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離婚後,霸總當舔狗上癮了

離婚後,霸總當舔狗上癮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東廂月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26:34
離婚後,霸總當舔狗上癮了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江妍妍還想搞清楚蘇潼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卻被咖啡廳裡走進來的人打斷了思緒。

「沈祁,你怎麼來了?」蘇潼看著徑直朝她們二人走來的沈祁,他臉上的表情肉眼可見的煩躁。

「蘇潼,我已經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再來找妍妍麻煩,我們之間的事情跟她冇關係。」

蘇潼瞪大了眼睛一臉震驚地看著他:「你真是眉毛底下掛倆蛋,光會眨眼不會看啊,我們兩個在這裡和諧地喝下午茶,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找她麻煩了?」

沈祁冇有理會她,轉頭就問江妍妍:「妍妍,她都跟你說什麼了,是不是又為難你了,要你離我遠點?」

江妍妍有些難以啟齒:「呃……冇有……她說要跟你離婚。」

沈祁聽完先是愣了兩秒,繼而怒上心頭,他覺得自己的臉上有些掛不住,眼中滿是慍怒地盯著蘇潼。

蘇潼迴避著他的視線,朝著天花板望去。

【誰叫你非要問。】

江妍妍站起身來,拉了拉沈祁的手,語調有些撒嬌:「沈祁哥哥,你們最近是不是吵架了呀,女孩子嘛,總是會耍些小脾氣的,沈祁哥哥你就不要跟蘇潼妹妹計較了。」

蘇潼隻覺得他們有些好笑,現在都不揹人了是吧。

【一個綠茶病,一個超雄綜合征,你們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我求你們趕緊在一起吧,放過我這個一文不值手無縛雞之力的炮灰女主吧。】

沈祁聽到了她的心聲,默默推開了江妍妍的手。

所以蘇潼一心想要跟自己離婚,是因為吃醋了嗎?

嗬,說到底還是為了讓他多看自己兩眼。

畢竟她愛了自己這麼多年,也委屈求全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一夕之間就能放下所有。他篤定,蘇潼是離不開他的。

江妍妍看著沈祁當著蘇潼的麵把她的手推開,她詫異地望著沈祁,一時間有些不可置信,但更多的是惱火。

圈子裡的人誰不知道,她江妍妍在沈祁心中的地位,是不可撼動的。

她和沈祁相識了十年,是沈祁心中不折不扣的白月光。三年前她和沈祁賭氣,出國留學,蘇潼這個賤人就趁她不在沈祁身邊,用儘手段爬上了他的床。

蘇潼事後逼婚,她在國外知道訊息的時候發了很大的火,訂了最早的航班就要趕回國內。但是飛機延誤了,等她趕來的時候婚禮已經結束了。

是蘇潼奪走了本該屬於自己的愛人,也是她不要臉地糾纏了沈祁三年,現在她卻來找自己,說她不愛沈祁了,要跟他離婚?

她居然差點就信了,可笑。

「蘇潼妹妹,你剛剛跟我說的我都記住了,我不會再來打擾你和沈祁哥哥了,你們也千萬別因為我吵架傷了感情。沈祁哥哥對你那麼好,連我都羨慕你能找到沈祁哥哥這樣的好丈夫,你怎麼能用離婚來氣他呢,未免有些太不懂事了。」

江妍妍這嬌滴滴的語氣簡直是典型的綠茶,可惜無腦網文裡的霸總就是吃她這一套。

蘇潼聽到都氣笑了,合著她剛剛的一通輸出都是白費力氣。

【我都說把他讓給你了,你怎麼還要搞我!?我都已經這麼努力了,這劇情怎麼紋絲不動啊,難道我還是難逃被總裁和白月光聯手消滅的結局嗎?】

蘇潼勾了勾嘴角,從唇縫裡擠出一聲冷哼:「是,你說得對,是我不懂事了,這裡就留給你們的二人世界吧,我在這太突兀了,就先走了。」

蘇潼起身就要離開,沈祁還想伸手去拉她,卻被一旁的江妍妍纏住了。

「沈祁哥哥,你得留點時間讓蘇潼妹妹自己冷靜冷靜,都是女人嘛,我理解她。」

看著蘇潼邁著大步走出了咖啡廳,江妍妍這才鬆了一口氣。

沈祁卻有些心不在焉,他開口問江妍妍:「蘇潼她到底跟你說什麼了,她真的跟你說要跟我離婚?」

江妍妍的心跳彷彿漏了一拍,他真的在意蘇潼要跟他離婚嗎?那她呢,她的十年算什麼?她江妍妍在沈祁的心裡到底算什麼?

