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那夜後,糙漢霍總跪哄孕吐小甜妻

那夜後,糙漢霍總跪哄孕吐小甜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一塊薑梨酥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00:15
那夜後,糙漢霍總跪哄孕吐小甜妻

簡介:簡介:關於那夜後,糙漢霍總跪哄孕吐小甜妻:(先婚後愛+一見鐘情+強娶豪奪+年齡差+副CP,瘋批偏執霸總??病弱小嬌妻)霍曦是權勢滔天的全國首富,人人畏懼的商業大佬,性格狠戾,脾氣暴躁,冰冷矜貴。一見鐘情,男人把她拽到民政局,開啟強製愛模式。不準去酒吧,不準對彆人笑,不準穿短裙。老婆說想他,霍曦買郵輪放煙花慶祝,老婆說離婚,霍曦破防拆家。小嬌妻孕吐離家出走,霍總高速路追妻火葬場。某日,身世揭曉,老婆竟是仇人之女,男人帶著三個萌寶挽留妻子的心……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沈夏梨雙手掩麵,恨不得鑽進地縫裡,她埋怨兮兮的道:“床板裂了,嬸嬸回家看到怎麼辦呀?”

“是嚇人。”霍曦看著四分五裂的木板,表情嚴肅的總結:“要不我們新婚夜當天在泳池吧。”

“……”沈夏梨冇好氣的抓起抱枕丟他頭上,“臭禽獸,誰要嫁給你,張嘴就來。”

她性子軟,也好哄,但遇見霍曦,聽見這男人說的糙話,她就氣得發抖,心臟也莫名的一震。

霍曦偏偏的很喜歡逗小姑娘,看見她氣鼓鼓的鼓著腮幫子,那模樣嬌俏又可愛。

處於帝國頂端的男人是孤獨的,上至總統府,下至員工,所有人都對他笑臉相迎。

隻有沈夏梨,傻兮兮的敢直呼他的全名,敢拿枕頭摔他。

霍曦看著小姑娘嘟嘴的表情,心驀然一軟,他張開雙臂,把人抱到凳子上。

倒了杯溫水給她喝,摸摸腦袋哄她:“乖乖坐著,我修床。”

“你一個人能行嗎?”沈夏梨看他一副矜貴的模樣,穿好睡衣,在箱子找出錐子和釘子,站在旁邊給霍曦遞工具。

男人三兩下修好床板,小姑娘抱著軟軟的床褥,他伸手接過,鋪得整整齊齊。

沈夏梨看著首富紆尊降貴,於心不忍的打了盆涼水,把毛巾遞給他,“擦汗。”

“不錯啊,賢妻良母。”霍曦癡癡的盯著她,先用毛巾給她擦乾淨,再用剩下的水囫圇抹了把臉。

沈夏梨真是服了這個自大狂,她不想嫁人,他還能強製結婚不成。

她轉身就要走,霍曦拽住小姑娘纖細的手腕,把她拐進粉色的被子。

“我怕黑,今晚陪我睡。”男人張口就來。

一個身高一米九,全身是肌肉的總裁怕黑。

沈夏梨明明是生氣的,但是卻被這句冇頭腦的話氣笑了,在被子裡發出悶悶的笑聲。

她感覺自己特彆冇用,用手捶霍曦的胸膛,手反而還捶痛了。

在淺淺的月光下,男人寶貝似的握住她的手,額頭相抵,心臟悸動跳動之際。

霍曦不知道從哪變出一隻紅寶石鑽戒,套在女孩的無名指上,重重的在她的紅唇親了一下,“沈夏梨,我喜歡你。”

全國僅有一隻的戒指,高達十位數。

沈夏梨雖然不認得什麼牌子,但她冇瞎,這隻鑽戒設計奢華,鑽石比窗外的月光閃耀萬倍,一顆完美的紅寶石被四周高雅的白鑽托起。

“……乾嘛送我戒指。”小姑娘心跳巨震,下意識的拒絕,“太貴了,我不能要。”

“配你,什麼都不貴。”霍曦側躺著,撐著頭,深情的凝視旁邊的小姑娘,眼裡的愛意溢位。

她似乎想起什麼,眼眶微紅,“可媽媽說我是賠錢貨。”

“我站在萬人之上,你踩在老子頭上,誰能比你尊貴?”

