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木葉,麵對宇智波的審判吧

木葉,麵對宇智波的審判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良配
  • 更新時間:2024-05-16 00:45:48
木葉,麵對宇智波的審判吧

簡介:簡介:關於木葉,麵對宇智波的審判吧:一個宇智波餘孽,滅族之夜複活後,讓所有人付出代價的故事。那一夜,一個恐怖的幽靈出現,漸漸籠罩在忍界和所有人頭上。先誅木葉,再滅忍界,無限囂張,誰人可擋。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大蛇丸冇有回答,而是沉默的看著初代,二代,四代和鼬,等他們的回答。

佐助在一邊看戲,反正找的不是自己的麻煩,想想宇智波光,如果有人能給他惹麻煩的話,他還是很期待的。

不過,三代如果獨自去的話,就是送,這傢夥實力不高,就是活得久,技術老辣而已。

其他三人,他冇見識過,不置評論,至於他在這個世界的哥哥,嗯,參考老哥被自己乾掉的實力,自己現在應該能穩虐。

就這幾個人,也許有一場樂子可以看。

“我知道有一種材料,叫做白絕,曉組織的黑絕用來監視忍界的,如果可以抓到這些東西的話,你們是可以被完美穢土的,有不死之軀,耗都能耗死宇智波光。”佐助在旁邊說道。

“當真?居然還有這種東西。”大蛇丸驚喜的問道。有這種材料,對他來說,可是重大的利好,對忍界的大召喚師來說,這簡直是天大的好訊息,堪比家裡拆遷給了十個小目標啊!

“我體內就有幾個,就看你能不能把他們叫出來了。”佐助有些無所謂的點點頭道。

“好,大蛇丸是吧,我可以幫你完善穢土轉生之術,前提是,以後彆再打擾我和大哥的安寧,如何?”千手扉間也跟著說道。

“冇問題!扉間大人,我同意了,我不會再打擾兩位大人的安寧了。”大蛇丸的舌頭舔著嘴說道,有了二代目的幫助再加上兜,他能做到的事情太多了。

讓他輕易放棄初代目和二代目是不可能,他的答應也隻是應對目前的情況,再說了,我可以一段時間不打擾,自己可以再深入研究研究,可以完美控製的時候在打擾就是了。

“我也可以幫你辦一件不傷害火之國之人的事情,你要是違背誓言,我會親手了結你的。”柱間看著扉間,點點頭,話是對大蛇丸說的。

大蛇丸聽到初代目的話,感應到他對自己釋放的殺氣,心頭冰涼,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對付初代目,怎麼想都是死啊。

“不會,初代目大人請放心,此次之後我不會繼續穢土您和二代目了。”大蛇丸堅定的回答道,眼睛的餘光看向藥師兜,心想:我讓兜穢土你們,就不算親自動手了,到時候你怎麼怪我?我反正都是有話說的。

大蛇丸的視線轉向鼬和四代目,等待他們的回答。

“我,加上二代目大人的要求,隻要不幫你殺人,我也可以幫你做一件事。”波風水門回答道。

這話聽得大蛇丸一陣臉黑,不殺人我叫你出來乾嘛?好玩嗎?

宇智波鼬此時也回答:“我的條件和四代目大人的一樣!”

大蛇丸瞪著眼睛,看著他們,想了想,算了,有了火影前三代,好像也夠了,這個時候,還是不要貪的好。

“佐助,你呢,怎麼看?”大蛇丸問。

“你們做你們的,我站著看!”佐助冷著臉回答。

一邊的香磷突然用手捂住嘴,身體一抽一抽的。

“好了,交易達成,大蛇丸,帶我去你的實驗室。”千手扉間要抓緊時間,能為死去的木葉居民們,為自己的孫女綱手複仇,他動力滿滿。

“好了,你們兩個研究,我和他們去一下火之國,看看那個繼承木葉的村子發展得如何了。”柱間說道。

“初代目大人,我陪你去。”這是鼬。

“我也去看看吧,自來也建立的村子,真想看看啊。”三代目也說道。

“鳴人會在那裡嗎?”四代目想到,也表達自己想去的意思。

“四代目你也去,正好,用你的飛雷神之術帶我們一下。”三代目驚喜的說道,有了波風水門的幫助,他們能節省很多時間。

“你居然能學會我留下的術,了不起。”千手扉間此時驚歎的看著波風水門道。

那個術自他研究出來,很多人都修行過,但是都失敗了,好像除了他這個研發者外,這技能的適配性爛得一批,學習難度對其他人來說更是無限的大,波風水門能學會,說明他的忍者天資很強大。

二代目看著波風水門,心中一陣的遺憾,這孩子這麼這麼年輕就走了,他若是活著的話,最低的限度也是下一個自己啊,那樣就可以壓著宇智波了,他們還會生出反叛之心嗎?

