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撿到的小狐妖又想逃了

撿到的小狐妖又想逃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聆星河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15:39
撿到的小狐妖又想逃了

簡介:黎窈乃是九重天出了名的倒黴蛋神女,於二百歲生辰之際,龍族阿婆傳言:“窈窈,你生而缺一魄,今宜赴人間取回所屬。” 初降人間,黎窈為衡南宗掌門之愛女,名“唐雨墨”。 然好景不長,墨族挑起戰端。宗門人心惶惶,唐雨墨初嘗安逸,如鹹魚般的生活,土崩瓦解。 宗門敗績,雙親歿於戰亂。 旦夕之間,唐雨墨淪為孤苦伶仃之人。 往來路人,皆不見蹤影。唐雨墨赤腳行於路上,腳底被石子磨得鮮血淋漓。 一隻赤色狐妖駐足於前,渾身赤紅,毛色豔麗,雙眸漆黑溜溜,可憐兮兮地望著她。 墨憐為九尾赤狐族少公子,才華橫溢,絕世無雙。 族中曆練時,遭魔族凶手偷襲負傷,陰差陽錯墜入人間。 唐雨墨低頭視之,見小狐後肢受傷。抱其歸家,悉心照料。 一日夜中,唐雨墨懷擁香軟小狐而眠,倏忽,狐妖化身為白淨少年,伏於身側輕聲道:“模樣惹人憐愛,可惜命不久矣。” 那天過後,墨憐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 再度相逢,唐雨墨遭人劫持。生死攸關之時,墨憐現身其旁,徑直將人帶入狐族領地。 皆言狐族一族,天生對伴侶忠誠,奉行一夫一妻之製。 然當唐雨墨得知墨憐將與白狐成婚,她淚流滿麵,跑去質問:“你們狐妖向來忠貞不渝,你若與她成婚……那我算什麼!” 墨憐字字誅心:“你不過是個施救者罷了。” 其後,唐雨墨驚悉墨憐接近她,隻為取她性命。她乃世間罕有的雙靈根精血,恰好可開啟九陽天鼎,複興狐族。這一切,不過是一場騙局! 永興年,臘月二十八。 唐雨墨耗儘全身精血,氣絕身亡。 她留下遺言:“小狐狸,我們兩清了。” —— 重生後,黎窈迴歸九重天。曆經人世愛恨情仇,她深感重生之不易,怕死之滋味。 九重天大擺宴席,恭迎黎窈歸來。 宴上,黎窈揭下麵紗,屈膝入座。抬眼間,與對麵男子目光相對,此時墨憐已成為威震四方的妖君。 墨憐想起那個傻氣傻氣的凡人姑娘,竟與她長了一張臉。 這一切似乎是一個無法解釋的巧合,但墨憐知道,無論人間的記憶如何模糊,她仍然是那個讓他心動的女子。 而現在,他將以妖君的身份,守護她,疼愛她,彌補前世的遺憾。 【腹黑裝乖男狐狸精X清冷美強慘神女】 《一見鐘情,甜虐,火葬場,仙俠虐戀》 排雷:男主最開始確實是帶著目的接近女主的,但是後來發現自己動心之後從未想過傷害女主,男主也冇有要跟女配成婚。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夜幕降臨,一抹疲憊身影返至破舊茅屋。唐雨墨身心交瘁,如風中殘燭,艱難支撐。小心翼翼地將小狐妖放置於草蓆之上,其身軀蜷縮,閉目沉睡,傷痕累累。

小狐妖鮮血淋漓的後腿尚在汩汩流出,唐雨墨從懷中取出手織帕巾。她曾在書中鑽研略通醫術,知曉急救之法,一圈圈纏繞於小狐妖的腿上。安撫其情緒,低聲許諾:“若我能救你一命,也算是積德善事。”

待處理好小狐妖的傷口,唐雨墨搬來陳厚重發黴的棉被鋪在床榻,卸下一身重負,脫去鞋履,安然躺下。

茅草屋破敗不堪,四處透風,幸有草蓆鋪床之便,得以棲息。

自攜小狐妖歸來後,它一直沉睡不醒。唐雨墨無論如何喧鬨,小狐妖始終緊閉雙目,垂耳趴地,毫無反應。

唐雨墨心知肚明,此小狐妖重傷在身,方至如今這般奄奄一息之態。奈何不通療愈之術,不知如何下手為它療傷。

更何況唐雨墨現在貧賤身無分文,更無錢購置靈藥,至今仍饑腸轆轆。見赤狐臟兮兮模樣,唐雨墨於心不忍,跑來河邊,打一桶水,又取來柴火及木頭生火。

欲為小狐狸洗浴。

水燒開後,唐雨墨小心翼翼地將熱水倒入木桶中。她靜靜地等待著,直到熱氣漸漸消散,才輕輕地伸出手心試探著水溫。

然後,她像貓兒一樣輕手輕腳地走到小狐狸身邊,壓低聲音說:“小狐狸,我來幫你洗洗身子哦。我可不是壞人,你不要害怕。”

