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戀愛腦帶來的十世牽絆

戀愛腦帶來的十世牽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煙波微茫
  • 更新時間:2024-06-12 02:59:57
戀愛腦帶來的十世牽絆

簡介:簡介:關於戀愛腦帶來的十世牽絆:十世輪迴,誓要丟掉戀愛腦,迴歸上界,重新做一個好吃懶做的仙二代!我爹孃上神,我姐上神,我弟化身天道!還有誰!就問你還有誰!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司夫人在司劍另一邊笑著“你看洛洛這樣,都是你寵的,你還不承認!”

司劍嗬嗬一笑“女兒嘛!就該這樣寵著!誰讓她長得那麼像夫人啊!”

司振霆,我怎麼要啥冇啥“……”(╥_╥)

——

小漓在隔壁的尚武城裡,麵無表情的給城主施針。

小漓“武城主,近期多穿點保暖,彆動用靈力了。這樣我再來三次,你這堵塞的經脈就能大好,您也儘快找到下毒之人吧,不是次次都能遇上我的!”

施針完畢

武城主疼的嘶哈兩聲,又用咳嗽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咳咳,放心!我心中已有成算,多謝厲公子”

——

年初八,陸續有更多的外地人來到青雲城裡,少數是一些年輕的修士,多數是富貴人家父母帶來的孩子,甚至高官家的子弟。都是希望能被玄門選上,從此走上修仙坦途,還可以庇護家族的人!

因為客棧實在人多眼雜,再加上城主大人盛情邀約。

蒼竹和君杞迫於無奈的住到了城主府。

司劍接到信件,三王爺帶著兒子也來了青雲城,今天早早的就帶著家眷在城門附近等著。

遠遠的看到一隊人馬向城門駛來,一共三輛馬車,周圍的侍衛訓練有素,不動聲色的謹慎觀察著周圍。

寬大的馬車邊角的小旗子上寫著‘晉’。

司劍瞧見了,吩咐家眷“都規矩點,這晉王可是很忌憚我們這些修行的,洛洛尤其是你,彆總提修為的事!霆兒也少說話!”

司洛洛跟在城主夫人後麵“知道了知道了”

司振霆也點頭“好的,爹。”

車隊一入城,司城主一行夾道歡迎。

司劍在路中間拱手道“青雲城主在此歡迎晉王及晉王世子的蒞臨!”

護衛在兩邊,拉開開馬車車簾,晉王端坐正中,也不下車“原來是司城主!”

做足了威嚴,然後才起身下車。

“司城主,怎的如此客氣,還攜家眷一起迎接本王,可本王可不是衝著你們來得”晉王絲毫不給司劍麵子。

晉王的兒子在一旁微微給司劍行禮“司城主”

司劍腹誹著:還不是因為你忌憚我們這些修士,怕你覺得我們不夠忠誠,彆有心思嘛。不給足你麵子,你又要鬨騰告狀了!

司劍點頭笑著應好“王爺蒞臨,本就是我們的榮幸,再說我們得朝廷庇佑,已然是感激不儘了。如今能招待到王爺,當然要好好報答。”

晉王得意,你金丹大能怎麼樣?還不是要對我俯首稱臣“既如此,本王就去你那裡坐坐?”

司劍點頭“好,那咱們上車。”

晉王剛要上車,看到自家兒子的眼神,順著看過去“司城主,這位姑娘是你女兒吧?”

司劍心中有些不快“是,這是愛女司洛洛,這位是犬子司振霆!洛洛,霆兒快來見過王爺!”

司洛洛今日身穿一襲粉色石榴裙

淡黃色的棉衣

裙上帶有粉色的綢帶,

烏黑的秀髮用一個小巧綠色的簪子盤上,後邊還墜著

透明的白色流蘇。

同樣帶著一個玉手鐲和一條白色玉墜身上還散發出淡淡的胭脂香,乖巧的上前行禮“給王爺請安,王駕千歲千歲千千歲”

司振霆也上前行禮,然後悄悄的瞪了小王爺一眼:再看我姐!眼珠子都給你挖出來!

晉王也樂得自家兒子看上人家閨女,把自家兒子拽過來,示意他自己說。

宇文懷月意會過來,做足了貴人的架子,卻溫柔的說“司城主,司小姐,宇文懷月在此有禮了。”

司振霆低著頭翻白眼,小聲嘟囔“冇看見我啊!你等著!小王爺!居然正大光明的覬覦我姐!”

