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迷失在藍色夢境

迷失在藍色夢境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名銘之陳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41:48
迷失在藍色夢境

簡介:深藍色的夢境有人痛苦,有人甘之若飴。 有人說一旦迷失之人進入,便可以看到深愛的人。 溫亭,一個平常的收銀員,日複一日按部就班的生活。 路過回家的一個岔路口,他感到頭疼,慢慢湧現的記憶順著時光融進了一個深藍色的空間。 在那裡他看到了舊愛。 隻是一切都透露著難以言說的詭異,是欺騙自己繼續沉淪,還是割開這層看似牢固但是輕薄的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01

下午五點半,當時鐘準時指向一邊,溫亭已經結束了手上的工作。

可以準備下班了,把錢一分分收好,幾個硬幣被放進收錢的盒子裡。

窗外的雨淅淅瀝瀝,溫亭找出一把傘,他準備回家了,關掉便利店的門,溫亭深深把空氣吸入肺中。

23歲,溫亭無所事事的人生已經運行23個年頭,從高中畢業旅行結束那天,他感到自己已經忘記了些事情,那個晚上,一場車禍,待他醒來,再一次感受到燦爛的陽光透過指間四處奔跑的感覺。

母親卻兩眼朦朧,淚滴從眼睛落下,一滴一滴,在地上發出無聲的迴音。

“你已經睡了一年了。”

“那個人不在了。”

溫亭感到頭很疼,像被成千上萬隻螞蟻撕咬著一樣,他驚恐的發現。

自己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你和周岩出去旅行,你們不小心出了車禍,周岩搶救不回來。他父母很難過,頭髮都白了一頭,很可憐。”

蒼老的母親還在一字一語地講著,她多年的痛苦似乎無人傾聽,一刹那之中,隻能全部訴說給眼前的兒子。

“…”溫亭想要努力知道那人是誰,但冇有印象。

隻知道母親說周岩冇了之後,對他父母打擊巨大,他的母親因此鬱鬱而終,父親不知搬去了哪裡。

溫亭感到這個人對自己很重要,但他一點印象都冇有了。

溫亭覺得自己有一種被世界拋棄的感覺,自從高中結束以後,現在的生活他做著兼職,有時會去大學上課。

但他始終感到心裡像空了一角,空空落落的感覺並不好受,但是隻能暫時承受著這種痛苦,冇有轉機的生活日複一日的繼續著。

今天他買了一隻烤鴨,金色的烤鴨發出美味的芬芳,香味一點一滴地散發在周圍的空氣裡。

可能因為下雨的緣故,四周無人,隻剩他自己獨自在十字路口撐著傘等待。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穿行的車流好似不會停止,而他眼前的紅綠燈陷入了停止,他感到一切都變得模糊。

意識模糊快要消散之際,一雙手輕輕將他眼睛閉上,他下意識想要睜開,但無力之感席捲全身。

溫亭很快陷入昏迷。

在昏迷之時,他聽到了一聲歎息,他想看清是誰,但那刻,彷彿不能用科學解釋一般,世界失控了,他感到全身都被分崩離析,一切都似乎冇有道理的消失了。

溫亭做了一個很美麗的夢。

夢中他去到了一個瀑佈下麵,四周清涼,水霧輕輕的瀰漫在他身邊,一個個小小的水滴讓周圍更加涼爽。

隻是他感受下水的涼爽還好,他很快感到不對勁,這個空間隻在瀑布之下,他似乎無法移動。

這個姿勢保持著似乎要永遠,他還坐在石頭之上,一動不動但又無法破境,一切都靜靜悄悄,隻有不斷被擊打的瀑布發出的低低的轟隆聲。

這時遠處的樹林一陣悉悉索索,葉子與葉子之間的沙沙聲似乎預示裡麵有個未知的生物。

突然的,令人難以預料的,一隻小鹿靈巧地鑽出,它動動四處轉動的耳朵,十分可愛,活力充沛,這時它動了動四肢,幾步一躍,啪嗒啪嗒幾聲。

它來到了溫亭身邊,它彎下頭嗅了嗅眼前這個呆頭呆腦的人,溫亭望去,看向它的眼睛。

溫亭呆了一下,感覺背脊發涼。

他感到更像人眼,這雙眼睛。黑色的瞳孔顯得十分純淨。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發現自己居然能動了,他慢慢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四肢有些僵硬,但終究可以運動。

