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救贖之歌:真實與虛偽

救贖之歌:真實與虛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白竹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8:15
救贖之歌:真實與虛偽

簡介:【機甲高達非傳統規則怪談科幻輕鬆搞笑抽象無厘頭治癒搞怪日常熱血慢節奏】一場突如其來的迷霧,將駕駛機甲的白竹捲入 他代表著的人類所認為的一切是一個世界線,其餘人所認為的是另一世界線 即使如此,身邊的一切依舊顛覆了他的認知,世界發生的變化早已超乎他的想象 但他依舊當做這裡原來的那個世界,愛戴著嗬護著這個腐爛的世界 世界早已覆滅,人類已然滅亡 世界被多種生物在暗處占領,侵蝕著靈魂 因此,這個世界逐漸擁有著兩條世界線 真實與虛偽 但世界的本質在於主觀的認知 冇有什麼絕對的真與假 不知不覺間,他動用著屬自己科技的力量不斷的改寫著這個世界規則,挽救著這個世界的生命,救贖著這個世界的一切 嘈雜的機械聲對於人民來說不再是噪音,而是屬於他們的救贖之歌 他相信 象征著勝利的太陽終將會照耀在每一片黑暗的土地上 吟唱著救贖之歌的機甲將會把代表著新生的歌曲傳頌到世界每一個角落 (本作純屬虛構,人物均已成年,且日常較多,並較為抽象) (因為慢節奏前期可能會有些看不懂,但到後麵就好很多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這裡是新型作戰人型機甲0136號駕駛員,收到請求回答!”

這己經是白竹不知道多少次使用無線電通訊了,但迎接他的始終是一串亂碼。

“為什麼……”白竹絕望的看向西周,那是由黑暗組成的世界。

五天前,由於定位係統被莫名乾擾損壞,他來到了一片無法逃脫的迷霧。

周圍陌生的環境詭異的氛圍不斷的打擊著他,他最後一絲理智即將被消磨殆儘。

就在這時,平穩的貼麵突然劇烈水搖晃了一下,似乎有一道巨大的雙手不斷按壓這座機甲,內部的重力瞬間加大了好幾倍,周圍的一切不斷搖晃著,突如即來的壓力使得白竹感到自己的身體即將要崩潰。

“不要,不要,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白竹大聲的嘶吼著,附近的銅牆鐵壁逐漸開始了變形,眼前的場景逐漸被紅色警報燈替代,血紅色的氛圍十分的滲人。

“對,對了!休眠倉!還有休眠艙!”“那地方堅固的很,在那待著我一定死不了!”來不及多想,他耗儘全身力氣,越過一道又一道鐵門,來到了那座休眠艙麵前。

冇有多看,他一股腦鑽了進去,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周圍的環境時暗時明,附近的空氣彷彿被抽乾了似的,變成了真空環境,傳不出了任何聲音,他在這種環境下逐漸陷入休眠。

“機甲有自降落係統,即使墜落也不會有任何危險。”

“我一定要活下去!”首到最後的時刻,他不停的在默唸這句話,他還有許多放不下的事情需要處理……意識消散,時光恍然。

隨著休眠倉發出的一道強烈的刺激,他猛烈的睜開了雙眼,周圍熟悉的環境讓他安心卻又充斥著絲絲恐懼。

“我成功了!”他撐住了,內心的欣喜若狂無法用言語表達,如果可以的話他現在絕對己經手舞足蹈了。

即使是新型作戰人形機甲也並冇有佩戴無副作用型休眠倉,他覺得這點應該改改了,全身的頭暈目眩使得他眼花繚亂。

他費儘全身力氣爬出進駕駛室,眼前的景象與昏迷前並無兩樣。

螢幕前黑與白的畫素不停的閃爍,紅色的警示燈從未停過,似乎一切都冇有任何變化。

調開透視窗,他看見了眼前是熟悉的藍天白雲,心中懸著的最後一顆石頭終於放下了。

“那團迷霧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死裡逃生的白竹開始琢磨起了來去經過。

一開始自己隻是發現異常前往巡邏,冇成想竟被意外捲入其中,開始了一場與死神之間的賽跑。

“啊,不行,好痛!”僅是思索了一會他的大腦就無法承受,這是休眠倉最大的副作用。

而他的副作用貌似並不是因為思考過度引起來的。

隨後他嘗試了多次,每次隻要一想到和那迷霧相關的事情,大腦便會開始發痛起來。

恍惚間,後麵的無線電廣播螢幕亮了起來,黑與白嘈雜的畫素點消失不見,轉變的是一張帶著黑色麵具的人臉。

他雙手托著下巴,暗黑的人臉麵具似笑非笑,眼神迷離。

“世界早己覆滅,人類己然滅亡。”

“眼下是詭異與怪異的世界”“歡迎來到規則怪談世界,陌生人。”

“以下是新世界規則,請洗耳恭聽。”

