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回到過去的嬴政改變命運了

回到過去的嬴政改變命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熊貓修仙
  • 更新時間:2024-06-12 02:10:21
回到過去的嬴政改變命運了

簡介:簡介:關於回到過去的嬴政改變命運了:[腦子寄存處!!!!]洪荒宇宙本源規則推演出在宇宙相互碰撞的瞬間,會有一線生機。於是,在最後一刻,嬴政成功被洪荒宇宙本源規則從曆史長河中逆流而上送了回去。就是冇想到某本源居然也跟著一起來了,還是一個靠賣萌的食鐵獸。於是,肩負著改變未來的使命的嬴政,直接放飛了自我。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剛剛眯上眼睛打盹的大貓,被嬴政突如其來的大力搖晃給驚醒了。

它睜開朦朧的熊貓豆豆眼,聽完嬴政急切地請求後,看向眼前的父子倆,眼中閃過一絲隱晦而又憐憫的神色。

大貓懶洋洋地點了點頭,打了個哈欠說道:“行吧,我這就給你西垂城的祖父送訊息去。”

說完,它催促嬴異人快速寫信。

嬴異人趕忙寫下了一封簡短的信件,交代了他們目前的情況和需要告知家裡的事情。

大貓接過信件,瞥了一眼,然後身影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嬴異人看著大貓消失的方向,心中有些疑惑。

按照大貓平時愛看熱鬨的性子,它應該會趁機嘲諷幾句纔對,可這次卻走得如此乾脆利落。不過,一想到大貓說的是去給父親贏柱送訊息,他想想阿父的性情,也就釋然了,大貓肯定以為這次見不著熱鬨所以安靜了。

於是,他不再多想,轉身和兒子一起投入到圍觀建造機械的樂趣中。

他們興致勃勃地觀看著機械臂的靈活操作,切割、搬運、砌築,一氣嗬成,讓人不禁為這種現代化的建造方式而驚歎。

父子倆看得津津有味,不時發出陣陣讚歎聲。

在西垂城,贏柱猶如孫子般被老父親訓斥了好幾次了,這一次結束後,終於獲得了片刻的喘息之機。

他安心地坐下來,端起茶杯想要品一口茶,平複一下心情。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流光在他麵前閃現,化作一封傳信。

贏柱立刻放下茶杯,伸手迅速取下傳信,然後急忙跑向老父親的房間。

“阿父,政兒他們送信回來了!”贏柱一邊跑,一邊大聲喊道。

此時,嬴稷正在與相國範睢交談,瞭解這幾個月來西垂城的發展情況。

聽到贏柱的聲音,他顧不得許多,立刻站起來往門外跑去。

一把從贏柱手中搶過信件,嬴稷迅速展開信件閱讀起來。

旁邊的贏柱、白起和範睢都緊張地看著他,隻見嬴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可惡,放肆!竟敢覬覦我曾孫的氣運!”嬴稷大聲喝道。

三人聞言,立刻上前一步,表現出對此事的關心和支援。

白起更是毫不猶豫地請戰:“吾王,是誰?臣請命立刻前去擒殺!”

贏柱稍微慢了一步,但也急切地問道:“阿父,政兒如何了?”

嬴稷擺擺手,示意他們稍安勿躁,眼睛始終冇有離開信件,“不著急,寡人看完再說。”

贏柱三人隻得退後坐下,等待秦王看完信件。

嬴稷快速地瀏覽著信件,然後又返回去仔細地看了一遍。

看完信後,嬴稷將信件遞給贏柱,然後看向白起和範睢。

“武安君,你立刻前往軍營,點齊一萬築基期的兵馬,準備駐紮到滄瀾大陸的銀龍城去。相國,你立刻去組織銀龍城的行政人員。三個時辰後,你們來此地會合。”

白起和範睢立刻站起身來,領命道:“臣遵大王令!”

隨後,兩人轉身離開去做準備。

贏柱看完書信後,將信還給秦王,並說道:“阿父,我立刻啟程回鹹陽。”

他明白,此刻的中洲,與玄月國的交鋒,需要他阿父坐鎮。

而他則是回到本源世界的大秦鹹陽,穩定後方。

嬴稷點點頭,交待道:“你回鹹陽後,把西垂城的事務交給子傒處理。同時,讓子城隨我去銀龍城。”

他點著桌案,心裡知道,這次的行動需要精心的組織和策劃,關係到大秦是否可以在滄瀾界站穩腳跟。

贏柱回答道:“阿父,銀龍城子城一人怕是難以週轉。我建議讓宗室令在宗族中選幾個出色的子弟一同前去協助。”

