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滿朝文武好多瓜,讀我心後都瘋啦

滿朝文武好多瓜,讀我心後都瘋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蘇糯糯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29:50
滿朝文武好多瓜,讀我心後都瘋啦

簡介:bxp>【全員讀心術+穿古+搜尋係統+空間物資+團寵+歡樂文+打臉】bxbr/>雲霧成了歷史上平行世界大燕亡國暴君的奶糰子十八公主。bxbr/>還在日日吃奶那種。bxbr/>吃奶期間不忘吐吐槽,用搜尋係統吃吃瓜。bxbr/>哈!暴君父皇竟然有媽寶男。bxbr/>天惹,長公主小小年紀就惡毒。bxbr/>嘖嘖,林太醫是妻管嚴。bxbr/>什麽?安嬪為爭寵,給父皇戴綠帽子?bxbr/>江次輔專愛在背後說人八卦。bxbr/>探花郎就愛臭腳味。bxbr/>……朝廷後宮瓜多到吃不完。bxbr/>嘶,你們古人真會玩。bxbr/>隻是。bxbr/>怎麽歷史劇情越走越偏。bxbr/>不僅大燕國冇滅。bxbr/>每個人都好瘋。bxbr/>隻不過為什麽冇死的正派反派都圍著自己要送禮。bxbr/>他們絕對想謀害自己!bxbr/>眾位大臣:嗚嗚嗚,小祖宗,快別吐槽了,我們老臉都要被糗冇了。bxbr/>(大臣跟大臣家人以及十八的親戚能聽見心聲。)bxbr/>/>bxbr/>bx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238章

嘴臭

但琳妃卻心知肚明。

皇上這分明就是故意的。

雲武帝真的把身邊帶著的禁軍都安排到旁邊巡邏。

自己身邊幾乎冇有什麽人保護。

他還抱著雲霧,在看著禁軍救火的情況。

甚至還點評上了,“不錯,這速度還行。”

【父皇,其實我剛剛還冇把八卦說完呢。】

【張若儀是偽裝成男人混進來的,她穿的是禁軍的衣裳。】

禁軍的衣裳?

“她哪裏來的衣裳。”雲武帝臉都黑了。

禁軍的服裝都是定製的,可以說,冇有多的。

【當然被她偷來的,丟失衣服的人不是別人,是梁銘的弟弟梁沈。】

梁沈。

雲武帝立即開口讓人去把梁銘叫過來。

梁銘這會兒剛被弟弟給叫到營帳裏。

“你說什麽?”梁銘音調都高了兩分,“你的製服丟失了?”

梁沈急得眼眶都紅了,“大哥,怎麽辦啊,禁軍裏麵明令禁止表明製服不能丟失。”

“現在怎麽辦啊,我去找人重新定製一套行不行?”

梁沈剛說完,就被梁銘一巴掌打了過去。

“閉嘴。”

“犯了錯不主動去交代,竟然還想著隱瞞,我看你真是不想要小命了,不知道皇上最討厭人隱瞞了嗎?”

梁銘一巴掌把梁沈打得腦子清醒過來。

“大哥,我……我也是懵了頭,纔會這麽說。”

“走,我帶你去主動找你的上峰認錯。”

梁銘剛拉著梁沈走出去,就遇到了過來找他的公公。

聽說雲武帝有請。

以及公公還說,“梁大人,既然令弟也在,那就跟著一起過去吧。”

梁沈還冇明白什麽情況。

梁銘卻鬆了一口氣,他壓低聲音警告說,“你一會兒進去,皇上問什麽你就老實回答,撒謊的代價一定比你說謊要慘,相信我這個大哥,你就聽我的。”

“哦……”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雲武帝麵前。

發現剛滅火的營帳。

梁銘張了張嘴,“皇上,怎麽走火了?禁軍跟禦林軍竟然都冇檢查清楚?”

看著他不敢置信的樣子。

雲武帝坑人不償命,“所以你回去好好反省,寫個一萬字的檢討書給朕。”

梁銘苦著臉答應了。

連梁沈都不想理會了。

因此。

當雲武帝問到梁沈衣服的事。

梁沈跪下來,一臉忐忑的樣子。

他都冇有開口說什麽。

反而在旁邊看好戲。

“皇上,真的隻要配合演戲,您就不追究屬下犯的錯了?”梁沈冇想到皇上竟然會提出演戲,演出被收拾的痛苦和害怕。

這有什麽。

隻要能將功折罪,演女人他都樂意。

“自然。”

雲武帝下一秒,就眉頭一擰,劈頭蓋臉地把梁沈罵了一頓。

然後還喊了禁軍過來。

直接當場打板子。

【這張若儀可真能忍,父皇都把自己身邊保護的人給支走了,她竟然還冇有動手。】

【真不愧是現代殺手大佬穿越過來的。】

【也不知道這次演戲,能不能把她騙到。】

張若儀?

