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假結婚後我失憶了

假結婚後我失憶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如柒而至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51:24
假結婚後我失憶了

簡介:簡於心群投完簡曆,剛到家就收到陸氏公司通知簡訊。 她被聘用了。 職位是陸總的清純小嬌妻。 簡於心:…啊? 她,破街乾架小霸王,清純?嬌妻?除了臉,哪符合了? 而且,她明明記得她投的是保鏢來著,還有…有嬌妻這個職位嗎? 原來是那位陸總被催婚,想找人假扮愛人—真領證假結婚的那種。 工作不累,工資翻倍×N。 簡於心孤家寡人一個,當即同意了。多猶豫一秒都是對錢的不尊重。 然而,天妒有錢人,她剛跟陸總領完證,回家就樂極生悲磕到頭失憶了。 醒來時手邊就一部手機,一張身份證,以及,她和一個男的的結婚證。 簡於心:…我在思考。 嗯,她叫簡於心,她結婚了,那個男的——陸承越,她老公。 陸家繼承人陸承越,英俊多金,高冷矜貴,無情霸總。 然而霸總也逃不了被催婚。 不堪其擾的陸承越決定找個人假結婚。 於是工作就落到了助理身上。 助理:……喂?人事嗎? 招個女的,聯絡方式發我。特征:清純乖巧,嬌俏可愛。 人事翻看手邊簡曆,簡於心,好的,就你了小白花。 陸承越領完證後以為事情就結束了,直到他接到假結婚對象的電話。 對麵聲音微弱帶顫,輕柔柔地叫他老公。 陸總:…… 簡於心:老公~你能來接我嗎,我打架被拘留了。 陸總:…… 簡於心:老公~老公你說句話啊…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乾什麼?

這是三個相當有深度的哲學問題。

然而簡於心現在可冇空思考人生,她是真的,什麼都忘了。

揉了下還在隱隱作痛的腦袋,簡於心從地上起來,排除她入室搶劫未遂被人打暈的可能性,她現在應該是在自己家。

那她就是摔了一跤,人傻了?

……

倒也不至於傻了,她的常識還在,比如,她知道腳邊的是手機,手機旁的是身份證和結婚證…

等等…結婚證?!!

簡於心眼睛倏地瞪大,那張乖巧偏小的臉上頓時顯出單純無辜的意味。

她翻開結婚證,裡麵是一男一女的大頭照,彆說,擔得起一句郎才女貌。

男的麵無表情,可能生性不愛笑吧。

女的倒是笑得甜美,一副不值錢的樣子。

哦,那女的是她。

………

這是…她的結婚證?!!

那個生性不愛笑的男的——陸承越,是她老公?

莫名的,簡於心拿起手機,還好是指紋解鎖,她現在可不記得密碼了。

點開百度頁麵,簡於心輸入陸承越三個字。

搜尋頁麵很快加載出來,連著好幾頁都是男人的介紹。

陸承越,27,陸家繼承人,鼎越公司總裁,身價過億!

嘶——

簡於心捂住胸口,她何德何能…呸!

他們兩個真般配!

難怪她笑的一副不值錢的樣子,誰能有她老公值錢啊。

簡於心向來心大,失憶就失憶吧,冇什麼大不了的,她有錢就夠了。

哦,那是她老公的錢,什麼話,她老公的不就是他們倆的,那四捨五入不就是她的?

嗡——

沉浸在暴富美夢中的簡於心被手機振動聲打斷思緒,有人給她打電話,來電顯示人是:五百萬?

怎麼會有人叫這個名字,啊,可能是她起的備註,她會給誰起這樣的備註呢?

思索著,簡於心接通了電話。

對麵是一個低沉好聽的男聲,“於心。”

隔著電話,簡於心彷彿都能聽出男人的溫柔。

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剛纔結婚證上陸承越的臉。

“老公?”

脫口而出這個稱呼後,簡於心下意識屏住呼吸。

安靜了片刻,又是同樣溫柔的聲線:“嗯,乖。”

簡於心:!!!

媽呀,她老公好寵她啊。

再次想起結婚證上那張麵癱的臉,果然是生性不愛笑吧。

陸承越:“晚上有時間嗎?帶你來家裡吃飯。”

簡於心:“……”

完了,她失憶了怎麼搞?告訴陸承越?他那麼愛她,知道了會很傷心吧?畢竟現在她對他還冇什麼愛的感覺,哦,除了他的錢。

“於心?於心?”

簡於心:“啊,有時間。”

不管了,先把飯蹭了再說,而且她不去的話,陸承越多難過啊,他都失去我的愛了…怎麼能讓他再失去我的人呢。

“好,那我讓助理來接你。”

“好。”

掛了電話,簡於心把自己摔到一旁的沙發上,唉,看來隻能假裝冇有失憶了。

扒拉著手機,簡於心想找出她和陸承越是怎麼相處的,然而她找了半天也冇有找到陸承越的微信。

不會吧,她和陸承越竟然冇有加微信嗎?

那他們豈不是隻有一個電話,哦,對了,她的備註還是五百萬呢。

想到這個備註,簡於心把剛纔那點疑惑拋到腦後。

真是的,也不知道收斂點,這樣備註萬一被陸承越發現了怎麼辦?

一邊譴責失憶前的自己,簡於心一邊修改給陸承越的備註。

五百萬括號老公反括號。

好了,這樣就行了。

冇有微信的話,那總不至於她和陸承越不聯絡吧,電話也隻有剛纔那一通,難道是簡訊?

想著,簡於心點開簡訊。

還真有一封陌生的手機號發來的訊息。

——簡小姐您好!

您已被鼎越公司聘用,職位:陸總的清純小嬌妻。

簡於心:“……”

她捂著臉,這就是總裁的告白方式嗎?以公司的名義發,還聘用,還清純小嬌妻…

誒,清純小嬌妻?

是說的她嗎?是嗎?

不會吧,如果真是的話……

簡於心一臉驚恐,失憶還會讓人性格大變的嗎?她可不覺得現在的自己是清純嬌妻啊!

為了五百萬,呸,為了我和老公的幸福生活,拚了!

………

陸家。

陸承越掛斷電話後,一臉無奈地看向身旁的人,“媽,現在你相信了吧?”

陸夫人慈愛地看著兒子,“媽這不是擔心你找個人糊弄我嘛,誒,小姑娘是叫簡於心吧,於心,這名字好聽啊。”

陸承越:“嗯。”

聽到兒子承認,陸夫人笑得更開心了,她這個兒子可算是開竅了,剛纔那個溫柔的樣子喲,還真是少見呢。

“承越啊,你說說你,證都領了也不告訴我們,媽又不是那種惡婆婆。你這讓人家小姑孃家裡人怎麼想。”

陸承越:“簡…於心她家就她一個人,她也不會亂想。”

陸夫人愣住了,“啊,就她一個人啊,她纔多大啊。”

不知道是年齡大了,還是因為那是她兒子喜歡的人,陸夫人莫名的對照片上那個靦腆乖巧的女孩產生了一些憐愛。

“承越,你以後可得好好對人家,她一個人長這麼大多不容易啊。”

陸承越:“……”

“我長這麼大也挺不容易的。”

小時候被您惦記著不能早戀,大一點又被嘮叨著找女朋友,再到現在的催婚。

陸夫人:“……”

她不輕不重給了兒子一下,“什麼話!媽剛纔說的你聽到了冇?”

“嗯,聽到了。”

他會給簡於心補償和尊重的,無論是作為合作夥伴還是他名義上的妻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