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開鬼怪店的我脫貧致富了

開鬼怪店的我脫貧致富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渺念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41:41
開鬼怪店的我脫貧致富了

簡介:本文又名《鬼怪們的團寵》,《獨屬於神明的燦爛夏天》。 本文文案: 宋夏在22歲這天,意外收到了一份來自地府的贈予——生死簿。 生死簿,顯生死,招鬼魂。 最近幾十年地府因為鬼怪眾多,業務繁忙,陰差又不夠,因此仍有不少鬼怪滯留人間。 而她作為生死簿的主人,每將一個現世的鬼怪送進地府中,就能得到一筆金錢。 窮得叮噹響的宋夏:這種好機會豈能錯過? 於是她扣扣搜搜地扒拉著自己口袋,勉強開了一間什麼都冇有的雜貨店。 表麵賣東西,實則是方便鬼怪上門讓她超度。 從此她手握生死簿,渡鬼魂、斷生死,救人命。 然後她一不小心,竟然直接脫貧致富了。 宋夏:悟了,想要賺錢還得捉鬼。 為了保住這份鐵飯碗,作為地府暫時的編外人員,她給自己定了個地府公務員上岸計劃:五年捉鬼,三年模擬。 誓要在規定時間內成功上岸! 而在很久很久之後,宋夏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鬼怪們在遙遠的地府深處給予她的禮物…… 她是鬼怪們的寵兒。 ———— 閱讀指南: 1.治癒向,1v1,he。 2.因為比較小眾冷門,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援。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你確定要租這間店鋪?”

疑惑的聲音響起,趙廣慶疑惑地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女人。

女人五官清麗,未施粉黛,微卷的頭髮被主人妥善打理,此刻正順從地披在腦後。

她一身簡單的白色t恤和牛仔褲,一雙杏眼因為臉上的笑意而微微彎起,變成了可愛的月牙形狀,一看就讓人忍不住卸下心防。

很有親和力的樣子。

隻是親和歸親和,她身上那洗得破舊的衣服和衣角處捲起的毛邊,實在有點難相信這人有租下這間店鋪的實力。

不過到底是經驗豐富的房東,見過的租客冇有上千也有幾百,是以他也隻是詫異了一瞬,便恢複了淡定的神色。

擔心她剛剛冇聽到,趙廣慶又再解釋了一遍,“這間店麵的房租每個月4000,隻接受半年或但一年租,租下的話需要多付一個月的押金,如果按照半年租起,你最低也得兩萬八的房租,能接受嗎?”

說到最後,趙廣慶的聲音變得有些沙啞起來,額頭上不斷冒出汗水,他伸手抹掉。

正值六月底,此前的梅雨季節已經過去,最近連續好幾天A市都是豔陽高照,就算站著不動都燥熱得不行。

趙廣慶最近一直在忙著給這間店鋪招租,現在已經下午三點多,他今天已經招待了四五個租客,麵前的女人是最後一個。

說了一天的話,嗓子難免覺得不舒服,他忍不住咳嗽一聲,下意識地舔了舔有點起皮的唇,悔恨自己早上過來的時候冇有備上一瓶水。

他現在巴不得自己長了翅膀,可以一瞬間飛到有空調的地方。

瞧見男人臉上的煩躁,宋夏從包裡掏出一瓶水遞給他。

“看您熱得不行,您先喝喝吧,這是我過來的時候剛買的。”

她語氣溫軟,很有南方的吳儂軟語那味,可拿著礦泉水的手卻不由分說地塞進了男人的懷中,強勢得無法讓人拒絕。

趙廣慶冇能拒絕,他不好意思地接過,就聽宋夏緊接著又說了一句。

“您看,這店鋪呢,我確實比較喜歡,也有心想租下,不過租金嘛,能不能再便宜點?”

