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基金會x原神

基金會x原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菲克斯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5:13
基金會x原神

簡介:一些收容物丟失,前海豹突擊隊隊長及現任九尾狐隊長理查德-丹佛受命於o5議會的指令組建回收救援隊去往另一個宇宙回收,隊伍是臨時拚湊的,騎士,警察,特種成員,陰陽師,道士等,每人因各種原因被調到救援隊,或許對他們中的一些人來說,這是他們唯一一次能夠前往異界進行回收任務 主要敵人:混沌分裂者,收容物 盟友:GOC 以後的Boss隻有(億)個 收容物的能力不足以穿到異界,是老對手,還是某個想要乾一場漂亮出場秀的新人至高,亦或是一場簡單卻又複雜的遊戲,一場人與神的對弈 每名成員都可以成為主角 成為與神搏弈的對手 當然,不隻這個宇宙,其他宇宙似乎也發生了一些狀況 (除了惡意宇宙,他們自己就是最大的狀況,所以冇有任意一個宇宙的基金會想與這群瘋子打交道 )他們也都相繼組建各自的回收救援隊(可能會一筆帶過,也有可能描寫一些,就當外傳了) 後繼可能有番外 番外包放飛自我的 (桀桀桀桀桀)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本書為新書,嘗試創作(因為我的一些認知是從b站和抖音看的,大部分是從一個名叫scp reader的軟件上看的。

但於由我家老登偶然看見後好奇點進去看,正好看到,呃,好像那個文章有幾張照片,打碼的,日本女學生,於什麼時候自殺的好像。

隨後說我是在看兒童邪典。

便強製我刪掉關於基金會的一切東西,而且要定期檢查我的手機。

你說我寫這書就不怕?

不不,他並不會管我寫什麼。

)可能有些設定錯誤。

當然,這裡我也會加入一些自設,一些設定可能也會修改。

或許有點其他世界?

鏡像,惡意,神性之類?

算了,看正文“嘿,夥計,新來的?”

“嗯,剛升成保安調來的。”

在站點-23裡,兩名保安手持AR-15步槍正在閒聊。

他們正在B區大門站崗到現在,再過一個小時就會有人接替他們的職務。

“聽說了嗎?

其他地區的站點都受到了襲擊,而且也不是混沌。”

“不是混沌?

那還誰能對那麼多的站點進行襲擊?

雖然敵視我們的組織很多,總不是他們都聯……”“啪”“嗯?

燈斷了?”

新保安疑惑到“不對,有情況!”

多年油條的老保安知道站點的燈從不無緣無故的停掉,當然,除了某些收容失效時。

老保安緊緊盯著前方,現在他們身處黑暗,而黑暗是最容易出事的時候。

這裡是A區到B區的唯一通道,興許你的實力足夠,可以試試從彆的“通道”進入。

當然,你可能不想被“火神”全智慧機槍被打成東一塊西一塊的。

這東西的子彈由基金會全新打造,給予你**上的痛苦同時對你的靈魂進行一次“飄飄欲仙”的**洗禮。

“快向彆人聯絡,夥計。”

老保安端著槍瞄準前方,他腦上的耳機為他拾取到一些細微的聲音,可能是槍聲,也有可能是某個倒黴蛋的慘叫聲。

“B區出況,B區出況,快來……”新保安還冇彙報完就被前方炸藥的衝擊波掀飛,以及老保安。

“轟!”

“艸NMD!

快TM起來!”

老保安快速從地上爬起來一邊用手上的槍向前方射擊一邊對躺在地上的新保安喊道。

但當他看到新人喉嚨上的彈片時知道他己經冇氣了。

“F**K!”

老保安知道今天他冇法摸魚,當他卸下彈匣時一枚子彈從他的腦門穿透至腦子。

“F**k you!”

這是老保安最後的一句話。

“分成兩組,儘快尋找到它,衪的命令。”

十名身著戰術服裝的神秘人攻入sⅰte-23站點。

B區大門後便是如同謎宮般的通道,可能你走著走著就走到了負2層。

“警告!

站點遇襲!

研究人員請跟隨應急小組撤離,由反應小組進行牽製!

重複……”警報聲迴盪在所有的區域內。

D區“sir,隻有我們幾個人夠嗎?”

一名隊員問道。

“不知道安保的兄弟們怎麼樣,但是隻要堅持住,其他MTF會支援我們,收容物應該都己經轉移了。

現在我們必須牽製住他們。”

反應小組的拉瑟克隊長一邊檢查彈藥,一邊說道。

“都換上爆破彈,不必擔心,子彈隻會在擊中人體時爆炸。”

“烏登,到這裡,架住門囗,裡克,協助烏登,帶好你的機槍,夥計。

換上穿甲彈,必要時打穿這群渾蛋的裝甲。”

“約瑟斯,你到這裡,拿上這個安在這裡。”

拉瑟克一邊指著雜物們一邊對隊員下達命令。

D區地塊足夠大,因此這裡存放著許多廢棄雜物,但現在它們成為了反應小組最好的掩體。

約瑟斯拿著定製型炸藥包安裝在離門最近的掩體之後便快速回到另一處掩體架住。

其餘隊員也都找好掩體架住大門那邊。

作為前三角洲特種隊長,對於這場戰鬥,拉瑟克並冇有多大的底氣,他們不知道對方的資訊並且對方有可能知道己方的資訊。

同時他也默默思考站點內有什麼東西值得這群神秘人來襲擊這個站點。

但接下來他也冇什麼時間來擔心這個問題。

(第一章就先完了,作者是中職生,可能不會定期更新,這書單純寫著玩,但我也不會就隨便爛尾,想法初中時就有了,現在隻是想寫出來。

最後藍色惡魔我次NM,湊了三十抽給我歪了彩真是日了狗了,真是TM“蔚藍”檔案,一片藍。

還有你那天殺的第三章第24關整那麼抽象我也服了。

哦天哪看在上帝的份上,我決定打一會二字遊戲平複一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