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泥牛入海

泥牛入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六選
  • 更新時間:2024-06-12 17:27:34
泥牛入海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淘兒扶起一屁墩倒地的秦朝,秦朝隨即道了謝,懇求淘兒幫她保密失憶之事,淘兒因之前原主的恩情,答應了下來。

讓淘兒去休息,秦朝坐在檀木梨花紋得床塌上思考,她是身穿,那原主呢,是身穿去了她的世界,還是發高熱死了,那也不對啊,如果因為高熱,身體也會在的啊,看來隻有一種可能了,原主也身穿了,就是不知道穿到那個世界了。

此時,同一個陽烏下,遠在上京的沈玄芝,因著兄長的晉升,悠閒的日子也到了頭。

祥瑞之意到處可見的庭院裡,鳥語花香,珠窗透亮漣漪,印襯在沈玄芝秀美靈淨的臉龐上,就連一起長大的沈斐君也看呆了去。

回神過來,想到自從妹妹在兒時走丟了幾日,再尋回時,便沉穩老成了起來。

此刻便是,聽聞明日要去布粥時,無詫異,無嫌甚,有的隻有擔憂之色。

“稚稚,明日委屈你了,因兄長要去受苦受累。”沈斐君黑麪上全是心疼。

沈玄芝聽聞,不再端著身子,輕笑一聲打趣道:“阿兄,怎會委屈,我能為百姓做點事,高興還來不及呢。”

沈斐君聽聞也漏出整潔的牙齒笑了起來:“稚稚,明日,父親會安排他最重視的門生和你一同前往,有他在,阿兄便可放心一些。”

此刻,沈斐君口中的門生府裡也在談論此事。

連府內,說是府,也是抬舉了,無百屋庭院,有的隻是三進三出,和一個仆人。

那為何還要稱為府呢,用連澤那唯一仆人的話來講:“我們連府,遲早會再次成為高門大戶,還不若現在便開始叫起。”

“梁善,明日你看家,我自行前往便可。”連澤的聲音如雨後春筍般清新雅緻,沁人心脾。

“不可不可,家主,傳聞那沈六小姐,囂張跋扈,不服禮教,奴擔心您一人應付不來。”

連澤聽聞一絲不苟的臉龐無波無瀾的啟唇:“梁善,不可胡說,未見其人不可私自議論,免得汙了人家姑孃的清白,再著,同我一介男子前往,該是她擔心纔是。”

梁善心裡不服此話,但麵上還是猥諾的應聲著:“是,家主。”

***

很快,第二日到來,秦朝一晚上睡的很香,睡前她就想好了,既然身體還是她的身體,她就不能作踐,她要吃好睡好,找到回家的路,就算不能回到現代,她也要在這裡活得自在快樂。

當然,秦朝也明白,在這個曆史書上冇有的古代社會,會很難,但不管是在以前還是以後,她都是天大地大,自己最大的主,她會活得很好的,秦朝默默給自己打氣。

這時,淘兒聽到聲響,進到裡屋開口道:“小姐,我幫你收拾一下,然後等會還要去給老夫人請安。”

秦朝:“冇事,我自己來,你等會幫我弄一下頭髮就好。”其他的她都可以來,就是古代這頭髮的紮法還真是難,隻能讓淘兒幫她一下了。

全部弄好,已是辰時,順利的給沈府老夫人清了安,很快,沈府,第一屆遊園會拉開序幕。

此時,沈家前廳,迎來一名貴客。

“皇甫大人,一路舟車,請。”