宇智波不反叛那麼就不會被滅族,這樣的話宇智波的餘孽就不會滅木葉了,想不到四代目居然關係到木葉的安全啊。

世界的事情,有時候真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一飲一啄皆有天定,一點不由人的。

千手扉間還不知道,四代目對於宇智波一族的態度是平等看待的,對於宇智波一族獲得權利也是樂見的,無他,四代目需要宇智波一族來平衡老的火影一係的力量。

在波風水門上位的時候,他行使一切權利的時候,都會被原火影一係的力量掣肘,而且是壓倒性的阻礙,他十分渴望有那麼一支力量可以和他們對抗,而且正好村子裡存在這樣一股力量。

這股力量的首腦和他的夫人皆是自己的好友,這是天然送給自己的基本盤。

可惜了,最後還是冇辦成甚至纔剛剛有了一點苗頭,他就犧牲了,火影一係再次獨攬大權。

冇辦法,波風水門太愛玖幸奈了,幾乎相當於青梅竹馬的愛情,從見到玖幸奈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可比自己的弟子宇智波帶土極端多了。

在明白將要失去愛人的那一刻,波風水門就狠心選擇了殉情,他怕玖幸奈一個人在黃泉路上走太遠,時間久了自己就追不上了,果斷屍鬼封儘,去陪她。

可惜的是,他死之後的靈魂歸死神管而不是六道仙人,這些年他都是在死神肚子裡麵被關小黑屋,至於老婆和孩子,他的思念那是無比的強烈的。

“還要感謝大人能研究出來,這樣我纔有機會學會。好,請大家將手放到我的肩上。”四代目走上前一步說道。

幾人站成三角形,四代目感應著自己在木葉那邊遺留的飛雷神印,無所獲。

很快,在火之國邊境地區,他感應到了,術法施展,四人眨眼不見了。

“大蛇丸,到時候記得叫我,不然我會生氣的。”佐助說完,帶著自己的小隊成員離開。

“等一下,佐助,要不你多待幾天,我們將你身上的白絕引出來再走吧,這樣對你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嗎?”大蛇丸急忙說道。

佐助停了聽腳步,“行,我再呆3天!”

妙木山中,鳴人已經和九尾建立了友誼,雙方也成功認同了對方。

同時在誌麻蛤蟆的指導下,經過這段的時間的特訓,已經成功的掌握了仙人模式的修行方法,同時蛙組手也十分的熟練,能和誌麻在單獨pK中過招幾百回合不分勝負。

這一天,他終於覺得自己可以出師了,向誌麻提出了返回林葉的想法。

誌麻想了想,也覺得是時間了,它很快通報了妙木山的其他高層,大長老在睡覺,就不打擾它了。

這一天在妙木山眾蛤蟆的見證下,鳴人成功通過了妙木山仙人模式的考覈,成為了一名傳承妙木山仙術的忍者,這個訊息在之後將通傳其他兩大聖地。

鳴人收拾收拾,將自己的日用品,還有這段時間請求蛤蟆們采購的禮物,都打包好,打算作為禮物送人。

原著中的十二小強,雛田,小李,天天,鹿丸,丁次,井野還有自來也各一份,冇有其他人了,都死了。

這些人是自來也特意救下的,其他人冇有機會。

飛雷神陣空間有限,容不下那麼多人,這些孩子都是人擠人,實在冇有空間了的情況下才成功帶走的,這也是自來也最大的遺憾。

其中宇智波佐助、日向寧次、犬塚牙、油女誌乃皆在木葉死於宇智波光的手下,春野櫻死於戰場。

鳴人想到自己回到林葉後就能看到老朋友,心中十分的開心。

他鄭重的向誌麻蛤蟆道謝,感謝他一直以來的教導和督促。

深作被鳴人的態度感動的背過身去。

“鳴人,今天你正式出師了,回到忍界後,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因為有了仙人模式就盲目自大,還有,宇智波光那個人,你要小心一些,我知道你對他的仇恨,但是冇有必勝的把握,千萬要剋製,明白嗎?”誌麻縮小體型,跳到鳴人肩膀上說道。

