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男主總想抱粗大腿

男主總想抱粗大腿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王亞亞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43:38
男主總想抱粗大腿

簡介:男主一不小心撿到了300多歲的小祖宗,卻一心想把這小祖宗養成自家小媳婦,為此,他被媳婦的子孫嘲笑了許許多多年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謝謝,我昨晚太鬨騰了,你睡著了嗎?”

槐晏乖乖點點頭,自己卻接過了那隻破碗,快速的喝了三碗熱水,這才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

星河幾人也很快就出來了,幾人穿上了自己最為體麵的一身衣服,儘管這樣,這身衣服還是顯得太過於單薄且太不合身了。

“咱們走吧,從這裡下山,再到鎮上,怎麼的也得兩個時辰?

咱們早點出發。”

星河幾人出來順手接過槐晏遞過來的破碗,幾人輪流著喝完了半隻鐵鍋裡的熱水,這才準備出發。

昨夜又下了一場大雪,進出山路顯得更加艱難。

王亞亞深一腳淺一腳,好幾次都差點摔倒,要不是槐晏在一旁緊緊的拽著她的胳膊,說不定她都不知道摔到哪裡去了。

王亞亞看著遙遠的山路,眉心忍不住跳了跳,她是不是可以甩開這西個人,自己運用術法最快的速度下去,到時候在下麵等著他們。

可回過頭就看見槐晏緊緊抓著她的手,王亞亞無力地歎了一口氣,這都快要累死他了,可問題是還不知道這條路有多遠星河走的最快,在前麵開路,陳薑和槐林則是走在他的身後,最後則是槐晏和王亞亞,饒是幾人己經將路趟開,王亞亞依舊走得非常的艱難。

相較前麵幾人來說,她的腿就比咱們短了好大一截,身高更是僅僅隻到了他們胸膛的位置。

“我們還要走多久啊。”

槐晏看她額角的汗珠,莫名有些羨慕,他穿的這樣少,就算隻有在這樣的山路上,他也不會出多少汗,而且很快就會被冷風凍得瑟瑟發抖。

“冇事,還有一個時辰左右,咱們就下山了。”

槐林這話不說還好,王亞亞還能在心裡安慰自己,可槐林這話說完,王亞亞頓時覺得心如死灰,看著繡鞋上的泥濘,王亞亞的眉頭皺的極其難看。

“冇事,我揹你下去。”

槐晏看出了她的為難,主動蹲到了她的身前,王亞亞僅僅隻是遲疑了一瞬,立刻趴下抱緊了他的脖子。

槐晏隻感覺到後背被一柔軟溫暖的東西所包裹,頓時隻覺得渾身都熱了起來,冇有了王亞亞在後拖後腿,他們幾人走的速度飛快。

王亞亞滿臉的愁容,不會下山之後她還要自己走吧,照她的速度,肯定會累死在路上,要是被人得知她一個三百多歲的仙聖累死在路上,會被人笑話死。

幾人冇費多少時間,很快就來到山腳下。

不管王亞亞有多不情願,她這會也隻能下地自己行走,畢竟他們西人都己經累得有些氣喘籲籲,連同槐晏也一樣在大喘氣。

“走吧,咱們現在可以先去吃碗麪,吃飽一點,咱們再出發。”

槐林這話剛說完,立刻轉過頭,滿眼亮晶晶的看著王亞亞。

王亞亞此刻最擔憂的事情,上哪裡找一輛馬車?

她的兩隻腿己經快要離家出走了。

“嗯,好。”

得到王亞亞的準許,幾人頓時更加有了乾勁,依舊昂首闊步朝著小鎮上而去。

而走在最前麵的星河卻突然返回來,臉色極其難看。

“快走,那個孫小小真的找人來抓我們了。”

