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林辰趙無極

林辰趙無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九天斬神訣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52:32
林辰趙無極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誰先說誰就能活命?”苗紅和苗青兩人對視一眼,立即後跳拉開了距離。他們這一派不適合近身搏鬥,需要拉開距離等蠱術生效。“泥絲腎麼人?竟然布趴窩的蟲蠱。”兩人詫異之際,手已然悄無聲息的放進了自己的黑衣之中。“你們確定不搶答一下?”張浩頗有興致的打量著兩人,看他們的裝扮和樣子,應該是出自某個少數民族。“少廢話,去死!”師兄苗紅從黑衣之中扔出三隻巨長的黑色蜈蚣。這蜈蚣竟然有人小臂粗,跟蛇一樣長,數不清的觸手和頭上一對大敖看起來觸目驚心。在月光的籠罩下,三隻大蜈蚣的千足快速律動,很快就來到了張浩的麵前,朝張浩撲了過來。如此巨大的蜈蚣再加上劇毒,已經足以吃人了!下一秒,寒光一閃,為首的那隻大蜈蚣被一分為二。張浩手持大砍刀,將刀口對準了另外兩隻蜈蚣。“師兄,此人非同凡響。還是讓我來吧。”苗青從懷裡取出一個小竹筒。打開蓋子,一隻血紅色的蜘蛛從裡麵爬了出來。“蠱王鬼眼蛛!阿公竟然讓你把它帶來了。”苗紅眼裡陰晴不定,難怪剛纔這傢夥能號召百蟲,原來是有蠱王在身邊。“嘶嘶嘶……”隨著蠱王發出聲響,周圍的密林中傳來嘈雜聲。張浩剛剛解決完三隻大蜈蚣,就感覺四周傳來了窸窸窣窣的響動。低頭一看,隻見腳下不知何時多了一大堆蟲子在爬行。不止是腳下,此刻四麵八方全是密密麻麻的小黑點襲來。飛的,爬的,跑的。小至毒蠍蜈蚣,大至五彩斑斕的毒蛇。方圓幾裡內各種各樣的蛇蟲鼠蟻全都聚集了過來!轉眼間就要將張浩包圍。“何為蠱王,能號召附近所以毒物的百蠱之王!”苗青得意的把玩著手中的鬼眼蛛,它的背上有一個像眼睛一樣的花紋,因此被叫做鬼眼蛛。這隻鬼眼蛛可是阿公當初在華夏禁地幽蘭穀尋得。整整花了一百天的時間,將它和上千種毒物放置在一起進行廝殺。最後隻有這一隻鬼眼蛛活了下來。再經過他們蟲蠱族秘法七七四十九天的煉製,才終於成就了這唯一一隻蠱王。有它在,苗青絲毫不把這次仙墓秘境的其他競爭對手放在眼裡。張浩跳上樹木,不斷在樹梢之間來回移動。奈何毒物的數量實在太多了。他們不斷壓縮著張浩的躲避空間,已經爬滿了張浩周圍的樹木。再這樣下去,張浩遲早會被這些蛇蟲鼠蟻包圍吞噬。“有點意思。”然而此時的張浩卻冇有兩人預想中的驚慌失措,反倒是頗有興致的看著苗青手中的蠱王蛛。若是能將這東西馴化好了給小雅,那豈不是又為小雅平添了一大自保之力。想到這裡,張浩決定不再玩了。他縱身一躍,從樹上跳下地麵。而下麵等待他的,是無數的毒蟲等待著張浩落下來。“這小子是嚇傻了嗎?竟然主動跳下來送死!”“估計是知道必死無疑,想著早點解脫了吧。可惜百蟲吞噬,可是最慘的死法。”就在兩人獰笑之際,張浩一掌拍向地麵。“轟!”這一掌拍出,頓時爆出一道五米寬的火焰。將地麵的蛇蟲鼠蟻籠罩起來。這些毒物最怕的就是水火兩物,張浩的火雲掌,簡直將它們剋製的死死的。隻聽見火焰裡傳來嘶嘶聲和劈裡啪啦的爆炸聲。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昆蟲燒焦味。“這是什麼情況?”兩人看著張浩手中憑空出現火焰後直接傻眼了。他隨手一揮,就是一大片蛇蟲鼠蟻被燒成灰燼。隻是轉眼不到的功夫,周圍大麵積的毒蟲就已經被燒的七七八八了。“他的招數剋製我派蠱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兩人見勢不妙,轉身就消失在了密林之中。身後依舊是耀眼的火光。“那傢夥究竟是何方神聖?不怕毒,還會噴火。簡直就像是專門剋製我們而來的。”“我也不知道,如果這傢夥也是這次仙墓秘境的競爭者,那他將是我們最大的麻煩。”兩人不知在密林中穿梭了多久,等到他們來到公路上時,竟然看到了之前的那輛大巴車!“這怎麼可能!我們不是已經跑出去很遠了嗎?”“難道是跑錯方向了?”兩人疑惑片刻後,直接往山下衝去,憑藉著靈活的身法在陡峭的山坡上穿梭著。然而等到兩人撥開眼前的樹葉,映入眼簾的還是那熟悉的公路和大巴車!“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兩人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們似乎中了什麼招。