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將門主母

將門主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三娘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26:39
將門主母

簡介:她是官宦世家的嫡女,父親早亡,母親守寡獨居在佛堂常年深居淺出,由祖母做主將她許配給五品定遠將軍之嫡子穆靖山。不料在成親當日,新郎竟因花樓妓子,拋下花轎策馬離去……前世,她選擇負氣退婚,結果卻錯嫁他人,終身陷入愁苦之中。今生,她選擇息事寧人,百忍成金,希望終有一日能夠獲得自己想要的和諧美滿的家庭。然,天不從人願……s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話說那日穆靖山下山請醫女前去為顏卿卿診看抓藥,調養兩日,身子這才略有好轉。

然而,淨水庵的主持慧靜師太卻說顏卿卿紅塵俗事未了,塵緣未儘,不宜出家。

故而在庵中修行幾日的顏卿卿又再一次回到紅塵世俗中來。

下山那日,顏卿卿說不知為何自從住進別苑後,是是非非繁多,而且身體也時有不爽。

或許是她人微富薄,無法消受少夫人給她安排的宅院。

又或是說她住在那宅院時常有狂徒流竄,免不了日夜憂心害怕什麼的。

總而言之,就是希望能夠換個地方住。

穆靖山倒也爽快,直接讓顏卿卿般去住城郊二進院子,如此一比倒是比翁青檸原先安排的略大了一倍。

搬進去後,顏卿卿還特地讓翠竹去請穆靖山過來,理由便是新居開火,需要增添人氣,這才能住得舒坦。

穆靖山推拒幾次,最終依舊礙於昔日恩情隻得應邀前往小坐。

此時正在院裡喝茶的穆靖山,冇來由的打了個哆嗦。

顏卿卿關心的問到:

「少將軍可是覺得冷了,要不咱們進屋品茶吧?」

穆靖山連忙搖頭拒絕,拂了拂袖子:

「孤男寡女多有不便,還是就在院中。」

顏卿卿麵上雖是含笑不減,可內心那個氣啊!

坐了一會,茶喝了三四回,穆靖山便要起身離開。

顏卿卿忙絞著帕子眼簾含淚地祈求穆靖山能留下來一同用晚膳。

然穆靖山這次冇有片刻猶豫,直接說晚上已經約了魏遲商量事情,改日再帶著翁青檸一同過來看她。

翁青檸冷靜下來,喝了幾口茶,突然有一念頭閃過,挑了眉朝著楚氏試探道:

「大嫂,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正在心裡為穆謹暗自難過的的楚氏突然被點名,虎了一跳,雙眼不明所以的看著翁青檸:

「嗯什麼事?」

「要是二姐姐和離回家,你能接受她嗎?

公爹能接受她嗎?」

這個問題裡冇有穆靖山,因為翁青檸默認穆靖山一定會同意。

也冇有穆靖之,因為翁青檸覺得穆靖之肯定會同意。

因為他是庶子,在大家族裡庶出的子女,本身就有著惺惺相惜羈絆。

穆踏雪就是一個天真可愛,嫉惡如仇的性子,所以她肯定會同意的。

翁青檸知道楚氏是大家族出來的小姐,有些保守,墨守陳規,覺得女人就應該從一而終。

還真怕楚氏會反對,翁青檸索性就直接問了楚氏。

楚氏把翁青檸的問題複述了一遍:

「二妹妹和離回家,我能不能接受?

公爹能不能接受?」

「對。」翁青檸直視楚氏,想從楚氏的眼裡得到答案。

略想了下,楚氏毫無疑慮地回答著:

「我肯定同意啊!

總不能人二妹妹就那樣被他們折磨死吧!

公爹也定會同意的。

雖說,二妹妹嫁過去是公爹做的主,公爹的本意絕對是好的。

隻是被人矇騙了,識人不清罷了。」

得到楚氏肯定的回答,翁青檸總算放下些心。

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

定遠將軍府這邊冇問題了,廣武將軍府那邊就等著被人嘲笑吧!

上一世,翁青檸能幫著傅景行一路披荊斬棘,爬到高位。

她翁青檸也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什麼心狠手辣的是冇有做過。

這是冇人知道罷了!

前世,傅景行要是知道翁青檸的手段,絕對會悄悄把翁青檸處理掉,絕對不會給她燒死自己的機會。

重活一世,就讓世人看看她翁青檸的狠戾手段。

想到這裡,翁青檸眸中閃過殺意,楚氏瞧了個真真兒。

楚氏突然就覺翁青檸好可怕,想要躲遠一些。

就在楚氏想要換一個離翁青檸遠一些的座位時,翁青檸開口了:

「大嫂,你明日尋個藉口穆靖山關在府中,不許他出門。」

「什麼不許他出去這……」

楚氏不可置信地看著翁青檸,一想到老三那人,不免又是一頓嘆氣。

「對!冇有我的允許,不許他離開將軍府半步。

找幾個嘴皮子利索的婆子小廝,去廣武將軍府接二姐姐回家。

理由便是穆靖山重病昏迷,接二姐姐回家見最後一麵。

記住了,一路上,要把這件事告訴所有見到的人,知道穆靖山快要死了的人,越多越好。」

楚氏一一記下,翁青檸的交代的事,有些欲言又止。

「嫂嫂可是還有什麼事要說嗎?」翁青檸問。

「冇,冇有……」楚氏搖搖頭,遲疑了一下再次開口:

「我就是覺得說三弟快要死了這事,不吉利。」

翁青檸輕輕挑了挑唇角,無所謂地瑉了一口茶水:

「為了救二姐姐出來,也隻能暫時委屈他了。

他上過戰場殺過人,身上的戾氣重,這點事他扛得住。

再說了,你我二人不是二姐姐的至親骨肉,四弟跟五妹妹都還小。

再說,咱們總不能咒公爹,對吧?

所以,如今也隻有他最合適。」

被迫扛事的穆靖山連打個好幾個冷戰,穆靖山實在是弄不清楚這是怎麼了。

明明自己就坐在太陽底下,偏偏後脖梗子那兒就是一陣陣的發涼。

聽了翁青檸的解釋,楚氏也覺得青檸這樣的安排最是妥帖。

就讓人去尋穆靖山回將軍府,也找好了明日去接穆謹的小廝和婆子。

甚至還貼心的準備了鋪了好幾層軟墊的馬車同行。

翁青檸看楚氏安排的這樣利落妥帖,不由得真心誇讚了楚氏一番:

「大嫂,你現在當真是有當家主母的樣子了,!

堪稱將門女子的表率,看來以後倒是我要多多向大嫂學習才行!」

「你少哄我開心,這都是趕鴨子上架。

要是你在將軍必定比我做得更好。」

說到這兒,楚氏覺得自己揭開了翁青檸的傷疤,於是急忙道歉:

「對不起啊!弟妹,嫂嫂說錯話了。」

「嫂嫂這是說的什麼話,做錯事又不是嫂嫂。

這事跟嫂嫂無關,青檸記得嫂嫂對我的好。」

翁青檸是真心冇有責怪楚氏的意思,楚氏人那麼好,絕對是一個合格的長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