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科技引領華夏騰飛

科技引領華夏騰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張凡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46:38
科技引領華夏騰飛

簡介:反擊行動不幸以失敗告終 在上次的較量後,白房子顯然有所準備,接入了最新的GPT人工智慧防禦網 這個係統異常強大,每當攻破一個防禦層,它都能迅速構建出新的防線,讓我們束手無策 很難再攻入他們的係統 然而,令人震驚的是,竟然有人成功地攻入了這個幾乎堅不可摧的防禦網 這究竟是誰?如此超凡的能力,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這恐怕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這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啊! 自從張凡意外重生並穿越到平行世界,這個世界便迎來了前所未有的變革 可控核聚變、尖端光刻機、以及令人驚歎的機甲等無數黑科技紛紛湧現,引領著華夏的崛起,更是擊碎了即將撞擊藍星的小行星,凝聚舉國之力,勇往直前,共同探索那廣袤無垠的星辰大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與此同時,龍科院內。

馬包郭是龍科院負責招生郵箱稽覈的工作人員,他看到了一封郵件,郵件的題目是“可控核聚變技術論證與計算公式”。

他看了題目後,不禁笑了起來,心裡想:“這題目也太離譜了吧”。

於是,馬包郭首接把這封郵件扔進了垃圾箱。

民間技術管理部的夜晚,時鐘指向了7點39分。

老王看著小劉還在埋頭工作,忍不住問道:“小劉,你還不下班嗎?”

小劉抬起頭,微笑著說:“老王你先走吧,我再看一會兒。”

老王歎了口氣,打卡下班。

在這個部門,雖然下班時間是6點半,但每當遇到好的技術資料,大家都會自覺加班研究。

不過最近這段時間,似乎並冇有多少值得加班的內容,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玩意兒,而且技術提交也明顯減少。

劉偉,己經57歲的他,深知自己不能經常熬夜。

他準備再看一個郵件就下班。

扶了扶眼鏡,他打開了郵件,題目是“可控核聚變技術論證與計算公式”。

他心中一動,自己雖然不是專攻核物理,但基礎還是懂的。

他開始仔細閱讀郵件內容,越看越心驚。

他拿出紙和筆,開始演算。

當算到一小部分時,他突然看不懂了。

但憑藉自己的經驗,他感覺這些公式和邏輯都是對的。

他意識到這可能是一個重大發現,立馬準備上報。

此時己經是晚上9點,他拿起電話,撥通部長的號碼,但響了好幾通都無人接聽。

他焦急萬分,想到了自己的好友吳誌遠,他是核物理教授,一定能給出專業的判斷。

電話接通後,吳誌遠問道:“老劉啊,什麼情況這麼晚還給我打電話?”

劉偉急忙說:“老吳,十萬火急!

你幫我看看這個,我馬上發給你郵箱。”

他把一小部分計算公式發給了吳誌遠。

吳誌遠打開郵箱,看到內容後也目瞪口呆。

他開始在草稿紙上演算,越算越震驚。

他感歎道:“這,這竟然是正確的!

原來還可以這樣,天才的想法!

有些地方我也難以理解。”

他意識到如果這些公式都是真的,那將領先世界幾十年。

他立馬給劉偉回電話:“老劉,行啊!

你小子藏得夠深的!

你什麼時候攻破的?”

劉偉笑著說:“這可不是我攻破的,是剛剛從民間技術發明網站上收到的郵件。

你能確定真假嗎?”

吳誌遠震驚不己:“老劉,你現在在哪裡?

我馬上過去找你!”

劉偉說明瞭位置後,吳誌遠告訴他等著,自己馬上到。

半小時後,老吳匆匆趕到民間技術部,找到了焦急等待的劉偉。

他急切地說:“老劉,快讓我看看完整的公式。”

劉偉站在一旁,緊張而期待地看著吳誌遠翻閱郵件。

當吳誌遠看到郵件中如此龐大且複雜的公式論證過程時,他的眼珠子彷彿要從眼眶裡跳出來。

他深深地被這些公式所震撼,這些公式不僅邏輯嚴謹,而且每一個步驟都經過了精心的計算和驗證。

吳誌遠翻到郵件的最後,看到了一行小字:“川都一中張凡,對可控核聚變技術有深入研究,並希望藉此機會上大學深造,望領導批準。”

他愣住了,這是一名高中生的署名?

他難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再次確認。

要不是郵件中那些令人震撼的公式,吳誌遠說什麼都不會相信這是一個高中生能完成的作品。

他立刻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馬上打電話通知部長,但遺憾的是部長的電話無人接聽。

吳誌遠不敢耽擱,他深知這樣的技術突破對於國家的重要性。

他立馬拿起紅色手機,撥打了國安局的緊急電話:“喂,請給我接國安局局長,要快!”

電話很快接通,一道沉穩的聲音傳來:“什麼事情?”

老吳顫抖著聲音說:“我是吳誌遠院士,有重大突破要上報。

我願意用我一生的榮譽和身家性命請你們保護一個人,他將是我們華夏的未來。”

電話掛斷後,國安部部長龍建軍心中激動不己。

吳院士的話,如果屬實,那麼世界格局將會因此改變。

他立即撥打了川都軍區的電話,並召集了國安人員,隨後匆匆出門。

此刻,在民間技術發明辦公室內,吳誌遠和劉偉正沉浸在激動之中。

吳誌遠對劉偉說:“老劉,我感覺我們這次真的要被寫進曆史了,名垂千古啊!”

劉偉點頭讚同:“是啊,這輩子死而無憾了。”

大約20多分鐘後。

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全副武裝的國安人員衝了進來,槍口首指吳誌遠和劉偉。

“不準動!

把手舉起來!”

兩人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目瞪口呆,但還是順從地舉起了雙手。

隨後,龍建軍走了進來,示意部下放下武器。

他走向吳誌遠,詢問資料的下落。

吳誌遠指了指電腦,龍建軍隨即示意技術人員將電腦帶走。

接著,龍建軍拿出兩份紅色保密協議,放在兩人麵前。

“你們應該知道這是什麼,簽了吧。”

兩人點頭,毫不猶豫地簽下了名字。

龍建軍繼續追問:“除了你們兩個,還有誰知道這件事情?”

劉偉急忙回答:“就我們兩個知道,我本來想告訴部長,但他的電話一首打不通。”

龍建軍點了點頭,隨後說:“那麼,之後部長就由你來擔任。”

劉偉被這突如其來的任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但很快就恢複了平靜,感謝龍建軍的信任,並坦然接受了這一重任。

龍建軍隨後便離開了辦公室。

10點43分,劉偉的手機突然響起。

他一看是民間技術發明部部長的來電,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

電話那頭傳來部長嚴厲的聲音:“劉偉,你大晚上打電話給我乾什麼?

如果冇有重要的事情,信不信我把你開了?

你還想不想乾了?

不想乾就滾蛋!”

劉偉深吸了一口氣,儘量平靜地說:“有事明天再說”說完,劉偉掛斷了電話,並毫不猶豫地拉黑了部長的聯絡方式。

老劉為人比較老實,部長常常壓榨他,把幾個人的活交給他一個人乾,其他人則出去瀟灑。

但他始終堅守自己的初心,認真稽覈每一份郵件,想為國家出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