“彆白費力氣了,困在我的八麵**陣裡,冇人我的允許,你們一輩子都走不出去。”身後響起張浩的聲音,兩人回過頭,眼神逐漸轉變為驚恐。打又打不過,殺又殺不死,現在連跑也跑不掉。一股絕望感油然而生,張浩的強大,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你們還有搶答的機會,先說出你們來曆和目的人,我可以饒他一命。”張浩也不管兩人能不能聽懂自己說的話,坐在地上用最後一絲耐心等待著兩人。“師兄……怎麼辦?”兩人後退兩步,思索著對策。“無事,等下我們假意服軟。等他放鬆警惕的時候再一起出手!隻要讓蠱王咬上他一口,就算他是神仙也是死路一條。”“好!”兩人當即脫下了肥大的黑衣,黑衣之下竟是一個俊朗少年和苗條少女。兩人身穿著奇異服飾,皮膚呦嘿。看起來不過十幾歲的模樣。“憋殺我們,我們全都招!”在苗紅不包準的普通話下,張浩得知兩人是來自雲州苗疆的蟲蠱族。這次出現在瓊州邊境,也是為了仙墓而來。“窩們本來想用這一車人的人血來餵養毒蟲的。妹想到冒犯到了高人您。害請您大人不計小人鍋,放我們一馬。”苗紅和苗青當即跪在了地上,祈求張浩放他們一條生路。“苗疆蟲蠱族?”這讓張浩不由的想起之前極仙道的那個黑衣男人。似乎用的招數就是跟這兩人一樣的。張浩站起身,朝兩人走來。苗紅和苗青對視一眼,彼此心照不宣。在張浩來到兩人麵前的時候,苗紅和苗青同時從地上彈了起來!“師妹,動手!”苗紅從懷裡掏出一包蟲粉撒出,短暫迷住了張浩的視線。現在就看身後的苗青動手了!然而下一秒,苗紅的笑容就消失了。隻見一把彎曲的小刀從他的肚子裡冒了出來。苗青從身後抱住了他,將小刀繼續推進他的身體。苗紅猛的將苗青推開,口中冒出瘀血,跪倒在地。“為什麼?”他不解的回頭看向這個自己心愛的小師妹,她竟然在這種時候,在背後捅了自己一刀。“對不起師兄,我想要活下去……”苗青的眼裡閃過一絲愧疚,不過轉瞬即逝。這個世道,隻有心狠手辣的人才能活下去。萬一自己不出賣彆人,或許就是彆人出賣自己了。即使這個彆人是和自己朝夕相處的師兄。“高人,您說會放我們一個人走的,我現在可以走了嗎?”苗青諂媚的跪在地上,輕聲詢問道。“不錯,我的確說過可以放你們其中一人的。”這種情況張浩已經見怪不怪了,他完全冇有覺得這個少女卑鄙。生死當前,誰還會顧及這些?他以前被捅的刀子多了去了。所以張浩基本上從來不會完完全全信任彆人。“謝過高人。”苗青大喜,正要起身離開,卻發現一股無形的力量壓迫著她的雙腿。“不過我說的是誰先坦白放過誰。很顯然,剛纔是你的師兄坦白的一切,跟你沒關係。所以,不好意思了。”張浩微微一笑,無形的威壓直接將苗青壓倒在地。苗青臉色大變,這看不見的力量就好像液壓機一樣不斷的往下壓。修煉蠱術之人體質本來就要弱於其他修煉者,苗青被壓的喘不過氣來,毫無抵抗之力。“高人,求求您放過我。我願意獻上我的一切,包括我的身體!”苗青拚命的求饒,試圖用美色誘惑張浩放過自己。可惜在斬妹達人張浩麵前,美色毫無用處。隻聽見“啪”一聲,苗青就被憑空壓成了一灘肉醬……一旁的苗紅目光呆滯,眼裡有震驚和惋惜。朝夕相處的師妹就這樣死在自己麵前,說不心痛是假的。但此刻苗紅心裡更多的,還是對張浩實力的駭然。張浩順勢撿起地上的竹筒,打開一看,裡麵的蠱王鬼眼蛛正抬起兩條腿,對著張浩發起嘶嘶的威脅聲。蠱蟲都是經過煉製而成,隻對會蟲蠱術的人親近。張浩一拿起竹筒,那鬼眼蛛就突然從裡麵跳了出來,試圖攻擊張浩。可惜張浩眼疾手快,一下就用兩根手指夾住了它。“他……他徒手抓住了蠱王!”趴在地上的苗紅已經麻木了,那可是蠱王啊。渾身都散發著劇毒的蠱王!就算是他們蟲蠱族的人。在不使用蠱術的情況下直接觸碰蠱王,也會立刻毒發身亡。但眼前這個青年卻毫無影響,這真的是人類嗎?事實上,這蠱王的毒的確厲害。張浩捏住它的兩根手指瞬間就變成了死黑色。不過好在他體內的靈氣足夠充裕,瞬間就將毒素逼了出來。所以就算是蠱王也奈何不了他。見手上的小蟲子還在嘶嘶的叫著,張浩冷笑了一聲。“你最好老實一點,否則我會把你當成臭蟲一樣捏死。”蠱王已經算半個成精之物,它能通人性。感受到張浩的殺意,便不敢再掙紮,乖巧的蜷縮在張浩的手中。張浩這才滿意的摸了摸它,將它放回了竹筒裡。“你可以走了。”將蠱王收好後,張浩看都冇看苗紅一眼。隻是允許他離開了。苗紅艱難的站起身,心裡五味雜陳。“怎麼,你想留下來給你的小師妹殉情?”張浩撇了苗紅一眼,後者連忙搖頭。“謝鍋高人的不傻之恩。”苗紅連忙逃離了這是非之地,同時也徹底打消了參與這次仙墓秘境的想法。笑話,連蠱王都冇了。如果這次來仙墓的人都是這種實力。那他去了跟送死有什麼區彆。瓊州太可怕了,苗紅隻想回雲州找阿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