霍曦目光灼亮,欣喜沈夏梨對他的愛意不再無動於衷。

這鑽戒有用,他要買一百個。

沈夏梨側目看向霍曦,內心是說不出的感動。

她不是感動這枚昂貴的紅寶石戒指,是感動,世界上有人肯定她的價值。

小姑娘挪了挪身子,香軟的氣息湊近霍曦,男人身軀一震,耳邊響起沈夏梨軟糯的聲音:“霍先生,抱一下。”

男人緊緊擁住她,翻身壓下,低低的喘息:“小妖精,就知道撩我。”

沈夏梨隻是覺得世界上難得有人珍視她,單純想要抱抱而已。

霍曦會錯意,伸手碰她的睡裙鈕釦,小姑娘突然痛呼一聲:“你壓到我頭髮了!”

男人嗓音低沉道:“寶貝用的什麼沐浴露?香的老子把持不住。”

話雖然糙,霍曦還是溫柔的把沈夏梨的黑髮編成辮子,放到合適的位置。

兩人再次相擁,他伸手探進女孩的睡裙,小姑娘又喊了聲:“你腿毛太紮了!”

“……”霍曦怒火中燒,故意夾緊她白皙的小腿,突然,他察覺沈夏梨體溫高的嚇人。

“怎麼又發燒了?”

沈夏梨杏眼眨呀眨,無辜的道:“我體質弱,你不給我好好睡覺,就容易發燒。”

霍曦看了眼牆上的鬧鐘,都淩晨五點了,他低咒了聲,怪自己不知輕重。

男人給沈夏梨蓋好被子,起身找藥和退熱貼。

他來這破農村前特意讓孟煜備了藥,昨晚寶貝才退燒,他放心不下。

霍曦把人哄睡之後,坐在床邊椅子上守著沈夏梨。

書桌擺著一堆立起的本子,其中有一本特彆厚。

霍曦拽出來一看,是沈夏梨的日記本,他向來不可一世,冇有得到小姑孃的同意,直接霸道的翻開。

不翻開還好,一翻開,一張手繪紅底結婚證倒映在男人黑曜石般的雙眸。

男方一欄寫著傅景旭,女方一欄寫著沈夏梨,底下有一行字:梨寶要做旭哥的新娘。

日期落款是五年前,字跡歪歪扭扭,一看就是某個傻姑娘寫的。

明明知道是沈夏梨不懂事的年紀寫下的破爛玩意兒,霍曦卻止不住心痛欲裂!

這個姓傅的野男人隻不過比他早出現五年,憑什麼和他爭沈夏梨?

他費勁心思想要得到的女人,竟然產生了想要嫁給彆人的念頭!

佔有慾如魔鬼般侵蝕霍曦的大腦。

霍曦將手繪結婚證揉成團,青筋突起的大掌緊緊握成拳,整個人全身散發出陰鷙之氣,雙眸猩紅至極。

他衝出房間,摸出手機把孟煜叫過來。

孟煜加班完已經睡下了,聽到少爺在電話裡歇斯底裡,愣是在酒店爬起身,開車趕到村子裡。

“準備結婚資料,我和沈夏梨五天內去民政局登記。”

霍曦實在等不及,他立刻就要得到沈夏梨,把她綁在身邊,永生永世。

他有錢有權,能把她寵得很好,任何人都彆想染指他的小妻子。

孟煜以為自己冇睡醒,再次請示:“少爺,沈小姐目前還冇滿二十歲……”

霍曦冷沉沉的看一眼孟煜,冇有商量的餘地:“這麼簡單的事需要我教你操作?”

孟煜當即明白了,連連附和少爺的意思:“改,改成一百歲,能結婚就行。”

霍曦斂起冷如冰刀的眼神,拳頭攥緊,“給我查傅景旭的訊息,找到了直接把他弄破產。”

他一想到沈夏梨做的破爛結婚證,就怒火翻湧!

想結婚是嗎?他成全她。

沈夏梨迷迷糊糊的睡著,絲毫不知道霍先生喪心病狂的開始了強製愛模式

霍曦把手繪結婚證撕爛喂狗,躺回小姑孃的粉色被窩。

他用毛巾給沈夏梨擦汗,黑眸掠過一抹病態:“你是我的,我不準你想著彆人,我不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