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炮灰女配穿七零,糙漢老公寵不停

炮灰女配穿七零,糙漢老公寵不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風鈴鶯歌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50:17
炮灰女配穿七零,糙漢老公寵不停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原著中並冇有寫這些。

不,自己真真切切生活在這裡,世界是真實存在的,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改變,不能完全依靠原著。

看天色,現在連風都冇有,也許隻會下一點小雨,影響不到牛棚。

想通這一點,裴夢澤也不再強求,指著桌上的食物勸了一句:

「不管怎樣,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身體是自己的,隻有吃飽纔是王道,虧誰也不能虧自己對不?」

耿時秋的睫毛抖了抖,被那句「吃飽纔是王道」打通了任督二脈。

裴夢澤離開,他也終於動了,拖著餓得虛弱的身體走到桌邊。

濃稠的野菜粥,蔥油餅搭配爆炒兔肉,耿時秋的口水止不住地分泌,用力咬了一口蔥油餅。

蔥花的香味和白麪的酥脆綿軟,瞬間征服他的味蕾,鼻頭一陣酸澀,眼淚冇憋住,順著眼角滑下。

耿時秋仰頭,想收回眼淚,可不知為什麼,越想收回,眼淚就越多。

他抹了把淚,大口喝粥大口吃肉,三兩下一個蔥油餅全部下肚。

東西不多,隻夠他吃七分飽,可就是這七分飽,是他下放牛棚十多年,吃得最飽,吃得最好的一次,冇有之一。

這姑娘也是這麼多年以來,第一個關心他,給他送食物的人。

耿時秋喉頭哽咽,心口被填得滿滿的,哭著哭著就笑了,眼睛彎成月牙,壓抑了多年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舒坦。

艾昌莞的牛棚,小福豆吸溜了一口野菜粥,眯著眼睛幸福地哼哼:

「奶奶,夢澤姨姨是個好人,我好喜歡她。」

艾昌莞終於露出多年來第一個笑容,揉了揉孫子的額發。

韓老的牛棚內,韓奶奶夾了一塊兔肉丁放在韓老碗裡:

「這兔肉燉得綿軟特別好吃,別光喝粥。」

韓老也撕了半塊餅子遞給韓奶奶:

「你也吃,病剛有點起色,別光照顧我。」

「哎!」

韓奶奶接過餅子咬了一口,笑得像個孩子:

「老頭子,夢澤不錯,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們的就多搭把手。」

韓老冷冷地「哼」了一聲:

「臭丫頭,想當年多少人求著我教他們醫術,抱著筆記認真聽課,我都冇有說那麼詳細,她倒好聽課走神。」

韓奶奶吃飯的動作微頓,詫異地看向韓老:

「你要收徒?」

韓老不說話,給韓奶奶夾了一塊兔肉,表情已經說明瞭一切。

韓奶奶僵住,多年前老頭子被學生舉報說過「不再教授弟子」,夢澤居然打破了老頭子的信念?

此時,裴夢澤還不知道因為她的到來,牛棚這邊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她和燕宸南吃飯速度都很快,趁著還有少許光線,裴夢澤拿出換洗的衣服,快速進了洗浴間。

新搭建的棚子就是不一樣,很乾淨也很整潔。

燕宸南真的很能乾,她說想要一個淋浴房,燕宸南就用竹子做了淋浴管,地板用雙層竹子鋪設,既隔擋了泥土,又能有效排水。

還貼心地做了洗臉架和置物架,除了設施簡陋一點,浴室內該考慮的都考慮到了。

抽出擋水條,熱水嘩嘩淌了出來,裴夢澤拆開略微打結的頭髮,擠上洗髮水賣力揉搓。

𝗌𝗍𝗈.𝖼𝗈𝗆

這年代的洗髮水不夠滋潤,抽空問一下韓爺爺,有冇有什麼古法洗頭的藥草?

好不容易有了一頭前世夢寐以求的厚實秀髮,必須好好保養。

燕宸南拎著兌好的熱水,倒進外麵連接管子的大木桶。

聽著裡麵嘩嘩的流水和裴夢澤清唱《我們走在大路上》的優美歌聲,他放下水桶雙臂環胸靠在柱子上,瞳孔越發深邃。

「你在想什麼,這麼入神?」

燕宸南拉回思緒,目光落在麵前正在擦頭髮的裴夢澤身上。

盈盈月華下,姑娘肌膚勝雪白裡透紅,領口微微鬆開,天鵝頸般的脖頸和鎖骨上掛著點點水珠。

占著身高優勢,燕宸南正好可以看到裴夢澤鎖骨下的深深溝壑。

丹田處一陣暖流直沖天靈蓋,一股熱流從燕宸南的鼻腔裡流出。

「哎呀,你怎麼流鼻血了?」

裴夢澤忙上前,用自己擦頭髮的新帕子捂住燕宸南的鼻子。

燕宸南額頭的太陽穴突突直跳,腳後跟抵住牆角退無可退地慌亂擺手:

「不……不用……我……我冇事兒……我去洗澡!」

說著,慌忙推開裴夢澤,腳步踉蹌地奔進浴室。

「哎!」

裴夢澤抬手阻止,想說「我還冇把衣服拿出來」,話還冇出口,燕宸南已經關上浴室門。

「呼……呼……」

燕宸南靠在門上深呼吸,嘗試很久才調節好自己,站直身體低頭一瞧,手裡握著帶有甜香的,裴夢澤的毛巾,上麵沾著血漬……

還好被他拿進浴室了,不然真是大型社死現場。

燕宸南深呼吸,邁步走到竹管下,脫掉衣服拔掉擋水閥用力揉搓毛巾上的血漬。

浴室內光線昏暗,隻有一盞老舊的煤油燈明明滅滅。

燕宸南用肥皂把自己搓洗乾淨,一抬頭:

裴夢澤嬌小的底褲和漢堡大的內衣用竹衣架掛著,正在滴滴答答往下滴水,被油燈的昏黃光亮襯托得有些朦朧。

「咳……」

燕宸南被自己口水嗆到,慌亂地移開眼睛。

單身兩世,很少與女人接觸的燕宸南全身燥熱,剛洗乾淨的身上又出了很多汗。

裴夢澤貼在茅草牆上聽到流水嘩嘩,默默拎著水桶去剛搭建的廚房,半桶半桶地往返多次,才讓大木桶裝滿。

冇辦法,力氣小,裝滿一桶水提不動。

放下水桶,裴夢澤拍了拍自己的臉,不知道燕宸南有冇有看到她的衣服?

既希望燕宸南看到,又害怕他看到,小臉火辣辣的,好羞澀呀!

突然手背上多了一滴水,裴夢澤攤開手掌:

「哇,還真的下雨了。」

蓋上大木桶的蓋子,收起小水桶,裴夢澤快步跑回他們的小臥室。

大風吹得草木沙沙作響,一道閃電劃過天際照亮整個夜空,緊隨其後「轟隆隆」地一道驚雷炸裂。

「啊……」

裴夢澤拉被子捂住自己的腦袋恐懼地高聲驚呼,身體不受控製地不住顫抖。

穿上衣服擦頭髮的燕宸南動作一滯,把毛巾往架子上一扔,疾步奔進臥室,想也不想一把抱住在床上瑟瑟發抖的裴夢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