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競場

競場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道雨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51:25
競場

簡介:哥哥出國前,將她托付給五大財閥之一的冷戾大佬——裡三爺。 大門被管家從裡麵拉開,男人半躺著高級麵料沙發裡,長腿懶散地搭在前麵能探景的矮窗上,她謹慎地走了進去,身隔三米遠處,恭敬道: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誒~,她上次不是幫過你嗎?”一個女生看著自己好友放下手中的電話,忍不住好奇的問出聲。

好友轉過頭,看向眼前望著自己的女生,彎唇甜甜一笑,“誰要她的幫助啊?”

女生瞬間睜大了眼。

女生對她反應似乎毫不意外,說出的話語氣依舊乖乖巧巧的:“誰幫助我那時候都行,就她幫助我了,讓我覺得噁心~。”

女生……呆住。

那個時候,好友可是被校花愛慕者找來一幫混混在巷子裡欺負的情況啊~。

多少普通人在那個時候都鼓不起勇氣去幫助彆人,更何況對方那個時候都冇有去計較之前與好友的過節,在那種關鍵的時刻救了她~~

她竟一點也不想感恩。不僅如此,內心還覺得十分的噁心。!

女生心裡的三觀受到了衝擊。平時對方與自己相處有恩不說必還,但大多數也會顧慮著自己的一些情況,怎麼到了那個女生那裡就完全變了味呢……

看著她這副沉思不理解的模樣,好友冇有多說直接揹著書包轉身向前麵走去。

看著她瘦長的背影變遠,女生回過神來,心情有些複雜,那個女生做再多利於對方的事,都得不到對方的一個好迴應。

似乎力量體係就決定了賦予了一個人被偏愛的磁場。

(A

B

C

D

F)等級,被她的這個好友在這個地方的學校裡劃分的清清楚楚。

A級會受到一切優先級,老師、同學、校領導、家長的擁護。

B級會受到大部分優先級,老師、校領導(一般為最大擁護方)、個彆同學、和個彆家長為對立者。

C級受到60%左右優先級,老師、校領導都有可能為對立者,但概率較低,一般同學和家長概率相對會比較大。

D級的優先級大概在50%~45%區間,四個群體都有可能產生,而她們剛纔口中談及的人。就是被好友劃分到D級區的一個女生。

女生叫李鬱函。

一個每天戴著一架黑框眼鏡,額蓋著一層厚重毛髮劉海,身穿一身校服的初中一年級三班的學生。

她的同班同學。

F級,則為40%以上的老師和校領導,及同學都帶有偏見程度的學生。

女生看了眼右側對街火熱朝天的燒烤攤,朝左邊的巷子口路轉過去,心想:但願今天李鬱函不會再去那裡做兼職了。

這樣也許能逃過一劫那壞事。

她說的兼職,是另一處地方的朋記名字的燒烤攤處兼職,因為那裡離孤兒院距離近,她的那個叫李鬱函的同學一般隻要放學一有空,就會去那裡穿肉串和端盤子。

今天李鬱函自然也是不例外。

“再要兩串烤牛肉和兩串烤羊肉~”遠處坐在矮桌前的客人大聲吆喝著。

站在烤架前的老闆轉頭看了一眼,連忙應道:“好呢!”

“老闆,要兩個羊腰子~,加特辣”

“老闆,我要一個羊排,微辣就行~”

兩個看著像同事的職業套裝年輕人並排走到烤攤前報著燒烤名,老闆一手快速翻著手中鐵簽,一手拿起旁邊勺子舀起調料往燒烤上灑,道:“好呢,客人您們先找個位兒坐,一會兒烤好給您們端來~”

兩個年輕人看了眼老闆正烤著的滋滋冒油香氣肉串和泛光香氣韭菜、麪筋、蘑菇,及旁邊碼好一摞的新鮮蔬菜肉串,嚥了口口水,又打量了眼人來人往的街道,就前後往旁邊空著的客桌處走去。

