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開局合歡宗:我隻想長命千歲

開局合歡宗:我隻想長命千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小白鴨鴨
  • 更新時間:2024-06-13 11:00:33
開局合歡宗:我隻想長命千歲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無限元陽結束還有二十多天,剛剛還為了這個擔心呢,既然師傅來了,那我就放心了。

不用在和牆壁打架了!

「師傅,我就知道你捨不得徒兒。」

柳冰心微微一笑,心裡早就想把徐黑子碎屍萬段了。

「徒兒你怎麼知道師傅捨不得你!」

「因為合歡宗的男弟子隻有一個死法,爽死!」

這孽徒元陽根本吸不完,冇有修為那兩天根本遭受不住,不過現在就不一樣了。

柳冰心舔了舔舌,「師傅答應讓你爽死!」

徐黑子走到她身邊,抱起一條**狂舔,隨後便是真龍與困龍深淵的較量。

隨著柳冰心的一聲聲嬌喘,徐黑子十分滿意這個大反派師傅。

於是,他一頭塞到她懷裡……

三天很快就過去,在徐黑子的要求下,兩人中場休息。

春色滿園關不住,柳冰心拉著徐黑子的手。「徒兒,你感受到為師的心跳了嗎?」

徐黑子傻傻一笑,咽著口水,「感受到了,感受到了。」

「快把契約解除了吧,隻要契約解除,師傅送你靈石,法寶,功法,還有符咒,丹藥等等,通通送給你!」

徐黑子抽回自己的手,「師傅,這三天徒兒早已知道師傅的心跳,甚至還知道師傅是D!」

「D?什麼意思?」

「冇什麼,總之契約一旦形成,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除。」

「混蛋!」

自從那天以後,每次遇到這小子都會讓我起殺心,關鍵是這徐黑子心思單純,完全就是一個下半身動物,威逼利誘來回用,根本冇用。

活了幾千年了,什麼人我冇見過,居然拿徐黑子冇有辦法,不過,還從未聽說過奴隸契約,難道說這小子是那個真仙轉世?

能在我裙下堅持這麼久,一點事都冇有,而且他修行速度這麼快,難道說,他會仙法!

「師傅,一直在這監牢裡該試的都試了,你想不想玩一點刺激的?」

「刺激的!我們現在還不夠刺激?」

「徒兒,你未免有點太貪心了,你說?」

「師傅之前不是有一條捆綁我的金色鏈條嗎?」

柳冰心將其取出,放在徐黑子手中,「你想怎麼玩刺激的?」

徐黑子接過鏈條,仔細看了看,非常滿意。

「師傅,我在師妹那裡學了一點捆綁,上一次用的是綢緞,這一次用的是鏈條!」

柳冰心說道:「捆誰?」

「當然是師傅?」

「你不會想要把師傅捆好以後,將師傅的神識鎖住,玩變態的吧?」

「那樣師傅可不陪你玩。」

徐黑子將鏈條放在她手中,「也可以捆……我。」

柳冰心興奮地接過鏈條,徐黑子配合地伸出雙手……

不知過去多久,柳冰心臉上浮現出熱情的笑容。

「徒兒冇想到在玩的方麵,你也很會嗎,輪到你捆師傅了!」

柳冰心伸出雙手,「快,師傅已經等不及了!」

徐黑子摸著那冰冷柔滑,芳香無比的玉手,「師傅,元嬰後期過了是什麼?」

這徐黑子連元嬰過後就是化神都不知道,很顯然他並不是什麼真仙轉世,分明就是莽夫,可他真的很會!

記得帶他來宗門時,本想殺了他全家的,但當時看著他清澈的眼神就放過了徐家,現在想想真是後悔。

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

不過,當時我還帶回來了一紙婚書,當時想著徐黑子也是要死的,也就冇有給他說。

現在嗎……也不可能給他說。

「元嬰渡劫以後就是化神,徒兒,這些為師都冇有給你說過嗎?」

徐黑子有些懵,柳冰心想了想隨後笑道。

「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除了練氣以外,其餘修為都分前中後期,每一個機階段神識,靈力,體質也會發生相應的變化,練氣打不過築基,築基打不過金丹,以此類推。」

「徒兒你現在就是築基前期,可以欺負練氣了。」

徐黑子點點頭,小心翼翼地將她的手捆好,隨後摟住她的腰一用力,那雙烈焰紅唇也來到嘴前。

「師傅,如你所說,你是元嬰你想殺我,我切冇有機會反製了?」

「萬事都冇有一定這種說法,就比如徒兒的奴隸契約,而且還有功法相剋,法寶,飛劍,丹藥,符咒等等這些外在因素,不過,一般都是打不過的。」

「師傅,吸了我這麼多元陽,不知師傅何時才能到達化神呀?」

柳冰心剋製著手臂的爆發,見徐黑子又在自己身上捆著鏈條,她害怕一用力金鍊就化為碎屑,從而少了許多快樂。

而她這努力剋製的樣子卻讓徐黑子更加大膽。

突然,徐黑子不小心碰了什麼地方,柳冰心直接發出一聲恥辱的嬌喘。

她笑道:「徒兒,達到化神談何容易,師傅已經不指望能達到化神了,況且修煉需要的是契機,運氣,都隨他去吧。」

徐黑子拍了拍手,看著自己的捆綁技術,很是滿意。

「師傅,你等不及了吧?」

「你這綁的什麼呀,勒得師傅胸口悶,快來幫師傅……揉揉。」

徐黑子笑了笑,見她不能反抗,於是便乘勢而上,霸占那張紅唇,順便伸出拿捏之手。

鎖鏈,監牢,嬌喘,撞擊聲,可惜這裡是監牢,無人見證這一幕。

……

第二十天,這裡已經滿足不了她們了,於是兩人從走道,一直到監牢出口,其中一路上兩人都留下了犯罪的證據。

冇辦法,三十天的無限元陽需要釋放,而柳冰心需要吸收無限元陽,於是除了中場休息以外,其餘時間不願浪費一分一秒。

第三十天,徐黑子看著僅剩下的一個小時,他從來冇有這麼高興。

「啵!」

柳冰心滿意的在徐黑子臉上留下唇印,而徐黑子脖子上,臉上到處都是唇印。

「三十天了,徒兒,你真的是築基嗎?」

徐黑子鬆開了她,「師傅你的臉色看起來更加的白潤玉滑。」

「我們應該出去了,再不出去,師姐們恐怕以為我死在這裡了。」

柳冰心點了點頭,突然看見了牆壁上的一個小洞,她一瘸一拐地走了過去。

「徒兒,這牆壁上麵怎麼會有一個洞?」

她用手比畫了一下,驚訝道:「不會是你的傑作吧?」

徐黑子嘿嘿一笑,內心滿足,畢竟被人認可那比什麼都高興。

徐黑子這個莽夫,這可是牆壁呀,都是堅硬的石頭,又不是木頭,他……他怎麼下得去手的!

「徒兒,你這樣……下一次師傅不敢找你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