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九零嬌嬌女帶全家逆襲

九零嬌嬌女帶全家逆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龍貓糖罐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42:30
九零嬌嬌女帶全家逆襲

簡介:家家戶戶團圓美滿的除夕夜,沈惜卻陷入了對自家倒黴命運的憂傷嗟歎。 沈惜本人,工作平平無奇,存款寥寥無幾,嚮往愛情卻母胎單身至今,出門喝杯咖啡,都能偶遇多年失聯的精英竹馬摟著漂亮女友狂塞狗糧; 沈父沈母臨近退休,財務狀況仍是一團亂麻,緊緊巴巴過著日子,還得照看老年癡呆愈發嚴重的姥姥; 儀表堂堂、自小聰慧的小舅舅,一度因工作壓力過大患上抑鬱症後,已家裡蹲若乾年,社恐到去超市買個菜都會異常緊張; 更彆說沈惜小時候最崇拜、最喜歡的美麗小姨,遇人不淑,嫁給學曆、工作、品性一無是處的男人後,積鬱成疾,十年前便已病逝,成為每逢佳節全家人都不忍提及的痛…… 沈惜翻出張壓箱底的九零年代老照片,想當年父母意氣風發、姥姥氣質優雅、小姨亭亭玉立、小舅陽光開朗、自己亦機靈可愛…… 她真恨不得時光倒轉,一切重來! 憤憤不平的沈惜,偷偷從新春禮盒中拆出一瓶價值不菲的紅酒,一杯喝下去,竟伏在泛黃老照片上沉沉睡去…… 冇想到,她甦醒時,真的回到了老照片被拍下的瞬間,再次成為了1994年僅有4歲的小沈惜…… 當場她就暗下決心,難得重來,一定要帶全家人鹹魚翻身,推翻原有命運! 【此文案更新於2024/2/14】 預收文推薦—— 《她在早櫻時節被圈住》在異國漂泊的清冷女主與中日混血暖心男主的HE甜文 《當上司與柴犬互換靈魂》直爽女主最討厭的毒舌上司與柴犬互換靈魂的搞笑故事 完結文推薦—— 《頂流小助理拒絕當炮灰》炮灰小助理穿書重開,一路逆襲斬獲事業和愛情的HE故事 《時光拿鐵三分甜》從校園到職場,各自成長、暗戀成真的青春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天是2018年的除夕,一個本該家家戶戶團圓和美的好日子。

沈惜卻不得已地,在這個難得可以補點覺的假日早晨,不到8:00就被沈爸沈媽之間劍拔弩張的激烈爭吵聲,給徹底吵醒了。

誰讓她住的次臥緊密鄰著爸媽那間主臥的陽台呢……

沈媽:“沈弘才,今天好好的大年三十的日子,我不想跟你吵!之前說好給多少就多少,不可能再變了!!”

沈爸:“你這人怎麼不講理啊……我剛纔不是跟你解釋了嘛,我那個表侄現在在大城市混得可好了,今年又剛生了兒子回來過年,回頭去我表哥家拜年的時候,紅包多包點又怎麼了?自家親戚,留個好印象,今後還不是能互相幫襯?!”

沈媽:“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呐?咱自己家條件也就這樣,何苦為了麵子去給遠親的孩子包個大紅包?你都說了人家在大城市混,一年見不了兩麵,能幫襯咱什麼啊?為這種事吵架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哪年春節走親訪友,你不都是想打腫臉充胖子……”

沈爸急了:“咱們家條件差怪誰啊?這一家老小的負擔,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嗎……”

一聽這話,沈媽音調也立馬高上去了幾分:“沈弘才你什麼意思,偏要一家人說兩家話是不是?!我老孃不是你老孃,我弟弟不是你弟弟?咱夫妻兩個,還隻能同甘不能共苦了?當初你眼巴巴要娶我的時候,我也冇嫌你家條件差啊!有功夫在這怪我,怎麼不去想想辦法把你這些年投資虧的錢掙回來,把你那快倒閉的小破公司救起來啊???”

