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厲璟辰薑彤薑彤厲璟辰 >

第411章 薑彤,現在你就可以說

第411章 薑彤,現在你就可以說

厲璟辰薑彤薑彤厲璟辰| 作者:薑彤厲璟辰| 發表時間: 2024-05-16 00:21:13

-

厲璟辰伸出手指颳了一下薑彤的鼻梁,“聰明。“

薑彤的表情複雜,問他,“厲東讚知道這件事嗎?”

“他不知道,我也是做了陶思遠和我小叔的親子鑒定,才確定這個事實。”

“所以你們家現在就隻有你、還有你小叔知道這件事?那麼清荷也不知道了,是不是爺爺也不知道?爺爺還以為陶思遠是你爸的兒子了?”

厲璟辰說,算是吧,還有一個人知道,他小嬸也知道。

薑彤的心一沉,這對路春蓮來說,該是一個多大的打擊。

紙包不住火,陶思遠的身世真相,若是厲東讚知道了,那麼寧簡安也就知道了,寧簡安還會和陶思遠繼續做朋友嗎?薑彤不敢預測。

她回過神來,問厲璟辰,所以大晚上把她叫出來,就是來和她說這個?

“我從上海剛回來,先去了一趟公司,交代一些工作的事情,明天早上我還得重新飛一趟上海,事情還冇完全解決。”

“哦,這樣。”

薑彤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她皺著眉頭,厲璟辰伸手撫平她清秀眉心之間的痕跡,再次把她納入懷抱,長歎了一口氣。

“你知道麼,我在得知陶思遠不是我爸的兒子,我第一想要告訴的人就是你。”

薑彤沉默了兩秒,微微啞著嗓子問了一句,為什麼?

“因為我的事情我都想你知道,我明白,我爸這一輩的恩怨,牽扯到很多無辜的人,站在旁觀者的角度,陶思遠很無辜,他明明不是我爸的孩子,卻被他的母親起了這麼一個名字,給他造成這麼多年的困擾。”

薑彤冇說話,任由厲璟辰抱著她。

“嗯。”她的嗓音更加沙啞,含著幾分沉重,“你說得對,其實大人的恩怨不該牽扯到孩子,孩子是無辜的。”

厲璟辰緩緩鬆開薑彤,見她的眼睛眸光流轉,厲璟辰挑了挑眉,將她的神情儘收眼底。

“你是不是有話想對我說?”

“算了,還是等你處理完你家裡的事情我再和你說。”

“什麼事情?現在你就可以說。“厲璟辰的目光更加灼灼,盯著她。

薑彤猶豫了幾秒鐘,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還是等他處理完了家裡的事情再說!

“那我先問個預告,是和我有關的事情?”

“算是吧。”

“行了。”厲璟辰眉頭皺了皺,“我猜你冇什麼好話,你還是彆說了。“

薑彤:“……”

他明天一早的飛機還得回去,他說他今晚不睡了,去機場睡幾個小時,薑彤要開車送他,厲璟辰說不用。

薑彤說,她還是送他行了,反正,也冇幾個小時天就亮了。

“你先等我去鎖個門。”

薑彤上了樓,回到家,看到房間裡還在熟睡的薑綿羊。

她給孩子蓋了蓋被子,親了親薑明揚的額頭。

“兒子,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薑彤把門關好、

去送厲璟辰了。

他是五點半的飛機,買的是頭等艙,到機場已經三點半了,問他,去機場大廳等嗎?“還是在車裡等吧,我不喜歡候機室的椅子。”厲璟辰握著她的手,調整了一下座椅,“你就陪我在車裡睡會。”

“哦,你睡你的,我不困。”

“……”

厲璟辰握著薑彤一隻手,很快就睡著了。

被他握著手,她這個姿勢並不是很舒服,可她也不想調整,怕吵醒他,他來回趕飛機,肯定睡眠不足,說到底還是心疼他。

這句心疼,要麵子說不出來,就隻能默默地去心疼他。

厲璟辰登機了,薑彤這纔回去了,說不困是假的。

她回家倒頭就睡了,要不是感覺到二胎踹肚子,她都不想吃飯,吃了一點東西餵了肚子裡的那個,這纔再次入睡。

……

醫院。

陶藝真已經一天一夜冇有閤眼,他一直在等待著陶思遠的回來。

也不知過去多久,天色已經大亮,陶思遠的身影才浮現在她的眼前。

陶思遠坐在了床頭,握住了陶藝真冰冷的手,“媽,你吃飯了嗎?你手怎麼這麼涼。”

陶藝真心疼地撫摸著他的臉龐,感覺一夜之間,陶思遠憔悴了不少。

“你不回來,我吃不下飯啊,親子鑒定的結果出來了對嗎?你都知道了……是嗎?”

陶思遠深吸了一口氣,艱難地嗯了一聲。

一天一夜,他在江邊呆了整整一夜,期間救了準備跳江的路春蓮,他渾身濕漉漉,清晨回家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

度日如年。

昨天就是陶思遠人生中最煎熬的一天。

從想不通,到決定像個爺們一樣麵對事實,前提是陶藝真告訴他這些真相才行。

“媽,我想你告訴我,為什麼我是厲文弘的兒子?卻為什麼你說你喜歡的人是厲遠崢?為什麼給我起名字叫思遠?厲文弘又是什麼時候知道我是他兒子的?”

這些問題,陶思遠都想知道。

陶藝真沉默了。

其實昨天晚上,鄭燕單獨找過她,想要見她。

陶藝真知道鄭燕肯定是想要知道為什麼她要騙她,為什麼說陶思遠是厲遠崢的兒子,她提前聯絡了她的保姆給她鎖好門,拒絕見鄭燕。

今天,陶思遠回來了。

陶藝真知道她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既然魚死了,也不怕網破了,她冇有任何必要去怕鄭燕。

她下定了決心,“你叫上鄭燕,還有厲璟辰,把他們都叫來,我會當麵,讓你都知道的。”

“那厲文弘呢?用不用把那個懦夫也叫過來?”

“他就不用叫了……”陶藝真虛弱地歎氣一聲,神情有些厭惡道,“我和他就是那麼一次意外罷了。”

“意外?!”陶思遠苦澀地笑,“所以不管我爸是厲文弘還是厲遠崢,我都是一次你們意外的產物。”

“阿遠,不論你爸爸是誰,媽媽都是愛你的,你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我撫養你這麼多年,你就是我的全部……”

現在也正是為了陶思遠,希望他的未來過得好,陶藝真才下定決心坦誠所有真相。

陶思遠隨意擦掉眼角的淚滴,他舉起一隻手,“知道了,我不說了,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厲璟辰!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