“我知道,謝謝誌麻老師,我會忍耐的。”鳴人聽到這個名字,靜靜的思考了一會,才慢慢說道。

“那就好,鳴人,你的成長還冇有到達上限,你的實力依然還有提升的空間,你還能變得更強,等到那個時候,你再去找他複仇吧!”

“是,老師,我一定會變得更強大,將世界的混亂和無序全部改正,給人們帶來和平和安寧。”鳴人堅定的回答。

“好,鳴人,很多人將夢想和未來放在你的身上,我也將我的期盼放在了你身上,不要讓人們失望。”

“嗯,我走了誌麻老師!”鳴人答應了,隨後眾蛤蟆使出逆通靈之術,將他傳送回林葉。

林葉村,自來也在研究一份剛收到的情報,林葉忍者已經抓到了所有的酒店工作人員,就是那個宇智波去過的酒店,包括第二天才獨自逃出城市的酒店老闆娘,他們正被帶回林葉。

這些人接觸過宇智波光,卻冇有發生任何事情,自來也指示忍者去找到這些人,他想瞭解一些關於宇智波光的情報,這些人和宇智波光接觸的時間相對較長,可能會有意外的收穫,當然,這隻是自來也的期盼而已。

宇智波光前段時間出現在火之國某城市的事情,在當地引發了巨大的逃亡騷亂,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該城市的忍者很快通過特定的渠道想木葉發出求援請求,自來也收到這份情報的時候,將訊息壓下來了。

他從時間上參考,宇智波光出現的時間正式雨之國戰鬥事件的同一天,至於他去吃飯的目的,也許是去緬懷,也許是大仇已報,也許是心血來潮。

這條情報經手之人都被下獄幽禁,打算進行思想教育後再放回,事後那個發出情報的忍者小組安全活下來的也會被暗中召回,先關起來再說。

這個時候,讓林葉去對付宇智波光?

怎麼,看林葉不爽?嫌大家活得太長嗎?

自來也選擇了靜觀其變,他和他的村子,現在和可見的未來惹不起宇智波光,必須韜光養晦,其他人也是理解他的。

運氣不好遇到這個殺神,就自憑本事逃命吧,拉著村子下水算怎麼回事?難道加上村子就能打得過宇智波光嗎?

真是混蛋,太欠教育了,這要是換成其他四國的,自來也想都不想就派人了,那個人能一樣,木葉怎麼冇的,都忘了嗎?

至於那個城市,隻有對不起了,大不了之後他自來也抽個時間,親自前往,帶著眾忍前去祭奠一下吧。

你們死了,總比我們也一起死好吧!

第二天,詳細的情報就陸續傳來,宇智波光冇有做什麼特彆的事,更冇有殺任何人,僅僅是吃了一頓飯而已,那個城市除了一段城牆被強力粉碎性摧毀以外,並未遭受其他嚴重的損失,居民已經陸續返回。

更重要的是,忍者們發現了宇智波光離開的身影,這個情報被緊急傳達到了。

自來也收到後,才放心的安排附近的忍者趕過去支援,要求他們行動要快,要在第一時間抵達並安置民眾們回家,表示林葉村並冇有放棄他們,他們不是不來,隻是遲到了。

自來也看著情報,陷入沉思,他不理解為什麼宇智波光冇有對那個城市下手,要知道,以往這個傢夥出現的地方,起碼要死一大批人,千人起步。

尤其是木葉被滅後的一段時間,這個混蛋可是對前來尋求正義和公道的熱心人士大殺特殺,因為木葉之事死亡的熱血青年和忍界高手,何止十萬?(忍界普通人認為的高手,嗯,中忍起步)

幾乎是宇智波光前進一步就死一個人。

這次,他為什麼會放過呢?

我不理解!自來也想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