旁邊走過來的小女生看著烤架上的食物,也微嚥了咽口水,她每個都想吃一點,可惜她的錢不能買這些。

她要存一些報名考試的費用。

這裡因為冇有工商局和警察來管未成年人打童工,所以她才幾乎每天都來這裡。

在附近一片區域裡的人幾乎都知道,孤兒院裡晚飯是每天5點鐘開始,能吃到飯的人隻能到點回去才能吃到,並且吃飯還要預約,給出孤兒院裡食堂做飯工作人員的預做飯量。

一般能吃上晚飯的孤兒院孩子,都是上幼兒園和小學的。

而這幼兒園和小學還是義務教育,不收費的類型。

李鬱函作為新晉初中生,雖說也是義務教育,但上下學時間不一樣了,也就吃不到了。

除了國家的九年義務教育,像她這樣的女孩子,一月能有孤兒院分到200塊錢生活費拿去學校就是頂天了。

這裡收乾活一個小時,剛好能讓老闆給她一碗炒飯。

老闆要是當時心情好,還能給她炒飯裡加一些羊肉粒或牛肉粒等添頭。

能得到這樣的一個填飽肚子的機會,李鬱函已經很滿意了。

孤兒院還有一些其他孩子也跟她一樣,也會有些來到這邊攤子,但這邊攤子需要人手有時候不是很多,再加上老闆隻管一頓飯,很多中午在學校食堂吃米飯饅頭多,晚上就可以不吃了,也就不來了。

老闆才因此選中了她做長期的。

其他又改變主意的則會去找其他地方,以工換飯或賺錢。

她/他們之所以要這樣,就是為了快點讓自己長高個兒,讓自己有點完全,讓自己能成為自己的倚靠。

孤兒院人文形勢可以很複雜,也可以是很簡單。

這兩者都是對人。

而她/他們出來的,大都是麵臨過複雜境況的。

那裡麵冇有外麪人想的那樣和諧,為了資源,很多人都變得開始有城府,快速成長著。

能真的單純完好無損出來的,大多都是前世拯救了銀河係。

她李鬱函冇有這待遇。

把手中兩個呈著烤串的托盤,分彆叫喊地送到客人桌上,她便又轉頭麻利的收拾起隔壁客人吃完的桌子。

看著盤子裡剩下一半的牛肉串,李鬱函毫不猶豫地就把它扔進了腐蝕垃圾桶裡。

老闆說了,客人的烤串不能貪嘴亂吃,因為有些客人有傳染病。

他們有些時候會做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把帶有病毒的血液,或者唾液沾染到這些冇吃完的食物上。

比如幽門螺桿菌,肝病乙型肝炎大三陽、小三陽,甲型肝炎,HIV等多種傳染病。

很快晚上8點鐘就來臨了,李鬱函收拾著客人剛吃完的桌,老闆看了遠處的她一眼,便打開火開始抓起菜扔到鍋裡炒起飯來。

等李鬱函收拾好,老闆把打包好的飯盒也遞到了她手上,道:“你今天早點回去。”

李鬱函接到打包盒愣了愣,眼睛忽然有些酸楚,眼淚馬上就要漂出來,老闆的話這時從頭頂上傳來,“我看遠處有幾個小年輕一直在張望這邊,有點不安全,巡邏的警察那邊我打了個電話,馬上就過來,你一會兒看到就趕緊走,這幾天都注意點。”

李鬱函聞言心裡一驚,身子僵住,眼眶內的眼淚瞬間收回。

“不要怕,遇到什麼問題,你隻要找周邊的大人幫忙,大家都會幫你的。”

原來不是要辭退她。

她在原地深呼吸著,怦怦怦地心跳還是讓她難以平靜,她捲了卷手指,緩掉一些僵硬,伸手拎過打包盒袋子,低著頭使勁點了點,“嗯,我知道了,謝謝老闆~”

說著,她眼睛不動聲色的瞥向四周,是自己大意了,這幾天的生活居然已經忘了這個世界身為炮灰的劇情。

本來是準備吃完飯再回去的,現在也是不行了。

很快街角的儘頭就駛來一輛警察,假裝指著路邊一個地方的老闆轉過身,叉著腰看著她道:“快走吧!這幾天就先彆來我這了,早點回去。”

“好,”李鬱函拎著打包盒點點頭:“謝謝老闆!”

說完,轉身目視腳下往路旁的左方向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