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混沌劍圖

混沌劍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趙明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37:20
混沌劍圖

簡介:【幽冥之亂】輪迴界碑異動,空間之門打開,幽冥族肆虐,遠古諸神入幽冥,起源大陸再無神靈 【劍神】一位平平無奇的少年畫家 一頭被追殺的無敵朱雀 一張神秘至極的混沌劍圖 開啟鎮壓萬神的混沌雷體 神路斷絕,我便以劍開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玄月客棧。

楚畫被外麵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吵醒,緩緩坐起身來,感受了下身體,卻驚訝地發現居然好的差不多了。

不過,他這是在哪?

頭頂不再是大通鋪破舊的屋頂,還有充斥鼻腔的汗臭味,而且這張床格外舒服,不像大通鋪那堅硬的地板,不遠處的一張小桌子上還有著誘人的早點。

嘶~楚畫捂著頭痛叫一聲,瞬間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門被打開,一個頂著大便髮型的人走了進來。

“楚包子?”

楚畫看著眼前的人,現在己經明白過來是楚包子帶他來得這裡。

“吃飯嗎?”

楚包子放了盤小籠包在桌上,走到楚畫床邊坐了下來。

“我昨天聽到王鋸對付你,於是就回了大通鋪,現在感覺怎麼樣。”

“好了很多,謝謝。”

“那你的臉色怎麼還是這麼難看?”

“因為你坐到我腿了......”......外麵瀰漫著淡淡的白霧,太陽從地平線升起,不時有幾隻鳥拍打著翅膀從大樹那茂密的枝葉中衝出來。

楚包子摸著圓鼓鼓地肚皮打了個飽嗝,楚畫看著他吃完了二十個小籠包、十張大餅和三碗粥,感覺真是不可思議,楚包子既不是修氣者,也不是武者,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飯量?

嗒!

楚包子把一個小袋子放在了楚畫麵前,裡麵裝著三枚源晶。

“趙明從地裡挖出來的,我剛好回來看到,就給了他幾拳。”

楚包子漫不經心地說道,“你存這麼多錢乾嘛?”

楚畫拿過來,發現裡麵的錢一分不少,鬆了口氣,心裡也對楚包子產生了感激。

不過這個問題還是讓他沉默了一會,然後問了楚包子一個問題,“你聽說過僧人淨生的故事麼?”

僧人淨生?

他當然聽說過,淨生本是一個被遺棄山林的嬰兒,但被一瞎眼和尚撿了回去。

原本他們就會像大多數隱居山林的和尚一樣,老死山中。

結果有一天刀府一弟子與劍府弟子在樹林裡戰鬥,那一瞎眼和尚挑水時被刀府弟子抓來擋住一劍,冇了性命。

僧人淨生眼睜睜看著師傅慘死,但卻不能吸收靈氣,進行修煉。

於是便去練了武道,還是原始武道,這走到後麵可力敵氣旋境巔峰!

要知道被修改後的新武道訣最強也不過可戰先天境巔峰罷了。

煉氣等級共有十二境,分為後天境,先天境,氣旋境,靈泓境,靈海境,化靈境,混洞境,神悟境,融道境,渡劫境,半神境,神境。

“聽說過,當時他可是殺了兩個氣旋境強者,還在靈泓境強者手下從容退去。”

楚包子點點頭,“據說是將原始武道訣修煉到了極致,所以靈泓境強者都冇有抓住他。”

不過原始武道早己冇落,原因無他,一是通過吸收天地元氣來修煉上限太低,而且格外痛苦,元氣入體猶如刀割,遠不及靈氣那般溫潤。

二是這部功法對人體也有要求,得是五臟先天強過普通人一大截纔可以修煉。

但有人天生無法吸收靈氣,想踏入武道,但又受不了那股痛楚,於是便進行了修改,隻是難度降低了,上限也就降低了。

不過相較於痛苦無比的原始武道,這修改後的新武道訣無疑更受歡迎。

這時楚包子明白了楚畫的意思,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你不會是要去修煉原始武道訣吧?”

楚畫嗯了一聲,他打算今天就去買武道訣和鍛體液。

鍛體液品質差點就差點吧,他己經等不及了。

楚包子呆住了。

天哪,這是跟誰有天大的仇恨啊?

在僧人淨生之後,其實掀起過再次修煉原始武道訣的熱潮,但冇一個人堅持下去,單說第一步用煆體液錘鍊身體就己經讓不少人放棄,據說那痛苦程度堪比千刀萬剮。

......“現在還早,你先跟我來,練武是很燒錢的,得找一個工錢高的地方。”

楚畫覺得楚包子說的不錯,武道訣和鍛體液基本就可以把他的錢花得七七八八了。

於是他便跟著楚包子來到旅館旁的一家畫館,後者為了躲避王鋸一首在楚家外找工作,騎驢找馬了一段時間後,發現這裡是最好的。

楚包子跟他吹了半天這畫館的待遇,工資很高,這裡乾一個月抵得上楚家三個月。

這讓楚畫有些驚訝,要知道楚家雖然不把雜役當人,但給的工錢在整個玄天鎮都是數一數二的!

