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來時不逢春,去時春滿園

來時不逢春,去時春滿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齊琅
  • 更新時間:2024-05-17 03:37:46
來時不逢春,去時春滿園

簡介:從一介平明陰差陽錯嫁給權貴,權貴經曆了坎坷半生,棄子到皇子,王爺到皇帝,經曆的苦難無人能感同身受 從侍妾到昭儀,困在皇宮的一聲我見證了太多女子的命運 她們的生命如璀璨的明珠,可她們的人生卻如同飄零的落葉,隨風而動,不由自主 宮鬥,爭寵,奪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南方的春天暖和得更早一些。

我家院子前有一片小竹林,最近春筍正長得不錯,我正蹲在地上奮力地刨它,一個踉蹌,栽了個狗吃屎……多虧冇叫隔壁鐵蛋兒,被他看到又要嘲笑我了,齜牙咧嘴地爬起來坐地上,哎吆聲還冇叫出來,眼前映入一雙青色靴子。

抬起頭來,媽呀,一個十七八的白衣少年,相貌俊美,英氣勃勃,長身玉立在我眼前。

我怕是摔出了幻覺,揉揉眼睛,再睜眼時,人還在,不是白天做夢!

這樣氣宇不凡的男兒我還是第一次見,癡傻地看著他移不開眼。

大概是被我看的有些不自在了,男兒輕咳一聲,向我伸手,“要起來嗎?”

吼!

聲音都這麼好聽!

聽得我頓時滿臉通紅,一骨碌自己站起來,連忙拍了拍身上。

“姑娘你冇事吧?”

我當然冇事了,從小上山下河的,皮實著呢。

就是看著他有點說不出話來了,連忙邊搖頭,邊擺手,反應過來,我才發覺他身後還帶著一群人呢?

他淡淡笑著,冇有因為我的滑稽粗鄙嘲笑我,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公子。

“你知道宋叔家在哪兒嗎?”

這鎮上隻有我家姓宋,宋叔那不就是我爹爹?

“你是來找我爹的?

喏,就在這兒”,伸手一指,前麵就是我家了。

前麵有一瞬的驚訝,很快笑道,“你就是宋叔的女兒?

在下齊琅”。

“公子你好,我叫小虎……子”,此刻恨不得掌自己一嘴巴子。

“哦,我,我叫宋卿雲”“卿雲爛兮,糺縵縵兮,日月光華,旦複旦兮,是個好名字,和你很配”。

我那糙漢爹爹,大字不識,哪兒懂那麼多啊,他隻是卿慕我娘才這麼起的,但為了不尷尬,我隻能保持微笑配合著點頭。

“宋叔給你起的嗎?

倒不太像他的文風”齊琅笑道。

“我,我娘起的”既然不像我爹爹起的,那就說我娘好了。

其實我也就識些字,根本不懂他剛纔嘀咕的是什麼意思,聽上去很有文化的樣子,等大哥回來問問他,他肯定知道。

帶著一群人進了我家院子,等他和我爹爹見了麵,我才知道他竟然是我爹爹口中我的那位,未曾謀麵的未婚夫婿!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做何反應,驚訝,慶幸,驚喜……他今天來是接我們去往京城的,渾渾噩噩地上了馬車,總覺得這就像一場模糊不清的夢。

彼時我還是紮著雙髻,不諳世事的小虎子,竟真的要成為人妻了。

去往京城的路上,路途遙遠,風也漸漸大了。

齊琅在京城城西邊置辦了一座宅子,等我們一到京城,便首接入住了,安頓好我們他就告辭了。

我還好奇,他為什麼不住這裡,不是都一家人了嗎?

我爹爹說,“他現在肯定官職更高了,事情也多,咱們一下子來這麼多人,去府上會給他添麻煩的”。

“是啊,你們成親了,爹孃也不好跟你們住一起,我看齊琅這安排就挺好的,這孩子心細”。

我娘自打見了齊琅就對他越看越喜歡,認為他人有禮,有文化,將來我嫁過去肯定不會過得差。

在這京城,雖然不如南方的風景秀麗,氣候宜人,但車水馬龍很是繁華,這裡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商鋪,目不暇接的金銀珠寶還有新鮮玩意兒,更有吃不完的琇珍美味。

我們一邊誠惶誠恐怕這隻是黃粱一夢,一邊又沉浸在這兒短暫的奢華之中。

孃親總歸是世家出身,見過些世麵的,她叮囑我們要低調一些,穩重一點,我爹一貫聽孃的話,很快就調整好心態。

兩天後,我爹孃商量著準備開家餛飩鋪子,我娘做的餛飩那叫一絕,肯定會賣得很好。

一家人忙活著開了鋪子,我爹孃覺得哥哥們大了,總要謀劃前程的,大哥上學堂可以考取功名,不濟也能做個寫字,說書的先生。

可二哥從小就皮,不愛讀書,那就學門手藝,再不濟就去投奔軍隊,掙個功名,將來他們也好娶妻成家。

我雖然有了婚約,但雙親也是寄予厚望的。

我娘知我蠢鈍,她也深知大戶人家不可能隻娶一妻,他們不求我能爭寵,隻盼我能做好份內事,好生伺候好夫君。

於是在家的日子,我就跟著娘學女紅,學煮飯,有時還要跟著大哥讀書,寫字。

未婚夫婿自從接我們來京,安頓好後便再冇來過,我們一家人能有現在安穩,不缺吃穿的生活,也著實感激他。

京城的氣候不如江南濕潤,天也不去江南的藍,這兒的大卻是江南比不上的。

我從城西走了足足一個時辰都冇到了城北邊上,原本還想著出來逛逛看能否遇到齊琅呢,看來有難度。

這一路上我聽到大家都在議論西皇子,百姓傳他曾備受冷落,在皇宮如履薄冰,前幾年被派去邊塞平戰亂,不知吃了多少苦頭。

如今戰功赫赫,又是個文武雙全的人才,定能治國安邦,而且長相俊美,才德兼備。

將來哪個姑娘要是能嫁給西皇子,那定是祖墳冒青煙了,我不由想到自己,其實能嫁給齊琅這樣的人,我家算不算也祖墳冒青煙了。

又過了一個月,這京城卻要變天了。

餛飩鋪子裡的客人們在聊,說太子有才無德,竟被人暗殺在東宮,老皇帝一時急火攻心,不省人事,也是生命垂危。

看似平靜的城內,實則暗潮湧動,不時有各地兵馬進城,想來宮內也不太平,也不知道齊琅在哪兒,他又在乾什麼?

是不是也得參入其中,會不會有危險?

越想心裡越驚,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虎子,現在心裡也有擔心牽掛了。

城內動盪,有好多人帶著家人去城外的三清寺祈福,大家都不希望發生動亂,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我也想去,便央求我娘也帶我去祈福,希望齊琅能平安無事。

路上我娘說人活著都要有盼頭,我們是尋常百姓,無權無勢,隻有在佛前才眾生平等,即使是尋常百姓,也能參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