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末世天災,我靠吞金超市躺贏

末世天災,我靠吞金超市躺贏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小錢錢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25:56
末世天災,我靠吞金超市躺贏

簡介:【重生+天災+囤貨+日常向+有cp+有隊友+寵物+求生】>BR/>被拋棄被虐待被背叛,江斐慘死在末世的第四年>BR/>未曾想,上天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回到了末世的前兩月,綁定了吞金超市係統>BR/>隻要有足夠的黃金,就能解鎖超市的各大區域,擁有數不儘的物資>BR/>颱風…暴雨…蟲災…極寒…高溫…病毒…地震…酸雨…永夜…>BR/>末世降臨>BR/>江斐一邊囤貨,一邊解鎖超市的各大區域,根本不擔心物資的問題>BR/>以至於…>BR/>曾經拋棄她的渣父,虛情假意:乖女兒,這一路辛苦了,把食物都給爸爸吧,我替你保管>BR/>虐待過她的親戚,厚顏無恥:江斐,我們是一家人,應該共享所有資源>BR/>背叛她的敵蜜和渣男,搖尾乞憐:江斐,求求你給我一口水>BR/>對此,生活過的舒舒服服的江斐,冷漠臉:不如你們先決定,誰第一個死?>BR/>—>BR/>末世數年,江斐看儘世間百態>BR/>卻有人穿過風雨,握住了她冰冷的手,眉眼繾綣:阿斐,我們等到了光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冇有惡意,我隻是想給恩人送吃的。”周晚晴連忙舉起手中的塑料袋。裡麵是三塊官方牌肉餅。可能在外麵凍了很久,周晚晴小臉通紅。“我,我怕恩人會不開門,所以偷偷跟在你後麵上了車……對不起我現在就走!”周晚晴放下袋子想要下車,卻被江斐叫住。“我們不缺物資,你拿走自己吃,不用想辦法報答我,也不要再過來。”“如果你真的想感謝,可以去幫救援隊做事。”江斐看得出來,周晚晴冇有壞心思。但並不代表,對方以後不會變。接觸的多了,瞭解到他們的生活,再看看自己過的日子,有了對比,人容易滋生出陰暗的想法。況且她冇有救一個人就收進小隊的善心。跟著官方的大部隊,纔是周晚晴最正確的選擇。周晚晴何嘗不明白,江斐對她的疏離,悶悶地點頭:“我不會再來打擾恩人。”注意到周晚晴的衣襬有一片新鮮的血跡,猜想是來生理期了,肖初夏有點不忍心,從揹包裡拿出一包安全褲給了她。“這些用完,你去找救援隊的殷靜領衛生巾。”“女性倖存者可以找救援隊領取必需品的。”“謝謝……”周晚晴抱著東西離開。江斐幾人坐下吃飯。蘇流遠難得正經:“我剛纔一直在觀察周晚晴,無論是淩昭睿還是肖初夏跟她說話,她都隻看著隊長,滿眼的依賴。”“我覺得她應該是在人間天堂那種壓抑痛苦的環境待久了,將隊長當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想要死死抓住。”陸昱:“這種人一般會出現心理問題,少接觸比較好。”淩昭睿心有餘悸:“不說彆的,她走路什麼動靜都冇有,這一點確實嚇人,不過看著挺可憐,還很瘦弱,希望不會被彆的倖存者欺負吧。”肖初夏也默默祈禱,不要讓周晚晴再受到傷害。殊不知。某個偏僻的拐角。淩昭睿和肖初夏心中“可憐好欺負”的周晚晴,悄悄將一具屍體埋進了雪裡。赫然是找江斐要薑湯的那個男人。—狂風徹底變成了暴風雪。昨天還能勉強看清外麵,今天隻能看到被風捲起的雪粒,劈裡啪啦地砸著車窗。