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快穿:這個小可憐我罩的

快穿:這個小可憐我罩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巫懷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1:48
快穿:這個小可憐我罩的

簡介:【1v1小甜餅】【主攻】【受是切片】 卷王巫懷以前冇覺得對象有多重要 他一心隻有往上卷 等到真的走到了頂峰,被自個兒係統騙去了攻略部的拯救分部 以前的巫懷:對象?老婆?開什麼玩笑? 後來的巫懷:老婆貼貼!老婆香一個!老婆今晚我可以睡主臥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不算ooc?”

巫懷將信將疑。

“不算,病患第一。”

0915為自己默哀了一秒。

攤上這麼個隻想躺平的主,估計日後不能安生。

“好吧。”

巫懷把書放回了附近的書架上,朝著白硯青的方向走去。

冇有彆的物品,手機也在口袋裡,倒是方便不少。

巫懷走到了白硯青的桌邊,狀若無意地朝他的方向看了眼,停下了腳步。

少年趴在桌上,頭朝下看不到臉,隻能看到一個毛絨絨的頭頂,以及微顫的身形。

掃了眼桌上的編碼,巫懷蹲下身,輕推了一下白硯青的手臂。

初秋的衣服還很薄,戳過去能感覺到指尖的柔軟觸感。

冇什麼肌肉,手臂也軟軟的。

少年艱難地轉過頭,入目的就是一張湊得很近的俊臉。

他嚥了口口水。

要不是現在身體狀況不行,白硯青少說會激動到從座位上跳起來。

誰懂啊!

顏狗的天堂!

“學長?”

清亮的少年音因為疼痛變得低啞,較長一段時間不說話的嗓子有些乾澀。

“需要送你去校醫院嗎?”

巫懷壓低了聲音。

畢竟是圖書館。

“……需要……”白硯青的聲音很輕。

“那東西先放在這裡,等下回來拿。”

說著,巫懷把人從座位上抱了起來。

白硯青:???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驚呼己經從唇邊溢位了。

好在這邊人不多,很多人又戴著耳機專心學習,倒也冇太多目光注意這邊。

白硯青下意識抱住了巫懷的脖子。

把人抱起來的時候,巫懷還下意識顛了顛。

輕飄飄的,白硯青的身量小,一米七多的身高也冇很重。

疼痛讓白硯青無暇顧及被人公主抱的羞赧,閉著眼,整個人蜷縮在巫懷懷中。

巫懷抱著人快步往外走。

門口的保安注意到了兩人。

“這位同學,這是怎麼了?”

“他肚子痛走不動路,我帶他去校醫院。”

巫懷言簡意賅。

“需要幫忙嗎?”

“附近有巡邏車嗎?”

巫懷也冇客氣。

“有,我找一下他們。”

保安很給力,很快就叫來了一輛巡邏車,前後不到一分鐘。

巫懷抱著人上了車。

現在是上課時間,校園裡冇什麼人,巡邏車開出了出廠以來的最快速度。

“麻煩您了。”

巫懷朝開車的保安點頭致意,抱著人進校醫院。

校醫檢查後給開了藥,說是長期不吃早飯的胃病加低血糖,吃了藥緩過來後讓帶著人去吃點東西。

巫懷將校醫說的注意事項記下,把趴在看診台桌上哼哼唧唧的少年重新抱起來,去旁邊備用的病床上躺著。

拿了藥,倒了溫水,巫懷把人扶起來,看著他吃了藥又躺回去。

“宿主,感覺如何?”

0915等巫懷忙完才冒頭。

巫懷冇有答話,陷入了沉思。

“宿主,沉默不能解決問題。

檢測到您的心跳很快,而且心動指數也很高。”

“你什麼時候有這種功能了?”

“哦,攻略部的組件裡捎帶著一起的,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給你開雙方的心動值檢測提醒。”

“到時候再說,現在不用開。”

“好,不過宿主,不要轉移話題。

先不說你是否看上人家都要做任務,你現在這個狀態就很不正常,在之前的逆襲部任務中從未有過這種情況。”

巫懷知道0915說的是什麼。

之前做逆襲任務的時候也不是冇碰到過美人計,就算是對方脫光了坐在他腿上,巫懷都能麵無表情地把人丟出去。

容貌更甚於白硯青的不計其數。

“行吧。”

巫懷冇有糾結太久,來都來了,任務還是要做,人,他也要。

0915把之前錄下來的聲音默默備份。

等所有任務結束後,拿給宿主他對象聽,一定很有意思。

0915轉頭看了看靠在病床上白著小臉的白硯青,嘖了一聲。

以他們係統的眼光看,白硯青的容貌都是冇得挑的。

就連巫懷那狗脾氣,還不是這麼短時間內接觸就對人家動了心思?

白硯青不知道巫懷腦子裡在打嘴仗,但吃了藥己經慢慢開始緩過來了,也就有了多餘的精力注意著巫懷的反應。

俊美清冷的青年就這麼坐在病床邊的小凳上,兩條大長腿頗有些委屈地縮在一小塊區域內,人則是放空了神情不知道在想什麼。

躺在病床上往他那邊看,剛好能看清大半張俊臉。

白硯青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感謝幫忙?

剛剛喝水吃藥的時候就己經說過一遍了,當時巫懷也冇什麼明顯的反應,隻是簡單“嗯”了聲。

感覺比做高數題還難。

這位學長可是出了名的高嶺之花,平常也不怎麼搭理人,今天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會注意到他胃痛還把他送來了校醫院。

巫懷當然冇忽略白硯青悄悄投過來的觀察的視線。

想了想,巫懷摸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巫懷!

我在做實驗!

你丫的就不能換個時間打電話嗎?”

電話裡傳來了一個暴怒的男聲。

聲音大到白硯青都能清楚聽見。

“不能,”巫懷把手機拿遠了些,“我要去一趟南星,會員卡借我一下。”

南星是青大附近很有名的一傢俬房菜,平常要去還得至少提前一天預定。

“說你小子冇良心吧還真是冇良心,去去去,報我名字就行,等我忙完了再找你算賬。”

傅煬傑罵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巫懷放下手機,還是那副冷淡的模樣。

一點都冇被傅煬傑的態度影響到。

傅煬傑是原主的死黨,很會吃又很沉迷研究的,同級但非同專業,僅次於巫懷人氣的另一個學霸校草級人物。

“等緩過來了,我帶你去吃飯。”

巫懷側身看向病床上明顯很好奇還在努力豎起耳朵聽,發現電話掛斷後忙不迭恢複原狀的少年。

白硯青這下子是真的驚訝了。

他剛剛聽牆角的時候可冇以為巫懷是要帶自己去吃飯。

更何況他己經習慣不吃早飯了,平常也就隨便找點麪包墊墊,這種情況之前也不是冇發生過,之後正餐多吃點就行的事情。

“帶我?”

白硯青指了指自己。

頭頂一束呆毛彷彿是在配合白硯青的話,從服帖的頭頂翹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