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開局通天帶,我為救世主!

開局通天帶,我為救世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蕭何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47:04
開局通天帶,我為救世主!

簡介:[末世][神明卡牌][係統][極限求生] 公元二二零五年 未來計劃開啟,我是唯一一個穿越者 什麼?剛穿越就被攻城,還被迫當個救世主?痛,太痛了! 無妨,係統加身法力無邊,強行拉回過去! 什麼?剛回來就末世了?沒關係,極限才能展示我真正的魄力 就你能無限恢複是吧?嚐嚐我概念級苦力怕 就你是須佐之男是吧?不好意思,通天代!神也殺給你看 越級是我的菜,動我的人神也得歇菜!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還未等蕭何有所反應,隻聽轟的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傳來,火光轟然砸落在了蕭何上方不遠處的牆麵上。

“這…是導彈!”

很快蕭何便反應了過來,但此時己然來不及了。

還未等蕭何有所動作,緊接著樓梯開始劇烈的顫抖,一股巨力傳來。

下一刻,蕭何手上一鬆,失去了控製的身體頓時向後倒去,緊接著便開始向下墜去。

“呃啊。”

感受著手上傳來的劇痛以及失重的脫離感蕭何不由地叫出了聲來,同時一股恐懼感湧上心頭。

“怎麼辦,難道我就要這麼死了嗎,不!”

蕭何心中大叫,可卻什麼也做不了,隻得默默的感受著愈發強烈的墜落感。

砰!

伴隨著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響傳出,蕭何轟然砸落在地,同時口中一口濃血噴出,染紅了整片衣襟。

“嗯!”

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口中隻得悶哼一聲,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刹那間,一陣刺骨的疼痛傳來,感受的這股劇烈的疼痛,蕭何不由緊鎖眉頭擰成了一卷麻花,卻發不出半點聲響。

“呃啊!

我這是…要死了嗎?

冇想到纔剛穿越就要死了,真是不甘心呐。”

一想到此蕭何心中不甘的情緒不斷放大,但卻無可奈何。

“不,我還不想死啊!”

正想著,蕭何隻感覺意識逐漸變得模糊起來,連思考都開始變得費勁,一點、一點,首到完全消失。

就在蕭何意識消失之際,突然,蕭何的身體卻猛然站了起來。

“不,我不能死,憑什麼,憑什麼要我死,不,我不服!”

蕭何口中不斷的呢喃著,不斷的重複著同樣的話語。

緊接著蕭何晃晃悠悠地站起身,環顧上了西周。

此時,西周的巷道中火光不斷,導彈的轟鳴聲和人們的慘叫聲不絕於耳,但落入蕭何耳中卻像是被糊上了一層薄紗。

見此一幕,蕭何腳下一軟,差點癱倒在了地上,好在退了幾步後踉蹌著首起了身。

許是心中的恐懼作祟,不斷的驅使著蕭何儘快逃離此處,拖著疲憊的身軀蕭和魅力的向著城市內部走去,想要逃離,這如同地獄般的地方。

不多時,蕭何便己經跑出了許遠,來到了一個狹窄的巷道中,此時的西周己然不再著有火光傳動。

走在狹窄的巷道中,不時有警隊路過,但他們卻對搖搖晃晃的蕭何視而不見,但蕭何也並未在意。

此時,他的意識彷彿即將要被抽離般,同時眼前一幕幕異樣的景色如同走馬觀花般不斷的在眼前閃過。

隨著蕭何的不斷挪動,每看到一個新的事物或人時,便會在眼前浮現出各種各樣不同的影像。

不多時便來到了一個還算寬闊的路口,還未等蕭何進行下一步動作,突然間一陣笑聲頓時吸引了蕭何的注意。

“哈哈哈,哈哈哈”一陣兒童銀鈴般的笑聲傳來,回過頭,不遠處兩個小孩正端坐在長椅之上,相互之間嬉戲打鬨著。

“王鵬,你長大想乾什麼呀?”

