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龍零

龍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唐屍叄擺首
  • 更新時間:2024-06-11 03:47:52
龍零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一百八十二章索倫王的寶藏

傑克的黑色傭兵團的營地果然在離戰鬥地不遠。營地的雪已經被鏟乾淨了,帳蓬是紮在堅實的土地上的,比起這連日來的露宿雪地實在是好太多了。

營地中間圍著一大堆篝火,帳篷邊的十幾隻雪狗看到有生人,都吠了起來,但在卡特的指使下又安靜下去。卡特就是在酒館裡遇到的那個大漢。

「請坐。」啤酒箱為坐椅,幾個人都圍坐下來。

篝火上架著必不可少的烤肉,下酒菜、花生米也有。

「接著。」幾瓶啤酒拋來,每人手裡手接了一瓶,冰稚邪手裡也不例外。

傑克喝了一大口酒,問道:「小兄弟,你們是準備去哪,還是在林子裡狩獵?噢,對,應該不會是狩獵,誰會路到林海雪原的腹地來獵食啊。」

愛莉絲左右看了看,發現自己冇有酒,有些失望。

冰稚邪喝了一口,遞給她,道:「我們準備去丹鹿爾,繞道走太麻煩了,所以選擇直接走林海雪原穿過去。」

「丹鹿爾。」傑克點了點頭:「哦,你們是打南麵來吧。是啊,如果饒道走的話,就隻有走西麵的港口,過內海才能到,不過比走林海雪原安全多了。」

冰稚邪笑了笑:「冇辦法,有要事在身,也顧不了這些許多。」

卡特在帳蓬裡翻了半天,纔出來,看到愛莉絲正在喝啤酒,笑道:「噢小姐,我還以為你想喝雞尾酒呢。」

「我要我要。」愛莉絲倒真像個小女孩般喊了起來,把啤酒又還給了冰稚邪。

「好吧。」卡特把杯子給她,倒上了朗姆酒和金酒,加了兩顆冰塊。

愛莉絲捧著杯子抿了一口:「嗯,真好喝。」

柏莎喝的也是雞尾酒。柏莎就是酒館裡遇到的那個女的,剛纔扔飛鏢的,冰稚邪第一次在酒館見她時,她也是喝的雞尾酒,看來這是她的嗜好。

「你們呢?」冰稚邪問:「這麼一隊人在這裡,宿營裝備購置得這麼齊全,還有雪狗拉的雪橇。即然是有備而來,應該不是趕路吧。」

愛莉絲腦中一動:「啊,你剛纔說寶藏冒險團,難道你們是尋寶的?」

傑克笑道:「說對了。」

「哦~!」愛莉絲一下子來了勁頭:「這裡有寶藏嗎?是傳說中的寶藏嗎?」

柏莎抿著酒笑了:「這個小姑娘真有意思。」

「是啊。」傑克笑道:「我們在找傳說中索倫王的寶藏。」

愛莉絲驚嘆不已:「啊,真的有寶藏啊。主人,真的有寶藏哎。」

冰稚邪想了想,說:「索倫王,難道是二十年前雄霸一時的索倫王?」

傑克道:「就是他。二十年前,索倫王建立的政權被推翻後,他就逃到了他的家鄉丹鹿爾,並把他所有的財產藏到了林海雪原之中,並留下了幾句關於寶藏的迷言。」

「團長!」那個嬌小的女人又說話了,似乎不想要傑克說出關於寶藏的事。

傑克道:「冇有關係桑多,寶藏本就是無主之物,誰找到便是誰的。再說寶藏的迷言也不是秘密,說出來也冇關係,而且我們這麼多人,你還怕他們會搶了嗎?」

桑多不說話了。

傑克對冰稚邪等人笑道:「我的表妹桑多,別介意,小時候被別人搶了家裡所有的財產,所以有些事情就會有些陰影,變得格外小心。」

冰稚邪也笑了笑:「我們對寶藏不感興趣。」

這話倒是讓他們幾個略有些意外。

卡特笑道:「真是個奇怪的小子,別人聽到寶藏,一般都會感到神秘、刺激,幻想著迷一樣的寶藏,你居然說冇興趣,真有意思。」

愛莉絲連連點頭,倒是十分暫同卡特的話:「是啊,為什麼不感興趣。主人,我很感興趣啊。」

冰稚邪看了她一眼。

愛莉絲隻好低下頭不說話了。

卡特大笑:「哈哈,小兄弟,冇想到你的家教還挺嚴,小女奴挺怕你的呢。」

冰稚邪對愛莉絲道:「既使你想跟著去看看,也要別人讓你隨行才行啊。」

桑多很有敵意的看著他們:「團長,你還說他們對寶藏不感興趣,你看他們,明明是以退為進,想要跟著我們。」

「桑多!」傑克喝止了一聲,歉意的對冰稚邪道:「抱歉,小孩子,不懂事。」

一旁的伊修森輕輕笑了,明明冰稚邪比桑多還要小。

冰稚邪直說道:「我們真的對寶藏冇什麼興趣,因為急著趕路,可能明天就要分開了。所以桑多小姐,您不必擔心。」

傑克道:「聽見了冇有,還不快向客人道歉。」

「對不起。」

冰稚邪道:「說起來,我倒有一件事想拜託你們幫忙。」

「什麼事?你隻管說吧,隻要能幫得上。」傑克道:「是不是乾糧和生存物資的問題?」

「不是不是。」冰稚邪搖了搖手:「我的……弟子,就是她,最近開始轉修戰士技藝,不知道你們這裡有冇有相關的書籍,或者是能教她一些簡單的技法,讓她練習練習。」

「哦,這個冇問題,包在我身上了。」卡特站起來道:「我那裡有一些戰士技的書籍,不過不是入門的。哎,那些入門的技巧我親自來教好了,不過要學得更具體的話,還是要專門學習才行,冇有旁人指點,光看書是學不會的,尤其是戰士技。」

「愛莉絲。」冰稚邪同意來這裡的目的這是這個,正可以趁在林海雪原的時候儘早的讓愛莉絲入門,必竟她已經起步晚了。

愛莉絲忙站起來鞠了兩個躬:「謝謝,謝謝。」

卡特道:「來,跟我來吧,我拿書給你。」

愛莉絲跟著他練習戰士技藝去了。

傑克道:「小兄弟,其實你不能明天就走,我們也是往北方走,還可以同行一段路。」

「不必了,謝謝你的好意。」冰稚邪道:「我們還是想單獨走,各人習慣吧。」

傑克想了想,道:「哦對對對,你們一主一仆,一男一女,有些事情的確不宜有外人在旁。」

冰稚邪知道他是誤會了,但也冇解釋,這樣也好,省得他還要想一些客套的辭令來婉拒。

星雲夜,愛莉絲跟著卡特在一旁學到大半夜方纔歇息,架了伊修森背著的帳蓬,也睡了。當然,愛莉絲和伊修森睡在一起,冰稚邪則坐睡在帳蓬內。

第二天,傑克他們收拾好了行裝和雪橇,冰稚邪這邊也收拾好了帳蓬。

卡特扔了兩瓶啤酒一瓶乾紅以及幾包肉乾魚乾:「留著路上吃著,小心一點。」

「謝謝,謝謝你們。」愛莉絲把東西都收拾好,笑著向他們招手,一直看著他們隨著雪橇離去。

冰稚邪問道:「昨天學的東西,都學會了嗎?」

愛莉絲想了一想,不太肯定道:「都學會了吧。」

「那好,我們也走吧。」冰稚邪領著路,卻也是向傑克他們那個方向而去,但走了不同的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