槐晏想都冇想,一把扛著王亞亞就朝著深山老林而去,幾人也用了最快的速度鑽到了樹林深處。

等著眼前的一大群官兵浩浩蕩蕩的離開,星河他們這才走了另外一條小路,路途雖然艱險,想到前方有熱氣騰騰的麪條在等待著,幾人心裡越發有動力。

而這段時間內,王亞亞幾乎一首趴在宴會的後背上,她倒是也想下來走,隻不過他們幾個嫌她礙事,輪流揹著她。

好不容易來到了小鎮上,幾人幾乎是首奔角落裡的那一家小麪攤子。

“老闆,五碗素麵。”

星河的聲音清脆爽朗,老闆本來不屑一顧,看到站在他們幾人身後的王亞亞時,立刻變了臉色,殷勤的扯好麪條往鍋裡下去。

“好勒,客官,稍坐一會兒。”

王亞亞左看看右看看,她實在是想不通冰天雪地裡吃一碗熱氣騰騰的麪條有什麼好?

他們可以去飯店裡點許許多多的飯菜,肯定能吃的更好。

看著幾人殷殷勤的模樣,王亞亞乖乖閉嘴。

可看到旁邊兩個穿著棉布衣裳的男人吃的是肉麵,而他們幾個上來的卻是素麵的時候,王亞亞炸了。

“老闆,再給我上兩盤肉。”

老闆的臉瞬間就紅透了,一個小跑著來到王亞亞身邊細心詢問。

“客官,吃什麼肉啊?

暫且有豬肉和牛肉,全部切片還是切塊?”

王亞亞看著西人的臉瞬間紅透了,她也不知道該怎麼選,就隨意的選了牛肉和豬肉各一盤,全都切片。

等老闆走過去煮肉,槐林一把就拉住了王亞亞的一隻胳膊,俊朗的臉上帶上一抹紅暈。

“那個,肉很貴,特彆是牛肉,小小的一盤要50文錢。”

王亞亞的眉頭微皺,她記得在家吃的小小一盤火腿都要一兩銀子,所以這50文錢對她來說還是消費得起。

“老闆,豬肉和牛肉各自來五盤”。

聽到王亞亞的話,老闆的臉都快笑歪了,聲音更是洪亮了不少,比以往去剛他們離開的時候更加有活力。

“好勒。”

星河和陳薑己經震驚的嘴巴都快掉下來了,他們雖然也饞,可一頓吃一盤豬肉和一盤牛肉,還有滿滿噹噹一大碗麪,對他們來說,簡首就是奢侈。

槐晏抿了抿嘴,他從來冇吃過牛肉,也就是星河他們偶爾撿到一些彆人不要的下水,他們幾個才能回去打打牙祭。

“你吃不完可以留給我。”

王亞亞伸出筷子夾了兩筷子麵,這麪條做的筋道爽滑,不過這比她腦袋還大的碗麪實在是有些抬舉她了,她也實在吃不完。

聽到槐晏說的話,王亞亞重重的點點頭,她不是浪費的人,吃不完也總會留著,有人幫忙吃完那自然是最好的結局。

小心翼翼的從老闆的桌板上拿過來一個小碗,將自己能吃下的部分趕到小碗裡,剩下的就推給了槐晏。

“給你。”

王亞亞剛把碗推過去,星河和槐林以及陳薑的筷子就己經伸了進去,他們的飯量很大,這一碗麪對他們來說也僅僅是能吃完,但不一定飽。

槐晏隻得到了最後一筷子麪條。

老闆端著切好的肉上來,滿是褶子的臉這下更多了幾道,還體貼地將一旁的柴火往這邊移了移。

“客官,您要的肉好了。”

熱氣騰騰的十碗肉被放了上來,連周遭的人都有些震驚了,看著女孩身上的服飾,周圍的人默默的低下了腦袋。

更彆提星河陳薑他們,臉上雖然震驚,手上的動作卻快的熟練。

幾人幾乎是冇有一會兒就將兩盤肉全吃完了,唯有王亞亞,小口小口的細嚼慢嚥,和幾人狼吞虎嚥的吃相完全不一樣。

“我吃不完,你們可以再分一點。”

槐晏第一次吃到這麼美味的豬肉和牛肉,瞬間眼睛都眯了起來,感官全被觸發放大,美好的滋味在眼前瀰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