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撿到孩子他爹

撿到孩子他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什免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41:31
撿到孩子他爹

簡介:林陽作為一個普通打工人,意外來到末世,冇想到一個小怪物黏上了他,認他作爹。一次意外,林陽帶著小怪物跑了,結果撿到了小怪物他爹,最後孩子他爹成了自己的對象。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林陽是個普通人,每天就是三點一線,上班打卡,下班準時走人,加班的時候在微信裡和朋友痛罵資本家老闆,罵完再乾活下班。

這樣的日子一直在持續著,直到某一天,林陽在節假日最後一天被提前喊回來加班。

沉浸在幫忙善後工作的痛苦裡,等林陽從電腦前抬起頭看向窗外時,他才發現天莫名其妙黑了,烏雲密佈,以為是要下雨,林陽冇有太在意,他帶了傘。

林陽揉了揉額角,打開手機摸魚放鬆一會,發現網絡信號冇了。無奈地歎了口氣,他站起身走到窗邊透透氣,突然天空電閃雷鳴,不停撕扯著。

下一秒,林陽隻覺得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再睜開眼的時候林陽隻想重新閉上眼睛,可惜現實不允許,他被一群人圍著。

“長得挺好看的,就是看著呆呆的。”

被認為“呆呆的”林陽,正坐在一堆廢墟上,他偏了偏頭,視線所在之處都是一片荒蕪,隻能聽見風吹過地麵的聲音,空氣中還有沙塵的氣息。

圍著林陽的人看著凶神惡煞的,身材也不瘦弱,手裡拿著的武器林陽冇見過,但看著可以隨時取他這個區區上班族的小命。

“這是哪?”林陽還是不死心地問了一句,雖然他的臉色已經很蒼白,心裡大概能猜到他身上發生了什麼離奇事件,但情感上還是接受不了現實。

可能是林陽看著確實冇啥威脅性,圍著他的人還是收了一部分手裡的武器:“小子,這是a區,一般人是不能來這裡的,懂嗎?”

林陽很想說不懂,但也冇缺心眼開口。他知道這裡不可能是他所處的世界了,臉上還是冇剋製住,多了點難以言明的悲傷。

正當林陽快速收拾好情緒時,身前的人突然動了起來,一群人顯得有點焦急。

“靠,這時候就出現了?大白天的,統統上車。”為首的壯漢大哥扯著嗓子喊了一聲,一群人急吼吼地上了車。

“喂,小子,快上車。”

林陽也被拽上了車,車後麵是敞開的,他和幾個大哥屈膝坐下,車上這會的氣氛並不好,看著有點緊張。

“這位大哥,發生什麼事了?”林陽看著車速逐漸加快,在兩側變化的景象裡看著不遠處,原本就空無彆物的地方捲起了陣陣沙塵,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狂奔。

“你這是哪個地方來的,居然這都不知道,聽著怪讓人羨慕的。”一個稍微壯點的大哥拍了拍胳膊,從腰側掏出武器,放在手裡,雖然是和林陽說話,眼睛卻是看著沙塵裡的東西,“a區的怪物,要出來了。”

話音剛落,沙塵裡發出了陣陣嘶吼聲,口腔裡帶著黏膩的口水聲,似乎在咀嚼什麼,一道道黑影衝出了沙塵。

“全部武裝,警戒!”不知道誰喊了一聲,也不重要,因為每個人都拿出來武器,朝著那群怪物射擊。

沙塵散去,黑影也露出了它們的麵目。可以的話,林陽寧願自己看不清,可惜的是,他戴著的眼鏡讓他清楚看到了那些黑影是什麼東西。

“靠,這是變態版蟑螂?”旁邊的人替林陽喊了出來。

作為一個南方人,林陽對蟑螂的陰影顯然更深,現在看到快跟人一樣高的蟑螂,他內心的震驚難以平複,還有噁心。

過長的觸鬚讓本就移動速度快的蟑螂已經要到他們跟前了。

“媽的,這玩意殺了還會繁殖。加大火力,不要讓母蟑螂把卵鞘脫落。”

“小心!”

其中一輛車被趕上了,車後一個人被觸鬚拖拽下車,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後,那人冇了聲響。

“剛子!”

車上的人加快了速度,按動武器的能量,不知道多久,黑影才散去。

車的速度也慢了下來,從廢墟一路開到了下一個地方。在一個看著並不是很很破敗的地方停了下來,用各種器材組裝成的,看著都是廢棄鋼材的房子屹立在林陽麵前。

更讓他驚訝的是,麵前還有許多類似這樣的房子,組成了一條狹窄的街道,燈管閃閃爍爍,五顏六色的,有點紮眼。

“胖哥,怎麼帶回來一個陌生娃兒?”街道裡其中一個小一點的房子裡頭鑽出來一個老太太,手裡端著的不知道是什麼吃的,看著也並不美味,綠綠的。

“路上撿的。”剛纔那群人裡帶頭的是站在林陽前麵的一個微胖的男人,被稱作“胖哥”。

胖哥從懷裡掏出一根有點發舊的煙叼著,但冇有抽,隻是瞥了左右的人一眼,旁邊的人點了點頭,林陽被拉著帶走了。

穿過狹窄的街道,林陽抬頭看了一眼周邊的環境,地上挺乾淨的,就是有些殘留的不知名痕跡,牆上還有一些大型動物的抓痕,穿過巷子,到了儘頭,他被敲暈了。

“嘶……”

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林陽捂了捂後腦勺,第一反應是能回去的話他一定要辭職,萬惡資本家害他至此,下一秒心裡有點難受,他可能真的回不去了,對故土的思念在這一刻讓他難受得不行。

“唉,你怎麼一會生氣一會哭的?”

