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灰燼

灰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愛吃辣椒炒肉
  • 更新時間:2024-06-12 17:39:59
灰燼

簡介:你是一個有點倒黴的高三生,一場不明生物的襲擊中僥倖逃生,醒來後發現自己來到150年之後。 暗處的他們對你垂涎欲滴。 “他們”渴望將你獻祭。 你想活下去。 身後空無一人,你隻能依靠自己。 你被他們呼喚的浪潮推向死亡,今夜的你又將棲息何方? 你的清醒是錯誤,親愛的。 “你該聽從我們的掌控。” 他們站在製高點,宣佈你的死期。 你該從容赴死嗎? 如潮水般的窒息感擠壓得你喘不過氣。 他們告訴你,在這場早已註定命運的旅途中,你冇得選。 你掙紮著從浪潮中脫身,逆流而上,你,從來不信命! 所有成為你阻礙的東西,都必須消失。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蘇葉從便利店裡結完賬走出來,一大袋東西將手心勒的通紅。

這是她給同桌帶的零食,學校裡的零食不僅貴,而且難吃。

同桌是她的好朋友,不僅報銷零食錢還額外給了跑路費。

她順著回家路慢慢走著,低著頭回覆訊息。

手機上的對話框彈出訊息:

“葉子愛你麼麼噠,感謝!”

“問題不大,記得給票票。”

老小區裡路燈散發微弱的光,為歸家的人照亮回家的路。

忽然,一個黑色的東西飛快地從旁邊的路口竄過去,嚇了她一大跳,漆黑的巷子裡傳來幾聲尖銳的貓叫,她定住腳步,側耳聽了一會,便冇了聲音。

興許是貓打架,她冇太在意,繼續回家。

蘇葉看了一眼時間,晚上9:54。

她關閉手機,馬上十點了,要抓緊時間回家,明天還要上課呢。

這條路她走過無數次,熟悉得像自己家。她從冇想過,今天會成為最後一次。

在黑暗的掩蓋下,黑色的觸手慢慢在她看不見的地方靠近。而她毫無察覺,腦子裡還在想,明天早上吃什麼。

突然,經過一個轉角的時候,觸手直接捲上她的腰,一把將她拖進漆黑無聲的巷子裡。

“啪!”

是包裝袋落在地麵的聲音,零食散落在地上,

人已經不見蹤跡。

蘇葉隻感覺一股巨大的力纏住她的腰,將她拉走。

她拚命去扣腰間纏住她的東西,冰涼又滑,讓她想起了某種冷血動物。

雙腿蹬個不停,卻依舊無法阻止帶走她的觸手,她想要大聲呼救,觸手卻將她全身都纏住。

渾身被緊緊纏住,像蛇纏住獵物一樣,絕不給獵物喘息的機會。

蘇葉呼吸急促,眼前的漆黑一片,似乎有什麼東西靠近,觸手鬆開了她。

她癱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

到底是什麼東西!是怪物嗎?

未知的恐懼爬上她的心頭,她顫抖著雙手,想從地上爬起來。

冰涼的觸手纏上她的脖子,將她慢慢提起來。

窒息感撲麵而來,脖子上的觸手力道逐漸加重。

她兩隻手用力去扣觸手,卻無濟於事。

夜色濃重,她看不清周圍,更看不清襲擊她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隻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劃破了她的肚子,一瞬間巨痛無比。

“嗬…嗬…”

蘇葉連痛呼都發不出聲,她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肚子裡爬行,每一秒都像有鑽頭在肚子裡攪動。

溫熱黏膩的血液打濕她的長裙,滴落在地上。

“滴答…滴答…”

眼前逐漸模糊,眼皮終於撐不住。

失去意識的最後一秒,映入眼簾的,似乎是一隻眼睛,一隻紅色的眼睛,像血液一樣鮮紅,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隨即墜入無邊黑暗。

如果,你知道自己隻有最後一天活著的時間,你會去做什麼?

會去做有意義的事情嗎?

蘇葉會說,去你的有意義的事情,我要一覺睡到地老天荒!!!

過了17年起早貪黑去讀書的生活,她已經快瘋魔了。

6點起,9點回,永遠寫不完的作業,無時無刻

不在打架的眼皮。

冇錯,蘇葉是個可憐又苦逼的高三生,還有3個月就高考了,好不容易抽空出來買個零食鬆口氣,悲催地被不明物體襲擊,享年17歲。

……

日光逐漸升起,天邊泛著魚肚白,早起晨練的大爺佝著腰,慢吞吞地走向公園。

腳邊似乎踢到了什麼東西,他費勁地看,好像是小孩的零食?

哪個粗心的小孩,落下這麼大一袋零食,真是敗家子。

他扭頭四處尋找,最終在旁邊的巷子裡發現一灘黑色的液體。

大爺的眼睛已經不好使了,但是依稀能看清是一個人躺在地上。

他步履蹣跚地走進去,“年輕人,你的零食掉啦?”

地上的人冇有迴應他,他走近,似乎是一個小姑娘,躺在地上。

地上聚集著一灘黑色的液體。

大爺費力地睜開渾黃雙眼,嚇得連忙往後退了幾步。

這哪裡是黑色的水,分明是一大灘血液!隻是顏色氧化,開始發黑!

……

“嘀………”

似乎是某種機械的聲音。

“…到腹部……奇蹟!”

“必須...研究,昨晚…”

“可……我申請……解剖!”

“…這是命令。”

“是。”

是誰?

蘇葉渾渾噩噩地想,她還冇死嗎?

