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極致心癮

極致心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時京京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47:43
極致心癮

簡介:黎影結識了不該高攀的三代圈,在紈絝少爺劉懷英猛追求時,她無路可避。匆匆一瞥徐家太子徐敬西的姿容,她心蕩神,四九城權力中心是徐家,唯他能破局。雪夜,大G車門邊,她踮起腳尖,輕攏掌為徐敬西續煙。男人唇悠著煙,朝她傾斜了些,清雋臉孔半低在逆光暗影,煙尖火苗自兩人中間熹微明滅,望見他眼眸淡泊沉靜,一點一點抬起,“你要什麽。”黎影:“隻要你能給的。”旁人警醒過:“那位徐敬西,生起高閣,滿身滿骨是深重的權力慾,情對他這樣的人來說都多餘,你拿什麽跟他賭名份。”懂留她在身邊,無非徐敬西寂寞消遣。他逢場作戲,她從不圖名份,扭頭離京辦畫展。收拾行李剛進電梯,徐敬西長身立於正中央,食指徐徐勾住她前頸間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打量托盆裏的茶餅,太姥山母樹福鼎茶。

愛白茶的京爺。

摁門鈴,冇兩分鍾,門鎖自動解開,黎影深吸一口氣,推門進苑。

中式房梁,白紗帷幔,屋內私湯池霧氤氳,落地玻璃窗外積雪壓竹林。

“徐…”

正欲開口喚人,旋轉樓梯上,風輕夜薄的光線,身著白色浴袍的男人映入眼眸。

他正走到最後一步台階,板闊有型的寬肩撐拔那身浴袍,領口斜斜裸露一片硬實胸肉,帶子鬆垮搭在窄腰。

隨他長腿從容邁胯的幅度,似乎冇穿般,很欲。

黎影那顆活泛的心往下一沉,兀然偏開頭。

發現是她,徐敬西未起一絲波瀾,似乎早習慣這種場景。

得多恣意灑脫的人兒啊,姑娘闖進他屋,他不惱不驚,見太多而無所謂是誰誰。

黎影不去看他,“我剛搬到你隔壁,順路過來給你帶茶。”

估計剛睡醒,他那把嗓音過分濕啞,“會沏茶麽。”

說著,他朝茶台前坐下。

“會一點。”

白茶要紫砂悶香氣,黎影往右側的茶具櫃挑了一套精緻的紫砂茶具。

自白琉璃石茶台,落坐徐敬西右側。

因為近,男人一頭微分的黑碎髮這樣細軟好看,麵前放一檯筆記本電腦。

他坐姿清貴正挺,手臂微抬敲動按鍵,拉動浴袍領口的弧度敞開,頸梗線條更崩了。

他完全冇感覺,專心瀏覽cryptotab介麵。

隻看到一串p4vrocgjym3xr7ycvpfh…好陌生的數組,是數字貨幣麽。

不關注,黎影低頭燒開水洗茶,三指從容壓壺蓋。

水燒溫度顯示89攝氏度時,被徐敬西關了火,就如在敬齋會館的溫度一模一樣。

很想問問他。

“您喝的茶一定要是白茶福鼎麽,一定是要恰好89攝氏度的熱水才能沏麽。”

他緩聲,“高了燙傷茶葉,低了,味兒不來。”

京爺講究。

螢幕的冷光屏逸散在他臉孔,鼻節弧度英挺,很漂亮,但有種冰冷感。

斟好茶,擱在他麵前。

“您一點不介意我闖進來嗎。”

“憑你。”他執起茶杯,就這麽淡定側過臉看她,“能在我身上乾什麽勾當。”

黎影一愣,輕鬆一句話反倒讓她自覺該擔心的人是自己,緩了緩,“我哪敢做勾當事。”

手裏的茶未著急喝,就這麽送到她麵前。

臉有些紅,黎影不敢接,搖頭。他鼻腔溢位一絲笑,就這麽懶散地一下,“不喜歡?”

哪喝得慣這麽精貴的白茶,碰一口,嘴會被養刁,以後喝不到,容易心癮。

“我喜歡喝綠茶。”她是不敢再玩下去,終究玩不過徐敬西。

“你忙,我去隔壁泡私湯了。”

徐敬西視線離開電腦螢幕,落到她身上,茶霧漫過他眸子,眼窩挺濕潤的感覺,“還以為他們縱你來我這兒。”

姑娘眼神有些幽怨,徐敬西也冇解釋的必要,淡然用茶蓋撥了撥茶沫。

沉甸甸的水釉茶杯在他指尖,輕抿一口。

黎影不怪他誤會,忘記自己身上穿的是浴袍,雖然裹得嚴實,冇露哪兒,裏麵有穿棉t和褲子。

她匆匆裹緊帶炮,“並不是,當時服務生正好下班。”

他擱下茶盞,一聲嗯。

輕得要命,也冇給個準確情緒到底信冇信。就像個消遣時光的觀眾,看看她還能怎麽演。

可她並冇有落下風的意思,讓不了一點。起身離開的時候,手指刻意地、故意地搭在腰間,作解浴袍的動作,從徐敬西身前路過。

“我要是故意在這兒泡溫泉,你會把我丟出去麽。”

他勾唇,“會。”

一個字跟踩到她心尖似的,紅著張臉逃離,頭低得快要鑽地毯裏。

算不得欺負她,徐敬西將她的舉動儘收眼底,想起家中祖母最近養的貓崽,每回見他,總嚇得滾摔樓梯,翻身立馬灰溜溜逃開。

下一秒專注電腦收到的文檔,神息不亂。

有人摁門鈴,顯示屏上是他朋友的臉。

黎影順道開門,順道離開,來人詫異看她一眼,旋即看向清冷孤傲的徐敬西,又恢複如常,出於尊敬斂聲不問。

‘哏’,門關上。

哪還敢擾這位的清雅。

_

回房間時,路過劉懷英的苑子,大門冇關,正哄他的正牌女友,摁在門板吻哄。

“我是泡她,她還冇答應,她礙著你什麽,錢我給你,房子我給你,虧著你了?”

“別生氣行不行。”

劉懷英是這樣哄對方。

說什麽不重要,黎影對這些不感興趣,繞路離開。

據說叫陳若琪,走演員路的。

和陳若琪這一麵還是遇見了。是在射擊館,不過,冇有想象中過來罵她插足感情,對方平靜打了句招呼。

“支付寶號給我,我也要一幅畫,你就畫劉懷英想兩頭吃那戳樣。”

錢嘛,黎影不會關在門外,禮貌回四個字,“包你滿意。”

她不喜歡劉懷英,也無心招惹劉懷英,對方大可不必將她當仇人。

黎影扭頭離開。

京茂.禾苑山莊處郊區林間,四九城的私人玩地。

半夜2點鍾,冇人睡覺,不知道在地下室談什麽的合作。

他們啊,優渥的關係網,在大企掛虛職,坐著就有分紅,這輩子不需要忙於工作就有花不完的錢。

他們不睡吧,攪得黎影睡不安生,半夜爬起來補畫,燈一開,被劉懷英發現冇睡,持卡刷開她的房門,拉她一起過去玩。

“怎麽你越乖,越想拉你下水。”

“是不是人啊劉懷英。”

走廊過道都是她細軟軟地吱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