走在皇甫淵旁邊指引的是沈家大老爺沈通博,皇甫淵的幕僚之一,如今,皇甫淵從京城貶職下放到渭南,他也是要跟隨的。

早知會路過杭州城修整幾日,便提前宴請了皇甫淵。

皇甫淵還未來得及說話,攸黑如墨般的雙眼便先一步看到了往園林方向而行的秦朝。

秦朝一身鵝黃曳地望仙裙,此料子不算稀缺,江南貴女們人人都有,但薄如蟬翼的雪紗料穩穩的貼合在了秦朝傲人的身段上,黃色更是襯的她豔麗無比,琉璃潔白。

就連那五色蝶兒都往前飛去,秦朝走到那,它飛去哪。

皇甫淵一瞬不移的看著不遠處毫無察覺的,扯著衣襬的秦朝,黑眸暗了幾分。

在皇甫淵停下後,沈通博和禁皿就知趣的也停了下來,不再啟唇。

沈博通眼兒一會偷看一下皇甫淵,一會申著脖看向秦朝,在看到秦朝毫無世家貴女的形象後,有些氣憤的道:“皇甫大人,您見笑了,此女是足下母親的遠方親戚,從鄉野裡來,還未學會規矩,便…便有些不拘小節。”

皇甫淵聽聞收回了視線,冇有回答沈通博,而是岔開話題道:“通博公,這沈府倒是建的卓爾不群。”

語畢,抬腿走進了前廳。

此時,女眷這邊,沈老夫人坐在園林宴席的最高處,對著各位夫人道:“此次是沈府第一次舉辦遊園會,如若招待不週,還望各位夫人們海涵。”

和沈府是鄰居的於夫人接著開口:“老夫人,哪裡的話,這已經很好了,剛剛的采荷我們玩的就很儘興呢。”

沈老夫人聽聞笑的真誠。“那就好,儘興就好。”

接著又一名渾濁但明亮的女聲響起:“老夫人,你不和我們介紹一下各位小姐嗎?”

“是啊,是啊,早就看到老夫人旁邊這幾位如花似玉的姑娘了。”

老夫人聽著周圍嘰嘰咋咋的奉承聲,笑嗬嗬的開始一一介紹了起來。

姬老夫人,指著端莊大氣的沈玉介紹道:“這是老大家的沈玉,老身的大孫女,年十六,今年剛從鬆蘭書院畢業。”

一個個漏出饑渴好奇表情夫人娘子們道:“冇想到大姑娘還有如此學問呐,難怪長得一副聰慧大氣的樣子。”

“是啊是啊,”自詡真誠的娘子夫人們附和著說著類似的話。

其實她們來之前都有私下瞭解過,到現在還要裝作一副才知情的驚訝模樣,也是難為她們了。

姬老夫人看著其他夫人奉承的差不多了,接著又道:“這是二房的沈樺,也年十六了,比她大姐姐小幾個月。”

沈樺給人一種活潑可愛類型的。

“這是三房的沈慧,經年及笄。”沈慧不用說,尖酸刻薄像,但不醜,就是長相精明類的小美女。

當然這些都是今天秦朝看見沈家三個姑孃的第一印象罷了,但其他夫人就不同了,她們是什麼好話都往上安,什麼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什麼比牡丹都俏啊,什麼看著就有福氣,什麼讀書好,以後相夫教子之類的……等等。

秦朝在從踏入遊園會開始,就一直在降低存在感,但還是有不嫌事大的夫人要開口:“姬老夫人,三小姐後麵是……?”

因為這位夫人的開口,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打量秦朝,有驚豔的,有鄙視的,更有嘲笑的,最無語的是還有哼出聲的。

不是,她們的世家的教養呢,秦朝有點想翻白眼。

哪位哼出聲的甚至接著小聲嘀咕著:“一副狐狸精樣,一看就不是正經家的姑娘。”

秦朝真想上去給她一巴掌,要不是她一個人打不過沈府的護衛,她真想打她罵她,什麼玩意,還人身攻擊上了。

姬老夫人看事態演變的差不多了纔開口:“這是我遠房一位親戚的孫女,和老三一樣,也年十五,是一年前來投靠沈府的,我看她無依無靠,可憐勁的,就讓她住下了。”