寒冷的空氣彷彿利刃,穿透棉衣割裂著人的皮膚。偏偏附近冇有可以躲避的村鎮,大部隊不得不硬著頭皮前進。負責剷雪開路的救援隊,改成了一小時換班。隊伍停下的次數也越來也多。現在外麵走路都成問題,江斐冇有再煮薑湯,讓救援隊好好在車裡休息。陸昱三人離房車不遠,走幾步就能到,依舊每天來吃一頓熱乎飯,其餘時間自己解決。天天開火做飯,難免會引起注意。有的倖存者,藉著下車方便,來找江斐要物資。他們進不去房車,也砸不碎堅固的車窗,就在外麵不停地拍打。叮咣咚咚的,製造噪音。官方在,不方便動手,江斐拿了兩台手機,兩副耳機,她和肖初夏一人一份,美滋滋的聽著以前下載的歌曲。左手薯片,右手果汁,江斐懷裡還有大黃送溫暖。那些人願意挨凍就在外麵敲唄。反正她們過得舒服~有時候陸昱他們來會發現找事的,熟練地捂嘴拖走解決。三個男人配合的逐漸默契。久而久之,來騷擾的人變少了。江斐以為那些倖存者是放棄了。這天正和隊員們吃午飯,殷靜來了房車,神情嚴肅。“寧局長要見你。”“上麵懷疑最近隊伍裡接連死人的事情跟你有關。”江斐&隊員們:“?”肖初夏:“殷靜姐,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小姐姐這段時間都冇有出過房車。”淩昭睿:“我們可以作證,之前來騷擾的人也能。”殷靜歎氣:“就是因為那些人都死了,上麵纔會懷疑江斐。”無緣無故背上一口大鍋的江斐,跟著殷靜走了。車上的蘇流遠仔細回憶:“我們好像冇有殺過人吧。”淩昭睿:“我記得隻有一個快被我們打死了。”陸昱在心中想著可疑的人選。會是誰要害鄰居?—江斐頂著暴風雪,和殷靜上了一輛軍用的越野房車。寧局長坐在沙發上,身邊是徐千堯。桌上擺放著十幾張照片。照片上,是被砍斷雙手,慘死在雪中的屍體。“你見過這些人嗎?”江斐點了點頭:“他們之前去我那裡故意砸車門,想要逼我拿物資給他們,不過我冇理。”“救援隊一共發現了17具缺手的屍體,他們唯一的共同點,是都去騷擾過你,我有理由懷疑,你殺了他們。”寧局長緊盯著江斐的反應。少女從始至終保持著平靜。“我有槍,暴風雨可以掩蓋開槍的聲音,我不會用刀那種費力的武器。”說著,江斐拿出口袋裡的手槍,自覺地放在了桌上。“我現在上交。”坦白有危險品,是最好證明她清白的辦法。寧局長眯起了眼:“就一把?”“嗯。”江斐臉不紅不白。徐千堯及時開口:“她確實隻有一把,還是去澤安縣的時候,我給她防身的。”寧局長沉默不語,不知道信冇信。須臾,寧局長說出了計劃:“既然那個人隻殺騷擾過你的,那我們就守株待兔。”“我打算讓救援隊的同誌,偽裝成去騷擾你的人,設下埋伏,抓住那個連環殺人犯。”“你什麼都不用做,繼續像往常一樣生活,隻是關鍵的時候,可能需要你幫助徐千堯抓人。”一個捨得用冰糖煮薑湯給救援隊喝的人,他相信對方不會做出這種殘忍的事,但還是要試一試。江斐爽快地同意。她想弄清楚,是哪個王八蛋給她甩了這麼大的黑鍋!—江斐回去告訴完隊友們寧局長的計劃,便在房車上等待。當天晚上,隊伍停下休息,有人來敲車門騷擾。這次江斐冇戴耳機,拿著對講機等待徐千堯的訊息。然而,一連四天,暴風雪停了,也冇有人死過,江斐的嫌疑變大了。救援隊埋伏在外麵,就無人傷亡,顯然是江斐知情,不敢動手報複了。殷靜找到了躲在雪裡埋伏的徐千堯,小聲道:“寧局長讓我帶江斐去問話,我們還等嗎?”“再等等吧,萬一凶手出現了呢。”他不信江斐是凶手。這時徐千堯手中的對講機沙沙響起。“有人偷走了卡車上的物資!我們還發現了三十多隻斷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