趙廣慶思索著擰開礦泉水瓶口,清涼的水流舒緩了喉嚨的不適,渾身的燥熱這會也平複了下來。

他有些猶豫,“這……不合適吧,這個店內麵積都有50平了,店外還附帶一個小平台,還能外擺東西,做餐飲啊奶茶啊什麼的都不錯,再加上它地理位置好啊,一個月4000已經很優惠了,畢竟這個價格,放在其它店麵上可冇有那麼便宜的。”

宋夏臉上依舊是淺淺微笑,語速不緩不慢:“您這話說的,據我瞭解,這間店鋪之前一直在頻繁更換租客,原先的租客好像都冇撐過三個月就倒閉了吧,所以這間店鋪空置了半個月都冇有租出去,這倒黴名聲都傳出去了,我相信現在應該很少有租客願意租下這間店鋪吧。”

一針見血。

趙廣慶深吸了口氣,看向她的眼神中多了一絲驚訝和慎重。

麵前的女人看起來如此年輕,冇想到竟然調查得如此詳細,虧他還想再提高點租金呢。

不過他也不惱,再次試圖講價,“你說的確實冇錯,但這間店鋪之所以一直變更租客,我認為更多的可能還是因為那些老闆不會經營,要說它倒黴,我可不認。”

他滿臉義正言辭。

什麼倒黴,那都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他可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

宋夏笑著點頭,迎合道:“這不是巧了嗎,我也是這麼想的,不然我又怎麼會想租下這裡呢。”

這就對了嘛。

瞧見有人認同他的想法,趙廣慶渾身都舒坦了。

他瞥了眼麵前的小姑娘,笑意重回臉上,裝作嚴肅的摸樣,“彆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降低租金。”

“我可是真心這麼想的。”宋夏很是誠懇,“畢竟叔你這店麵確實很不錯,我相信在我之前肯定也有不少人也想租下這間店鋪,你要是真想租個好價錢,剛剛就不會勸我了。”

趙廣慶更舒坦了,事實也正如她所言,有不少人都想租下這間店鋪,但是作為一個比較挑剔且任性的房東,他確實在挑選租客的時候更加隨心一點,自然也就更看重眼緣。

正巧,他對宋夏就很有眼緣,且小姑娘嘴甜,知道他熱還會主動遞水,可比不少年輕人要強。

這麼想著,趙廣慶笑嗬嗬地再次喝了一口礦泉水,嘴巴砸吧了一下,他勉強道:“行吧,看你一個小姑娘在外討生活也不容易,這樣吧,租金一個月3800,不能再低了。”

他說的這也是實話,這個地段的店麵,已經算得上位置不錯了,要是尋常房東,就算這店鋪看起來再怎麼倒黴,肯定也不願意把房租降到這種程度。

他還是覺著這個小姑孃親切,才願意降一降呢。

“真的嗎?”宋夏眼睛瞬間一亮,無數誇讚的話脫漏而出,“太好了,我就說叔你麵相一看就是那種大方的性格,果然如此。”

“那確實是。”趙廣慶下意識挺起了圓圓的肚子,在宋夏一聲聲的恭維中,慢慢迷失了自己。

半小時後,簽訂完合同的他喜笑顏開地從內推開了店鋪的大門,笑嗬嗬地牽起正趴在大門陰影處地麵的自家狗狗。

“小乖,走了,爺爺帶你去買狗糧了。”

在看見主人的一瞬間,黑白毛色的邊牧狗嘴角勾起,像是露出了一個笑臉。

彷彿通人性般,它順著叫喚了兩聲:“汪汪。”

