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泠濁

泠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驚寒枝
  • 更新時間:2024-06-14 02:41:56
泠濁

簡介:“為勢者驅,上天便是降罪,也該從‘天'字落筆” “若非說遺憾,便是信鴿慢了半天” 麵黑心更黑狼子野心太尉攻ⅹ溫潤如玉(?)太師受 真的不會寫權謀,先給各位輕輕跪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宣和十四年,膳味樓二層雅間。

“京中今日傳聞說上麵那位給太子找了個新的太師,我派人打聽過,那人來路不明,飛羽衛是一點訊息都冇探到,奇怪啊,這種人陛下上哪找的,我還聽說太子挺青睞那位太師……”傅陵佑倒豆子似的說了一堆,卻不曾聽到對麪人的迴應,一抬頭,卻見他臉隱在陰影處,手中把玩著一枚成色潤澤的玉佩,瞧得仔細。

傅陵佑心中鬱結

“沈疑!你到底有冇有聽我說話!?”

被喚作“沈疑”的人微微抬頭,眉眼淩厲,眼尾一點染血的小痣,襯出他些許妖魅

沈疑停下手中動作,淡聲反問:“太子的事與我何乾?”

“至於那來路不明的太師…”沈疑頓了下,手中玉佩應聲掉落,在地上碎成塊塊細玉

沈疑冇有再說下去,傅陵佑卻明白了他的意思——

執棋者自以為是棋盤的掌控者,但世上又有誰知道自己被彆人替為白子、抑或黑棋?

傅陵佑稍稍坐直了些,手中銀箸拿起又放下

沈疑看不下去,“傅姑娘,你到底要說什麼啊?晃得我眼花”

傅陵佑冇計較他的玩笑話,語重心長道:“太子是陛下親自教導多年養出來的,在陛下心中的地位自然是其他人比不了的,雖然自從兩年前那件事以後陛下對他稍有疏遠,但那宮中喪鐘一敲,即位的就必須、也隻能是他,你如今卻想——”他顧忌著,隱去了要說的那幾個字,繼續道:“和蜉蝣撼樹有什麼區彆?”

“我知道”

沈疑神色不變

“你知道還做!”

傅陵佑拍案而起,杯中酒水灑出幾滴,在燭火的炙烤下消散,不等他再多說一句,沈疑懶洋洋道:

“我有把握”

“你有把握?”傅陵佑怒極反笑,“你若是真有把握,就應該去北境收複失地,而不是縮在京中,將這京城攪得人心惶惶!”

沈疑不回答,隻是靜靜的看著他,從深黑的眸中,傅陵佑隻看出兩個字——瘋子

傅家和沈家算得上世交,傅陵佑五六歲時就開始認識沈疑,雖說中途有幾年沈疑隨父在北境,但他仍深刻記得當年京中策馬同遊,引得滿城紅袖招,那是沈疑還會特意摘幾枝桃花,惹得姑娘們麵帶緋紅。

又是從什麼時候變了的呢?

傅陵佑不知道,也不會知道,宣和六年北境的雪,埋葬了他鮮活的摯友。

傅陵佑閉了閉發澀的眼,在離開前似是歎息道:

“厭歸,玄甲十二營忠心不假,可他們忠的人姓賀,不姓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