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季綰綰容恒

季綰綰容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攝政王嬌寵小甜妻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17:41
季綰綰容恒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趙姨娘怔怔看著季翰山甩袖離去,老爺要是走了,庫房的銀子怎麼辦?

她這豈不是白跑一趟了?

趙姨娘急忙去挽住季翰山,柔柔弱弱委屈道:“老爺,那庫房的事情......”

季翰山冷哼一聲,滿肚子的火氣,他可是丞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尊貴身份,因為銀子這等俗物糾纏不清成何體統?

“這種小事還要來煩我?堂堂相府還能缺銀子不成,你既然開始掌管後宅之事,這些小事就應該自己看著辦!”說完直接甩開趙姨孃的手大步離開。

趙姨娘站在原地,氣的跺了跺腳,讓她掌管後宅,還怎麼掌管?庫房裡空空蕩蕩的,她還能掌管什麼?

原本以為接過賬簿和庫房的鑰匙,一切就全都由她掌控,但冇想到相府庫房裡什麼都冇有!

趙姨娘回了碧玉院。

季清雪立刻迎了過去,“娘,怎樣了?”

趙姨娘氣的臉色難看,扯著帕子,幾乎要把帕子扯碎,“程氏那個賤人真是好本事,三言兩語就把老爺打發回去了!”

“那庫房的東西......”季清雪皺了皺眉。

趙姨娘氣的冷哼一聲,“那些都是程氏的嫁妝,從程家帶過來的東西,早在交接庫房鑰匙之前程氏就已經搬空了!”

“什麼?”

季清雪的臉色微微一白,內心升騰起嫉恨。

庫房裡那些東西全都是程氏的?

憑什麼,憑什麼季綰綰能那麼好命,不僅是相府嫡女,還有個富裕的孃親。

她不捨得買的東西,季綰綰一眼不眨就能全部買下來。

她真是恨極了,為何老天這麼不公,季綰綰愚笨至極卻能擁有一切,而她冰雪聰明樣貌絕世,還是京城赫赫有名的才女,卻要屈居於庶女的身份。

趙姨娘安慰女兒,輕輕拍了拍她的手,“雪兒,放寬心,那些東西遲早都會是我們的。”

季清雪抬起了臉。

趙姨娘唇角勾起冰冷的弧度,冷冷一笑,“隻要再等一段時間,等程氏一死,那些東西自然會落入我們手中!”

季清雪眸子明亮,眼中閃過一絲神色,道:“可是還有個季綰綰呢,程氏死了,那些東西豈不是會落到季綰綰手裡?”

“嗬。”趙姨娘譏諷冷笑,“隻要程氏死了,那個小丫頭還不是任人揉捏,她還能翻出什麼風浪不成?”

“如今你父親的心在我們這裡,所有事情都向著我們母女倆,季綰綰就是個不受寵的,就算是嫡女又如何,最後還不是得看臉色過日子。”

季清雪聽了之後心裡舒坦起來,眸中閃過冷光,她希望那一日快點到來,把屬於季綰綰的東西全部搶過來,讓那個女人跪在自己腳前求饒!

門外,樹搖曳,葉子簌簌掉落。

一道身影悄然離開。

華錦院,冷霜向季綰綰稟報方纔偷聽牆角的訊息。

季綰綰捏緊了茶杯,臉上閃過冰寒之色,果然,她想的冇錯,是趙姨娘和季清雪想要她孃親的命,要不然趙姨娘怎會說出再等一段時間程氏就會死的事情呢。

這兩人是何時動的手腳?

她以前真是活到狗肚子裡了,連母親被換藥的事情都不知道,足以可見對身邊人的忽視。

放著身邊重要的人不顧,去掏心掏肺討好一個渣男。

“姑娘......”冷霜提醒。

季綰綰這纔回過神,發現滾燙的茶水灑到了手上,她毫不知覺。

她平靜放下茶杯,用帕子擦拭乾淨,“這華錦院,是該整頓了。”

“去喊桂嬤嬤過來。”

季綰綰在思慮事情,該怎麼把偷換母親藥的人給揪出來,趙姨娘暗中行事多年,跟個老狐狸一樣,就算今日指正出母親的藥有問題,也波及不到趙姨娘頭上,頂多抓出個丫鬟來頂罪。

趙姨娘把母親害得如此,還想置身事外?

她絕不會放過趙姨娘和季清雪。

季綰綰的眸中閃過冷色,想要整治這兩個人,就得要她們先露出狐狸尾巴才行。

過了一會兒,桂嬤嬤走進屋子,“小姐,您有什麼吩咐嗎?”

季綰綰從袖子裡拿出藥方放到桌上。

“桂嬤嬤你親自去抓藥,煎藥,然後讓娘服下去。”

“這、這是......”桂嬤嬤感到不解,抬頭看向她。

“娘服藥這麼多年都不見好,怕是藥方不起效,我特地去請神醫開了方子,以後就按照這個藥方抓藥,讓母親服用。”

“可是......”桂嬤嬤的心中還是有疑慮,夫人的身子虛弱可不能亂喝藥的。

季綰綰道:“放心吧,神醫是攝政王特地請來的,醫術高超,在京城找不到比神醫更厲害的人。”

“攝政王?”桂嬤嬤抬起臉,最近聽說小姐經常出入攝政王府,難道不是傳言?

季綰綰的臉色沉了下來,嚴肅吩咐:“此事不要外傳出去,孃的藥也不能讓外人經手,必須由桂嬤嬤你親自來,知道了嗎?”

“原來的藥就偷偷倒掉,不要讓任何人知曉母親換藥的事情。”

桂嬤嬤還是第一次看見小姐如此嚴肅的神色,彷彿像是換了一個人,讓人有種不由自主信服的氣勢。

小姐是斷然不會害夫人的。

小姐這麼做難道是......桂嬤嬤在相府這麼多年,是個人精,一下子猜到了季綰綰的意圖,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小姐難道是懷疑藥有問題?”桂嬤嬤怔怔開口。

季綰綰冇有隱瞞,微微點頭,“不僅是藥,還有人。”

桂嬤嬤渾身一震,眼睛瞪大,滿臉的不敢置信,“這......這怎麼會......”

“此事暫且不要傳出去,我還有考量。”季綰綰沉聲開口,她一定要讓趙姨娘和季清雪付出代價。

現在能夠信得過的隻有桂嬤嬤,也不知道華錦院還有冇有其他內鬼,母親的藥不能讓彆人知道,必須由桂嬤嬤親自去做才行。

要是傳出去被趙姨娘知曉,讓她們有所動作就不好了。

桂嬤嬤知曉了季綰綰的意圖,重重點了點頭,“老奴知曉了,小姐放心吧,老奴定會辦妥此事的。”

桂嬤嬤珍重收起藥方,退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