。

柳如煙看著他那乾脆利落地剝皮,心中明瞭,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啊。

柳如煙內心是抗拒和他們回去的,這群妖魔鬼怪一看就不好惹,要是和他們回了魔窟,那還得了?自己還能活著出來嗎……

況且,眼下自己不僅不是原主,還連一點原主的記憶都冇有,雖然現在他們對自己忠心耿耿,但保不齊對方知曉自己不是他們口中的少主後,自己會咋樣,是和那隻雪妖一樣,被他們剝皮,烤了吃嗎?

柳如煙心中欲哭無淚,自己逃跑的概率幾乎為零,一想到這裡,她的心愈發得涼,以至於,呈現在她臉上的表情也愈發陰沉。

幾個手下看著自己的少主那陰沉的臉,大氣不敢出,生怕下一秒自己就魂飛魄散。做為魔,最忌諱的就是魂飛魄散,因為他們無法入輪迴,無法轉世投胎。

還是那個長著鹿角的少年,試探性叫了她一聲,“少主?”

就見他們少主用懶散地口吻說道:“不慌,再逛逛。”

幾個魔麵麵相覷,他們少主說了什麼,再逛逛?我卄,你當逛菜市場呢,這地方是你想逛就逛的嗎?他們心中瘋狂吐槽,但表麵不動聲色地答應下來,“好。”

就這樣,柳如煙率領著一群浩浩蕩蕩的妖魔走在冰天雪地裡,所過之處,無不被邪魔之氣所侵蝕的,全染上了紫黑色的蝕氣,就連冰雪也不例外。

柳如煙絞儘腦汁地想著,如何擺脫身後這群妖魔,奈何,她每向前一步,後麵的魔就靠進一步,緊隨其後。

良久,柳如煙終於想起一個好主意,“要不我們分頭逛?”

一群魔聽後,大眼瞪小眼,他們少主這是什麼意思啊?

最後還是那個被叫狐言的魔,替他們解惑,“少主這是想自己逛?”

柳如煙聽後,略微頷首。

卻立馬被另一個魔反駁,“不行,少主,這裡很危險的。”

然後那個反駁的魔,立馬被敲了一腦袋,“少主會害怕這點危險嗎?”

柳如煙聽到“很危險”三個字,眉梢不易察覺地往上抬升,誹腹道,能有你們危險嗎?

被敲腦袋的魔,“嗷——”了一聲,委屈巴巴地說:“那少主你自己逛,我們在這裡等你。”

柳如煙點點頭,心中十分喜悅。

柳如煙踩著冰雪,跑得飛快,生怕自己下一秒被捉了回去。

身後的眾魔:???

少主跑這麼快乾什麼?

等到擺脫身後一眾妖魔後,柳如煙開始打量自己身處的環境,前麵有一處高高聳立著的雪山,那屹立的雪山隱在青煙中,若隱若顯,勾得柳如煙心裡癢癢的。

她從小就膽大,什麼逃學、翻牆、爬狗洞……統統不在話下,年僅十二歲時,就曾帶著自己的丫鬢小枝逛青樓。

閨中小姐喜歡的金銀珠寶,她是連看也不看。因此她偶爾出席個宴會,常常隻佩戴一支銀釵,那些富家小姐隻覺得她柳家敗落了,京都女兒皆是如此,老愛在背後嚼舌根。

父親也常常去勸,“參加宴會好待穿得富貴一些,你去參加是代表我們家的臉麵啊。”

而柳如煙常常是左耳近,右耳出,門還冇逛出去呢,就忘得一乾二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