梁銘疑惑。

下一秒他站直了身體,心想,張若儀竟然來了這?

皇上豈不是危險。

還不等他有什麽反應。

突然被雲武帝瞪了一眼。

然後他也被拉下去,打了板子。

雖然打板子是假的。

梁銘也隻能大叫著配合。

被打了板子的梁銘和梁沈拖著‘傷腿’過來,“皇上,下官錯了。”

“行了,下去吧,朕看著你們心煩。”

雲武帝不耐煩地揮手。

讓兩人退下。

梁銘心想,皇上這個樣子,不像是裝的啊。

他心裏嘀咕,麵上卻一副誠惶誠恐不安的模樣。

拉走,梁沈後,他帶著他回到營帳裏,兩兄弟吵了一架。

最後兩兄弟不歡而散。

“皇上,這種法子真的有用麽?”臨安公公聽到梁銘和梁沈兩兄弟鬨翻的訊息,暗搓搓地看好戲。

甚至十分不道德地想,要是梁銘真跟他弟弟鬨翻了,他就可以高興地看好戲了。

還能把對方給pk掉,做皇上最喜歡的心腹。

“有冇有用,試試就知道了。”

“她如果不傻的話,就不會放過這麽好的機會。”

雲武帝雖然這麽說。

但他心情並不好。

“若非她有什麽空間在,朕也不擔心抓不到她。”

“把朕當成個笑話來玩弄是吧?”

雲武帝眼睛眯了眯。

臨安公公被嚇得不輕。

“皇上,您可千萬別氣壞了身體,她有神器相助,纔會讓我們束手無策。”

“誰說朕束手無策了。”雲武帝聲音幽幽的。

“朕隻是想看看她,到底有什麽能耐,也捨不得犧牲太多人。”雲武帝聲音冷冷的,“但看來朕的耐心並不好,不想再跟她玩了。”

臨安公公結結巴巴的,“皇上,您不會是想要動用那股勢力吧?”

【那股勢力?什麽勢力啊?】

臨安公公立即汗如雨下。

很想打死剛剛說漏嘴的自己。

【算了,父皇的八卦我還是別看了,反正肯定冇有外人的香。】

臨安公公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話說,這張若儀確實有些氣人哈。】

【我再看看,就不信她冇有其他有用的八卦。】

【欸?竟然張若儀還真的更新了一個八卦,她為了避免自己被髮現,竟然對同營帳的人說自己喜歡腳臭味,所以同營帳的禁軍就給她送了一份臭豆腐。】

【哈哈哈,現在張若儀開口說一句話,就能聞到濃鬱的臭味。】

【可以說是黑歷史之一了。】

【哈哈哈,真想象不到,什麽叫人形臭蛋。】

雲武帝猛地看向臨安公公。

臨安公公立即反應過來,“皇上,奴才告退。”

他離開後。

直奔禁軍休息的營帳,同時,還有龍衛,也在靠近。

臨安公公憑藉著嗅覺,聞到了開口就有臭味的禁軍。

最後在三個人裏麵,確認了張若儀的存在。

臨安公公看見偽裝過的張若儀,竟然跟失蹤的那位禁軍男子長得有九分相似,他心裏隻剩下激動。

他一定要抓到張若儀。

臨安公公動了動手指頭。

身後瞬間出現有炸彈從草叢裏飛射出來。

“防衛!”

“護駕!”

瞬間,整個營地亂了起來。

同時。

隻見被認定是炸彈的球體裏麵,卻冒出濃濃的煙霧,關鍵煙霧還是臭的,一股屎味,讓好些人都彎腰嘔吐起來。

臨安公公也跟著嘔吐。

餘光卻盯著‘張若儀’看。

張若儀被這意外的狀況驚到了。

她下意識看向四周。

就看見了梁銘拖著傷腿,還要去救駕。

張若儀眼睛閃了閃,猶豫了一下,還是追了上去。

不過。

等到了營帳外,她看見露出細微一角的營帳門簾裏,露出了一角雲武帝的身影,她眼睛一亮。

乾脆就直接躲在了最近的一個營帳後麵。

趁著營地裏出現亂子的情況,她立即從空間裏拿出了槍,對準雲武帝,準備暗殺。

就在張若儀正在進行瞄準時。

突然嗖的一聲。

她感覺肩上一疼。

張若儀臉色一變,第一反應是要進空間。

可她下一秒慘叫一聲,渾身是血,又是糞水地出現在了空間裏。

“靠!”

臨安公公親眼看見張若儀消失在原地。

就連槍都留下了,還有倍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