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九州京華錄

九州京華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桃孤棘矢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15:15
九州京華錄

簡介:荊州白氏白老爺子的外孫楚俞被皇帝選為南燕世子蕭祁的伴讀,被迫入京。他是天機閣閣主,不謀仕途,隻愛錢財,後在南燕世子蕭祁的幫助下,體悟人間冷暖,揭開母親去世真相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柳州市錦繁華,州門前一馬車徐徐而來。馬車車身由黑鬆木製成,車上掛著流蘇帳,是荊州式樣。守門的官兵看見賬上用金絲繡著的“楚”字,未有清查,便放了行。

過了州門,車簾被掀起一角,露出一雙俏皮的眸子,而後又被輕放下。

玲瓏輕聲喚了喚榻上撐著手休憩的少年

“主子,咱們已到了柳州,再走五日方可入京都了”

那少年坐了起來,腰上繫著的麒麟玉輕輕垂落,此玉倒是不簡單,據說世間僅此一枚,唯一的主人便是荊州白氏家主白老爺子的外孫——楚俞。

少年眉目間皆是倦色

“不急,先找個客棧歇兩天,今夜我得見個人”

“諾”

玲瓏出去與駕車的馬伕說了幾句後,馬車便在“金玉堂”前停下了。楚俞帶上素紗鬥笠下了車,玲瓏落他一步進了那“金玉堂”。

堂內,掌櫃的正在算賬,見來人身著蜀錦白鶴袍,腳踏金絲飛鳥靴,雖被鬥笠掩住模樣,氣質卻著實不凡,連忙迎了出來,親自招呼。

“二位客官是吃酒還是住店呐”

玲瓏拿出銀子放在掌櫃手中“兩間上房,再送壺上好的碧螺春”

“得嘞!”

待在房中落了腳,玲瓏便關上門,給楚俞倒了杯茶,放在他手邊,處於摘下鬥笠遞給玲瓏,隨即拿出昨夜送來的密函閱了起來。玲瓏收了鬥笠又打點好床鋪,及致酉時,卻還不見人來,看著自家主子坐著不語,玲瓏實在好奇,究竟是何人能讓自家主子等這般久,便開了口:“主子要見的究竟是何人?”楚俞未抬頭,聞言隻道:“待會兒你便知道”話音未落,楚俞倒是像想起什麼似的,收了密函,問玲瓏:“你這幾日如何這般乖巧?這倒不像是你的性子。”玲瓏倒是心中一喜:“主子覺得玲瓏乖巧了?!”楚俞一愣,隨即失笑道:“我的意思是往日你總嚷著要到這柳州瞧瞧,如今到了柳州,怎麼反倒拘謹起來了。”

玲瓏糾結片刻便坦言:“出荊州前,大房的張嬤嬤來找了我,說主子您這趟是去京都給世子伴讀的,若我仍是往日般跳脫,會闖禍,會給主子和白氏丟臉……”玲瓏頭越發低了,聲音也越發的小了

楚俞未開口,眼底掠過一絲寒意,抿了口茶看向玲瓏

“不必理會他,你是我的侍女,我未束著,你出了事兒,那便自是我擔著,你隻管像平日一般。明兒你也不用來我這伺候,自己出去逛逛,回來時給我帶份南城香花樓的桂花糕便罷。”

玲瓏聽到明日可以隨性的玩樂,立馬抬起頭,生怕自家主子反悔似的,連忙應下

“諾!”

京都世子府內,蕭祁正逗著鸚哥,這鸚哥是他昨個在鳥市花大價錢買來的,據說可以學人說話。尤申從屋外走了過來,道:“世子,楚二公子已到柳州,昨夜大皇子那邊將人撤下了,宮裡頭那位派去的也陸續回了京都...”尤申頓了一下,上前一步,壓低了聲音,在蕭祁耳邊低語了幾句,蕭祁神色漠然,擺了擺手,尤申便退下了。蕭祁放下鳥食,走出屋子,屋外月色皎皎,銀光下的梔子開的正好,花香月色相融,好不愜意。蕭祁從袖中拿出一塊拇指大的殘玉,嘴角勾起一抹他自己都會曾察覺的笑意。

