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龍族:提前重生,我成為了活化石

龍族:提前重生,我成為了活化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風外酒旗兒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42:32
龍族:提前重生,我成為了活化石

簡介:“毫無疑問,他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混血種。當他的身影出現在戰場上,龍類將匍匐在他的腳下顫抖。”——大鍊金術師,尼古拉斯·弗拉梅爾“我曾以為貝奧武夫們是最適合’嗜龍血者‘這個稱號的家族,但遇到他以後,我改變了主意。”——秘黨長老,夏洛子爵“對於我來說,老爹是最棒的。”——卡塞爾學院校長,希爾伯特·讓·昂熱“你冇有聽說過’上帝之手‘、‘嗜血鐵腕’、’寂靜君主‘、’毀滅天災’的名號嗎?那你可真是有點孤陋寡聞了!”——某不知名敗狗學長…………殺手之王在19世紀的英國街頭醒來。他已厭倦了無休止的工作,打算隱藏在鄉間教堂做個佈道的牧師,再收養一個孩子,就這樣安穩度過普通的一生。但隨後,有點不妙的是,他發現自己收養的這個孩子……叫做昂熱。混血種與龍類的世代之仇逐漸浮出水麵,死侍、純血龍族、四大君主、龍族長老會接連出現,他們高舉起浸潤著鮮血的戰旗,試圖重返故土。於是,他隻能選擇重操舊業。“隻要把他們都乾掉,這就會變清淨的吧?”蘇廷如是說道。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1896年,英吉利,北約克郡,彭座堂季節已至深秋,白色的霜覆在已有些枯黃的草坪上。太陽隱在有些厚重的烏雲後,鮮有陽光灑落,幾輛零星的馬車在兩側房屋投下的陰影慢慢地走著。拉車的馬兒鼻中噴出的白氣打了個長長的旋消失在有些濕冷的空氣中,稍稍衝散了落在街上新鮮馬糞的濃烈氣味。幾分鍾後,它們不約而同地在一座哥特式巨大尖頂教堂前停下了,敞開的拱形門扇內隱隱傳出沉穩而莊重的佈道聲。“這杯是用主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主……”“你們每逢吃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來……”出人意料的,在這座英國城市教堂中佈道的居然是個東方男人。男人四肢修長,身高出眾,黑色教士服下壯碩的身軀將衣服頂起,站在接受佈道的信眾當中好似誤入小人國的巨人。他鼻梁高挺,烏黑的頭髮整齊梳至腦後,眼角、側臉有幾道很深的皺紋,但卻並不顯老態,反而望去平添一絲歲月的美感。唯一有些遺憾的就是男人似乎眼睛出了問題,即使在為信眾分發聖餐時也是一直緊閉著。披了黑色披肩的主教站在印了繁複花紋的穹頂下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直到所有信眾都離開大廳。“蘇,即使是看過不知多少次,我還是有些不相信一個東方人能夠完整地主持禮拜。”卡勒姆主教走下佈道台。他的年齡與佈道的東方男人相仿,身材既不高大也算不上矮小,歲月讓他的肚子變得更加充實了些稍微頂起了袍服,祖母綠似的眼瞳深邃而又神秘,閃爍著溫和的光。蘇廷冇說什,隻是靜靜地向他行了一禮,壯碩的身軀好似一棵把自己從土拔出來的大樹。他的注意力短暫地聚集在浮現於腦海中的那片麵板提示:“你的職業技能【佈道】經驗 2。”姓名:蘇廷年齡:41歲職業:職業殺手、武道家、神職人員、鍊金術師職業技能:冥想(特殊技能,無法提升等級)、閱讀神學典籍lv2(84/100)、佈道lv2(92/100)、基礎格鬥術lv3(13/500)、散打lv3(54/500)、鍊金術lv4(238/1000)、易容術lv3(76/500)、槍械精通lv2(89/100)血統等級:E(稀薄的龍血,甚至連言靈都無法擁有)血統點數:0職業點數:1蘇廷來到這個世界已經足足有十幾年,而這個類似於職業麵板的東西,是伴隨著他一起到來的。在前世,蘇廷曾是活躍在歐美、中東等地的頂尖殺手,隻要接下懸賞就算是中東的軍閥頭子他也乾掉過。那群難以望其項背的同行給他在地下世界起了個名字叫“上帝之手”,意思是他是代替上帝來收人的,點到誰誰就要跟他走,誰來說情也不管用。可他們不知道這位從冇暴露過身份的殺手之王其實是個亞洲人。不過現在這也無關緊要了。因為蘇廷在最後一次接取懸賞的時候……突兀地出現在了這——上上個世紀的英國街頭。而且他眼睛還不好使了,隻能微弱地看到一點模糊影像。不過這點困難還難不倒蘇廷——在外麵那些地方接活不說別的,你總得會跟老闆交流吧?要是用翻譯的話恐怕死都不知道怎死的。所以他很快就適應了目盲的情況,憑藉著流利的英語、在這個時代英國不多見的東方麵孔,混進了……當地的教堂做傳道員。蘇廷做殺手的時候為了潛入和刺探情報學了不少各行各業的玩意,在一座新教的教堂佈道自然不在話下。而且他還有餘力收養了一個還算機靈的孩子做養子——在那之前,那個叫希爾伯特·讓·昂熱的孩子正在跟著他的前養父母在大街上乾一些行竊騙錢的勾當。那時候,蘇廷就知道了自己穿越進來的這個世界……應該是自己前世在閒暇之餘看過的一本小說——《龍族》的世界。不過現在還遠遠早於劇情展開的時間線,這也就意味著,在那些堪稱恐怖的龍類怪物甦醒之前,自己有著充足的發育時間。“昂熱那孩子呢?”卡勒姆主教轉身向側邊的旋轉樓梯走去,腳步輕快,“他九月來信說在倫敦的學業完成,即將進入劍橋大學進修,在入學之後要再抽空回來一趟的。”在給昂熱解決基礎的溫飽問題讓他不用再整天在街上閒逛之後,他以非常快的速度自學了拉丁文和希臘文,讓卡勒姆主教也十分喜歡。所以在蘇廷之外,主教也給了昂熱一個去倫敦繼續學業的機會,而今,昂熱也已經進入劍橋繼續讀大學。“按照你們大清的古話,我這算不算是雪中送炭?”這是談到昂熱時,卡勒姆主教最喜歡跟蘇廷重複的一句話。“按日程,應當是今天到。”蘇廷拿起擱在旁邊長椅上的精鐵柺杖,“篤篤篤”的敲擊聲在有些空曠的教堂內迴響著。“可能是在路上耽擱了吧……不,他回來了,還帶了一個朋友。”蘇廷嘴角浮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主教,看來你那罐剛從大清運來的正山小種又要多兩個人品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