他感到自己可以動離不開這隻小鹿,但他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

鋼琴的聲音有節奏地傳來,他感到有些困惑,遠方一□□吹來,他感到身後的瀑布一點點消失。

畫麵像是失焦了一樣,漸漸變得模糊,眼前的小鹿也離他而去,一縱身跳進了叢林。

隻是下一刻,幾聲痛苦的嗚鳴顯得十分突兀。

剛纔還靈巧活潑的小鹿被一個生物吃掉,長的像一堆被堆砌而成的獅子,老虎,蛇,總之奇形怪狀。

鷹一般敏銳的雙眼緊盯著自己。

溫亭感到恐懼,全身似乎都有點顫抖。

這個生物似乎也不會放過自己,溫亭轉身想跑,也就是這時,他看到身後不知何時顯現的建築物。

一棟木屋,或許適合。

當這隻怪物向他跑來的時候,他聽到那陣鋼琴聲又響起,多麼熟悉多麼動人,一個個音節似乎在無聲訴說著什麼,觸碰著音符的世界似乎開始變化。

在他觸碰到門把手之時,那隻醜惡的怪物追上了他,一口咬到了他的衣服,衣物撕爛,在他焦急的開門之時,門把手似乎卡住了,他使勁錘門。

“求求你開門,求求……”溫亭無力的大聲喊到,這使得身後的怪物更加興奮。

巨大的怪物開始撕咬,他感到疼痛難忍。

這時剛纔的小鹿不知何時出現,當小鹿出現之後,那頭怪物像是找到了美物一般,它緩緩轉身,這時門被打開。

背靠著門的溫亭應門倒地,摔進了屋子

屋外是鹿與怪物,不用細想便能知道結局,在鹿消失殆儘之際,他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

“保護好自己,溫亭。”聲音感到在忍受巨大的痛苦但卻極其的溫柔。像是怕嚇到溫亭一樣的隱忍。

溫亭聽著男聲

感到熟悉又陌生,想到剛纔經曆的恐怖的一切,他心裡滿是害怕,生理性的眼淚不知不覺地留下。

腦子裡一閃而過的記憶,他看到一個陌生的少年,滿臉笑意手捧一個蛋糕,奶油被畫到他的臉上,他彎彎的月牙一樣的眼睛十分明亮,嘴一張一合。

一首動聽的生日歌被唱出來,四周都是迴音。

神奇的是這木屋像是受到了感應一般,不知從哪裡響起了一麴生日歌。

“祝你生日快樂……”

腦海裡那男孩突然停聲,表情突然驟變,冇有感情的眼睛死死盯著自己。

溫亭嚇了一跳,感到自己像是從水裡撈出的魚一樣,密密麻麻的冷汗席捲全身,心臟有點發麻,一時不知道如何評價眼前的境地。

他站起身,發現這是一個堆放雜物的木屋,陰暗潮濕,桌上赫然放著一張紙,上麵寫著:

“找到武器,保護好自己,走出森林。”

溫亭看到後整理了一下思緒,他用力捏了捏自己臉。

“啊,疼。”

頓覺並不是幻想,他開始思考下一步。

但是白紙之下,他翻了一麵,上麵驟然寫著一句話:

“我恨你”

他感到難以言說的驚奇,現在他在想這張白紙的真實性,想到門外的怪物,恍惚之間他想起那天。

自從從病床上甦醒,他總感到腦子很重,身體很輕,一切都似乎不真實,他感到自己像是裝了水的氣球,飛不上天空,一切有著不真實,身旁迷霧朦朧。

溫亭去到了周岩的家,應母親的要求拿著探望的禮物,而溫亭自己也想要安慰這個老人,像是悲傷的母親一樣的老人。

當他敲門後,一個老人拘謹地看著他,屋裡很亂,溫亭心中感到悲傷和同情這位幾乎一無所有的老人。

他想要幫助他,他將禮物給老人。

老人不要,而是呆呆地看看他,“我的兒子要是活著應該也像你那麼大。”

“你要將我兒子的那份也好好活下去。”

老人有些生疏的話語在溫亭心中不能散去,溫亭思索其中的含義,但久久不能得出答案,雨點水一滴一滴從屋頂掉落到杯中。

也像是一把鐵錘敲打著溫亭並不牢固的記憶之牆,一切無言一切難以改變。

等他從老人家裡出來已是黑夜,路上轉折他又來到了十字路口。

溫亭不知何時已經醒來,身上蓋著不知哪裡的被子,被子單薄,但正好可以讓睡覺的人睡的更加香甜。

這是沉睡的一覺,溫亭做完這愧疚的一夢,其實他根本冇去看望老人,但為何如此真實。

那天從醫院醒來,母親塞給了他錢,告訴了他地址,讓他去看望老人,但不知為何,到了樓下,他就是上不去樓,他當時思緒很亂。

回憶一點點顯現,他回憶起了老人的模樣,黑髮似乎已經消失,隻有依稀幾根。

老人找到了溫亭在一個週六,老人讓溫亭和男人分手,他不能接受兒子和他的愛情,他勸溫亭珍惜前程,大家都是普通人,不要給自己人生增加障礙。

溫亭記不得自己的回答隻知道回去自己沉默了很久,母親送回房間的飯菜自己也冇有吃。

後來怎樣了,自己並未得知,或許是記憶被自己上了鎖,不願意讓自己悲傷。

溫亭從床上起身,他感到自己有些餓,肚子不爭氣的餓著,他拿起了不知何時放到白紙上的斧頭。

溫亭心裡有了答案,他要試試看,自己之前的膽怯讓他後悔,無論發生什麼他那天應該去老人家的。

但今天他似乎充滿了力量,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他講木門打開,深吸一口氣,屋外,他看到一個老人蹲坐在爐火前,烤著鹿腿。

香氣撲鼻,挑動著溫亭的味蕾,“你也要吃嗎,餓了吧?”

這聲音怎麼會和回憶如此熟悉,溫亭聽到老人聲音隻覺一驚,待老人轉過頭。

溫亭長久地愣住了,像一座不會動的矗立著的雕塑,他凝視著老人,這居然是周岩的爸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