爹媽之間這番狂戳對方肺管子的話,實在聽得沈惜很鬨心,她不得已長歎一口氣,乾脆把自己牢牢蒙進被子裡裝聾作啞……

冇過兩分鐘,戰火就蔓延到了沈惜的房門口。

薑雨玲女士猛地撞開了沈惜的房門:“臭丫頭大年三十你想睡懶覺到幾點啊?!今天保姆放假了,你趕緊起來陪你姥姥洗漱上廁所!”

沈惜不敢惹她,不情不願“嗯”了一聲,終於起床聽令辦事。

扶著早就認不出外孫女的姥姥進洗手間時,她順勢往舅舅薑雨浩住的房間瞥了一眼,門冇關上,隻開了條窄窄的細縫,可能他也起來了吧。

隻不過,他起不起床、出不出門,說實話都對其他人冇有任何影響。

強壓下怒火的沈媽衝進廚房重地,乒乒乓乓地做起了午飯,順便開始準備那頓不管多麼不愉快也得全家一起吃的年夜飯。

沈爸一個人悶不吭聲地走到門外,開始貼福字和春聯。

雞犬不寧的一個上午終於過去,午飯前沈媽先擺上了姥爺和小姨薑雨婷的黑白照片,又擺上水果和飯菜,一家人沉默著輪番祭拜後,才一個個在餐桌邊自己的位置坐下了。

沈惜瞧見沈媽的眼眶不知何時已經紅了,她也冇忍住輕輕歎了口氣,姥姥則一如既往地糊塗著,而沈爸和舅舅也一如既往地麻木著。

因為硬菜都留給晚上,大家麵對著中午這桌平平淡淡、簡簡單單的飯菜,都一言不發地開吃了。

飯後,沈爸自覺繫上圍裙,準備走向廚房洗碗,沈媽又不知從哪兒竄上來一股無名火,衝著沈惜發作:“沈惜你去洗。都28歲的大齡女青年了,對象也不找,平時忙工作也不做家務,放假總該給家裡做做貢獻了吧?”

沈惜無聲起身,沈爸卻不肯把圍裙給她:“就放這幾天假,唉她洗碗也不熟練,慢吞吞的,還是我洗!”

沈媽不甘示弱,又開始爭辯:“你到底要慣她慣到什麼時候?”,這時候舅舅用蚊子般的聲音在旁弱弱插了句:“要不,我來吧……”

沈爸沈媽都怔住了,沈惜一把薅下來圍裙係在自己身上:“都彆爭了,彆吵了,今天我來。”

沈惜把鍋碗瓢盆都泡進大水槽,用抹布擦拭了一遍已顯得有些陳舊的灶台和流理台,開始洗洗刷刷。

不經意抬起頭時,她和玻璃窗裡映照出的那個無精打采、短髮衛衣,乍看像個假小子的自己打了個照麵。

害,要真能遇著喜歡的、合適的人,誰願意老大不小還待在擁擠不堪的家裡被催婚呐,也不是沈惜自己願意母胎單身的呀。

稀裡嘩啦的水聲中,沈惜忽然又想起了前兩天那場不甚愉快的失敗相親。

這幾年來,沈惜已經算是很能沉住氣,無論沈爸沈媽如何明嘲暗諷地催婚,又或者頻頻發來單身男青年的資料或微信名片,她都一律裝聾作啞,絕不屈服。

自從她過完28歲生日,這個話題就越來越頻繁地在這個家裡引發越來越山崩地裂的戰爭,於是這個春節前,沈惜倒也罕見地屈服了一次——她答應這次無論沈媽推薦的男方是什麼樣的人,她都姑且先去見一麵再說。

但在約定見麵的前一天,沈惜加上對方微信的瞬間,心態還是崩了一會兒。

畢竟她並冇想到,沈媽精挑細選的這位相親對象,不僅心寬體胖,頭髮稀少,比沈惜足足大了8歲,還在彼此間僅有數個來回的微信對話中,就充分展示了他滿到溢位的自信和油膩。

沈惜很想臨陣脫逃,但考慮到沈媽已經和中間人約好時間地點,如果自己鴿了很可能落得無家可歸的悲慘結局,她還是忍住了。

但她當然也不可能如沈媽臆想的那樣,打扮得光彩照人以致力於贏得油膩男的心。

當天沈惜照例穿上那身自己穿慣了的,灰色厚衛衣 黑色羽絨服 牛仔褲 馬丁靴的搭配,背上個帆布包,又往頭頂戴了個冷帽,就準備出門了。

沈媽從洗手間追出來:“沈惜,你給我等等!衣服亂穿也就算了,至少把頭髮理順了化個妝再去呀!!”,沈惜慌不擇路地逃出家門:“我已經仁至義儘了!你再說我就打死也不去了!!”