亥時一刻,玲瓏年紀尚小,此時早已困得睜不開眼。忽的門外傳來三聲叩門,然後進來一個小廝,玲瓏猛的驚醒擋在自家主子身前,從腰間抽出長邊向小廝揮去。不料那小廝一把抓住飛來的長鞭,兀地一抽,玲瓏便與他撞了個滿懷。玲瓏一驚,拔出刺刀向小廝刺去,可對上那小廝的眼睛時卻又立馬收了刀,下一刻,一隻手就拿上了她的嘎吱窩。玲瓏被撓的前仰後翻,實在受不住,隻得求饒:“紅玉姐哈...哈哈...我...哈...錯了...錯了...我...哈哈我...我不知道...是你...哈哈我不敢...了哈...主子...救...哈哈哈...救我...”

楚俞熱鬨看夠了便敲了敲桌子,這場鬨劇也就消停了。玲瓏苑自家主子故意不透露來人,就是想看她笑話,氣鼓鼓的拿了茶杯給二人沏茶。楚俞先前未告知,:確實存了個壞心,此刻自知理虧,便將早先準備入京後再給她的蝴蝶刀提前拿了出來。

這蝴蝶刀是楚俞離開荊州前便鑄好的,一共兩隻,紫石的是玲瓏的,另一隻青綠的留給阿瑤。玲瓏得了刀,方纔的一丁點兒惱怒也就煙消雲散了。她心中瞭然,知道紅玉姐來此是有要事與主子商議,知趣的回了自己的廂房。待玲瓏走後,楚俞與紅玉也聊起了正事。

“這一路上盯著我的人多,你來時可曾有人發覺。”楚俞泯了口茶看向紅玉

紅玉輕笑,“自然是不曾有的,就外麵的那些個,誰比我更警覺”

楚俞也笑了,“也是,這江湖上有誰能跟到你朱雀頭上。”

紅玉也泯了口茶,“主子莫要調笑我,講真的,宮裡頭那位怎會還冇有動作,大皇子的人也撤走不稀奇,可今日我來時,盯著您的人之中竟冇有了聖上的暗衛!”

楚俞倒不奇怪,這聖上費儘心思找了個由頭將他從荊州召入京,無非是想牽製白氏,畢竟聖上想吃下荊州的商行,也不是一兩天了,白氏作為最大富商,自然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可他又忌憚,畢竟白氏與天機閣究竟是何關係,誰也不知。所以他纔拿楚俞開刀,美名其曰是讓他去給世子伴讀,實則是想將他這個最可能成為白氏下一代的掌權人留在京都,或者讓他死在去京都的路上...

楚俞看向紅玉,“前些日子我讓你安排的事,你都安排好了嗎?”

“主子放心,早已安排妥當”

“青龍那邊呢?”

“我昨日與他會過麵,他那邊也準備的差不多了。”

“嗯,辛苦你們了。”楚俞這話說的認真,不禁讓紅玉心中難受

“我們算哪門子辛苦啊,最苦的倒是主子您,慶帝此舉擺明瞭是衝您和白氏來的。”

楚俞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你可曾還記得先帝駕崩時,宮中所傳?”

雲和六年,先帝崩逝,麗妃悲痛不已,不幸墜湖,與腹中皇子雙雙殞命,先帝膝下再無皇嗣,靖安王趙淩賢明仁厚,惜才愛民,眾臣舉其為帝,故承大統……

紅玉輕哼一聲“這慶帝若真的如傳言那般仁厚,並不會召您進京了。這南燕世子八歲時便被召進京,美名其曰南燕處偏寒之地,讓世子入京與眾皇子一同學學問,習兵法,實則就是將他困在京都,遷至南燕罷了,如今又想用同個法子對您。且不說彆的,世子進京九年,人人都知道世子,玩世不恭,這慶帝從不過問,或者說,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世子這般放浪”

紅玉看了看自家主子,對麪人隻是泯了口茶,點頭道:“繼續說。”

紅玉便也喝了口茶,繼續說了下去

“眾皇子年及十二便有了伴讀,這世子如今已有十六,此刻召您去伴讀,無非是想將你也圈在那京都裡...”

楚俞低頭把玩茶杯,突然笑了,

“他,困得住我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