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極品世子爺

極品世子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暘穀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05:42
極品世子爺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薑瑜霞聽著自己兒子的話,心裏麵也是一陣歡喜。

「娘就知道冇有白疼你。」

薑瑜霞說道:「你那邊有蕭唐的訊息冇有?」

「他?去了唐王府。」

蕭荊想都不用想,說道:「現在的他,除了唐王府李越會收留他之外,誰還敢理他?」

一想到李越,他就怒不可遏。

蕭唐這傢夥也是混蛋,在書房寫的時候隻寫一半,另一半憑什麼交給李越?

這件事的失敗,他可不會歸結為自己抄人家的不對。

隻會憤怒蕭唐冇有寫全。

「最近注意他一點,盯緊他,別讓他和家裡麵的關係有一丁點的緩解。」薑瑜霞冷冷地說道:「千萬不能讓他回來祝壽。」

「放心吧,隻要父親一天不發話讓他回來,他就是長一雙翅膀都飛不進來。」蕭荊說道。

「娘,柳佩玲那邊怎麼辦?」

蕭荊對著薑瑜霞說道:「上次冇弄死她,實在是太可惜了。現在蕭唐不在,咱們要不要繼續為難她。」

「暫時先別對她動手。」

薑瑜霞說道:「她現在在蕭唐的院子裡住著。自從上次蕭唐立威之後,冇人敢去找她的麻煩,都怕死呢。」

「對於這個女人,娘自有手段,你不用操心。母憑子貴,你越優秀,娘在家裡才越有底氣。」

「是。」

蕭荊當即點頭道。

在送走薑瑜霞之後,蕭荊當即就拿著題目去找一些文章寫得好的人。

他才懶得自己思考,直接讓別人寫,自己背會就行了。

……

凝香院。

秦師師不斷唱著蕭唐寫得那首詞。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能夠見一見那位寫詞之人,自己也就心滿意足了。

「可曾有蕭公子的訊息?」

秦師師對著旁邊的一個女子問道。

女子搖搖頭,「蕭公子最近都冇有來過凝香院。」

她們在結束之後,也對李越他們進行了調查,因為身邊有伺候的姑娘,親眼看到是蕭唐寫下的那首詞。

所以,秦師師便把蕭唐當做作詞之人。

「蕭公子也是好人。」秦師師說道:「他都已經被排擠出蕭家了,竟然還在顧及蕭家的麵子,不想讓蕭荊丟人。當時若是蕭唐站出來的話,蕭荊可是連推脫的理由都冇有,名聲都得掃地。」

在她看來,蕭唐之所以不願意直接站出來職責蕭荊抄襲他的詩,是從大局考慮,是為了蕭家的顏麵。

「這首詞,我一定要親自給蕭公子唱一遍。」

秦師師害羞地說道。

「小姐,您千萬不要用情太深。他是靖國公世子,是不會看得上咱們的。」旁邊的一個女子小聲地提醒道。

秦師師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失落,但是馬上又開心了起來。

「見到如此有才氣之人,相識便已經是天大的緣分,我怎敢要求其他?」

「蕭公子可是大才,若是能夠再得他一首詩詞,您的花魁地位也將十分穩固,京城第一花魁,非你莫屬。」旁邊的女子說道。

這首兩情若是久長時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所寫,所以大家都記得,今日各大花魁都開始演唱這首詞。

𝘴𝘵𝘰.𝘤𝘰𝘮

對秦師師身份有加持,但是加持不大。

但如果專門給她寫一首如此水平的詞,她的地位,無人能及。

秦師師隻是笑著看著麵前的這首詞,冇有說話。

……

蕭唐每日都在抓耳撓腮,對著那些題目苦思冥想。

特別是準備考的那個題目,更是反覆鑽研,精心打磨,愣是把對仗、對偶搞得花裡胡哨。

至於其他的題目,每日也假模假樣的去追著那些大儒老師去問。

那些大儒老師卻並冇有煩。

反而覺得很受用。

他們是唐王世子的老師,以前追著趕著讓他學習的時候,他愣是一動不動,現在世子反而追著他們問問題,那自然也是願意的很。

當然,在蕭唐暗中引導之下。

這些老師也預測了三個題目,本次科考的題目自然也在其中。

「嘔——」

李越在蕭唐逼迫之下,又寫了一篇「不以規矩」的文章,差點吐了出來。

「不行了,不行了,這兩天已經把我這輩子的書都看完了。」

他癱軟在地上,對著蕭唐說道:「再看下去,我自己得先崩潰了。咱們要不出去玩會兒吧?今日便休息了吧。」

「學習這東西,講究一個張弛有度,一直緊繃著弦,人是會崩潰掉的。」

聽到他的話之後,蕭唐也點了點頭。

最近夜以繼日,都快學瘋了。

他感覺自己的腦子也不是腦子了,確實得出去放鬆放鬆才行。

「行,我覺得我也快吐了。」

蕭唐也伸了一個懶腰,對著李越說:「走走走……出去玩玩。」

「帶上李妙。」

他說道。

「不行——」

李越當即跳起來,對著他說道:「我早就看出你小子心懷不軌,這段時間天天給我姐做奶茶,還做什麼珍珠奶茶。現在還想帶我姐出去玩,你小子是什麼意思?」

「你這話說得。」

蕭唐對著他擺擺手說道:「你姐不是每天都來咱們這裡,這要是找不到咱們,她多無聊?你出去玩不帶她,你覺得她會不會收拾你?」

「不行,絕對不行。」

李越卻阻止道:「你帶上我姐,咱們還怎麼去平康坊?還怎麼去見花魁?」

在李越的強硬阻止之下,蕭唐最終還是失敗了。

現在的李越生怕蕭唐一不小心成了自己的姐夫。

兩人離開王府之後,自然是直奔平康坊而去。

到了凝香院門口,蕭唐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對著李越說道:「你帶銀子了嗎?」

李越隻想著出來玩,出門的時候,更冇帶錢。「不對啊,我的銀子不是都借給你了嗎?我哪裡有銀子?」

「那還玩個啥?」

蕭唐坐在前麵的台階上,對著他說道:「轉悠一圈回去得了。你看看,我讓你帶上你姐,你非不帶,現在好了吧,連請客的人都冇有。」

「呦,這不是靖國公府的世子爺嗎?被趕出家門之後,就淪落到這種地步了?」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個陰陽怪氣地聲音。

緊接著,一個男子走了過來,像是對待乞丐一樣,朝著蕭唐麵前扔了兩塊銅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