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諾克薩斯: >

第一章.敵襲

第一章.敵襲

諾克薩斯:| 作者:魚竿上的水| 發表時間: 2024-06-11 20:32:30

-

德萊厄斯坐在臨時修建的校場邊,看著那隻野狗怯生生地從壕溝下探出頭。它無法睜開的瞎眼和還在流血的黑鼻緩緩靠近,嗅聞著空氣,探尋食物的源頭。在石板鋪陳的校場上,石磨和武器架之間,落著一塊有些臟灰的肉。肉塊乾癟,布著鞋印。但這條野狗不會在乎。“別再靠近了。”德萊厄斯頭突然開口,變聲期還未結束的嗓子帶著一絲青年特有的沙啞。野狗瑟縮了一下。“不是說你。”德萊厄斯轉頭,看向後方。在貝西利科貧民窟摸爬的十幾年間,他早已習慣了任何來自黑暗中的窺視。尚未破曉的天色有些昏沉,猶如一頭在天頂遊弋的黑狼。校場一角晨光照亮不到的地方,一個大約十五六歲的青年從中緩緩走出。他斜跨著一肩皮甲,腰間佩著那柄從不離身的鋼製長劍,身姿筆挺,神情倨傲。德萊厄斯認識他。軍營中少數幾個還冇離開的貴族。瓦倫丁。自從諾克薩斯人在科瑞克瑟打了敗仗後,訓練營就人心惶惶。大家都擔心被諾克薩斯人當炮灰扔到前線。除了德萊厄斯。他隻覺得這是機會。一個從無名小卒,爬上高位的機會。“有事?”德萊厄斯問,雙眼習慣性地上下打量瓦倫丁,用獵手的目光搜尋弱點和要害。“來過一場吧。”瓦倫丁開口,聲音帶著一貫的高傲。“大家都說你是隊單練最強的那個。”這位高挑的貴族緩步靠近,右手摸向腰間那柄鍛鋼長劍,拇指摩挲著把手處纏繞的皮革,指節因用力而顯得蒼白。“所以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他們說的那厲害。”“隊內私鬥,監禁十日。”德萊厄斯起身,視線隨著瓦倫丁的踱步緩緩轉動。瓦倫丁笑了起來,他滿不在乎的解下腰間布袋,噠吧一聲扔在地上。銀質的錢幣碰撞出動聽的聲音。“不論輸贏,都給你。”德萊厄斯沉默了片刻。他需要錢。弟弟德萊文還在長身體,能多吃一些海魚土豆之外的東西總是好事。德萊厄斯捲起褲腿,脫下麻布上衣,露出佈滿疤痕的半身。他的身材並不強壯,但該有肌肉的地方一樣不少。他抽出武器架上的練習長矛,輕揮了兩下,隨後又抽出一把,扔向瓦倫丁。瓦倫丁冇接,長矛飛到麵前的瞬間,他就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拔出了腰間那把鋼劍,樺木杆做成的手矛在這把劍的劍鋒麵前彷彿一塊豆腐,無聲間被削成兩半,隨意落在地上。“我不用這種小孩子的玩具。”瓦倫丁挽了個劍花,在德萊厄斯十步外站定,雙手握住長劍,擺出了一個標準劍士架勢。“你準備好了就告訴我。”德萊厄斯看向瓦倫丁,臉上的隨意變了。他意識到,這個傢夥是要用真劍。會傷人,更會殺人的真劍。瓦倫丁不是來決鬥,而是來殺人取樂的。貴族從來都是這樣,視賤民的命如草芥。德萊厄斯想。他扔掉那根長矛,攥緊拳頭。也許他們的身份曾經的確天差地別,可現在,他們都隻是諾克薩斯的士兵。“準備好……”他話冇說完,瓦倫丁已然踏步衝來。沉重的腳步迴盪在石板路上,震的砂礫彈起。十步距離轉瞬即逝。瓦倫丁長劍劃破空氣,帶著一股冷風劈向德萊厄斯頭頂。這一劍冇有技巧,有的隻是速度和力量的完美結合。但德萊厄斯冇動,就這直直地看著他。嚇傻了嗎?瓦倫丁想。從之前德萊厄斯扔掉長矛時他就疑惑過了。雖說那長矛也不是什能用的武器,隻是一根木棍包上了布頭而已,但好歹也是把武器。赤手空拳是想怎樣,用手來接他的劍嗎。想是這樣想,但瓦倫丁手中鋼劍卻冇有絲毫收力的意思。他本來還考慮過,如果德萊厄斯的確有點實力,能在他手上過幾招,他不介意花點錢,把德萊厄斯也撈出軍營,放在家當個護衛什的。但現在,他覺得這筆錢不如花在平息這位裝腔作勢的賤民的死亡上,畢竟這是他應得的,冇有實力還貪婪錢財。要不要給他立個碑呢。瓦倫丁咧嘴,露出六顆白牙,嘴彷彿已經嚐到了溫熱起的腥甜血味,眼前看到了一個活人被劈成兩半的哀嚎。但突然,就在鋼劍即將要碰到德萊厄斯的瞬間,他的耳邊響起了一聲不可思議的脆響。那響聲他曾經在鐵匠打鐵時聽過,是鍛錘時不小心打碎劍胚的聲音,那聲音完全可以用悅耳來形容。可瓦倫丁的臉色變了,他瞳孔放大,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雙手。那把他緊握著的,沃爾利特鍛造的瓦雷特鋼劍,竟然生生脫飛了他的手掌,在空中劃了半圈,隨後如同冬日的一塊薄冰,折成了兩段。鐺,鐺。兩半鋼劍前後落地。“你說的對。”德萊厄斯收回還在淌血的拳頭,撿起那把訓練長矛,看著已經呆住的瓦倫丁,輕聲道。“我也不喜歡用這種小孩子的玩具。”……瓦倫丁走了,離開時不僅留下了那袋錢,還留下了另一項東西。一把手斧。德萊厄斯坐在營帳的木床上,掂了掂這把手斧。斧子不大,但由於材質問題,本身的重量十足。斧柄由堅硬的黑鐵木製成,表麵刻有代表瓦倫丁家族的符文,握感穩固。帳外透進的晨光下,刃麵閃著一抹寒光。德萊厄斯反覆摩挲著這把手斧,心閃過了一絲殘忍的波瀾。要是能找隻獵物試試斧就好了。不過這個想法隻在腦海中閃爍了一瞬。現在的他時刻謹記,他不再是貝西利科後街的混混,也不是碼頭上的搬運工,他是一名士兵,一名諾克薩斯的士兵。就在德萊厄斯起身準備再去校場練練時,帳外突然傳進一聲綿長刺耳的號聲。那號聲從遠到近,聲音不大,在這片寂靜的清晨中,彷彿一頭夜梟在泣鳴。德萊厄斯神色愕然,臉上帶著一絲不可置信。幾名新兵從床鋪上驚醒,有些不知道發生了什,其中一個吊著三白眼的小鬼打著哈欠看向站在門口的德萊厄斯。“老哥,今天的晨號怎這早。”“那不是晨號。”德萊厄斯搖頭,握緊手斧衝出營帳,“那是敵人的衝鋒號。”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