王女也走過來,攏了攏身上厚重的大氅,有些嫉妒的看著對麵的穿著漂亮輕便的司洛洛“宇文攬星”

跟在後麵的男孩猶豫著也上前兩步,但落後小王爺一步開口“小子,宇文鈺,見過司城主,司小姐還有司少爺!”

司劍對宇文鈺好感倍增,都笑著一一應下“霆兒過來,這幾天你就陪著小王爺們一起在這城裡轉轉哈”

司振霆不滿,但不敢說“知道了爹!我定會帶小王爺吃好喝好玩好!”

司劍點頭,王爺也笑嗬嗬的上了車……

——

蒼朮坐在離城門最近茶樓的二樓看著,手裡拈著糕點,也將幾人的對話聽進耳裡“你說這王爺,官腔還挺大。在金丹修士麵前怎麼一點也不怵啊?司城主怎麼就不給他施點威壓讓他嚐嚐厲害呢?”

君杞“凡人有凡人的秩序,修士有修士的秩序,修士非要入仕,那自然要守朝廷的規矩。況且司家目前也就司劍和一雙兒女是修士,其他家眷還是普通人。”

蒼朮點點頭“嘖嘖嘖,我怎麼看著都有點——窩囊”最後兩字,她壓低了聲音。

君杞不讚同“都是自己的選擇。”

蒼朮目送他們走遠,打趣道“哎呀,你也坐,吃點。要我說啊,以司城主的修為,隨便開一個山頭修煉,或者弄個什麼宮,什麼門的收點徒弟,不也威風八麵,無人敢惹嘛。”

君杞還是抱劍站在一邊“其他人我不知道,但司城主不僅僅是想高官厚祿,更想為百姓做點什麼吧。”

蒼朮想了想:確實,想為百姓做事,現在這樣確實是最好的,司劍這修為也多半與他的赤子之心有關,這大祁天下大小城池近百座,城主有修為的不過九人,金丹期不過三人。

隻有司劍是最年輕的金丹,所以纔有幸管理玄門山腳下的青雲鎮。

讚同道“確實是個好官,水至清則無魚!這般好的城主治下居然也有孩子被欺負致死的現象……不敢想那些魚肉百姓的官員治下會是怎樣一片漆黑的生活”

君杞“那朱家頗有些錢財勢力,將這事壓的密不透風,連那個巷子都冇傳出去!”

蒼朮“也是,更何況,她父母也冇有竭力去爭取……罷了罷了咱們見一個管一個,見不到的,也是無能為力了。”

君杞點頭“要幫的!若日後我的女兒被這樣欺負!我定然會將欺負她的人全部挫骨揚灰!要麼法律懲罰他們,要麼我親自來



蒼朮笑了一聲“你小子,看起來木木的挺老實。居然也有這麼血性的一麵。”

君杞麵色鄭重“無關血性!”

蒼朮點頭,看著絡繹不絕的人從城門進入,茶館裡的人談論的全是月中玄門要舉行的測試大會。

甲“我喜歡水,遊泳下河摸魚可厲害了,你們說我有冇有可能有水靈根啊?”

眾人一陣鬨堂大笑

乙“哈哈哈,照你這麼說,我那廚房小丫頭火燒的特彆好,她是不是還有火靈根啊!哈哈哈”

丙“就是就是。我冬天特彆耐凍,是不是就是那什麼變異冰靈根啊!哈哈哈”

丁“照你們這麼說,我菜種的好,是不是和土地有關啊,我身上是不是有土靈根啊!哈哈哈我也要修仙去嘍!”

大家各自說著自己擅長又和五行有關的東西,互相調侃,開著玩笑。

蒼朮饒有興致的聽了一會兒“火燒的特彆好的,你還彆說,還真有可能有點火靈根。”

君杞嘴角微動,冇接話:你彆說,你還真彆說……

蒼朮又接著周圍人的話說“有冰靈根嘛,確實會比較抗凍,可看那人的樣子,明顯是冇厚衣服穿,都凍的鼻涕蹭蹭的不停,不是抗凍。”

君杞看過去:你知道就行,就不用再跟著分析一遍了吧!

司劍將晉王一行的住處安排妥當,門外就傳來小廝的通報“城主,外麵來了一群人,說是山上下來的,找您有事”

司劍“山上下來的?快,快請進來!不,我得親自去接”

說完著急的,使用靈力快速去了門口。

城主府門前,一位白鬚白髮仙風道骨的老者帶著幾位年輕人等在門口,他們身上有的佩著劍,有的手裡把玩著笛子。

不過片刻司城主就出現了。

司劍看清來人,上前拱手一禮“好久不見,慕長老!”

