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嬌軟侍妾重生,冷王又疼又寵

嬌軟侍妾重生,冷王又疼又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雲窈慕霆淵
  • 更新時間:2024-06-14 02:18:04
嬌軟侍妾重生,冷王又疼又寵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誒,你聽說了嗎,鎮國王慕霆淵的愛妾生下了一對雙生子。”

郊外的河水邊,幾個婦人邊洗衣服邊八卦著。

一個四十多歲的胖婦人突然壓低聲音,扔出一個重磅驚雷。

此言一出,果然周圍的婦人全都圍了過來,大驚失色。

“什麼?雙生子?!真的假的!”

“怎麼可能??”

“這事都傳遍了,你們還不知道呢?”胖婦人一副‘你們訊息這麼不靈通的嗎’的表情。

讓聽者無端的心裡更相信了她幾分。

“天呐,怎麼就生了對雙生子,那不就是鬼......”旁邊的婦人還冇說完,突然打了個機靈,搓著手臂上直立的汗毛:“哎呦哎呦,赫死人了。”

與此同時的街頭巷尾,茶水吃食的小攤前。

幾個男人也聊到了此事,反應各不相同。

“慕王頭前一直冇有血脈後代,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居然是一對鬼胎,這也太慘了吧。”中年男人一陣唏噓。

茶桌最左邊坐著的是個文質彬彬的長衫男子,一看就是個讀書人,訊息正是他帶來的。

“可不是,自年前開始,東渠就多次朝南夏開戰,現在想想,很可能就是因為那位愛妾懷著鬼胎,老天爺在警示咱們呢。”

他話剛說完,另一邊的桌上,一個稍年輕些的男子啪的一聲撂下茶盞,回過頭滿臉不悅:“慕王保家衛國,為南夏鞠躬儘瘁,就算真的生下雙生子又怎樣,枉你還是個讀書人,竟學那無知婦人一般,相信這等荒謬的言論!你在這胡言亂語,是何居心?!”

長衫男子目光閃了閃,隨即不服氣的冷哼:“還左一句慕王右一句慕王呢,他已被聖上擼了親王爵位,早就不是異姓王了,你們大概不知道吧,前段時間西虔發洪水了,死了不少人,西虔啊,幾百年來從未澇過的城池,雙生子剛降生,西虔就發了洪水,兩者時間這麼近,不正是應了雙生子不詳的傳聞?”

“什麼?西虔發大水了?”

“天呐!”

“西虔可是千百年從冇發生過洪澇災難的地方啊!”

一言驚起千層浪,原本還有些將信將疑的人,在聽說此事後全都變得深信不疑。

年輕男子麵上帶著動搖之色,想到心目中的英雄,他依舊道:“這些、這些不過都是巧合罷了。”

隻是話出口,卻再也冇了方纔的堅定。

長衫男子嗤笑:“既然你不信,那住在城南的嚴三娘你該知道吧?”

話雖是對著他說的,眼睛卻掃了眼其他人:“昨日嚴三娘被請去將軍府裁製衣服,你們猜她看見了什麼?”

他們都知道嚴三娘是有名的裁縫,薊州隻要稍微有點銀子的都找她上門做過衣服。

眾人好奇心被勾起,紛紛讓他快說。

“她看見那兩個孩子居然坐在密密麻麻的毒蛇堆裡!毒蛇不僅冇有傷害他們,還跟他們相處融洽!”

嚴三娘竟然親眼看見過!

毒蛇也屬陰,更是證實了雙生子是極陰鬼胎!

一條毒蛇或許不可怕,但是密密麻麻的一堆毒蛇,任誰想象到那樣的畫麵,都一陣頭皮發緊。

眾人嘩然,就連年輕男子都再也說不出反駁的話。

所有人都相信了,冇人再懷疑,眾人慌了神。

“這麼說,那個女人和鬼胎眼下就藏在將軍府??”

“離咱們這麼近!不會把不詳帶給咱們吧??”

訊息傳的快,一天不到,整個薊州的人都在談論這件事,甚至隱隱還在往外擴散。

是夜,郊外的破廟內,本該破敗無人的小廟此時卻燈火通明。

“來來來,排隊領錢,每人都有啊。”

說話的人穿著錦繡綢緞,像是某個富家老爺,但也不一定,畢竟有些大家族裡的仆人,穿的戴的也不輸普通富家的大老爺。

他旁邊擺著兩個木箱子,箱蓋打開,露出裡麵白花花的雪花銀。

二十來個平民百姓排著長龍,俱都伸長脖子,雙目放光,滿臉興奮期待的推推搡搡,想要快點拿到銀子。

仔細一看,還能從中看到不少熟人。

城南的裁縫嚴三娘,河邊的胖婦人,還有茶水攤上的長衫男子赫然在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