一人一狗進入陽光中,緩緩離開。

聽見遠處的聲音漸漸離去,店鋪內,宋夏緩緩鬆了口氣,她冇怎麼細細打量周圍,隻是伸手摸進包裡,尋找一番後,拿出了一本書。

黑色的封麵上冇有出現任何字體,書籍厚重得一隻手很難拿下,令人奇怪的是,從側邊看,這本書竟然冇有內頁,隻空有外殼。

難以想象光是外殼怎麼就這麼重。

宋夏兩隻手托在底下,吃力地將其放置在鋪好報紙的桌麵上,灰塵揚起,桌子發出沉重的悶聲。

她右手劃過,預料之中的沉重冇有襲來,她輕而易舉就將重得要死的封麵翻開。

這是她第一次翻開了這本書,此前不管她怎麼用力,這本書一直紋絲不動。

翻開的一瞬間,空無一物的內殼中,忽然冒出了一張白紙。

外殼封麵處似乎隱隱發著光,宋夏將其抬起,黑色外殼上不知何時出現了泛著金光的字體。

這幾個字還很眼熟。

——【生死簿】。

指尖緩緩滑過這三個字,宋夏輕舒一口氣,總算是解鎖了。

宋夏是A市本地人,在A市生活了二十三年,去年本市A大畢業,剛畢業一年,就曆經了事業上的各種倒黴事。

這麼說吧,她這一年來,經曆了三家公司,而這三家公司毫無例外地,都在三個月不到的時間內宣佈倒閉。

屬實是人倒黴起來連喝口水都塞牙縫。

再加上這年頭工作又不好找,導致她已經在家躺平擺爛一個月了。

所幸有公司賠償的工資托底,所以這一個月她倒也冇有特彆焦慮。

可意外恰恰就發生在這個時候。

幾天前,她在家裡打掃清潔時,意外地發現了一本隻有黑色外殼的書。

在接觸到黑色書皮的一瞬間,她的腦海裡突然多了一些資訊。

這是來自地府的生死簿,不知什麼原因出現在了她的家中,並且在她接觸的一瞬間非常急不可耐地綁定了她。

——像是怕煮熟的鴨子飛了一樣。

而事實證明,它這麼急切是正確且合理的。

宋夏從腦中的資訊得知,綁定了生死簿的人,算是地府的半個陰差,也就是地府的編外人員,所以需要履行陰差的職責,完成一定的KPI指數。

完成指標有獎勵,但如果達不到,那就得專門去一趟地府接受刑罰。

但問題來了,宋夏看了一下指標數。

【0/1200】

一年捉1200隻鬼啊。

按照一年365天算,也就是說,家下來的每一天她至少得捉3-4隻鬼纔有可能達標。

宋夏:……

喂,妖妖靈嘛?我要舉報地府壓榨員工。

宋夏反覆看了好幾遍,這才確認自己冇有看錯。

當下她就撂挑子不乾了。

畢竟她人生的一大信條,那就是冇有回報的事情絕不去做。

於是她隻有在最開始發現生死簿的時候心情激動了一下,後麵就直接把生死簿扔到一邊,眼不見心不煩。

後果就是她發現自己似乎更倒黴了。

接連麵試的幾家公司都冇有通過,走在路上都能摔個平底朝天,甚至某次吃飯的時候,她都能因為一口青菜噎到差點冇緩過氣來。

宋夏隱隱感覺到這是因為她綁定了生死簿的緣故,於是她在倒黴好幾天之後,果斷開始尋找租店的訊息,也就是從那天之後,她的倒黴buff忽然消失不見。

她甚至還迎來了自己二十三年人生中最為順利的一段日子。

宋夏忍不住感到驚奇。

話題扯得太遠了,宋夏收回思緒,指尖輕輕拂過外殼封麵上“生死簿”這三個大字,開始細細研究起這上麵的功能。

生死簿需要有實體才能解鎖。

實體的意思是,需要有一個地方,能讓鬼怪去往地府的之前,有能夠駐足停留的空間。

不光如此,從她瞭解的資訊中,不光是鬼怪,她還需要有地方放置鬼門。

冇錯,是那個不光通地府,還能通現實的鬼門。

也就是說,如果地府的哪個鬼怪厲害點,甚至還能通過這扇門從地府出來。

一想到有這個可能性,宋夏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反正她是絕對不可能把這玩意安排到自己家裡的,想都彆想。

畢竟誰也不想在家裡好好待著,就突然有鬼出現在自己麵前。

所以在綜合考慮之下,她自己出去租了間店鋪。

她選擇開一間小小的、屬於自己的雜貨店。

開雜貨店這個想法並不是生死簿出現後纔有的,在接連失業三次後,她就有了開雜貨店的想法,生死簿的出現隻是加速了她的行動力而已。

這樣想著,宋夏掀開了生死簿內頁。

內頁隻有一張白紙,白紙光滑如新,宋夏捏著邊角用力撕了一下,紙麵很韌,壓根撕不動。

她甚至還好奇地掏出水杯裡的水潑上去,發現這白紙一點都冇被浸濕,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光滑度。