姬老夫人說完,立馬奉承聲又從四麵八方而來,無非是:“老夫人心善,老夫人大氣仁義,老夫人會長命百歲,”之類的話。

遊園會的最後,那些個夫人們看上沈家姑娘了,就會贈予她們簪子,意表喜歡,之後在由沈家去打聽贈予她家姑娘簪子的夫人的家世和兒郎們,打聽清楚,有意的,在雙方相約,再見一麵,之後就會是定親,婚禮了。

沈家三位姑娘,大姑娘沈玉收到的的簪子最多,一是年齡最適合,二是大姑孃的條件最好,畢竟女子能從鬆蘭學院畢業,就夠鶴立雞群的了,每年也出不了幾個。

其次是沈樺和沈慧的簪子數都差不多,最讓人震驚的是,秦朝也有一個簪子。

誰懂她還冇有反應過來得時候,手上多了一個純金的簪子是什麼感受。

其他人的表情也耐人尋味,有麵露疑惑的,有瞭然的,還有幸災樂禍的。

就秦朝看著這個簪子,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

沈玄芝看著麵前聽聞布粥而來的難民們,一些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很快,便得以驗證。

幾日冇有進食的難民們,看到糧食就像是看到了金銀財寶般,紛湧向沈玄芝而來,連澤到時,看到的便是,沈玄芝靈活的躲避了一次又一次無法避免的觸摸。

而連澤卻冇有上前,他在思考,為何,沈玄芝彷彿會武藝一般。

他不上前而去,沈玄芝卻看到了他。

沈玄芝此前和連澤有過一麵之緣,她認得這便是兄長口中父親最得意的門生,也是今日護她安危之人,其實沈家的護衛們都十人之多了,本不需要連澤這手無縛雞之力之人的相助,加之沈玄芝冇穿過來之前是警校優秀學員,格鬥可是一把好手。

本來在她的計劃裡,她終於可以畢業參軍,保衛自己心愛的祖國了,卻在畢業前夕穿到了這曆史書上都冇有的晉朝。

沈玄芝心緒飛轉,來不及捉住重點,抬眼就看到如鬆般立挺,桌桌如野鶴在雞群,劍眉星目,琅琅公子世無雙的連澤,明明是應父親兄長所托來幫忙的,此刻卻立在哪兒跟個木頭似的,冷眼看著她出醜。[注:嵇廷祖卓如,所在文言文叫“鶴立雞群”,出自《世說新語容止》。]

看他這般,沈玄芝便起了心思想要捉弄他一番。

“相公,快來幫幫妾身啊,站在哪裡做甚。”沈玄芝洋洋盈耳甜甜的開口道。

看著沈玄芝投來的目光,聽到言語的內容,連澤皺緊了眉頭,白淨的臉皮上徐徐露出了紅暈。

看著沈府丫鬟仆人們投來好奇的目光,連澤不得不抬步,走向沈玄芝。

圍在沈玄芝身邊的大多都是瘦小的女子,所以連澤微抬臂就把沈玄芝從人群裡拉了出來。

明明是大熱天,連澤的手卻如冬雪般冰冷,但在握住沈玄芝的手腕處時,卻溫暖了起來。

很快,一起走到柳樹下,遠離了人群,連澤便鬆開了手。

連澤抬手做掖道:“失禮了,望沈小姐見諒。”

還不等沈玄芝回答,沈母的丫鬟寂雪便尋了過來道:“小姐,施粥已結束,夫人在馬車裡等您。”

沈玄芝唬了一跳,母親來了?如若被母親看到她與男子親密接觸,少不了被教育一番,快速回了連澤一禮,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陰涼之下。

連澤看著變臉如此之快的沈玄芝,在沈玄芝離開後,無奈的笑出了聲。

之後的幾日,沈玄芝便向兄長提議,讓連澤不必再去了,一是連澤實在貌美如潘安,引來無數姑娘追捧,使的施粥現場更加混亂,二是還有一月有餘便是大晉朝的科舉考試了,十年寒窗的苦沈玄芝深知,為了連澤一舉得狀元,之後的日子她便和丫鬟仆人們前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