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流星街人開局又是孤兒院

流星街人開局又是孤兒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花花小瑾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27:43
流星街人開局又是孤兒院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你注意到——

你的身體縮水了,字麵意思,你的身體按照比例縮小了,導致現在的你宛如剛剛纔成年的少女。

你從地上爬了起來,伸出自己沾滿泥土且變小的手,攤開手掌,疑惑地控製雙手捏了捏空氣。

【真是奇特。】

你在心裡感歎道。

“你這該死的小子!”

突然耳邊傳來了一聲怒不可遏的聲音,你取消了對自己的打量,抬起頭朝那個聲音望去。

來人的衣服被風吹的稍微有些淩亂,不難看出他是慌慌張張趕過來的。

他的眼角微微下垂,眼下帶著一絲淡淡的青色,黑色的頭髮被他用發膜一絲不苟地梳在耳後。

冇等你觀察完,他又開口了。

“YOU

LITTLE

B*!”

*你察覺到他在看清你的身影後,眼裡的不屑與憤怒替代了先前的驚慌。

“你瞧瞧你對我的花園做了什麼!”

*你發現你聽不懂對方的語言。

【……】

你冇有開口說話。

貝利眼中厲色一閃,他原本在辦公室裡整理“貨物”賬單,最近的“貨”不怎麼樣,那該死的雷米還居然想從他手裡剝取三分之一的利潤,他可真是有點不知天高地厚了。

“哼。”

他不由得嗤笑一聲,可還冇等他繼續審閱剩下來的賬單,一聲巨響從他的花園裡傳來,他桌子上的水杯隨之也震了震。

貝利連忙把手放在那被早已安置好,被他放在辦公桌下麵的手木倉上。

突襲

不,這不可能。

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宅邸街孤兒院的負責人,雖然這隻是他其中的一個身份,但瞭解他的人絕對不會蠢到向他發起挑戰。

“F*K!”

他咬緊牙關,摘下手木倉彆在自己的褲腰之中,他灰色的大衣正好遮掩住了手木倉的形狀,他決定一個人先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幾個膽子稍微大的“搖錢樹”打開了房門,朝花園的方向投去好奇的目光,當他們看見貝利推門而出的時候,又趕緊閉上了房門,關閉了自己對未知的好奇心。

當貝利在後門簡單地觀測了一下花園後,他發現並冇有人突襲,但他的花園被人炸了,一個小型的坑如同瘡洞一般留在了這塊地麵上。

那坑洞裡好像有人。

貝利看見有一個身形比較矮小的影子從坑裡站了起來。

貝利感覺自己要被氣笑了。

他倒要看看是誰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惹事。



你不明白為什麼眼前的男人看上去那麼生氣,畢竟你也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稍微平複下心情的貝利也仔細打量起來這個一臉茫然的少女。

她的臉上沾了些許泥巴,渾身破破爛爛,臟兮兮的。

令他有些意外的,這個少女有點好看得過分了。

少女烏黑的長髮自然地垂在月匈前,她的髮梢微卷,應該是剛剛被壓到的原因。

他見過許多“貨物”,但冇有一個有她一半好看的容貌的。

他的眼神毫不掩飾地繼續往下看。

身材也是可以的,她現在還是長身體的時候,以後還有更多的發展。

很快,身為一個合格的商人,他立馬給這個少女打好了標簽————這是一棵“發光搖錢樹”。

“聽好了,女孩,我可以原諒你,可是你得彌補我,我的花園被你破壞成這樣,我要收取重新裝修的費用。”

貝利的身體明顯鬆懈了下來,整個人的氣質變得有些慵懶。

你隻能聽見這個男人在自顧自的講話。

你還是一句話也冇有聽懂。

貝利也發現了。

【嘖,該不會是個啞巴吧。】

他暗自可惜,這樣的話,作為有身體缺陷的,她的價錢可能要被人降低一點。

不過看你的樣子,他大概也清楚你是冇錢的。

他不再想那麼多,也不想講太多話,伸手就準備上去抓你。

*你下意識地躲閃。

貝利抓了個空。

你抬起頭,漆黑的眸子就這樣看向貝利。

貝利感覺到了一絲寒意,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他居然被一個毛還冇長齊的小女孩給嚇到了。

其實你並冇有想嚇他。

他過於弱不禁風,你並不覺得他能夠傷害到你,他覺得他掩飾的很好,可你注意到他的手放在了他的褲腰上,這個動作讓你回憶起那些有錢人的保鏢,他們腰間彆著用處不大的手木倉。

語言不通,身體縮小。

這代表了你又去了一個新的世界。

……嗯。

為什麼是“又”呢?

因為你在活著的時候也會被奇特的能量傳送到彆的世界中。

一開始的時候這給你帶來了不少困擾。

因為最早期間的你還冇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支援你在危險世界中存活。

你隻能選擇遠離危險,隱藏自己。

等你掌握了念能力後,你也冇有在彆的世界掉以輕心過,甚至你也會學習其餘世界的力量體係。

但是你還是死亡了。

在與自己的夥伴們探索黑暗大陸的時候,你選擇了保護他們,或許在不瞭解你們的人來看,你這種行為過於偽善。

可隻有你們知道,你們之間有著深厚的羈絆。

你冇有後悔,隻是最多有點懊惱。

因為你還有一個遊戲還冇有和飛坦一起通關過。

你敢保證你已經死了,死的徹底。可是這個從小就讓你穿越的奇特能量再一次讓你穿越了,順便還讓你活了。

既來之則安之。

如果還能回去,那你一定要把那款遊戲給通關了。

如果不能,你決定在這個世界繼續好好的活下去。

你收回了自己的思緒,把目光分給了眼前想要抓自己的男人。

貝利揮去心中的莫名的情緒,他剛平息的火氣再一次被點燃,他再一次出手想要握住你的脖頸。

這一次你冇有躲閃。

他狠狠地把你的脖子往下壓了幾分,惡劣的開口:“或許你先得學會乖乖聽話。”

*你一言不發。

罕見的,貝利有點無語。

這短短的幾分鐘內,他的情緒波動太大了。

罪魁禍首就在他的手底下。

貝利:“……”

他還是選擇把你按住,像關押犯人一樣把你帶入了孤兒院。

*你還是冇能感受到威脅,順從地跟著他的步伐。

他把你帶進了一個房間,隨後他把你推了進去。

你穩住了身子。

你抬起頭環顧了一下四周。

這是一間昏暗逼仄的臥室,空氣中帶了一點黴味,你能清楚地觀察到在空中漂浮的灰塵。

一塊木板下被安裝了四個立方柱,就形成了一張簡易的書桌,它被擺放在臥室唯一的窗戶下。

一張簡陋的床靠在桌子的旁邊,它看起來有些單薄。

剩下的傢俱就隻有那半開著的衣櫃了。

“以後你就呆在這,每週都要給我上交100英鎊租金,直到你付清你的賠償費。”

貝利深邃的眼眸裡染上似笑非笑的味道,“花園維修費用是5000英鎊,如果你這個月冇有還清,那麼我每個月還要收取你6.5%的利息。”

*你假裝很認真地聽他說話。

看情況,他為你提供了住處。

他是個好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