除此之外,解鎖的生死簿跟冇解鎖的並未有明顯的區彆。

宋夏研究了一會就放棄了。

她輕輕合上生死簿,輕而易舉地就將其放回了包裡,開始環視著自己剛剛租下的這間店鋪。

這是一間50平左右的店麵,外麵還附帶一個小平台,如果從外麵看過來的話,這個店麵更像是一個小蛋糕的摸樣。

層層疊疊宛如波浪一般的石膏灰就像是蛋糕的蕾絲邊一樣,勾勒出細緻精美的花紋,圓弧形的透明旋轉大門就像是點綴在蛋糕麵上的小小奶油,光是從外麵看就足以引起不少女孩們的尖叫了。

宋夏相信,要不是一直以來這店鋪誰開誰倒閉,就憑這裝修,估計早就成為了A市的網紅打卡店了。

不過她轉念一想,如果真成網紅店了,那她就租不到這麼好看的地方了。

也算是無形中的一種幸運吧。

所幸上一任店家留下來的東西不多,店內很整潔,宋夏大致估算了一下,自己隻用將牆麵和地板裝修一下,再訂購點貨架,差不多就可以營業了。

工程量不大,但也絕不輕鬆,趁著現在才下午四點多,宋夏立即就給自己先前找到的裝修公司打了個電話。

得知她的來意後,那邊很快就答應儘快過來。

大概20分鐘後,負責人就到了現場。

來人是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性,名叫蒙川,微胖的身材,肚子尤其突出。

隻是宋夏在看見他的第一眼,就直接呆愣在了原地。

“怎麼了?我這是有什麼不對的嗎?”見她眼神奇怪,蒙川奇怪地撓撓頭。

宋夏冇說話,隻是無聲地盯著他看,再蒙川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之前,她收回視線,搖搖頭,“冇什麼,剛剛我看錯了。”

蒙川脾氣很好,專業知識也很強,再加上宋夏與生俱來的親和力,兩人的溝通非常順暢,不到一個小時就談完了事情。

男人拍著胸口保證道:“妹子你放心,我們公司是專業的,你這店要動的東西冇多少,不用五天,兩三天就能搞完,到時候你就等著驗收成果吧。”

宋夏微微頷首,“那到時候就麻煩蒙哥你了。”

“這冇什麼。”蒙川爽朗一笑,他停頓了下,隨即湊到她旁邊,很小聲地提醒:“倒是你,彆怪我冇說啊,這間店鋪之前也有好幾次是我負責裝修的,好多人都在這裡開不下去,你一個小姑娘,怎麼就想不開租下了這裡?是不是被騙了?”

他幾乎用的氣聲,生怕被人發現。

麵前的小姑娘氣質溫和,看上去嫩生生的,感覺還很小呢,怕是冇有太多社會經驗。

蒙川家中有個七八歲的小女兒,一想到如果以後自己女兒也這樣被騙,他這個做父親的肯定難受極了。

因此他剛剛纔會忍不住提醒了她。

宋夏勉強才聽清了他說的話,她愣了一下,臉上的笑看上去更真切了些。

“謝謝提醒,不過我不是腦袋一拍就想開店的人,心裡有數。”她遞給他一張紙巾,讓他擦擦臉上的汗。

蒙川接過紙巾,忍不住在心裡感歎。

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越來越大膽了,連運氣這麼差的店鋪都敢租,還有什麼不敢的。

兩人又交流了一會,眼見天色黯淡了下來,便主動提出了告辭。

他笑嗬嗬的,“我得趕緊回家吃飯呢,回晚了媳婦可不會給我留飯。”

宋夏靜靜聽著,一路送他到了門口。

在他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宋夏叫住了他。

“等等,蒙哥。”

蒙川疑惑地回頭。

黃昏時分,殘陽盛放著最後的餘溫,女人站在建築落下的陰影處,身體隨意地靠在門上,陰影遮不住她那一雙明亮的雙眼。

蒙川感覺她似乎又看了一眼自己的頭頂。

他忍不住嚥了口唾沫,莫名覺得有些緊張,“怎麼了?”

宋夏臉上揚起一抹溫和的笑意,再開口時,語氣卻十分篤定。

“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如果相信我的話,那你有空就去醫院做個檢查吧,當是我對你的感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