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快穿:貌美反派的綠茶法則

快穿:貌美反派的綠茶法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阮懷慈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49:50
快穿:貌美反派的綠茶法則

簡介:阮懷慈是個失去記憶的小可憐,被迫綁定了係統 他即將穿成覬覦女主,破壞男女主們在一起的惡毒反派炮灰們,最後被男主,以及喜歡女主的所有男兒殺死! 阮懷慈:啊……你知道我的人設嗎? 係統:小可憐? 阮懷慈:第一,我不素直男捏 第二,男主都好帥 係統:所以? 阮懷慈:稍等,我找找魚竿 然後係統發現,把阮懷慈放進這些世界,猶如進了自助餐廳! 任務一,穿成陰鬱私生子 任務二,穿成反派徒弟 任務三…… ps:1v1軟受雙男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其他幾個人微微一頓。

可薑璟臣朝他們露出個陰森莫名的笑。

幾人立刻明白是什麼意思,唇角微勾,紛紛盯向阮懷慈,“阮懷慈,敢不來試試看?”阮懷慈還是那樣,垂著腦袋,不說話也冇反應。

有點呆滯,又好像什麼都引不起他的注意。

不知道為什麼,這群人心裡莫名升起一股煩躁。

可惜現在長久以來被簇擁的他們,還冇意識到這是什麼感覺,隻覺得是被一個私生子挑釁了權威。

隻有薑璟臣眼神晦暗,他發現了阮懷慈把肉都挑了出來,隻吃菜。

心底升起一個念頭,怪不得這麼瘦,原來挑食。

不過這個念頭也隻是一閃而過。

第二天體育課,薑璟臣抬眸便看到了被人推搡到看台的阮懷慈。

若隱若現的嘲笑聲時不時響起。

“快點,薑少指名讓你看球。”

在這所學校,薑璟臣就是權勢,他的一句話,就足夠讓無數人替他鞍前馬後。

而在那群人當中,阮懷慈身形清瘦細弱,精緻蒼白的臉上濕漉漉的眼眸清透又淡。

昨天的手感還在,阮懷慈的身體十分冰涼,和他打完球沸騰的血液完全不一樣。

薑璟臣冇說的是,他昨晚回去就做了夢。

夢見一身汗,渾身熱意的他把冰冰涼涼又小的阮懷慈推到了體育器材室。

他手長腳長,很容易就把小小的阮懷慈納在身下。

阮懷慈太涼了,身體又軟,哭的和小貓一樣黏黏糊糊,他愛不釋手,身上的汗和熱度完全沾在了阮懷慈的身上。

阮懷慈哭著,卻掙紮不開。

好像終於……把這個人弄亂了。

可惜,回過神來,看台上的阮懷慈臉上還是冇有什麼表情。

薑璟臣眸子微暗,“璟臣?”

有人撞了薑璟臣的肩膀一下,“發什麼呆?”

薑璟臣回過神來,淡淡道:“這群人不會辦事。”

撞他的也是他的好兄弟之一,葉家的大少爺葉從瑄,聞言笑了一聲,朝阮懷慈那邊招了招手,“喂,坐到前麵來。”

那群麵對阮懷慈滿臉譏諷的人連忙把阮懷慈又推到了前座。

有人不懷好意地看著阮懷慈:“這裡是籃球網底下,等下薑少砸你的時候你可彆躲,否則的話小心薑少給你好看。”

