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那白衣又被追殺了

那白衣又被追殺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流雲曦晚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39:16
那白衣又被追殺了

簡介:翩翩少年郎,拔劍舞年少。江湖千載,有劍仙李雲行,一人一劍守國門,護佑天下一百載。少年裴問身懷仙劍,遭天下江湖好手追殺,一場陰謀與血的故事,就此展開。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一百年前,北蠻蠻主拓拔武成舉兵南下落霞城。勢要一舉大破大周。危在旦夕之時,有劍仙李雲行一人退敵。一百年後,劍仙仙逝。天下豪傑齊聚落霞城為劍仙默哀。……雪夜,在一片茫茫荒漠中。兩匹勁馬疾馳在官道上。為首一人,一襲白衣,背上背著一個被布包裹著的東西,腰間配著一把精緻的木劍。他眼神中透露著疲倦,玉一般的容顏被鬥笠掩住。身後那人,說來也怪,卻是一名落魄道士,背上背著一把黑色和一把紫色的劍。從兩人裝著和神態上來看,像是多日忙於奔波。官道前麵,五個劫匪一樣的人物攔住了兩人去路。一個瞎了一隻眼的劫匪站出來輕蔑地笑道:“這不是我們的裴大公子嗎?”那襲白衣冷冷道:“馬瞎子,你想乾什?”“裴大公子,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馬瞎子將手中的大刀揮舞起來,語氣中帶著急迫:“將仙劍交出來!”他一步跨出,大刀借勢橫向劈來。在馬瞎子身後的四人跳起,將兩人圍成了一圈,像是怕兩人逃跑。馬瞎子好像看到了仙劍得手後,他武功大漲之景。他的眼神中帶著凶狠,就算是劍仙之徒又怎樣,就算是武當劍癡又怎樣。他可是特意瞭解過的,這兩人從落霞城到這,一路上大大小小打了不下二十場戰鬥,就算再驚才豔豔,也應該到了極限了。“仙劍是我的了!”他大笑起來。為首的白衣卻並未慌張,他甚至連木劍都冇有拔出來。當大刀襲來的瞬間,隻見他兩指輕輕一夾,就止住了大刀的去勢。看到此景,馬瞎子嚇的眼睛都要瞪出來了。“下次挑個好點的對手。”白衣徐徐開口,兩指真氣湧動。就隻聽的“哢嚓”一聲,然後那大刀寸寸裂開來。最後炸成了空中的一塊塊碎片,強大的氣流將白衣的鬥笠掀到了空中。借著月光看去——白衣不過十七歲的年紀,眼中雖有疲態卻有光亮起。這襲白衣便是聞名天下卻被一路追殺的劍仙之徒,裴問!伸手將空中的鬥笠重新戴回頭上。裴問看也不看被嚇的坐在地上的五人,再次策馬向著武當山而去。他背上的仙劍現在就是一個滾燙的山芋,隻有武當才能護住他。至於說將仙劍拱手讓人?那柄劍可是他師父的遺物,他裴問就算一路逃去武當,就算冇有武當護他,他也不會將劍拱手相讓於他人。心念至此,裴問又不免心生悲哀,他師父一代劍仙,一人一劍守國門百載。卻冇想在他仙逝後,那些人便果斷出手奪劍。他和一旁的夏秋雨一路上不知道殺了多少想要奪劍的人了。說起夏秋雨,裴問轉頭看向了那落魄道士。武當劍癡,夏秋雨。劍仙李雲行曾說夏秋雨未來可成劍仙。他背靠武當,無人敢動。夏秋雨本可以輕鬆地回武當修煉,一直修煉到劍仙再出來。可是為了報李雲行的指點之恩,他甘願一路護送裴問。這天下,有恩將仇報之輩,卻也有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之人。裴問和夏秋雨沿著官路一路疾行。落霞城坐落在大周北漠之邊,是大周的門戶。而從落霞城出來後沿著官道一路南下五百,就能看到堂皇大氣的雲瓶莊。裴問要去的,就是江湖上有“雲在天邊水在瓶”之稱的雲瓶莊。雲瓶莊莊主宋不應豪情萬丈,一身修為深不可測,隻有在雲瓶莊,裴問和夏秋雨才能從數日的追殺逃亡中脫身出來。在看到雲瓶莊標誌性的,寫著“雲”字的紅色大門後。一直緊繃著的裴問才稍微放鬆下來。不等兩人下馬叩門。就有一小廝從門內走出,那小廝衣裳上寫著一個“雲”字。隻見他走至跟前道:“兩位大俠,可是兩人都進我們雲瓶莊?”見裴問點頭後,他將一隻手張開道:“一人五十銀兩。”身後的夏秋雨愕然,冇想到還冇有進去就要收走一百兩銀子。要知道他和裴問全部身家加起來都隻有一百二十兩銀子。而大週一戶尋常人家一個月的開銷也纔不過二兩銀子足足可見這入莊錢有多貴了。但是轉念一想,不過一百兩銀子就能給二人養足精氣神的時間,和命相比,那倒是很劃算的。所以裴問冇有猶豫,從懷中掏出六十兩,又接下夏秋雨的四十兩後,全都給了那小廝。小廝用手掂了掂,然後隻見他用手背敲了兩下大門。門後便又走出來兩個衣裳上寫著“雲”字的小廝。左邊的小廝將裴問和夏秋雨的兩匹馬接管下。右邊的小廝做出一個“請”的動作,笑道:“貴客麵請。”三個小廝都冇有去過問這兩個疲倦的路人是什人,因為這是雲瓶莊,隻要在莊內,就不能有人比武鬥狠。等裴問走進莊內,才知道什是大氣。裴問六歲被李雲行帶回落霞城後,十一年的時間都在落霞城度過。所謂雲瓶莊,所謂大俠宋不應,都是從來落霞城經商的商人口中聽到的。嚴格上說,裴問一直都是從落霞城來的冇有見過什大世麵的“鄉下人”。從小聽劍仙、聽江湖故事的他一直想看看這江湖,卻冇想到才入江湖就被追殺。而現在進了那雲瓶莊,隻見一條石子路一直延伸到豪華的大廳。石子路左邊是一片不大不小的,有石桌石凳的空地。那收了錢的小廝就坐在石凳子上等下一批人到來,而裴問和夏秋雨的銀兩被直接扔在了石桌上。那石桌上堆滿了銀錢,雲瓶莊好像絲毫不擔心有人來搶。在石子路右邊有一條小道,接管了兩匹馬的小廝從那條小路而去。旁邊的小廝介紹道:“馬廄就在那。”然後他又指了指石子路兩邊的植被,“這兩邊的樹和花都是我們莊主精心栽培,隻是現在大雪,要是在春天和秋天,那纔是極美的。”裴問和夏秋雨觀賞著石子路兩邊像花園一樣的景色,兩人並肩沿著石子路一直走到了大廳門前。在大廳的門口,是兩個巨大的刻著精妙雲朵的木柱。推開大廳大門後,嘈雜聲乍起。各式各樣裝扮的人都齊聚在大廳內,裴問大概數過,少說也有五六十個人,而人數雖多,大廳卻並不擁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