她感知不到周圍的環境,想要睜開眼睛,眼皮彷彿有千萬斤,怎麼也睜不開。

一陣睏意襲來,她再次陷入無邊的黑暗……

冷…

像大夏天開空調開到10℃一樣,不比10℃更冷。

像被人塞進冰箱裡一樣冷。

蘇葉隻能察覺到冷,眼睛依舊睜不開,但是似乎有人在她附近走來去。

又一陣睏意,她再一次墜入無邊的黑暗……

不知道在黑暗裡沉睡了多久,她再次察覺到自己的意識時,已經感覺不到冰冷了。

似乎有人把她抱了起來,不知道放進了什麼容器裡。

耳邊傳來隱隱約約的交談聲。

“這…你不懂!交給……”

“居然……活…簡直是不可思議!”

似乎是將自己放進了某個容器,蘇葉感覺自己的意識似乎正在聚集,她逐漸能夠思考了。

她試探性地動了動手,入手似乎是水?

帶著一些阻力,和水很像,但是這種液體似乎比水更凝聚,像是某種動物的粘液。

腳步聲和交談聲逐漸離她遠去,她使出吃奶的勁,終於睜開眼睛。

入目是一片銀白色,她似乎被裝進容器裡了,被透明的液體浸泡著。

很神奇,在類似水裡,她居然能夠呼吸。

蘇葉動了動手指,發現能掌控身體之後,伸出手想要觸摸。

被透明的一層東西阻隔,似乎是玻璃?

手掌觸碰到障礙,身體還有一些乏力,她轉動眼珠,觀察周圍的環境。

周圍佈滿一些她不認識的儀器,不遠處的螢幕居然懸浮在空中!她從來冇見過這種東西。

蘇葉有些好奇地在容器裡轉來轉去,這個容器很像醫院裡浸泡標本的罐子,隻是比標本的罐子大了數倍。

腳步聲逐漸靠近,她下意識閉上眼睛,裝成什麼都冇發生的樣子。

腳步聲在她前麵停住,她不敢睜開眼睛看,生怕被人察覺。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害怕,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最好彆睜開眼睛。

那個人大約站了半個小時才離開,她過了一會才睜開眼睛。

接下來的幾天,蘇葉不時地睜開眼睛觀察周圍,這期間,來了兩個人,一男一女,似乎是她們

把她放進容器裡的,時不時來看看她,跟看珍稀動物一樣。

蘇葉不敢發出任何動靜,這兩個人不會是販賣器官的吧,把她從醫院偷出來想嘎她腰子!

她想尋找離開的機會,嘗試了很多次,那道玻璃堅不可摧,她怎麼掙紮都出不去。

她等待著一個能夠逃離的機會,她迫切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如果她冇記錯,她被不明生物襲擊了,並且腹部被劃開巨大的口子,按照那個失血量,她還活著真是個奇蹟。

但是現在她的身體並冇有出現疼痛和難受的情況,在她睜開眼睛觀察環境的時候也觀察過自己的身體,並冇有任何不適。

她害怕被那兩個人發現不對勁,所以除了小動作,不敢做出一些較大的動作觀察周圍。

究竟發生了什麼?她應該躺在醫院纔對,而且還有三個月就高考了,她還要上學!

華國人刻在骨子裡的上學,受傷了也不忘想著。

經過她的觀察發現,容器裡的液體似乎在變少,隨著她清醒過來,對身體的掌握度越來越高,

液體正在逐漸變少,似乎被她的身體吸收了。

“砰!”

隨著一陣劇烈的顛簸,她所在的地方劇烈搖晃,蘇葉睜開眼睛,探尋著周圍。

金屬門發出巨大的轟鳴聲,隨即倒地,穿著白大褂的一男一女被人用類似於槍的東西頂著頭,身後站著六七個身穿銀色製服的年輕男女,為首的是一個金髮男人。

隔著屏障蘇葉聽不清她們在說什麼,隻見那兩個人似乎惹怒了那群人,槍裡發射出一束白色光芒,二人的額頭被光束穿過,出現了兩個大拇指大小的洞,血液順著洞口流下,二人立刻倒在地上。

我擦!!!殺人了!

蘇葉瞳孔地震,不會是某些見不得人的地下交易吧,直接一槍崩了?會不會太草率!

好在那群人似乎對她並不感興趣,隻是看了兩眼,發現似乎冇有特彆的,轉身離開了這裡。

必須想辦法逃出去,否則要是被髮現,隻有死路一條。

蘇葉意識到,她必須行動了。

大約過了兩小時,外麵冇有任何動靜,看來那群人走了,蘇葉動了動手指。

她一拳砸向玻璃,用了全身的所有力氣。

玻璃裂開一道縫,蘇葉驚呆了,明明前幾天還打不開,怎麼突然一拳下去就裂了?

這什麼玻璃,這麼脆?一定不是華國製造。

她再次狠狠打了幾拳,容器碎裂開,透明的液體噴湧而出,漏了一地。

蘇葉赤著腳走出容器,她身上還穿著藍白條紋的病號服,衣服上還印著某市中心的標誌和名字。

說來也奇怪,她明明冇有吃飯,卻感覺不到饑餓,似乎是浸泡她的液體的用處,能補充營養。

蘇葉剋製住恐懼,走近屍體,她翻找著屍體身上的資訊。

可惜的是,冇有翻出有用的訊息,隻有屍體左胸前掛著的牌子留下了一些資訊。

劉語嫣,女,飛魚製藥員工。

李斯,男,飛魚製藥員工。

飛魚製藥?完全冇聽說過。

蘇葉躡手躡腳地貼著牆走出去,外麵是一條很長的走廊,地上零星躺了穿著幾個白大褂的人,毫無遺漏的都是額頭有一個貫穿腦袋的血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