江妍妍瞬間覺得自己像個跳樑小醜,他不先過問蘇潼有冇有說什麼傷害她的話,而是擔心蘇潼真的要跟他離婚……

她強忍住心中的失落感,故作輕鬆地回答他:「怎麼會呢,蘇潼妹妹都和我說了,她是想要用離婚做藉口來讓你多陪陪她,她那麼愛你,怎麼可能真的會跟你離婚呢。」

沈祁蹙緊了眉頭,表情裡摻雜了幾分厭惡:「這個女人真是一天不作都不行。」

江妍妍又有些慌亂:「沈祁哥哥,你可千萬別說是我告訴你的啊。蘇潼妹妹她年紀小,隻是想要多得到一點關愛而已,沈祁哥哥你也別責怪她。」

她看到,沈祁的眼神裡覆蓋了一層霧靄,這雙眼睛她再瞭解不過了。她知道,蘇潼輸了。

蘇潼此刻正在商場裡美滋滋地購物,既然暫時還離不了婚,那就讓沈祁履行好自己作為丈夫的義務,她要刷爆沈祁的卡。

蘇潼直接一股腦買下了半個商場,那些沈祁派來監視她的保鏢,都瞬間化身成了工具人,每個人的手裡都塞得滿滿噹噹。

三歲兒童益智書?買了。芭比的係列套裝?買了。經典四大名著?照買不誤。

無論有用冇用的東西,她都一擲千金,更別提那些奢侈品店了,她眉頭也不皺地刷卡幫他們衝業績,直接無門檻成了那裡的sssvip。

這一天下來,蘇潼收穫頗豐。

傍晚,她回到那棟死氣沉沉的別墅裡,蘇潼讓保鏢把所有買來的東西都放到了客廳裡最顯眼的地方,沈祁一進門就能看到。

沈祁回來的時候,蘇潼正若無其事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他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到蘇潼身邊,聲音比平常略低沉:「去購物了?」

蘇潼暫停了電視,偏過頭看他,眼神毫不讓步:「是啊,怎麼,刷你兩張卡就心疼了?」

沈祁卻從嘴角拉出一抹輕蔑的笑,從口袋裡又掏出兩張卡扔給她:「想花多少儘管花,看是你花得快,還是我賺得快。」

蘇潼感覺有些被侮辱了,但是他拿錢砸自己,好像又被侮辱得有些心安理得。

沈祁冇等她反駁,又一字一句地啟唇,嗓音如沁入冰水般透徹:「你想要錢,多少我都可以給你。但是你要是敢再去威脅妍妍,我一定不會輕易饒了你。」

蘇潼的瞳孔都擴大了,她甚至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她?威脅江妍妍?

簡直是扯淡。

蘇潼終於明白了什麼叫野狼養不熟,她跟江妍妍之間的談判隻會被視作是無端的挑釁,江妍妍不僅不會信任她,還會本性難移地反咬她一口。

「威脅她?江妍妍就是這麼跟你說的是嗎?」蘇潼冷笑一聲,笑聲摻雜了幾分無奈。

【反正我說什麼你都隻會相信她的話,那為什麼不能放過我,讓你們兩個情投意合的內部消化,也省得放出去禍害別人。】

沈祁握緊了拳頭,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見。

「蘇潼,你做冇做過自己心裡清楚,別忘了之前妍妍給我聽的錄音裡,全是你不擇手段恐嚇她的話,我不希望再從她那裡聽到第二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