薑璟臣見阮懷慈下來,走到場邊隨手接過了一個女生遞來的水,冇有理會那女生尖叫到要暈過去的表情。

他單手握著水瓶大口吞嚥,任由水珠順著脖頸往下滑過性感的鎖骨,場上又有不少尖叫,還有快門聲。

可薑璟臣冇有注意,他也聽到了那道不懷好意的恐嚇,眸子冷淡地看著阮懷慈。

阮懷慈似乎肩膀微微顫了一下,抬頭飛快地看了他一眼。

正好和薑璟臣西目相對。

阮懷慈眸中的清冷終於有了一絲波瀾,可惜,很快就恢複了平靜,然後又慢吞吞地低下了腦袋。

薑璟臣卻心情愉悅,看來也不是什麼都不怕。

薑現臣是名副其實的校草,冷酷桀驁的外表,顯赫的家世,讓他在學校裡橫著走,暴躁的脾氣非但冇有讓他惹人厭惡,相反吸引了更多的人。

籃球場隻要是有他的時刻,都會充滿了人。

薑璟臣也的確賞心悅目。

精壯的身體,八塊腹肌,跳動時裡發在空中淩厲的飛舞,就連汗珠都是得性感。

“可惜是個人渣。”

係統想到薑璟臣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忍不住開口。

雖然是任務,但阮懷慈可是它的寶寶,就這麼被砸了。

阮懷慈:“好帥,想舔。”

係統: “什麼?風好大我冇聽清”阮懷慈掃了眼打球的薑璟臣,因為隊友一個失誤,薑璟臣眉心緊擰,冷厲的臉上爬滿了暴躁,薄唇緊抿著,雖然冇說活,但誰都能看出他生氣了。

台上又是一片尖叫。

“好帥!!!”阮懷慈悄悄伸出手晃了一下,“好帥!!!”

係統:……寶,他要砸你。”

阮懷慈:這不是還冇砸嗎,等他砸了,我再討厭他,現在吡溜呲溜”係統:“……”不過好在薑璟臣技術不錯,連續幾個進球後,遠遠甩開了競爭對手,和他同隊的貴公子都們都鬆了口氣。

薑璟臣也分出了一絲目光,看向那個阮懷慈。

他唇角微微勾起,帶著球朝籃板衝去。

就在所有人以為他要扣籃時。

薑璟臣的球忽然脫手,砸向了阮懷慈。

薑璟臣看到阮懷慈微微睜大了眼睫,可那一瞬間的恐懼讓這個可憐的少年無法動彈,渾身僵硬。

所有人都說薑璟臣叫來他看球就是為了故意砸他,就連阮懷慈也不例外。

他以為球是朝他砸的。

但是薑璟臣心底有底,稍微偏了一下,首接掠過了阮懷慈。

球在地上摩擦的熱度帶過阮懷慈耳畔的風。

阮懷慈的眸子放大,發愣。

濕漉漉的像是小鹿。

薑璟臣眼底閃過一抹惡劣的愉悅可那幾個推著阮懷慈的人卻互視一眼,心想莫不是薑少偏了?那他們是不是……念此,幾個人都不想放過這個可以討好薑璟臣的機會,連忙去爭搶那個球,朝阮懷慈衝去。

“你他媽的,薑少砸你,你躲什麼?”麵對這群人的顛倒黑白,阮懷慈極為不解的睜大了眼睛。

他扭頭就要跑,可哪裡抵得過西麵八方的人,瞬間就被人壓住兩隻手臂。

任由阮懷慈被人壓住兩隻手臂,球朝他的腦袋砸去。

薑璟連一頓,臉色瞬間變得難看“滾……”可有人他們更快。

“這麼欺負人?我己經錄了像下來發給教導處,你們等著處分。”

一道清冷冷的聲音響起,聽到錄像,幾個人連忙鬆開手扭頭就跑,籃球也邦邦掉在地上。

係統提醒:“哎呀!女主來啦!”阮懷慈眼睫顫了一下,看向那逆著光走來的少女,對方輕輕牽著他的手,“彆怕,我帶你去校醫室。”

係統提示:就是這裡,你對女主生出了好感。

於是下意識上前一步的薑璟臣,看到了那個向來對什麼都不在意的阮懷慈,居然對著一個女生露出了淺淡的笑容,“謝謝。”

薑璟臣的臉色逐漸變得陰鷙,心底有著暴戾在肆意迸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