沈惜就這樣懷著悲壯的心情,心如死灰地踏進了小城裡最受歡迎的那家西餐廳。

她咬了咬牙,定了定心,環視一週,果然在某個卡座的一角望見了一片鋥亮的頭頂。

沈惜果斷地邁開步伐,朝他走了過去。

……

相親男:“你已經滿28週歲了?倒挺顯小,看著跟剛畢業似的……”

沈惜抿了口咖啡,禮貌地微笑。

相親男滿意地點頭後又說道:“但是吧……你雖然底子不錯,但作為一個姑娘,最好也彆太粗糙吧。像人家那樣,化化妝做個美甲,頭髮留長燙一燙;大冬天麼,小裙子配光腿神器,倒也挺好看的嘛……”

他開始滔滔不絕地爹味輸出,沈惜卻在心裡無聲地蓋章定論:“果然,話不投機半句多……”

這頓冗長的飯接近尾聲的時候,沈惜已經有些快坐不住了。

相親男:“……剛纔說的呢,就是我在本地和外地的房產情況,還有我每年大約的收入和灰色收入情況。怎麼樣,沈小姐你對我的個人情況還算滿意吧?如果你有意向的話,今天開始,我們就可以作為男女朋友交往了。”

沈惜含在嘴裡的那口檸檬水差點冇當場噴出來,一頓狂咳之後才勉強掩飾住了失態,忙不迭地說:“抱歉,抱歉,您很優秀……但我還是冇法因為您優秀就想要交往……應該是我的問題,畢竟我媽也一直說我這個人奇怪得很……”

相親男鋥亮的頭頂似乎冒出來一腦門的問號,他疑惑不解地望著沈惜,還冇開口,她就覺得他大概率要問“你怎麼會不喜歡我呢?”,但沈惜已無心奉陪。

她站起身,朝他點點頭:“那今天就先這樣,飯錢已經微信轉給你一半了,今後咱們就有緣再見吧~”,說罷她便背起帆布包,雙手插兜、加快腳步,試圖火速逃離現場。

畢竟是冬天,天寒地凍的,西餐廳的門緊緊閉著。

沈惜正要從兜裡伸出手推門,門外卻剛好有一對氣質優雅、彼此十分般配的男女正要進來。

那高挑白淨的男人看見了沈惜,於是自然而然地向前,搶先她一步拉開了門,同時做了一個請她先出來的手勢。

沈惜下意識地看著他的眼睛說了句“謝謝”,卻又在目光對上的瞬間原地愣住了。

儘管他穿著一身看起來材質很講究、價格很昂貴的大衣,還戴著一副儒雅的無框眼鏡,可那張俊朗中不失銳氣的臉,還是讓沈惜一眼就認出了他——小時候跟她一起爬水管、陰溝裡踢皮球的鄰居寧鳴。

沈惜又飛速掃了眼他身後的女人,她正低頭整理白皙頸間圍著的羊毛圍巾,看起來與他們同歲,整個人秀麗溫柔而有書卷氣。

這個瞬間,沈惜忽然自慚形穢,有點後悔今天沈媽追出來的時候,冇有折回去整理頭髮、化個全妝……

而寧鳴似乎也認出了她,他微微地揚起了眉毛,唇邊有一絲笑意:“你……是沈惜?我們得有很多年冇見了吧……”

說不出來是什麼心理,沈惜擠出一句“不是……您認錯人了……”,就莫名惆悵地落荒而逃了……

而直到回到家,被沈媽恨鐵不成鋼地痛批完她敷衍相親的罪狀後,失魂落魄的沈惜才聽說,寧鳴這趟是特意從國外帶著未婚妻回來辦婚禮的……

洗完午飯的最後一個碗,沈惜也收起了殘留的思緒,自嘲般對著窗玻璃笑笑,擦淨手,走出了廚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