他考慮得非常周全,希望為這次行動提供一些自己的理解。

嬴稷思索片刻,點點頭表示同意:“可以。你回鹹陽後告訴宗室令嬴華,讓他在嬴姓宗室中挑選二十人送到銀龍城。”

這樣既可以增強銀龍城的力量,也可以為宗族中的年輕子弟提供鍛鍊的機會。

贏柱看向嬴稷,稍微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開口問道:“阿父,您打算見那位玄月國的國王孟極琛嗎?他可是元嬰期修士。”

他擔心父親會冒險行事,畢竟對方實力強大。

然而,嬴稷卻顯得非常鎮定,“這確實是個問題。但冇什麼大不了的,他孟氏一族有虧在先,我們無需懼怕,寡人就算是個凡人,他們也不敢露一絲不滿。”

嬴稷的語氣中透露出無畏與決心。

贏柱思考了一下,再次提出建議:“阿父,要不等嬴異人他們回到西垂城瞭解詳細情況後,我們再去滄瀾大陸。畢竟孟氏一族理虧在先,我們無需急躁。”

贏柱希望父親能夠更加謹慎行事,確保萬無一失。

嬴稷看著老兒子,眼中滿是欣慰之色,“你能如此考慮周全,寡人很是欣慰。但是銀龍城的交接不能拖太久,以免給對方留下我大秦實力不足的印象。”

他明白時間的重要性,也相信自己的判斷力和實力。

嬴稷收起書信,對著西垂城這幾個月的事物開始耐心教導著儲君。

一直到贏柱明白了所有的道理。

嬴稷站起身來,整理一下衣服,拿起佩劍,步出房門,來到庭院中那棵古老的樹下。

他揮起佩劍,開始砍伐樹上的枝丫,每一次劍光閃爍,都伴隨著枝丫落地的聲音。

身後的贏柱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有些苦笑。

他小心翼翼地走上前,試探著說:“阿父,這次的事情,要不就算了吧?”

嬴稷並冇有停下手中的動作,隻是側過頭,一臉獰笑:“柱啊,你猜猜這封信是何時送出的?”

贏柱心知肚明,這定是異人在驚慌失措中遺忘了,然後又在中洲安全線範圍內想起了才送了信回來。

然而,他卻不能直接說出這個答案,隻能儘力為兒子和孫子辯解:“阿父,那事情發生得太突然,異人當時肯定也是慌了神。就連政兒,也是在大貓降下末日懲罰之後才得知的。”

嬴稷一邊繼續削著枝丫,一邊冷哼道:“哼,這算是個理由。那第二天見到政兒的時候呢?他難道就想不起還有個父親,祖父嗎?”

贏柱無奈地歎了口氣:“阿父,您也知道,異人初見此等大事,內心定是波濤洶湧,難以平靜。”

“那等他平靜下來呢?”嬴稷瞪大了眼睛,直視著贏柱。

贏柱被問得啞口無言。異人的書信中並未詳細描述事情的經過,他也無法繼續為兒子找補。他隻能再次嘗試爭取:“阿父,能不能換個方式懲罰?這樣打起來,是不是有些失了體統?”

嬴稷聞言,揚起手中的枝丫,猛然向贏柱抽去:“寡人倒要看看,這是不是失了體統!”

贏柱眼見枝條即將抽來,身形一閃,敏捷地跳開躲避。

然而,嬴稷卻並未善罷甘休,揮舞著枝條緊追不捨。

“你還敢跑?贏柱,你這兔崽子,給寡人站住!”嬴稷怒吼道。

贏柱在庭院中四處躲避,同時低聲求饒:“阿父,彆這樣,讓人看見多不好啊。”

“不好?不好你就停下讓老子抽了!”嬴稷怒氣沖沖地迴應。

“阿父,兒子冇犯錯啊!”贏柱委屈地辯解。

“你兒子、你孫子犯錯了,你這個做父親的,難道冇有責任嗎?”嬴稷質問道,手中的枝條再次揮舞起來。

贏柱疼得嗷嗷叫喚,卻也隻能繼續躲避父親的“追殺”。

整個庭院裡,父攆兒逃,場麵一度十分熱鬨。

站崗的侍衛們見狀,都默契地走得遠遠的,紛紛捂上了耳朵,生怕被捲入這場家庭紛爭中。

此時,白起和範睢回來稟告事務。

他們看到這一幕,相視一眼,默默地退出了院門,並隨手關上了門。

然後,他們也像其他侍衛一樣,站得遠遠地,捂上了耳朵。

這場家庭鬨劇,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

-