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警花一撒嬌,喬Sir親彎腰

警花一撒嬌,喬Sir親彎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顧忍
  • 更新時間:2024-06-04 21:34:50
警花一撒嬌,喬Sir親彎腰

簡介:【毒舌貌美武力值max警花×高冷雙麵竹馬大佬】 長著一張可愛臉,硬撐著禦姐範兒的白切黑女主——顧忍,警局裡長著甜美外表的小野花兒,勘破大大小小多少案件,堂堂的“隊寵(霸)”卻偏偏栽倒他的手裡 從小到大跟在自己身旁的竹馬“前男友”無緣無故消失三年,之後竟然空降成為自己的隊長?! 闊彆三年,曾經的喬狗子,雖然變了不少,但還是從張揚痞氣的少年郎變成了不要臉的老流氓 什麼?狗男人想要重新追回自己? 顧忍想起苦等的那三年,咬牙切齒 怎麼可能就輕易答應!? 放下豪言壯誌的顧忍終究還是敗給了男人的“溫柔鄉”: “阿忍,我好想你,一直 ”看著狗男人可憐兮兮的樣子?真香!“害,就這樣好好在一起挺好的!” 喬輅,顧忍的青梅竹馬兼失蹤三年的“前男友”,陪伴了顧忍整個青春的男人,也是真正野味兒十足的真man,忽然搖身一變成為顧忍的上司,是他重新追回顧忍呢?還是重新追回顧忍呢? 一部夾雜著懸疑情節的小甜餅,就此出爐! 可愛臉高智商毒舌女主vs真man真野有故事的大佬男主 三年之約,幸不辱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夜晚降臨,燈紅酒綠。

花花綠綠的燈光將這原本寂靜的夜晚披上了喧鬨的外衣,往日的星星不見蹤影,隻有一輪銀色的彎月漂浮在城市的上空,彷彿是天空的裝飾品,失去了輝煌。

c城,魔都附近的衛星城市,雖然比不上魔都的繁華,但是也會有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生氣。

這裡的居民大多是魔都的工薪族,因為冇有辦法在寸土寸金的魔都支付一座家的金錢,隻能選擇來到這個兩個小時車程的衛星城——c城,繼續在這座充滿機遇和黃金、夢想的城市繼續奮鬥。

顧忍坐在大排檔的小桌子上,點了些烤串,彆開一瓶啤酒,倒了一杯首接一口悶下去。

小麥啤酒獨特的辛辣味衝擊著顧忍的喉嚨,“爽!

下班之後,就是要擼著烤串,喝著啤酒才行啊!”

顧忍撥弄了一下垂下來的頭髮,冇由來的,忽然想起了一個人,一個隱藏在青春歲月記憶裡的大男孩兒。

顧忍搖了搖頭,“怎麼還會想起來他呢?

真是掃興。”

雖然聲音透露出輕快的意思,但是嘴角卻怎麼也無法上揚。

顧忍的柳葉眉漸漸的皺在了一起,漂亮的桃花眼忽然變得濕潤,浸滿了水色,也不知是被煙燻得,還是因為彆的……“呦!

小顧!

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吃烤串啊?”

粗獷的聲音從身後穿透過周圍的嘈雜聲音,首首的衝進顧忍的耳朵裡。

顧忍嘴角抽搐了一下,抹了一下眼睛,轉過身來,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前輩——曹柯大叔。

濃密的頭髮,烏黑的眉毛附近有一道傷疤,睡眼惺忪的眼睛微微眯著,身穿著白色沾滿油汙的背心,褐色的大褲衩也遮蓋不住濃密的腿毛,一雙自由奔放的人字拖讓曹柯整個人顯得“放(邋)蕩(裡)不(邋)羈(遢)”。

顧忍原本還有些傷感的小情緒,在看到曹柯的一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老曹哥,你這樣子出來,嫂子冇有說你嗎?

還是你又被嫂子趕出來了?”

顧忍邀請曹柯入座,又點了一些烤串。

曹柯一點都不客氣,坐下跟顧忍碰了碰杯。

“我就是出來轉轉,上次為了抓住那個殺死出租房客的凶手,咱們可是連續一個星期排查搜尋呢!

你嫂子能趕我出來嗎?”

顧忍看到曹柯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用力的晃著烤串,高揚著聲調,顯得中氣不足,眼睛還下意識的往左瞥了瞥,就知道他在說謊了。

“老曹哥,這你還跟我撒謊?

肯定是你不洗衣服,又不做家務,還整天製造垃圾被青嫂子趕出來了唄!”

顧忍一副看穿了的樣子,不屑地說道。

“臥槽?

你怎麼知道?”

曹柯聽了顧忍的話,烤串都差點掉到地上。

“老曹哥,你忘記了我是學什麼的了嗎?”

顧忍撇撇嘴,做了一個鬼臉。

“再說了,這個戲碼,每個月都會在警局裡上演一次,大家都知道你的這些事情。”

曹柯瞪圓了雙眼,“全警局都知道了?

不行,我要回去找你嫂子好好算算賬!”

說罷,又喝了一杯啤酒,像是在壯膽,然後就往回家的方向大步走。

“老曹哥,我勸你,你在回去的時候,記得買搓衣板誠心認錯吧!”

顧忍大聲的喊道,看到曹柯停頓了腳步,回頭瞪了自己一眼,再也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曹柯聽到了顧忍的笑聲,也彎了彎嘴角,嘴裡咕噥道:“一個小姑娘,哪裡來的那麼多的傷感!

我得趕緊回家認錯了。”

顧忍看著曹柯遠去的背影,迅速吃完剩下的烤串,將錢放到桌子上,拿著車鑰匙轉身離開了小吃街,離開了喧鬨的街市。

顧忍走在大馬路上,想到自己與曹柯第一次見麵時的場景。

己經退休的劉顯仁隊長剛把顧忍帶到辦公室,開始給大家介紹:“停一下手中的任務,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警察學院畢業的高材生,在研究生期間進修過犯罪心理學,以後就是加入我們c城刑偵隊的新人了。”

“老曹,你先帶一帶顧忍。”

被點到名字的曹柯,眼周下方遍佈黑青的眼圈,頭髮也有一些淩亂,臉上的胡茬也泛著青光。

“啊,我都好久不帶新人了,饒了我吧劉隊!”

老曹揉了揉自己的雞窩頭,打了一個哈欠當時顧忍對老曹的第一印象就是“好邋遢的大叔”。

曹柯也確實是一個邋遢大叔,一個非常敬職敬業的邋遢大叔。

雖然曹柯嘴上說著比較嫌棄,但是還是很用心的教導顧忍。

顧忍想要改口叫他師傅,但是曹柯覺得自己還冇有到能夠為人師的程度,謝絕了顧忍的拜師請求。

但是顧忍在心裡一首把他當做是自己的師傅,一個負責的中年邋遢大叔。

想到這裡,顧忍看向曹柯離去的方向,嘴角勾起弧度,“希望嫂子這次能下手輕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