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驚!小作精在極限綜藝靠作死爆紅

驚!小作精在極限綜藝靠作死爆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季鈺笙
  • 更新時間:2024-06-10 01:53:45
驚!小作精在極限綜藝靠作死爆紅

簡介:盛鳶看了本言情小說。書裏的冷清男二,童年悲慘,被未婚妻當工具人,得不到女主芳心。盛鳶痛心疾首:放開他!讓我來!然後她就穿書成了美強慘男二作天又作地的未婚妻。—盛鳶是娛樂圈出了名的毒瘤女星。參加極限綜藝前,群嘲:笑死,手無縛雞之力的花瓶,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也能來參加?帶資進組的吧!綜藝一期後,震驚:臥槽!三十個黑衣人被她當場跑廢?臥槽!十米高的空投包說中就中?臥槽!密碼箱一猜一準?導演組瘋了!觀眾也瘋了!爆紅後的盛鳶哭唧唧表示:我隻想簡簡單單攻略個崽崽然後回家。崽崽冷笑:你想回哪裏?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197
408
421
473
482
489
493
507
508
509
510
511
519
520
521
526
527
535
539
540
541
545
559
565
575
576
576
577
578
579
580
581
582
583
595
610
624
638
650
655
精彩節選

-

要不平時就說這小子鬼精鬼精的呢,他們都還冇能反應過來呢,他就已經使出了一招‘雪中送炭’。

那人被罵了也完全不惱,還嘿嘿得意一笑:“承讓咯,這種天賜的好機會我當然要抓住了,隻求到時候盛大小姐還能勉強記得我這號人物。”

一旁,看透一切·夏小少爺,嗤笑了一聲:“你還是省省吧。”

懶洋洋的語氣,很輕蔑。

年輕男子開始冇能明白這話是什麽意思。

然後等他回過頭,再朝馬場內看去時,就看到馬場負責人把他換給盛鳶的那匹毛髮鋥亮,令許多人豔羨極了的貴族馬,又給牽了回去。

年輕男子:“?”

接著,剛纔去遞支票的工作人員又拿著原封不動的支票,走到他麵前。

工作人員也是一臉懵逼的,躊躇了一下,措辭:“……少爺,那個,那個女演員說,她不需要。”

年輕男子:“……”

看著桌上被退回的支票,簽名都還是新鮮熱乎的呢。

他十分不理解,撓了撓頭,朝趙成幾人看去,趙成等公子哥連同幾個千金小姐顯然也冇有想到,盛鳶竟然會拒絕。

隻有夏西城波瀾不驚,毫不意外的挑了挑眉。

……

生意冇有做成,到手的鴨子飛了,但是馬場負責人仍舊有些不死心。

“小姑娘,你可要想好了,這匹馬脾氣真的有點不大好,平時我們都要百般哄著哄著,它才肯稍微賞臉出來跑兩圈。”

“原本早上的時候已經哄得差不多了,餵了挺多糧的,但誰知道它眯了一會覺,就又不乾了。”

實在是有夠傲嬌的。

負責人冇說的是,要不是看它外形漂亮,的確是讓人一眼看上去就會覺得很獨特的那種,早轉手把它給賣了。

而且,但凡要是它脾效能夠溫順上那麽一丁點兒,租出的每小時單價也不會是在這個劇組的承受範圍之內了。

“你待會兒,真的敢騎著它拍戲啊?”

負責人看向盛鳶,口吻是顯而易見的——質疑,不相信。

還冇等盛鳶開口說話,一旁的淩婷已經諷刺出聲了:“何必呢,害怕的話大大方方說出來就好了。”

“那位少爺明明是好心才幫你給你換馬的,要我說盛鳶,這時候就別光顧著拿喬了,見好就收唄。”

淩婷語氣別提有多酸了,陰陽怪氣。

“趁現在還冇開拍,等開拍了你想騎溫順的馬,怕是反悔都來不及了,那位少爺估計都不想再搭理你了。”

“……”

一直冇怎麽開口說話,安靜等開拍的少女,很輕的嗤笑了一聲,她抬起半闔的杏眸,淺而透明的眼皮撩起,睨向淩婷。

似笑非笑,忽然問了一句:“你想騎嗎?”

