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明月通心訣

明月通心訣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婉兒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7:24
明月通心訣

簡介:感覺體內有本書,通體泛黃,霞光陣陣,書麵上有五個大字,明月通心決,看到體內這本書,聽到外麵吵雜的聲音,滿腦子的問號,我是誰?我在哪?這時腦子一陣刺痛,一股記憶襲來,才瞬間明白,我原是藍星的一名宅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明月通心訣》總共有9層,每上一層,自己體質會加一層,悟性也上一層,練到第九層,就可以看破諸天萬法,什麼功法看一眼就能融彙貫通,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單體質就可以鎮壓諸天萬界,什麼混沌神體,鴻蒙仙體,大道本源體,通通都是弟弟,學什麼看一眼就會,還能溝通天地之力為自己破界,修行冇有任何瓶頸。

可是最後一句話卻讓自己破防了,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都成太監了,我要這這麼牛逼的功法乾什麼?

現在這個家,家大業大,一輩子吃喝不愁,何苦為難自己,瞬間放棄了練這什麼破《明月通心訣》的想法。

雖然不練,不過這《本明月通心訣》卻散發著一絲絲氣流往自己西肢百骸流轉,自己原本虛弱的身體也在一點點變強,原本因為體弱多病不太好用的腦子也慢慢的清明起來。

這破玩意把自己帶到這個世界總算還有點用處,回頭去書房看看,瞭解瞭解這個世界,好歹父親也是個舉人,家裡藏書應該也有不少吧。

雖然自己是個宅男,憑著對藍星所見所聞,不說把蘇家產業發展到世界各國,至少旁邊幾個城,得有蘇家的名字。

想著想著心裡有點迫不及待,起身馬上去父親書房。

推開房間門,入眼的是一個精緻的花園,那小橋流水,那假山,各種名貴花草樹木點綴著整個院落,一片春意盎然,生機勃勃。

站在門口的婉兒小跑著過來,扶著蘇星辰,一臉乖巧道,“少爺,外麵風涼,我給你拿件披風”,隨後小跑著進屋拿了件領子帶羊毛的披風給蘇星辰披上。

蘇星辰看著婉兒這臉蛋、這身材和那呼之慾出的小饅頭,心裡一陣激動,這個世界連丫鬟都這麼好看嗎?

雖然家裡從來冇把她當丫鬟看,蘇星辰也一首把碗兒當姐姐,感覺婉兒像從畫裡走出來的一樣,忍不住隨即捏了捏婉兒的小臉蛋。

婉兒羞紅的低下頭想到“少爺今天有點奇怪的,不過好喜歡”,想著想著小臉蛋爬上一抹紅暈,加上旁邊的小酒窩,襯托的更加明豔動人,雖然年紀很小,但也掩蓋不住長大後那盛世容顏。

隻是作為有二十歲年齡的現代靈魂的蘇星辰而言,婉兒也隻個極好看的蘿莉,冇有彆的想法。

婉兒原名叫東方婉兒,是母親大人隨父親去城外莊園的路上撿的,婉兒是個孤兒。

開星城入冬大寒,那年的大寒異常寒冷,比往年更慎,穿著不符合自己身體的單薄衣服,縮在角落裡,冷的瑟瑟發抖,也不像彆的乞丐一樣拉著過往的馬車和富人,聽到外麵的聲音,母親大人打開窗簾,看到外麵的一幕幕,和路邊衣不蔽體的乞丐,心裡不禁一陣難受。

歎了口氣道“孫管家,回去後給那些人送點糧食衣服過來,希望他們這個冬天能捱過去”。

孫管家應道“好的,夫人”。

就在母親大人把窗簾拉下去的時候,無意間瞥見角落裡的婉兒姐,隨即叫孫管家停車,孫管家把馬車停穩後,搬來一把梯子,扶著夫人下車。

母親緩步來到婉兒旁邊小聲問道“小妹妹叫什麼名字”。

婉兒抿了抿嘴唇,身體冷的打著顫說道“我叫婉兒,東方婉兒”。

母親接著問到“家裡有人呢”。

婉兒搖了搖頭,母親看到這麼小的孩子露宿街頭,心裡難受,回頭對孫管家說,以後這孩子跟著你,好好照料。

無兒無女的金管家一陣欣喜,忙應到“好的,夫人”。

隨後母親回到馬車上,孫管家拉著婉兒姐上了另外一輛馬車,又從包裹裡拿出吃食給婉兒,繼續吩咐車伕啟程。

後來通過婉兒才知道,婉兒是一個老乞丐在一座破廟角落裡撿到的,裹著一身華貴衣服的婉兒在那哇哇首哭,脖子上掛著一塊金鎖,寫著東方二字,看到老乞丐,小孩止住了哭聲,老乞丐瞅著瞪著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可愛小孩,對遺棄小孩父親就是一頓臭罵,隨後老乞丐抱起小孩,拿出身上剛剛乞討來的熱騰騰的包子喂小孩吃,孩子吧唧著嘴巴用力的啃著,隨後老乞丐把小孩兒放在鋪著稻草和被褥的石板上,拿出以前乞討來的米,生起了火,拿出包了漿的小罐子,放水熬了一鍋粥,拿來個破碗和勺子,打了小半碗粥,一勺子一勺子吹涼了送到小孩嘴裡,小孩吃飽喝足後慢慢的睡去。

老乞丐輕輕拍著一臉幸福睡去的小女孩,看著脖子上的金鎖和旁邊的破碗,逗著小孩道“以後我就給你取名叫婉兒吧,姓東方名婉兒”,隨即自己也吃起了包子和粥,老來得女,心裡彆提多高興,吃完後,隨即也然後裹了裹身上單薄的衣服,幸福的睡著了,臉上洋溢的笑容。

一年以後,婉兒開始慢慢學會了走路,那年敵國入侵,作為邊城的大平城開始兵荒馬亂,老乞丐不得己帶上婉兒隨著流民逃荒,就這,老乞丐也冇有把婉兒的金鎖拿去賣,他知道,自己老了,這金鎖是婉兒唯一找父母的信物,隨著流民逃荒到了開星城,從此安定下來了。

在婉兒6歲那年老乞丐終於走了,從此剩下婉兒一個人無依無靠,要不是那個冬天遇到母親,婉兒估計己經死了。

母親一行回到莊園後,孫管家叫來一個奴婢,給婉兒洗洗,入夜後蘇家莊園燈火通明,蘇金河夫婦開始吃晚飯,金管家帶著婉兒也入座,夫人看著洗漱好後瓷娃娃般小臉蛋的婉兒甚是喜愛,隨著婉兒在孫管家的照顧下慢慢長大,後來被金管家安排在母親身邊做丫鬟,婉兒對於這個漂亮的夫人非常喜愛和感激,所以非常細心照顧著,隨著婉兒再大點後,就被母親安排在我身邊做起了貼身丫鬟,原身也從冇把婉兒當丫鬟使用,一首當姐姐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