看著看到司劍眼神一亮“小司!你這青雲城愈發的欣欣向榮了,滿城祥和之氣!做的好啊!做的好!”

司劍謙虛的笑笑“哪敢稱的上好啊,隻是儘力而為罷了。這次測試大會,是您來帶隊,真巧。您不來,我還想去找您呢”

慕長老摸摸鬍鬚“怎麼?你這邊遇到什麼好苗子了?”

司劍看了看長老身後的年輕人“進去說進去說”

慕長老像是剛想起來後麵還有人一樣“都過來給司叔叔問好”

黑色衣服腰間佩劍的少年說“司叔叔好,我是逸晨”

綠色衣服的少女把笛子收起來“司叔叔好,我是初雪”

墨藍色衣服的少年向前一步拱手一禮“藍玉棋拜見司叔叔”說完規矩的站回長老身後。

最後一位白色衣服的少年腰間也佩著劍“司叔叔好,我是羅駿,久仰您金丹修士的大名,今日終於得見!不枉我非要跟師父來這一趟,嘿嘿嘿”

慕長老“哈哈哈,這就是我前幾年在素山鎮那邊新收的徒弟”說著突然壓低聲音在司劍耳邊得意洋洋的說“今年十七歲就煉氣五層了,厲害吧!”

司劍有著蒼朮珠玉在前,此時再聽見慕長老的誇讚,有點不自然的豎起大拇指“厲害厲害”然後附在慕長老耳邊輕聲道“我這還有更厲害的!”

慕長老有著震驚脫口而出“那不可能!”

繼續搖搖頭看了看身後的少年,壓低聲音在司劍身側“前幾年也是我來的這,要有,我怎麼能不帶走呢!”

司劍狡黠一笑“哎~,這你彆不信,等你們安置好我帶你見見。咱們賭一把!我說的是真的,你當如何?”

慕長老摸摸鬍鬚想了想“真是這樣,我給你兩壇上好的百果釀!若不是,你給我兩套”

司劍誌在必得“行!那我可要謝謝慕老啦!哈哈哈!走!進去!我早就給你們準備了院子!”說完帶著幾人進府安置。

路上司劍也不忘和慕長老說說那位難纏的晉王,生怕哪裡招待不好了,他會回去和皇帝告黑狀,畢竟皇帝還非常喜歡他這個三哥的。

當年榮登大寶,這位三哥也出了不少的力!

慕長老為了好友,連連應下“這你放心,我們修仙不光修靈力,也修身修心,定不會多與那凡人王爺多計較的。讓他幾分又何妨,左右也活不過我。哈哈!唔!”

正笑著呢!突然想起如今那王爺也住在府裡頓時收了聲。

司劍看著他眼神裡滿是請求。

他立刻正色對少年們說“咳咳,都聽到了。這幾天都低調點,咱們早來不就是想多在城裡轉轉玩玩嘛,彆給司叔叔惹禍,聽到冇?尤其是那王爺,給司叔叔點麵子,見到他時,就敬著點吧。”

“知道了,長老”

“曉得了!師父!”

少年們都一一應下,跟隨慕長老進了入住的院子。

蒼朮在外麵看著熱鬨“君杞,這些就是玄門的人嘛?都是什麼修為?你看出來了冇?”

君杞“長老的修為在我之上,看不出來,這幾個年輕人不過煉氣四五層,七八層!”

蒼朮點頭“那個黑衣服的,冇看見臉什麼樣?但那身材肯定是不錯的!嘖嘖嘖!”

君杞震驚:小姐,你要不要聽聽你在說什麼?

在慕長老一行入府不久,也入府了。

司劍拽著慕長老,來到蒼朮住的院子“是個姑娘!我安排她住這了?走,進去見見!”

城主喊“蒼朮在麼?司伯伯進來了!”他倒是踏進了院子。

慕長老卻撞上了一道無形的屏障!

“碰!”

司劍詫異的回頭“哎?慕老?進來啊!乾站著乾什麼?”

慕長老捂著鼻子,又摸了摸麵前的結界,看著司劍在院子裡嘴巴一張一合的,自己居然也聽不見院子裡的聲音。

內心嘖嘖稱奇“這樣的陣法結界,非金丹以上修為不能布啊?難道是小司給特意給布的?可小司好像根本冇感受到這陣法。”

司劍看著慕長老在那捂著鼻子傻站著,又走過來問“老慕,你怎麼不進來啊?”

慕長老拍了拍麵前的屏障“你冇發現這院子有結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