當小狐狸浸入水桶的那一刻,霧氣瀰漫。它睜開了眼睛,第一眼望向唐雨墨時,小狐妖眼神中飽含敵意,唐雨墨未敢再近。

連忙收回手解釋道:“我……我冇有想傷害你的意思,我見你身上臟兮兮的,還有許多傷口。所以就想幫你清洗一下。”

話音剛落,小狐妖便收起了眼中的戾氣,它微微歪了下頭,嗓子裡發出“嗚”的一聲,彷彿在迴應著唐雨墨。

唐雨墨見狀,心中一喜,見小狐狸不再那麼排斥自己,她快步走到狐狸身前,彎下腰,耐心地為它清理身上的血跡。房間裡瀰漫著麝香的芬芳。

此時的唐雨墨似乎已經完全對這隻小狐狸放下了防備,下意識地去幫它清洗後肢。當她的手剛要碰到後肢時,卻觸到了一團軟軟的小東西。然而下一刻,小狐妖不知為何發瘋。

甩了她一臉水。

……

夜空中繁星閃爍,微風輕拂,靜謐如水。

當夜,唐雨墨難以安眠,迷濛間墜入數個虛幻之夢。

夢中有一座華美的大殿,張燈結綵,笙歌鼎沸,鼓樂齊鳴,四方賓客如雲。

餘觀其時,見一女官身著桃色宮衣,腰束素錦,嬌聲而言:“今日乃神女二百歲誕辰,爾等行事須謹慎,佈置須精妙,勿有差池。”

繼而,又有一小宮女,身形瘦弱,附耳與旁侍女低語:“名聲再大又有何用?遍觀仙界,誰不知神女殿下是伴厄運而生。”

另有一侍女接言:“誠然,據說神女生辰降世之際,天色陰暗,雷聲滾滾,就連九重天那三千歲的梨花樹,亦遭雷擊而滅。其主不過是依仗靈鶴一族之名,妄自尊大罷了。”

一女子身著一襲漂亮的長裙,笑容燦爛。而夢境中的場景並非在衡南宗,那個地方宏偉華麗,尊貴無比。唐雨墨在夢裡隱約聽到一首舒緩靜心的琵琶樂曲,如仙樂般婉轉。而後,正當她剛要走上前去看清那位彈琴的女子……

不知為何,她突然驚醒。

這雖非一場噩夢,但卻像一根刺卡在唐雨墨的喉嚨,讓她心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苦澀滋味。那首樂曲於她而言並不陌生,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她似乎從未親耳聽到有人在她麵前演奏過。

而“神女”這兩個字,又一次從他人口中飄入耳際,彷彿是冥冥之中的某種暗示。她實在不明白,那些畫本子裡所講述的人物,和自己究竟有何關聯。

唐雨墨下意識地摸了摸心口處的玉玨,它冰冷如初,毫無溫度。這玉玨依舊和往日一樣,靜靜地躺在那裡,這觸感一如往昔。

她不由得想起當年問老婆婆的問題……可至今依然如石沉大海,冇有迴音。

雨墨自幼年多舛,成長之途,災禍連連。五歲時,與好友戲嬉,不幸落水,溺水之時,氣息奄奄,絕境之際,一雙溫熱的手緊緊握住她的手腕,帶她遊向生之門戶。

上岸後,唐雨墨良久才緩緩睜開眼睛,看到她的救命恩人是位白花頭髮的老婆婆,長了一張慈祥溫和的麵容。

可唐雨墨看著這張臉有一種陌生又熟悉之感,仿若在記憶深處若隱若現……彷彿素未謀麵,卻已相識多年。

那老婆婆似洞悉唐雨墨所思,施展法術,將唐雨墨那濕透之衣,瞬間烘乾,不留一絲潮濕。

小孩子哪見過如此神奇法術,唐雨墨驚得目瞪口呆,原來世上真有會變化之人!她迫不及待拉住那老婆婆,急切問道:“我可否學此法術?”

老婆婆手段神乎其技,所言更是如雲霧迷濛,令唐雨墨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此乃小法術,不足為奇。但願神女世間平平安安,積氣運以渡劫,尋得最後一魄,驅厄運而歸。如此,老身便可安矣了。”

當時,老婆婆說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話,什麼仙界神女,什麼災厄倒黴。唐雨墨聽得雲裡霧裡,臉上的表情比苦瓜還苦。

追著又問一句:“老婆婆,你口中的神女是誰呀?”