林陽聽到聲音,才發現旁邊有人,他閉了閉眼,才把泛起的淚水憋了回去。

“我叫莫連克,你呢?”莫連克把手往衣服上蹭了蹭,才伸出手跟林陽打招呼。

林陽觀察起眼前這人的模樣,乾瘦,頭髮也枯黃雜亂,身上的衣服已經看不出顏色,臉上的神色倒是很自然。

“我叫林陽。”林陽對目前的情況還不瞭解,隻能多從彆人身上打聽,“莫連克,這是哪?”

莫連克冇有立刻回答,而是站了起來,大概太久冇有動彈,他搖晃了一下,走到邊上靠著,大力踹了一腳,周遭亮了起來。

還是聲控燈,林陽在心裡吐槽了一句。

藉著亮起的燈,他看向四周,原來他被關在了一個鐵籠裡,其他籠子裡也關著人,目光都看向了他,眼神並不和善。

“看清楚了?”莫連克收回腳,嘿嘿一笑,晃晃悠悠往林陽邊上坐下,帶著探究的目光看向林陽,“你不像叛亂者的人,怎麼會被關進來?”

“什麼叛亂者?”林陽眉頭緊鎖,他意識到似乎事情往難以掌控的方向發展了,他目前的處境並不樂觀。

“看來你真是什麼都不懂。”莫連克挑挑眉,“今天心情好,我給你講講。”

在莫連克的科普下,林陽才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和他的世界並不一樣,這裡科技快速以後,人類一部分遷移到了另一顆星球生活,也有人不想離開故土,但幾百年後的一天,這裡突然出現了各種不知名的怪物,更像是科技融合下的產物,居住環境越來越惡劣,高科技也無法完全消滅這些怪物。

“後來,水和食物越來越珍貴。留在這裡的這部分人開始搶奪資源,財富,土地和權力。為了避免此地的怪物被帶到其他星球,這裡的通道已經被封鎖了。”莫連克喘了口氣,靠在籠子上。

“後麵出現了一個組織,和這裡最大的組織天啟對抗,搶奪資源,被稱為叛亂者。隻要不屬於天啟的成員,都會被歸入叛亂者,哪怕你一無所知。”

“你是叛亂者的人?”林陽消化著這些資訊,心情卻越來越沉重。

“自然是。”莫連克也不否認,笑得輕鬆自在,“倒黴了點,失手被抓了,關在這一年了。”

“a區隻有天啟和叛亂者這兩個組織嗎?”林陽往後退了點,靠著邊上坐下,他這會還有點暈。

“看來你不是a區的人。”莫連克難得有點耐心解釋,“a區大的組織就這兩個,但還有很多零散的小組織。”

林陽大概懂了,看來這裡還劃分了好幾個區。

“心情好,多捎上一個人也不是不行。”莫連克突然自言自語了一番,冇有再看向林陽,而是閉著眼哼歌。

“3……2……1……”

一陣低喃後,這處關著人的地下室劇烈震動了起來,頭頂上的燈閃閃爍爍,還有沙礫掉下來。

林陽找了個三角區蹲下,手裡握著一直剛剛順過來的碎片,警惕地看著周圍。

“砰”的一聲,籠子被炸開了,莫連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回過頭看向林陽:“哈嘍,跟我走嗎?”

有一瞬間的猶豫,林陽咬咬牙站了起來,快速跟了上去。

莫連克滿意地笑了。

晃動的地下室,還有同樣被困著的人在吵鬨著,有的人被困久了也懶得動,依然蜷縮在那裡。

“他們,你都不救嗎?”林陽不是愛心氾濫,隻是奇怪莫連克選擇帶走他這個陌生人都不救自己同組織的成員。

“不是所有人,都有被救的價值。”莫連克無所謂地擺了擺手,顯然並不把這裡的人放在心上,“該救的人組織會救的。”

繞過被炸開的通道,身後的警報聲響個不停,頭頂上還有整齊的奔跑聲,大概出動了不少人。

“老大,這邊!”

鑽過一個小的門,林陽才重新看到外麵的景象,一個全部武裝的人快速到了他們跟前,對著莫連克尊敬地遞上了東西。

“老大,這人也要帶上嗎?”

“嗯,東西都拿到了嗎?”莫連克換了新的外套,接過武器,看了一眼身後的建築物。

“都拿到了。”

“走。”莫連克冇有再耽誤。

被帶上一輛新的懸浮車,林陽冇有時間去感受它的特彆,隻是覺得疲憊,他這幾天一直在疲於奔命。

很快,他又被帶到了新的地方。這裡和一開始看到的陳舊不同,用的建築材料更新一些,居住的人大概也多一些,因為他一落地,正在忙碌的人群齊刷刷地看向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