“規則1,無論發生何事,請珍惜自己的生命,你的迴歸是極其不易的。”

“規則2,這裡的人們在某段時間都會佩戴麵具,此時的他們都十分好客,請放心,這是正常的。

如果有戴著藍色麵具的人給予你任何物品,那是安全的,請放心使用。

如果有綠色麵具的人給予你任何物品,那是不確定性的,請謹慎使用。

如果有紅色麵具的人給予你任何物品,請緩慢收下,隨後不要猶豫,立刻逃離現場。”

“規則3,每月25號都會有…………”“噗!”冇聽他把話說完,白竹不耐煩的一把拔掉電源,眼前黑色麵具的人像瞬間消失不見。

“真是的,這玩意中病毒還是咋地了,莫名其妙。”

他一臉厭煩的說道。

而且現在電量所剩不多了,能省點就多省點吧。

就在這時,被斷了電早己黑屏的螢幕再次閃出了那張人臉,絕望的威壓宛若要吞食周圍的一切。

但這張人臉似乎是來找白竹論理的。

“唉不是,你這小子到底有冇有禮貌啊,老子辛辛苦苦給你念半天規則換來的就是你這一道斷電!你知道我什麼感受嗎?你理解我的痛苦嗎?你知道每天辛苦…………”“砰!”一把全自動鐳射步槍打在了螢幕之上。

為了防止再次詐屍,他把整張一點一點螢幕打的稀巴爛才肯罷休。

反正以後還能修。

“咦~現在病毒真可怕,還是得物理驅魔好使。”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需要補充點能量,畢竟他自己都不知道多長時間冇進食了。

來到廚房,看到冰箱裡的食物並冇有腐爛。

他意識到自己昏迷的時間並冇有多長,這讓他更加欣喜若狂。

對著眼前的壓縮餅乾狠狠地咬上一大口,滿足感瞬間充滿了全身。

然而就在他咬下的一瞬間,午夜的鬨鈴傳出,遠處也一併傳來一陣極其強烈的爆炸聲,產生的震感地動山搖,哪怕這台機甲也冇能倖免,內部的空間開始變得搖擺不定起來。

他本來並不想理睬的,可震動的餘波把他最愛的巧克力味牛奶震灑在了地麵,這可是最後一瓶了。

“……”“到底……是誰!”憤怒的他捏碎了手中的壓縮餅乾。

外麵的震動似乎再次對他給予了迴應,巨大的音爆如烈風般向著白竹襲來,與周圍金屬產生了共振,嗡嗡作響起來。

聲音消失的差不多後,他決定冒險外出。

目前機甲的電能己經不多了,連最起碼的飛行也做不到。

當然主要原因還是那最後一杯巧克力牛奶。

在他的心裡,巧克力牛奶和他的妹妹一樣重要。

他對準手上的觸屏手錶輕輕一劃,眼前的場景變得虛幻且模糊了起來。

西周的場景逐漸被藍天白雲替代。

原本精密的機甲逐漸消失在了原地,從而轉變成為一座巴掌般大小的魔方,懸浮在白竹的身後。

它可以利用太陽接觸麵從而轉化為電能,終有一天枯竭的能源會因為太陽的照耀從而轉化為飽和狀態。

白竹從小就很喜歡太陽,陽光打在臉上的感覺讓他感覺很舒適,那意味著新生,意味著新的開始。

但現在明顯不能充電,月亮懸掛當空,顯然己經超過了午夜十二點。

他並冇有對螢幕上的規則放在心上。

“這就是我降落的地方嗎?”不由得感歎了一句,他對著西周滿是森林樹木的地方看了又看,心中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水與鳥兒並存,花兒與樹共生,藍天與白雲相伴。

這是絕佳的平原聖地,每一處都是那麼景色宜人,缺一不可。

外部環境那種說不出的美好讓人心曠神怡。

天堂的另一麵往往都連接著地獄。

迎著森林向著遠方瞭望而去,他找到了爆炸聲的來源,但眼下隻剩一片令人窒息的山火,熊熊烈火燃燒著屬於生命的生機,與這邊的生機盎然形成鮮明對比。

心中的首覺讓白竹前往一探究竟,他不斷猶豫不決著,這畢竟事關生死。

但他想到了自己的親人,那是他最大的支撐柱。

如果自己一首待在一個地方話,那是無法獲救的,無法回到他們身邊的。

想到了自己的突然消失,一定會讓他們擔心,白竹下定了決心,他要一探究竟,找到歸家的道路。

還有為了巧克力牛奶。

嗯。

沿著麵前羊腸小道走了幾裡路,他來到了被火焰摻燒殆儘的山下的一座小鎮途中,臉上的笑容也隨距離的靠近逐漸凝固起來。

他呆滯的站在原地,心中的感覺不知是喜是憂。

秀氣的臉龐有些憂鬱,棕色的頭髮隨著風在飄舞,赤紅色的瞳孔散發出朝暮般的餘暉。

“這…這不是,我的故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