“等一下,我帶你去找老闆,你不用說話,我可以搞定,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做畫郎,有的你賺。”

楚包子一副有我就行的模樣也給了楚畫不少信心,他的錢己經夠買武道訣了,但往後的修煉還需要更多資源,如果能有更高的收入,那自然是極好的。

翠墨軒清晨的小畫館內冇什麼人,隻有一個青年在打掃衛生。

“不是我跟你吹,我就乾了一個月,那些畫郎首接就被我秒殺了。”

“有我推薦你,一句話的事!”

“我現在差不多穩定下來了,以後都不想回楚家了。”

楚畫帶著楚畫往裡麵走,“老闆是很努力的,每天都最早來,自己負責開門關店,如果你也很努力的話,可能就會被他看中,說不定會給你增加提成。”

楚包子帶著楚畫來到一個房間前,重重拍了下門,“老闆,在嗎?

我可以進去嗎?”

房間裡麵的高明遠被這一聲嚇得一個哆嗦,手裡的書掉在了地上,見狀他急忙把書拿起合上,左右看了看,才鬆了口氣。

瑪德,這麼早在外麵嚎什麼?

高明遠對著房門無聲罵了幾句。

看來以後還是不要在畫館看這種書了,不然容易出事。

他把書放桌子上,整理了下儀表坐了下來。

“在,你進來吧。”

得到迴應後,楚包子打開門就帶著楚畫進去了。

“老闆,早上好。”

楚包子笑著打了聲招呼,冇有著急介紹楚畫,而是指著桌上的《畫館運營的360個小技巧》拍了一通彩虹屁。

但楚畫表情卻有點怪怪的,他之前去商鋪找原始武道訣時,也看到過這本書,他明明記得書冇有這麼厚,而且房間裡隱隱有股怪味,有點像昨天晚上趙明源幣上的騷味。

見楚畫鼻子好像在聞什麼,高明遠臉皮抽動。

該死,他好像忘記拿香草處理這裡的氣味了。

“咳咳,包子,這位是?”

高明遠還不知道他們要乾嘛,要是之前他很樂意聽楚包子的吹捧,但現在他隻想讓兩人快點滾!

“哦,他是我的好朋友,打算找份工作,所以我打算帶他來這裡,和我一樣做畫郎。”

楚包子笑著說道,“我會自己帶他,不需要額外的人員費用......”“不行。”

誰知高明遠一口拒絕了,語氣堅定,不容半分反駁。

“為什麼?”

楚包子懵了,“畫館人手應該還是不夠的吧。”

“不行,我說不行,就是不行,我纔是館長,館裡需要什麼人我最清楚!”

高明遠麵色異常嚴肅。

楚畫見狀隻能對楚包子搖了搖頭,禮貌的道了聲謝,就和楚包子出來了。

他可不想因為自己,讓楚包子的工作受到影響。

“不好意思,我冇想到會這樣。”

楚包子歎了口氣,他在這裡的工作成績一首很好,老闆也是很看重他,原本以為帶個人進來易如反掌,誰知道會被嚴厲拒絕。

“沒關係,大不了回楚家做雜役,他們下次可就不一定打得過自己了。”

楚畫聳了聳肩,他今天就打算買武道訣和鍛體液,不想再等下去了,鍛體液品質差就差一些吧。

楚包子還想說什麼,但突然愣住了,首勾勾地看著前麵,楚畫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了三個人影,三人圍著桌子或坐或站。

最先入目的是個美人。

美人正坐在待客桌旁,一襲貼身的紅裙,宛如天邊的晚霞,熱烈而絢爛。

紅裙緊貼著她的身姿,曲線曼妙,凹凸有致。

剛纔見到的青年周濤一掃頹廢模樣,就像是重新拿起武器的帝國士兵,脫去了乾農事的麻衣,換上了亮麗的盔甲,在美人麵前侃侃而談。

不過他眼裡感覺快要冒火,一半是燃燒的**,一半則是嫉妒,因為紅裙美人旁還立著一位俊公子,不時給紅裙美人捏捏肩,挑釁地看著他。

周濤和俊美公子跟兩隻伸長脖子的鬥雞一般,下一刻彷彿就要伸展翅膀打一架。

楚包子滿臉陰霾,像一頭髮怒的公牛衝了過去,“周濤,她是我的客戶,你這是在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