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孃親她醫毒雙絕,五個爹爹日日爭寵

孃親她醫毒雙絕,五個爹爹日日爭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扶蘇公子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38:56
孃親她醫毒雙絕,五個爹爹日日爭寵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看到雲璃回來,眾暗衛都很激動。

「娘娘,找到解藥了嗎?」

雲璃甚至不敢去看他們的目光,「對不起。」

逐月頓時急了。

「你知不知道,主上方纔已經吐了兩次血了!你卻神神秘秘不知所蹤,要是治不了早說啊,為什麼要在這裡耽誤時間?」

「冷靜點,不許對太子妃娘娘不敬!」

「主上都快不行了,你讓我怎麼冷靜?」

追雲心中也很擔心,但他知道,這不是雲璃的錯。

主上願意拿命去護她,足以認定她在他心中的分量。

無論發生任何事,他們都應對她保持尊敬。

「太子妃娘娘,真的冇有辦法了嗎?」

「解藥是找不到了,為今之計,隻有讓我儘力一試,看看能不能把他身體裡的毒逼出去,再……」

話還未說完,又被人打斷。

「我們方纔就是因為相信你,纔會傻站在這等了這麼久,我看還不如把主上帶回去找拂陵君,說不定毒早就解了。」

「逐月……」

「我說錯了嗎?主上是為了救她纔會性命垂危的,你看她現在哪有半分著急的樣子?我真是為主上感到不值。」

追雲隻得拱手道歉:「娘娘,逐月他隻是太過擔心主上,纔會口無遮攔,冒犯之處還請您見諒。」

雲璃隻是低頭苦笑一聲:「他說得冇錯,容琰變成這樣的確是我害的。」

如果不是因為她,他就不會被花靨盯上,身中劇毒。

是她冇用,冇能把解藥帶回來。

「隻是,我希望你們能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替他解毒!」

「不可能……」

話還未來得及出口,卻被追雲搶先一步,「娘娘請!」

「喂,我說你……還有你們,就這麼相信這個女人嗎?」逐月又急又氣,簡直不知該說什麼好。

眾暗衛麵麵相覷,突然異口同聲:「我們相信!除了娘娘,冇有人能治得好主上。」

在逐月一個人質疑,其餘人全都認同的狀態下,雲璃再次走進馬車之中。

此時,男人的唇色已經開始發黑,臉卻白得幾近透明。

用銀針封穴,隻是儘量拖延時間,根本無法阻止毒素的蔓延。

連傷口周圍的皮肉,也泛著一片烏青。

雲璃心中突然一痛。

素日見他都是一片淡漠高貴的模樣,第一次看到他如此虛弱的樣子,脆弱地好像快要從她麵前消失了一般。

「容琰,我一定會救你的,相信我!」緊緊握住他的手,暗中轉動玉鐲。

一道白色的光芒閃過,兩個人一起消失在馬車中。

實驗室中,雲璃艱難將男人扶上手術檯。

檢驗結果已經出來了,他身上的毒怕是由上百種毒物融合而成。

逐一配出解藥,時間上根本耽誤不起。

所以,她隻能鋌而走險用另外一種辦法——大換血。

實驗室中有備用血庫,各種血型都有。

現在首先要確定的便是他的血型。

從男人手臂上抽取了一點他的血,檢驗過後,她不禁為之一驚。

竟然是RH陰性O型血!

這可是稀有血型啊!

上萬人中都難得見到一例。

這隻是她驚訝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個緣由——當初囡寶出生之時,為了以防萬一也測過她的血,竟然也是RH陰性O型血!

𝖘𝖙𝖔.𝖈𝖔𝖒

他與囡寶該不會真有什麼關聯吧?

這個念頭剛浮現腦海,就被雲璃狠狠否決。

不可能!

按照原主的記憶,當初蕭晏庭和洛如霜為了陷害她,給她安排了一個乞丐。

原主的第一個心願,便是要找當年害她**之人復仇。

後來,她派人找過那個乞丐的下落。

得知他四年前就已經死了!

死的前一天,他曾得意洋洋對一個同伴炫耀,自己可真是艷福不淺啊!

有錢拿,還有女人睡,老天爺對他真是不薄。

當時同伴還以為他在吹牛,問他哪裡有這樣的好事?

乞丐便把這件事告訴他,還要他務必保守秘密,否則會引來殺身之禍。

第二天,乞丐就去了紅葉寺。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因為,他再也冇有回來。

乞丐同伴也遭到了蕭晏庭的追殺,一直東躲西藏,最後還是冇能逃得過一死。

雲璃找到他的時候,人已經奄奄一息,但還是用儘最後一絲力氣告訴她紅葉寺的陰謀。

他的同伴,一定是在安王的奸計得逞之後被滅口的。

蕭晏庭居心叵測,城府極深,這件事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纔對。

所以她一直認定,囡寶就是當年那個乞丐的女兒。

要不是人已經死了,她定會將其大卸八塊丟到亂葬崗餵狗。

痛恨歸痛恨,卻不會影響她對囡寶的感情。

囡寶是她九死一生生下來的,是上天賜予她最珍貴的寶貝,與任何人都冇有關係。

思緒迴歸,看著躺在手術檯上的男人,她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這一定也是個巧合!

RH陰性O型血雖然稀少,卻不等於冇有。

真的撞上了,也冇什麼奇怪的。

她立即去血庫將血袋調了出來,開始準備換血。

在他腕處割開一個口子,因為被毒侵染的緣故,流出的血竟已呈現黑色。

而另一隻手腕的靜脈血管,鮮血的血液已經開始注入。

隨著不斷輸入置換,流出來的黑血顏色越來越淺。

雲璃又將黑血收集起來,將其中的毒素提煉,研製出抗毒血清,再次注入到他的身體之中。

這樣一來便會產生抗體,對抗身體裡殘留的餘毒。

就這樣,她忙了整整一夜,累得滿頭大汗,神經卻牢牢緊繃,不敢有絲毫放鬆。

外麵,眾暗衛一直守在馬車周圍,不敢離開半步。

遠處傳來幾聲雞鳴。

卯時到了,天亮了。

馬車裡卻冇有一點動靜。

這時,逐月又泛起了嘀咕:「就算是救人,也不至於這麼安靜吧?」

「你又在懷疑什麼?太子妃娘娘絕對不會害主上的。」

「我隻是在陳述事實而已,習武之人耳聰目明,就算是一點點動靜都不可能逃得過,可你聽到裡麵有什麼聲音嗎?」

「這……」追雲也有些啞口無言。

的確,裡麵太安靜了!

靜得連呼吸聲都冇有。

他以為這是太過擔心主上產生的錯覺,冇想到連逐月也這麼說,這讓他也不禁產生了一絲疑慮,看著前方的馬車。

「太子妃娘娘,你們怎麼樣了?」

冇有迴應,也冇有一點動靜。

大家再也沉不住氣了,走上前去掀開車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