……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寺廟裡傳來一記鐘聲,唐雨墨的睡意徹底消散。緊接著,小狐狸豎起耳朵,直起身軀,悄無聲息地走到唐雨墨的床榻處。

床上的少女,臉色蒼白如紙。青絲散亂,衣襟敞開,露出大片如雪般白皙的肌膚。她似乎在沉思著什麼,滿臉愁容,

過了好一會兒,唐雨墨整理好自己後,準備出門。臨走前,她對小狐妖細心囑咐兩句:“我要去外界尋找些食物,順便給你找點治療傷口的藥。”

下一刻,唐雨墨伸手觸摸著狐狸的耳朵,不經意地揉了揉,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你要乖乖地待在家裡等我,千萬不要亂跑。外麵有很多壞蛋哦。”

身為狐妖少主的墨憐,當然不懼怕這無知凡人少女的恐嚇,它轉身躍上床榻。閉眼假寐。

唐雨墨交代完後,臨走前又看一眼狐妖,然後轉身朝門外走去。

街道旁的小吃攤重現往日的喧鬨,魔族似乎已完成使命,悄然歸隱。於街巷中,仍有不少人認出唐雨墨,畢竟她昔日乃是四大宗門中聲名最為顯赫的宗主之女。且唐雨墨生性活潑,和善待人,過往歲月結交眾多好友。

然而,如今往昔的朋友們卻對她視而不見。

一瞬落魄,遭萬人唾棄。

心中酸楚難以抑製,唐雨墨強忍著痛苦,竭力避免與他們目光相對。走過一個拐角,遠離集市中心。她抬頭望見“醫堂館”的木牌匾。

小狐狸身負重傷,她此來正是為他尋覓療傷之藥。望著近在咫尺的醫館,唐雨墨抬腳邁入。

一進門,一股濃烈的中草藥氣息撲麵而來,牆邊的一摞櫃子上貼著各類草藥名。治病救人之所,王老正在裡麵為人把脈問診。

唐雨墨順著喧鬨聲往裡走,隻見一個年過花甲、頭髮花白的老頭正端坐於木頭椅子上。

想必。

他便是傳聞中那醫術精湛的王老了。

……

破百不堪四處漏風的茅屋草舍,妖氣如濃霧般瀰漫。墨憐恢複人身模樣,雙腿盤坐在榻上,緊閉雙目,專心療傷。周身閃爍著一圈耀眼的紅光,彷彿是燃燒的火焰。

若是此時魔族來犯,必能一眼認出這就是魔族苦苦尋找的妖族九陽鼎。

日前,魔王沉淵的封印有所鬆動。若要徹底解開封印,需集人妖仙三界的無量至寶。妖族中實力最為強大的當屬赤尾紅狐族,此族專司看守密寶“九陽爐鼎”。

而妖狐族尊主常托病隱匿,便遣其子,亦即狐妖族少主“墨憐”,前去魔族試探底線。

魔族終年霧氣瀰漫,若非魔族領地之小兵,根本難覓其入口。狐妖雖擅以嫵媚之術蠱惑人心,又善施幻化之法令人難辨真偽。

然時運不濟,墨憐前腳剛踏入魔族區域,便遭遇魔兵傾巢而出,欲攻人族。雖身為少主,其實力亦不可小覷。隻歎其終究年少。

魔族左右護法“白羽、青梅”二人識破其身份,遂發起攻擊。墨憐寡不敵眾,身負重傷,化為原型。

現妖身墜落人間。

墨憐身為狐妖少主,此番不僅被魔族識破重擊,身負重傷,現出原形。

更遭凡人少女肆意淩辱,尊嚴儘失。

時間悄然流逝,夜幕降臨,戌時的鐘聲在寂靜中迴盪。茅草屋突然陷入一片寧靜,緊接著傳來人的腳步聲,是唐雨墨回來了。

她的手中提著三四個用紙袋包裝的東西,當她正要推門而入時,卻發現這門像是被人施了法術一般,無論怎樣用力都無法推開。

唐雨墨是凡人,自然無法洞察周圍湧動的妖氣,然而,此時她脖頸上的墨玉卻突然發熱,一種不安的陰霾在她心中悄然瀰漫。

想到屋內那隻受傷的小狐狸,唐雨墨心下一緊,拚命地拍打結界。

九陽鼎聖器的力量,讓墨憐總算恢複了三成修為。可惜他傷勢過重,自從被識破身份後,對方出手狠辣無情,招招致命。

外麵雖有結界保護,但墨憐對外麵發生的事情卻渾然不知。他隻是從窗戶淡淡地向外一瞥,心中估摸凡人少女應該快要回來了。

他輕揮手指,結界瞬間消散,紅光也隨之隱去。而門外的唐雨墨因結界消失,身體前傾,直直地摔倒在地。這一跤摔得異常沉重,堅硬的水泥地讓她的手掌擦出了鮮血。

唐雨墨淚眼迷濛,輕呼一聲“誒呦”。

強忍著劇痛,雙腿顫抖著,艱難地支撐起身體站了起來。

再次抬頭時,隻見一個身姿高挑俊逸、麵容妖冶魅惑,且長著一對紅白豎耳的少年郎,正緩緩走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