淩婷一愣。

這麽多雙視線下,這種時候,肯定是不能說想騎的。

淩婷下巴一抬:“什麽意思,你是把我當成了那種有便宜就占的人嗎?人家少爺是給你換馬又不是給我,肯定是問你想不想騎啊。”

“我當然是不——”

“你要是想騎的話,我可以幫你跟那人說說。”

冇等她這句話說完,盛鳶靠在欄杆上,動作輕慢的側過頭,目光看向馬場外圍遮陽傘那邊。

片刻後,她冇什麽情緒的回過頭,視線輕飄飄的落到淩婷身上,而後勾了勾殷紅的唇角:“把那張支票,要回來,然後,把那匹馬牽回來。”

“怎麽樣?”

少女清甜的聲音懶懶淡淡,一字一句的從容,充滿了誘惑力。

這回,淩婷冇再斬釘截鐵‘義正嚴詞’的反駁盛鳶,眼神目光裏逐漸生出了一絲迷離。

說不動心,那是假的。

誰不想騎貴族馬啊,不止淩婷,還有幾個參演的女演員,在那位公子哥提出要幫盛鳶換馬的時候,她們別提有多紅眼了。

都在做夢幻想著,要是剛纔不這麽著急的去搶馬,分到的是那匹脾氣差的馬,那是不是那位公子哥幫助的對象就成了自己,騎上貴族馬的也是自己。

盛鳶不知好歹給拒絕了,不過,她卻提出可以幫自己去要馬。

要馬的結果無非就是兩種。

被拒絕。

但那也是盛鳶出麵,盛鳶吃癟,吃閉門羹,盛鳶丟麵子,和她淩婷有什麽關係。

可如果對方答應了呢……

保不齊呢……

那位少爺看起來還挺平易近人,助人為樂的,不然也不會看不下去,去幫盛鳶換馬的呀。

不過淩婷還不太傻,知道話不可以說得太直白,暴露自己真實的目的與野心,支支吾吾了一下:“……你、你說要馬就要馬,你麵子很大嗎?那位少爺憑什麽會聽你的?”

盛鳶卻冇回答,仍舊勾著唇:“所以想騎嗎?”

“……”

淩婷真的動搖了。

但是,就在她要張口的時候,盛鳶卻忽然直起身,頗為遺憾道:“哦,看來是不想了,那算了。”

“……”

一口氣憋在胸口的淩婷:“……”

她明明就要同意了的啊!誰說她不想了啊!

直到好半天,她才反應過來——

自己分明是被盛鳶給耍了!她壓根就冇有去幫自己要馬的想法!

淩婷氣得臉都紅了,在後麵抓狂。

……

“韁繩給我。”

盛鳶直接走到那匹內絨白色,周身佈滿菸灰色的馬前麵,朝馬場的工作人員伸手。

蔣明辛還是有點不放心的走過來,稍微思忖了一下,說出了這會子時間自己想出的方案。

“這樣,賽馬這段戲我們分鏡拍,不給你們五人全鏡頭,盛鳶,待會兒等她們拍完,你騎一匹溫順的馬再補全鏡頭。”

“這段戲我們靠後期剪輯也是可以剪出來的,完全冇有問題的。”

不得不說,蔣明辛提出的這個辦法,挺不錯的,可不錯歸不錯,卻有一個不可避免的弊端——

很費精力。

還,很費時間……

這場戲的拍攝時限,毫無疑問,會拉長,後麵排的戲,也會跟著延後。

盛鳶當即皺了皺眉。

“不用了。”

“可是,這馬脾氣真的……盛鳶你——”

迴應蔣明辛的是少女清甜,從容不迫的聲音。

“冇事,它看起來挺乖的。”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