突然其中一個小孩發問道“我…我想去采集隊,這樣就可以帶來好多好多好吃的了,嘿嘿。”

聽到朋友的詢問,大名叫王鵬的小孩,傻笑的回道,同時也向著對方問出了同樣的問題。

“你呢蕭何,你長大想做什麼呀?”

聽到此,本該無比震驚的蕭何此時心中卻冇有心起半點波瀾,隻是呆呆的望著,彷彿失去了思考能力般。

而兩名小孩也暫時冇有察覺到蕭何的目光般,自顧自的繼續聊著天。

“我…我長大想做城防軍,像我爸爸和媽媽那樣的守衛兵,保護城市的安全。”

聽到朋友的回答,那名叫王鵬的小孩頓時拍起了手,興奮的大叫道:好哇,好哇!

到時候我去找食物,你來保衛城市。”

聽聞此言,兩人相視一眼,緊接著便相繼笑了起來。

此時,一旁呆愣著站在原處的蕭何聽這倆人的對話嘴角也不知何時微微彎翹的起來,輕笑著眼神中卻好似冇有一絲情感。

隨著蕭和嘴角翹起,眼前的小孩變得愈發模糊起來,反而另一旁身側一陣嘈雜的喧鬨聲響起。

聽到動靜,蕭河的目光頓時也被吸引了過來,轉過頭看向了身側。

但就在轉頭之際,西周的空間卻陡然變換,而蕭何卻好像冇有看到般,隻是靜靜的看著,冇有半點反應。

此時的景象像是在一間昏暗的房屋中,而房間中正是那個名叫王鵬的小孩,其身後還站著一排排麵色各異的人,對麵則是先前長椅上另外的那名小孩。

隻是與先前不同的是,此時的他們好似長大了些許,原來臉上的那些稚氣也少了些許。

此時,先前長椅上另外的那名小孩正蹲坐在地上, 眼中淚水不斷順著眼頰滑落,而且對麵的那群大人麵色也並不好看,皆是麵帶愁容,一副傷心之色。

見蕭何正坐在地上哭著,突然間一陣沉悶沙啞的話語聲響起。

“小何啊!

你想哭就哭吧,凡兒、嬌兒他們是英雄,是我們全城人的英雄,我們所有人都不會忘了他們的,你可千萬不要乾什麼傻事啊!”

說著,人群中一位佝僂著腰肢麵容枯槁的半徐老人走出,沙啞的聲音不斷的訴說,走至那名小孩身前不遠處停了下來。

伸出手掌欲要抬起,卻又好似無力般,隻是不斷的在半空顫抖著,許久之後也隻好無奈放下。

隨著老人話音落下,一陣抽噎的聲音變得愈發明顯,正是先前的那名小孩所發出來的。

“不,我不信,你們都是騙子!

你們都是壞!

你們都騙我,爸爸媽媽不可能死,不可能!”

此時的小孩清涕混著淚水橫流,身體因哭的太久而不斷的抽動著,撕心裂肺的衝著眾人崩潰大喊,不識扭曲的麵容,透著一絲恐懼之意,不知是哭還是笑。

見小孩如此,眾人皆是不由鼻頭一酸,隱隱有淚花在眼眶中打轉,霎時便紅了眼眶。

愣在原地片刻,老人無奈搖搖頭,一言不發,隨即便轉過身子,顫抖著向著身後走去,眾人見狀紛紛讓開了一條道路,供老人通行。

隻是,此刻的老人好似又老了好幾十歲般,本就佝僂的腰肢變得更加不穩了起來,不時搖晃著緩緩的向著門外走去。

待老人走出,眾人見狀,紛紛相視了幾眼,歎了口氣後也相繼跟著走了出去。

不多時,原地便隻剩下了王鵬以及另外的那名小孩。

看了看大人們離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正跪坐在原地不斷抽噎著的男孩,猶豫了片刻後緩緩上前,隨即手中摸出一條帶有金屬光澤的銀灰色手環,輕輕的放在了地上,並也跟隨著離開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